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琴声忧郁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2605字
  • 2020-11-02 10:52:21

柳伊人回到家中,想想那个叫江君的冒昧之语,竟无法生气,反而感到好笑。

她去冰箱拿出一瓶冰水,去了书房想看看书安静一下,却是无法入目,起身来到钢琴前坐了下来。

刚分来的老师?应该大学刚毕业,也就二十出头,要比我小十多岁,看上去干净利索,却是满口诳言,还梦中相见,前世有缘?你是白日做梦吧。不过,年轻就是资本,谁在年轻的时候没做过荒唐事,这就是当下所谓的屌丝吧。

柳伊人伸出纤纤玉指按下琴键,琴声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忧郁地飘荡着。她无法把情绪全部集中在琴键上,一曲未了,她用小指轻轻地划拉一下琴键,未等琴声止住就站起身来,来到沙发上躺下。

江君的出现使柳伊人想起了周舟。

周舟是柳伊人的大学同学,为了追求柳伊人,大学毕业跟着柳伊人来到她的老家清源,两人谈了六年恋爱,因为没有房子迟迟没能结婚。

柳伊人不止一次劝周舟:我嫁的是你人,又不是房子,没有房子我们可以慢慢努力,等攒够了首付,我们再买房子不迟。

周舟不同意先结婚后买房,不无委屈地说:你爸妈本来就嫌我穷,再没个房子结婚,让我住你家去,别人笑话不说,我自己都无法抬头做人。

就在他们盼望着攒够首付时,周舟给柳伊人留下一条手机短信:今生无缘,牵手是痛,相恋终亦枉然,相忘或是解脱。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柳伊人一直爱着周舟,鼓励他不要用世俗的眼光去对待他们之间的感情。她无法理解周舟的突然离去,虽然父母不看好他们的婚姻,但是矛盾还没激化到两人非分手不可,即使分手也不至于不告而别。

此时,正是田昱皇疯狂追求柳伊人的时候。

田昱皇是昱皇传媒的董事长。前妻常方园在田昱皇创业失败时,留下儿子田峰跟一个男人私奔了。

在一次全市文艺演出中,田昱皇认识了柳伊人,被她美丽的容貌和优雅的气质深深打动,当得知她还没有结婚时,田昱皇不顾两人二十岁多的年龄差距,对柳伊人发起了疯狂的爱情攻势。

柳伊人本来已经拒绝了田昱皇,周舟留了短信不辞而别,让她伤心之余,一怒之下嫁给了田昱皇。

田昱皇说话算话,给柳伊人买了清源最高档的别墅,配了豪车。

他粗暴地说:“漂亮女人就要过上富有的生活,等你怀了孩子就辞职,昱皇传媒的老板娘还出去打工,说出去我都没脸见人。”

柳伊人被田昱皇宠成了王妃,逐渐适应了阔太太的生活,对田昱皇言听计从:“好的,我一切听你的。”

田峰高中毕业后,田昱皇送他去美国上大学。

在田峰去美国前夕,常方园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哭哭闹闹要跟着儿子去美国。

田峰当然不答应,她又跟田昱皇要求重返家庭,哪怕回来做个小当个佣人都行。

田昱皇鄙视地把她赶出家门。

常方园绝望地说:“我现在一无所有,你不收留我,我就出去卖,我对所有人都说我是田昱皇的前妻,看你的脸朝哪里放。”

田昱皇没有办法,只好把老房子给了常方园,又拿了点钱让她去做小生意。

常方园虽然拿了房子和钱,却对田昱皇和别墅里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充满敌意,好像不是自己先跟着别的男人私奔,而是被柳伊人抢了位置的弃妇。

田昱皇想要一个女儿,对柳伊人说:“女儿是爸爸的前世情人,今世我有了你,我还想看看我的前世情人长得什么样。”

柳伊人有了身孕,田昱皇催着她辞职。既然答应丈夫辞职,柳伊人履行承诺辞了职。

下午校长找柳伊人谈心,想做最后的挽留,无奈她决心已下,彻底脱离了学校。

正想着心思,手机响了起来,柳伊人拿起茶几上的电话,是田昱皇的来电。

这时候打电话,十有八九又是晚上不回来了。柳伊人心里嘀咕着,无趣地接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田昱皇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伊人,我连夜去上海,估计要有两天才回来,我不在家你要照顾好自己呀。”

“知道了。”柳伊人苦笑道。这样的关心一次让人心动,两次让人心烦,多次就叫人心寒了。

“校长同意你辞职了吗?”田昱皇关切地问:

不提辞职还好,提起辞职更让柳伊人心烦。

她哀怨地说:“辞职的事还需要别人同意吗?彻底辞了,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田昱皇并不在意柳伊人的情绪变化,显得十分开心:“辞了好,辞了好,等我回去,雇一个专职保姆伺候你,平时也有个人陪你说说话。”

“我有腿有脚能走能动,要什么保姆?家里多个外人不方便。”柳伊人忍住没发火。让保姆陪我说话,真是越来越瞧得起我了。

“好吧,具体的等我回去再说,再见。”田昱皇说着匆匆挂了电话,没有了以前“亲爱的”、“宝贝”、“吻你”、“想你”之类的甜言蜜语。

柳伊人感到憋屈和恐慌。

以前田昱皇不管多忙,每天再晚都要回家,回来后跟她聊天缠绵。

最让她感动的是,她三十岁生日那天,田昱皇从深圳坐飞机到了省城,又从省城赶在午夜十二点前到家,还从深圳带回来新鲜的西式蛋糕,蛋糕中藏着一块金表。

然而,自从她怀孕后两人不能再干那事,田昱皇就经常很晚才回来,还隔三差五找理由不回家。

柳伊人倒在沙发里,凄凉地望着天花板,通明的灯光照不热她越来越冷的情绪。

没有感情充斥,房子再大都没有温度和欢乐,反而会更加阴冷,让人寂寞难熬。

一时冲动嫁给了田昱皇,得到了物质上的满足却失去了精神上的神采,时不时还会产生莫名其妙的恐惧。

柳伊人嫁给田昱皇,一是因为周舟的突然叛离,当然无法排除田昱皇用金钱的狂轰滥炸,豪宅、豪车、名牌包包、名贵饰品、名贵华服,阔太太该有的东西柳伊人全得到了。

其实,田昱皇这样的级别还算不上富豪,柳伊人更愿意相信田昱皇是因为爱着自己才不惜给自己花钱,用田昱皇的话说,把老婆打扮得美美的,对自己也是一种包装。

有段时间柳伊人感到自己就是全清源最幸福的女人,然而随着田昱皇对她热度的降低,她渐渐地对这些冰冷的东西失去了兴趣和热情,觉得有人陪伴才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对的东西用在对的人身上,潜能无限,魅力无比,对的东西用在不对的人身上,这些东西不仅不能发挥应有的效能,而且会产生负作用,特别是当给予者以居高临下的施舍姿态省视着受予者时,会更加刺伤着受予者的自尊。

柳伊人就是属于那种不对的人,外人或许会觉得她做作、矫情,饱汉不知饿汉饥,生在福中不知福,却无法理解当事人的尴尬、苦衷,甚至忧闷和窝火。

外人看到的都是走出来的风光,却不见深居豪宅的卑微。

豪门有风险,嫁入需谨慎,没有金刚钻,不要进豪门。

柳伊人给文印打去电话,诉苦道:“印姐,老田又出差了,晚上过来陪陪我呗,我一个人又害怕又无聊。”

“好呀,我正愁晚上无事可干呢,把佳佳叫上,我们先出来吃饭,然后去你家。”文印是单身,来去自由。

“有阵子没见到这丫头了,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我们还去静轩吧。”柳伊人听说要外去吃饭,姐妹相见,稍微来了点精神。

看看天色已黑,柳伊人补了晚妆,换上吊带裙,开了车出了别墅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