第10章 混乱
  • 召唤神座
  • 避风岸
  • 3595字
  • 2014-04-21 10:37:56

吉文再度回到了禁神空间里。

和上次一样,周围还是那片枯燥的白色荒原,自己身上的伤口也再度痊愈。

不过这次吉文在视野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地标——那个灰色的大海螺。

吉文记得地精二手商店离那大海螺不算太远,如果自己试着摸索下,估计也能找回去。不过自己现在有了地精传送器,应该不用这么麻烦。

不过吉文现在并不急着回去,因为刚才那场短短的冲突里,似乎出现了太多自己理解不了的东西。

于是他坐下来,陷入沉思。

也许该去精灵阿黛莉娅的记忆里去看一看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吉文的精神力恢复了不少,他再度试着进入自己脑海深处那一片记忆之中。

这次探索非常顺利,他很快明白自己和阿黛莉娅之间的鲜血契约是什么。

鲜血契约,那是召唤师以生命为代价与召唤兽结成的强力契约,比普通的召唤契约更加强大。这契约能共享召唤兽与召唤师两者间共享能力,促进双方变强及成长。

可这么强大的契约会耗费召唤师的生命,当召唤兽相对于召唤师过于强大,或者使用过于频繁,那么召唤师将油尽灯枯,生命耗尽。

召唤师终其一生,只能使用一次鲜血契约,所以大部分召唤师会在自己的能力顶点时,用鲜血契约增强自己和召唤兽的实力。

像阿黛莉娅这样,仅仅对一个中阶召唤兽使用鲜血契约,无异是个疯狂的行为。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什么她要急切的成为禁咒召唤师呢?

吉文再度深入阿黛莉娅的记忆之中,这次他很快在旧日的浮光掠影下发掘出一股暗藏的仇恨。

吉文被那仇恨中所散发出的怨念所震惊。那些怨念太过于强大,至于与吉文一时间看不清与这仇恨的有关记忆源头。

他只能看见无数黑色怨灵像锁链一样彼此扭曲在一起,牢牢紧锁住精灵的某段记忆,谁也无法靠近。

而那片记忆之上,飞舞着一个巨大黑色影子。

而那个影子有着如巨龙一般庞大的身躯,挥舞着邪恶的巨大双翼,有着双角的狭长脑袋中间,闪烁着一双邪恶的猩红眼睛。

这个强大得无以名状的黑影就是这股仇恨的目标,怨灵们空洞的眼眶盯着那黑影,视线正随着那黑影的舞动而转动。

那是只有成为禁咒召唤师才有可能复仇的敌人。

正是这股仇恨一直驱动着阿黛莉娅在无数挫折与困难中不断前行,一直走到今天。

吉文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而天空的中阴影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闯入者。

那双眼睛盯住了吉文,一股震撼心魄的悸动,直入吉文心底。

顷刻间,吉文的大脑里一阵剧痛传来,他立刻被拉回到现实中。

刚才那股视线带来的恐惧,让吉文感觉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即使已经脱离了阿黛莉娅记忆,他仍然感到心悸不已。

那个黑影太可怕了。

吉文痛苦的揉着太阳穴,放松着自己的神经,平复着急促的呼吸,过了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经过这一折腾,他的精神力全都耗尽,又得间隔好一阵子才能再度探查这记忆了。

看来要弄清楚事情原委,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吉文稍事休息之后,终于决定回家。

只见他掏出了手腕上的地精传送器,按了下启动按钮。

周围白光一闪,一切化作虚无。

等吉文再度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身处地精二手商店的广场上。

禁神空间没有白天黑夜的区别,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亮。不过现在员工们似乎都已经下班,吉文四下看去,广场上连一个问路的人都没有。

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这个新员工该去哪里报告,老哈维许诺的宿舍究竟是什么样子。

无助的吉文只得朝着最近的一栋建筑走去,因为那儿大开着门,里面似乎还有动静。

吉文推开虚掩着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可他将视线投入屋内的那一瞬间,混身的肌肉立刻紧绷开来。

他看到了一个有着巨大翅膀的白色背影,

是那个差点剁掉自己脖子的鸟人。

吉文立刻退了半步,眼睛四处寻找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

可这动静,让屋内的某个家伙,不满的唠叨起来。

“嘿,吉文,你回来了,怎么这么慢!”

是老哈维!

吉文定睛看去,老地精从那鸟人的对面探出头来,脸上全是因酒精刺激而浮现的红光。

而哈维的招呼,让那鸟人也转过头来。

他打量了下吉文紧张的样子,然后招了招手。

“过来吧,小子,这里不是刚才的大厅,没必要这么紧张。”

吉文提防着鸟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看着吉文的动作,作为雇主的哈维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他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向那鸟人解释:“新来的,还啥也不懂。”

老哈维说完了立刻转头瞪了吉文一眼。

“赶快脱了那身行头,过来坐下,这屋子里的都是朋友!”

鸟人听了立刻笑了起来,那独特的禽类笑声在吉文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

吉文见状,只得脱下了骷髅兽首和斗篷,做到桌前。

他刚落坐,那鸟人便递过来一个酒瓶。

“你叫吉文?我是魔面鹰族最伟大的战士昆图斯。你身手不错,值得我敬你一杯!”

鸟人的态度似乎很友善,而且老哈维醉醺醺样子似乎说明这是个和平的聚会。

于是吉文小心地接过了酒瓶,猛地灌了一口。

那绿色的液体像是啤酒和黄酒的混合物,对于酒量不错的吉文来说,是没啥威胁的饮料。

那鸟人看着吉文豪爽喝酒的样子,乐的张开了黄色长喙,他也猛抽了一口,然后重重拍了拍吉文的肩膀。

“这才是个战士的样子!记住,我们都是召唤生物,要战斗的是召唤师,不是我们。别把召唤师的恩怨带到这个世界来。”

“对!去他妈的召唤师。召唤生物之间的友谊才是永恒的。”醉醺醺的哈维谈吐变得粗俗而直白,他也拿起了瓶子,小斟了一口,加入了拼酒的行列。

借着酒精的刺激,桌上三个人生物立刻跨越了种族和年纪的界限,亲热得如同亲兄弟一般,无话不说,无所不谈。

不过吉文似乎是三人中酒量最好的一个,他一直保持着清醒。不一会,老哈维就喝得舌头发短;倒是那鸟人越喝说话的兴致越高。

“我说吉文,你刚被召唤来,老哈维给你讲过该怎么当召唤兽没?”

吉文摇摇头。

鸟人昆图斯立刻两眼冒光,来了兴致。

“那我得给你说说最重要的三原则,不然你会被那些召唤师们给耍得团团转。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无论何时都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别把自己的一切告诉你的召唤师。别让他们知道你在想什么,别让他们知道你的弱点,这样他们就没法控制你了。”

这些话,让吉文有了几分兴趣。在他的潜意识里,召唤兽应该和召唤师心意相通,亲密无间。可现在似乎有点不一样。现在他开始好奇起来,认着聆听。

看见有了忠实听众,鸟人又得意的炫耀道:“我已经换过几十个召唤师了,可我从来不和他们说一句话。所以我活得快活自在,谁也别想引诱我昆图斯去做什么!”

“还有呢?”吉文追问道,毕竟这可是认识这个世界的好机会。

“第二条,要在这世界里多走动,认识足够多的朋友,搞好和召唤兽们的关系。大家都是召唤生物,打完了都要回这空间里来,低头不见抬头见,闹得见面红眼多不好。”

听到这里吉文差点呛着,这……这和他的预想颇有些不同,这调调听起来有点耳熟,怎么和寝室里上铺的兄弟当上学生会干事后天天唠叨的东西差不多。

不过这时候,酒稍微清醒点了的老哈维插嘴道:“吉文,你不懂。越是高级的召唤师,对战战时召唤的对手,往往是认识了不少年头的熟人。所以那些高级召唤兽之间的大战,别看场面漂亮,不少都是作假。大家充充场面,做做样子,一起放水,糊弄一下那些召唤师们,多轻松愉快。”

“没错,要是我们早点认识,上次在大厅也就不用拼得你死我活了。”昆图斯再度把酒瓶递了过来。

吉文听到这些惊世骇俗之语,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摸了摸上次差点被昆图斯砍断的脖子,然后赶紧和昆图斯碰了碰瓶子。

两人猛干一口之后,吉文稍微放心了点。如果阿黛莉娅和那个什么执政官万一打起来的话,起码不用担心再被昆图斯狠心砍一剑了。

就这样几瓶下肚,又闲扯了许久之后,吉文突然记起还有最后一条没说,他推了推喝得已经有点糊涂昆图斯,问道:“昆图斯,你还没说最后一条。”

昆图斯抬起鸟头,眨了眨眼睛,回答道:“最后一条就是,别忘了让召唤师们付出代价。小子,你要明白作为召唤兽,应该是召唤师有求于我们,而不是我们被他们呼来唤去。好好的把嘴闭上,离自己的召唤师远一点。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抢着用献祭品来取悦你的。”

“献祭品?那是什么?”吉文不解的问道,可昆图斯说完已经彻底醉倒,瘫在了桌上。

现场唯一剩下的酒友,地精哈维接过了话头。

“献祭……就……就是……召唤师给我们……的……礼品。”

看着老地精也要醉倒的架势,吉文觉得应该赶紧换话题。现在他大概知道献祭是什么,却不知另外一个问题的答案。

“对了,老板,我的房间在哪里?”

“房……间?我……想想。”

老地精醉酒后的表现和昆图斯不同,他只是反应过于麻木。陷入痴呆状态半分钟之后,老哈维突然抓住吉文的手,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拿着酒瓶的吉文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个粉红色的房间里。房间虽然不大,但是至少还算干净。

“这是我的房间?”吉文问道,他不确定酒醉后的哈维会不会传送错地方。

“嗯,上……上一个……刚走,可以……直接住。”老哈维结结巴巴说完,又立刻传送走了,只留下吉文一人。

吉文仔细打量下房间,发觉这是广场边一栋二层楼的顶层。房间里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石头床,墙上倒是有不少用羽毛或是小晶石做成的装饰品,看来这房间的前任主人是个热爱装饰的家伙。

感觉到有点疲惫的吉文,躺倒在了床上。

虽然在这世界他其实无需睡觉,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保持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于是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沉浸于睡梦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