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公开秘密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2892字
  • 2020-10-30 10:07:12

江君离开清源别墅,来到清源山庄对面的大排档。

余跃龙门和东方靓已经先一步到了,点了一桌的烤串边吃边等着江君,见江君来了,举手招呼他过去。

江君还未坐下,迫不及待拿起一瓶啤酒对着嘴吹了一半,抚摸着胸口:“渴死我了,渴死我了。”说完撸了几串烧烤。

余跃龙门笑着问:“这半天都去哪儿忙了,连水都没喝上?可怜呀可怜。”

“不说了,离开你们后,先是江君奇遇记,后是江君历险记。”江君夸张地总结着下午的经历。

余跃龙门和东方靓都奇怪地看着他,问:“奇遇到谁啦?”

江君兴奋地说:“女神,一个女神,我梦中的女神。”

余跃龙门诧异地看着江君:“我靠,几小时没见,刚从疯人院跑出来啦,怪不得历险记呢。”

东方靓捂着嘴窃窃地笑。看样江君的脑子真坏了。

江君见两人都现出不信任他的神情,认真地说:“严肃点,我讲的是真话。我本来约你出来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睡午觉时梦到一个女神,太巧了,跟你们分手后就碰见她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惊喜不惊喜?”

余跃龙门想到江君约他出来又愤然离开,不禁余火又起:“既不奇怪又不惊喜,你不叫我生气就行了。”

江君惊讶地说:“好好的,你生哪门子气,我哪里吓着你了?”

“下午你主动约我出来,见了我就气呼呼跑了,是不是看我把小靓带着吃醋啦。”余跃龙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江君立刻红了脸,把余跃龙门拉到一边:“装,继续装。”

余跃龙门奇怪地看着他:“我装什么了?”

“东方……”江君想问余跃龙门东方靓没跟你说过我追求过她呀。

“东方怎么哪?”余跃龙门感到莫名其妙。

“嘿,我是说你不知道我……我……东方没有告诉你呀。”江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余跃龙门,自己追求过东方靓。

“我知道什么呀,小靓告诉我什么?”余跃龙门越发糊涂。

“算了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吧,我追求过东方,被她拒绝了,下午看到你们厮混到一起,一时冲动没忍住就生气了。”

“你追求过小靓?你从来没跟我说过,她也没跟我说过呀。”余跃龙门楞楞地看着江君,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

“兄弟,你不要多心,我和她什么都没发生,我向组织保证,连手都没碰过呀,我被她彻底拒绝,拒绝得干干净净。”江君连忙解释着。他庆幸当初没有投入东方靓的怀抱,不然真不敢直视兄弟。

“我还真不知道你们之间有过这种事,拒绝得好,拒绝得好。”余跃龙门心有余悸的同时感到幸灾乐祸,脸上乐开了花。

“你这叫什么话,就没有一点同情心怜悯心呀,还幸灾乐祸了。”江君推了余跃龙门一把。

“你让我怎么同情你怜悯你?这是有你无我,有我无你的大是大非问题。”余跃龙门咧着嘴笑道。

“行了行了,别得意忘形,你给我好好照顾东方,否则不要怪兄弟对你不起。”江君语重心长又充满威胁地说。

“我靠,轮得着你说这话吗,你只管祝福我们就是了。”

“好好好,祝福你们,祝福你们。你说东方为什么不告诉你我追求过她。”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呀?人家在保护你的隐私呗。”

“还好,我是个胸怀大度的人,不然我看见你跟东方厮混在一起还不气死。”江君表扬着自己。

兄弟俩把话说开了,只当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勾肩搭背地回到座位。

东方靓好奇地问:“你们去了这半天说什么啦?”

江君笑道:“男人的事,女孩子不要管。”

“对对对,刚才打了岔,你说什么女神来着,怎么回事?”余跃龙门把话题引回到女神上。

“我跟你们说的是真的,我中午梦到一个女神,还……”江君话说一半,感到不应该在东方靓前面过于放肆,把话吞了回去,笑道:“下午在学校就见到她了,那叫一个美呀,男人见了如果不动心就不是个男人。”

余跃龙门来了兴趣:“真的吗?”

东方靓抵了抵余跃龙门,俏皮地问:“你见了会动心吗?”

余跃龙门反应极快,摇摇头,煞有介事地说:“我眼里除了你,还没见过美女,真的。”

东方靓开心地笑了起来:“我们家龙门说了,除了我他没见过美女。”

江君“哼哼”两声,说:“这也不能怪他,孤陋寡闻,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东方靓指着江君生气地说:“你怎么说话呢,谁是一叶,谁是泰山呀?”

江君抬手搧着自己的嘴巴,说:“看我这张臭嘴,我们的东方是泰山,还有我那女神是泰山,其他女人统统算是一叶。”

余跃龙门故作惊讶地说:“两座泰山呀,还有座泰山在哪个国家?我怎么不知道呀。”

江君把碰到女神的经过生动地描绘了一遍,省略了自己翻墙越院被抓的糟事。忽然想到一事,发出一声长叹:“也不知道人家结婚没有,我在这光顾着兴奋。”

余跃龙门开玩笑道:“如果她结婚了你就等她离婚,等不及就想办法把她给拆散了。”

江君沉下脸,认真地说:“你能不能盼我女神好呀,什么离不离婚的,还拆散?我江君能做出那种缺德事吗?”

余跃龙门笑道:“哎呦,没想到江君就是江君呀,你爸妈怎么不给起名字叫江君子的。”

“当然,如果女神已经结婚,我确实感到十分遗憾,但是……但是还应该祝福她。”江君感到十分遗憾地说,忽然想到白沉雁,继续说:“你们说我今天还见到谁了?”

余跃龙门和东方靓同时好奇地问:“谁?”

江君气愤地说:“见鬼了,白沉雁,她又换人啦。”

余跃龙门不以为然地笑道:“是不是昱皇传媒的田昱皇?”

江君惊讶地问:“怎么你也知道呀?那个男的是昱皇传媒的田昱皇?”

余跃龙门说:“你见到的那个男的,是不是五十多岁,一副大老板大文人的样子?”

江君点头道:“是的是的,一副高高在上的吊样。”

余跃龙门说:“这个事在我们台里都传疯了,田昱皇为了得到白沉雁,可下了大本钱,出手送她一辆极光,据说还要捧她当明星呢。”

江君恍然大悟:“怪不得呢,今天我看她坐着一辆大奔进了清源别墅,开车的肯定是田昱皇了。”

东方靓笑贬道:“白沉雁同学真为我们京中艺术学院挣脸呀。”

“特么的台里还有八婆问我是不是白沉雁的同学,我跟她是同学吗?你们说是同学吗?”余跃龙门满肚子委屈,满脸的无辜。

江君和东方靓同时说:“是。”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算了算了,你们也不是我的同学,就是党国的叛徒。”余跃龙门指着两人叹口气:“你们都不要得意,全是她的同学,也中枪了。她白沉雁不把他田昱皇挖空了能放手呀,田昱皇就等着倒霉吧,弄得妻离子散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江君惊讶地说:“白沉雁跟很多男人不清不楚我知道,她还有这样大的本事呀?”

余跃龙门“哼”了一声:“她拆散的家庭还少呀,田昱皇的老婆就在你们学校,你见着她不妨来点友情提醒。”

江君更加惊讶:“我们学校老师?谁呀?姓什么?”

“听说姓什么柳来着,教舞蹈的,据说比田昱皇年轻二十几岁,很漂亮。”余跃龙门突然想到了江君说的女神,紧张地问道:“哎,对了,是不是你碰见的那个女神呀?”

江君怔住了,他好像听保安喊女神叫柳老师,多方面迹象综合表明,十有八九是柳老师。我靠,这算什么事?江君彻底懵了,已经无心再坐着谈笑风生撸串喝酒了,魂不守舍地急急离开两人,一路朝清源别墅走去。

我的女神呀,白沉雁可不是一般角色呀,我该怎么办?

告诉柳老师她的老公跟白沉雁混在了一起,让柳老师留神,但是柳老师如果知道自己的老公出轨一定很痛苦,自己还可能落个挑拨离间乘虚而入的恶名,那以后还怎么见她?明知道女神被欺负袖手旁观,我江君又不是那省油的灯。

江君来到了清源山脚下,来来回回在进山的路上转悠着。

夜未深人已静,江君的心里却汹涌澎湃。

他仰望天空,寥寥无几的星星在飘动的乌云上忽隐忽现。

你们只会眨眼看热闹,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办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