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夜半黑影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2942字
  • 2022-04-30 09:39:52

到了静轩,柳伊人见文印和邢佳已经到了,走过去跟两人打了招呼刚要坐下。

文印把她拉到跟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腹部:“还看不出来呢。”

柳伊人笑道:“刚种上时间不长,哪有这么快就出头啦?”

邢佳羡慕地笑道:“伊人姐身材好,恐怕再过两个月也看不出来。”

文印让柳伊人在自己身边坐下:“没出头你现在也是稀有保护动物,老田五十多岁还是蛮厉害的,说让你怀孕就马上见效,佩服佩服。”

“印姐,你那个余市长更厉害,不都让你打了两次胎啦。”邢佳说完捂着嘴笑了起来。

她和柳伊人陪着文印去过两次医院,都是为了打胎。

文印警觉地看看四周,见没有其他客人,放松了下来:“我们姐妹在一起不提他,这个老家伙滑头着呢。”

柳伊人问:“怎么了,欺负你啦?”

文印抱怨道:“竹竹回来叫他安排个工作难着呢,他倒好,悄不着声地把儿子安排进了电视台,白伺候他这么多年。”

柳伊人说:“姐姐我还是劝你一句,趁年轻找个人嫁了,女人过一年不如一年,你跟着老余也没个结果,图什么呀?”

文印说:“还年轻呢,都奔五的人了,谁要呀,再说这么多年下来也习惯了,我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邢佳不以为然地说:“算了吧,印姐你就被他骗吧,等你真的五十了,人老珠黄就后悔了,谁会对小三真有感情呀,还不是玩玩而已。”

文印听到“小三”两字,脸色立马有些难看,又不好发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柳伊人看看文印又看看邢佳,向邢佳使眼色,示意她赶紧向文印道歉。

邢佳给文印的酒杯里倒了点红酒,把酒杯递到文印手里,端起自己的杯子:“印姐印姐,小佳佳嘴欠,对不起,你骂我好了,打我也行。”

文印苦笑着说:“行了行了,姐没有怪你,你说的也是实话,算我瞎了眼,嫁给了一个渣男,又碰到了老余这个滑头。”

文印嘴里的渣男是自己的前夫,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孩子三岁时,文印跟他离婚,孩子也被他带走了,文印想见见孩子他都不让,等孩子上学时,他怕花学费又把孩子递了回来。

文印换了几任男朋友都觉得不适合结婚,几年前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当时还是交通局局长的余望天。

余望天见文印颇有几分姿色和风韵把她勾引到手。

上了几次床以后,余望天才跟她摊牌:我们在一起可以,我老婆是农村出来的,儿子马上要考大学,我是不会离婚的,但也不会亏待你,你找个好一点的施工单位,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回扣都够你一辈子花不完。

文印在余望天的帮助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跟着余望天六七年,赚了两千多万,在清源也算得上是富婆之一。

有时候也有人给她介绍对象,想想跟着余望天能赚到钱,文印便打消了认认真真谈对象结婚的念头。

柳伊人见文印不想谈自己的事,把话题引到邢佳身上:“佳佳,你也上点心了,都多大了还不快找个人嫁了,你让我们等得花儿都谢了。”

文印说:“我们小佳眼界高,是不是在等金龟婿呢?”

邢佳红着脸说:“两位姐姐就不要拿我开心了,我倒想找一个称心如意的男人嫁了,没有呀。”

文印说:“你就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当初你要是嫁给那个IT男,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他呀,蔫黄瓜一根,心思都放在编程上,干点那事就像要他命似的,还跟我排计划,无聊死了。”邢佳抱怨道。

柳伊人笑道:“真假的?干那事还有计划?不是兴趣所致即兴就来呀。”

邢佳笑道:“一周一次,多了不行。要是两人合得来,我能离开他吗,哪像顾总对你又心疼又大方,看把你养得越来越漂亮了。”

文印说:“你羡慕呀,伊人,回去跟你们家老田说说,把小佳给收了,正好你们俩做姐妹,老田不在家你们也不寂寞。”

柳伊人笑道:“我回去跟我们家老田说说。”

邢佳笑道:“你们就知道拿我开心。哎,伊人姐,你说要辞职的,辞了吗?”

柳伊人叹口气:“不辞老田不让呀,今天校长还把我叫去做工作,让我不要辞职,到现在我这心里还堵得慌呢。”

邢佳说:“你干嘛非要辞职呀,万一老田不要你了,你怎么办呀?”

柳伊人心里酸楚,苦笑道:“你说什么呢,我们家老田应该不是那种人,他真的不要我了,我还怕养活不了自己。”

文印说:“怎么办?跟他分资产呗,伊人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白怀的。”

柳伊人拍着肚子,笑道:“一个说不要我了,一个说分资产,好怕怕呀。”

邢佳说:“不要工作做全职太太,完全依赖男人,总不是事呀,老爸可以让女儿做公主,老公可以叫女人当王妃,那都是别人给的,不牢靠,想做女王还得靠自己。”

文印说:“佳佳,你是宫廷剧看多了,你尽管放十万个心,像伊人这样的大美女,是他老田上辈子烧香烧来的,心疼还心疼不过来呢,哪舍得放手?”

邢佳苦着脸说:“我每次讲话,你们都反对,我提醒你们总没错吧。”

柳伊人笑着说:“没错,没错,谢谢佳佳提醒。”

吃完饭,邢佳说还有事自己走了,柳伊人和文印开着车回清源别墅。回来的路上,柳伊人好像看到下午见到的江君站在进别墅的路口,心里纳闷:这么晚了他在这儿干嘛?

柳伊人对文印说:“印姐,看到刚才路边那个人了吗?”

文印说:“好像看到一个人,怎么啦?”

柳伊人笑道:“一个神经病。”

文印感觉柳伊人的话里有话:“什么时候你对神经病也感兴趣了?”

柳伊人笑道:“回去跟你说。”

柳伊人和文印回到别墅,分别在一二楼洗了澡,文印急急拉着柳伊人到沙发上坐下,说:“快说出你的故事。”

“什么故事?”柳伊人故作惊讶,不忙坐下,倒了两杯红酒放在茶几上。

“神经病的故事呀。你怀着孩子,不要喝酒。”

“少喝点没事,最近习惯了。”女人独饮,必定伤心。田昱皇晚上不回来,柳伊人就用红酒安慰自己。

文印责怪道:“你就是太任性了,什么事要听人劝。快说说神经病,怎么回事?”

柳伊人把下午遇到的事情跟文印说了。

文印听后哈哈大笑,说:“女神呀,人家神经病看上你了。”

“我跟她素不相识,他凭什么看上我?”

“梦到你了,你漂亮呗,还凭什么?”

“梦到我?这就是他的一个撩妹手段,姐不吃他那套。况且我有老公,怎么可能呀?”

“神经病也不知道你的情况,对你一见倾心了。”

“我怎么尽遇到一些奇葩,要不把这个小帅哥介绍给你?”柳伊人开着玩笑。

“你胡说什么呀,人家大学刚毕业,跟我们家竹竹差不多大,我都能做他妈了。”文印开心地搂着柳伊人。

“姐,我还是要劝劝你,找机会跟老余分了吧,常在河边转哪能不湿脚,什么事还是适可而止。”

“自从他当了副市长,说什么要保持晚节,就没给我介绍过业务,再说老余从来没拿过我一分钱。”文印本来在生意上一窍不通,在余望天的指导、疏通下,拿到不少的业务。余望天让她不要对外讲业务是他介绍的。

“我听老田说,现在国家抓贪腐,风声越来越紧,姐可要悠着点。”柳伊人提醒道。

“你放心,我都是合法经营,账目清楚,不会有事的。我倒是奇怪一件事,以前老田等前伺后地围着你,怎么从你怀孕后就经常出差了?这有些不对劲呀。”按照文印的经验,女人怀孕是男人最容易出轨的阶段。

“怎么不对劲了?”柳伊人惊讶地问。

“伊人,不是姐说难听话,自从你怀孕,老田就经常不回来,是不是在外边有花花事了,你可要留意呀。”

“我想不会吧,他说最近参与一部电视剧的投资,应该忙这事吧。”尽管柳伊人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她不愿接受没被证实的判断。

“我只是提醒你,对于男人不能看得太紧,也不能放得过松,他们都是用下半身说话的人,特别像老余、老田这些有权有钱的男人,在小女孩面前特有魅力,现在的小女孩就喜欢认他们这种老男人做什么干爹干爸,生猛着呢,你可要提高警惕呀。”

就在两人聊天间,一个黑影悄悄靠近9号别墅,将一个信封塞进门缝,瞬间又快速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