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翻墙越院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2683字
  • 2020-11-02 10:52:19

不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见到她,一定!

离开别墅大门,江君盘算着如何才能进入别墅区。从大门两侧的栏杆他判断,这个别墅区一定是以栏杆作为围墙,这样的栏杆防小人难防江君。

他钻进树林,踏着上下起伏的山石,毫不费力地靠近了别墅区的围栏。

围栏里面有几层密密匝匝的竹子。江君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双腿,扳了扳手腕,靠近栏杆,伸手抓住栏杆,身手矫健地翻了过去,拨开几根竹子进入一片空地。

小样,想把爷儿们拒之门外,没门还有墙。江君进入别墅区,得意洋洋昂首挺胸向别墅群走去。走了一段路,他发现这里的别墅有上百栋之多,欧式建筑的外型基本差不多。

女神到底住在哪一栋?江君迷糊了,站在路上左右张望,不知道朝哪里走去,正在举棋不定之间,见两个人朝他迎面走来。

真是及时雨,人走运山都挡不住。江君兴冲冲走了上去,想向他们打听一下女神的住处。

还没等江君开口,来人立即分开,一边一个把他夹在中央,抓住了他的膀子。

江君受到突然袭击,本能地大喊:“你们干什么?”

“干什么?我们还想问你干什么呢?乖乖地跟我们走,省得我们动手。”来人说着话,手上使了点劲儿。

“哎呦,哎呦。”江君膀子像触电一样,感到一阵剧烈疼痛,他意识到遇到厉害角色了,嘴上却不服输,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良民。”

“绑架良民?你看看你这吊样像良民吗?我们是保安,跟我们去物业办公室,好好配合什么话都好说,如果不老实,我们就把你当小偷对付了。”保安亮明身份,手上又使了点劲儿,这下比刚才一下的劲儿还要大。

江君胳膊像脱臼一般,浑身酸麻疼痛,连忙求饶道:“大哥,大哥,轻点,轻点,我配合,我配合就是。”

两名保安一边一个挽住江君的胳膊,押着他去了物业办公室。进门后,两人猛地推搡一把,江君踉跄几步,差点来了个狗啃屎,伸出双臂好容易平衡住身体站稳了。

“对待同胞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有本事去DYD逞能去,谁给你们的权利?”江君转身挺直腰杆强烈抗议着,然后悠闲地坐在椅子上。

“哎哎哎,谁让你坐了,起来起来,那边待着去,等我们领导来审问。”一个保安瞪着眼睛走到江君前,恶恨恨地推了他一把,抽掉他屁股下的椅子自己坐了下来。

把我当罪犯了,还审问?江君极不情愿扭扭捏捏去墙角站了。

特么的死余,害我被人抓起来,等我出去,看我怎么拾你。东方呀东方,你耍老子,跟死余好也不跟我明说,我又不是非你不可,害我在这里丢人现眼,我也不会饶了你。

江君正想着心思,一个穿着保安服的光头进来了,明明看见江君站在那里,却视如空气,四处望了望,压低嗓门威严地发问:“哪个是小蟊贼?”

江君忿忿不平地喊道:“你才是小蟊贼呢,我是前面学校的老师。”

光头满脸露出蔑视的神情,频频点着头嘲笑道:“老师?你进学校都是翻墙头的呀?还跟我嘴硬?看样不给你上点手段,你是不会老实的,来人啦,上刑。”

你们敢私设刑堂?豪华别墅就是法外之地吗?没等江君反应过来,三四名保安开门进来,猎人般扑向笼中的猎物。江君哪肯束手就擒,猴子般满屋子左腾右挪,好容易跳到门口,想夺门而逃,却怎么也拉不开大门,几个保安气喘吁吁地上来把江君死死摁在地上,一阵拳脚落在他的身上。

光头恶狠狠地说:“跑得蛮欢的,再跑?再跑老子把你捆了送派出所。”

“不跑了,不跑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江君求饶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好汉不吃眼前亏。

一个瘦小的保安给光头递过一张椅子,光头“咣”地一脚恨恨地踏在椅子上,就像踏在了猎物的身上,鄙视的目光直射江君,义正辞严地说道:“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干他妈翻墙越货的勾当,想进去尝尝牢饭滋味呀?”

光头的声音落地有声,分明想在气势上压倒审问对象。

你才去吃牢饭呢,老子又不是被吓大的。“我是清源艺校的老师,不是小偷。”江君报出自己的身份。

对不起,亲爱的学校,我想维护你的名誉,再维护我就麻烦了。

光头“哼哼”了两声,讥讽道:“别给人家学校丢人了,你说你是从里面才出来的我相信,还学校的老师?给我老实站好,站没个站相,吊了郎当像个二流子,如果你这样的人是老师,再好的学生到你人手里都变成小流氓了。我问你,大白天的翻墙头干嘛?”

光头的话音未落,几个保安配合着光头对江君就是几拳,喊道:“站好!”

你们算什么?要我毕恭毕敬站着?江君辩解道:“我倒想从大门进来呢,你们保安不让进。”

见江君回嘴,几个保安对着他的腿肚上乱踢起来,差点让他屈膝跪地。江君勉强支住身体,回头狠狠扫视着几个保安。保安们个个如无其事地看着他,脸上满是得意的坏笑。

狗仗人势的东西,只会欺弱霸小,外去一对一试试,保证一个个叫你们喊我江大爷。江君心里发着狠。

光头逼问:“我问你进我们别墅干嘛的?”

你们别墅?充其量你们就是这里看家护院的。江君气呼呼地说:“还能干嘛?找人呗。”

“找人?找谁?哪号楼?”光头接二连三发问道。

是呀,她叫什么名字?住哪号楼呢?江君犹豫片刻,耐心解释道:“我是刚进校的老师,校长叫我通知一个女教师明天上午去学校开会,好容易追上她,刚想喊她,她就进了小区大门,你们保安不让我进,我只好想办法自己进来喽。”

“我严肃地警告你,我们这是别墅大门,不是小区大门。”光头冷笑一下,认真更正道,接着又说:“翻墙越院还有理了?好吧,我们把你说的人找来对质,她能保释你,我们就放了你,不然就把你扭送派出所。”光头转脸对一个瘦小保安低语几句。

瘦小保安连连点头道:“先叫这小子辨认一下他要找的人,如果不是的,我们不是被他糊弄了。”

光头拍着瘦小保安说道:“嗯,好的,打开录像,让他辨认是谁,再把人找来跟他对质。”

一行人押着江君来到监控室,里面满墙都是监控画面。

怪不得他们反应比110还要快速灵敏,情急之中我倒忘了监控这茬。江君提示道:“大概就在二十分钟前进小区的那个美女。”

“终于说实话了吧,看人家是美女就跟踪过来,大门不给进,还爬墙院,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流氓罪,盗窃罪。”光头停顿一下,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你的每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零口供也能判你个三五年的。”

你是哪颗葱?剃个光头你就是法院呀,我看你是黑社会老大差不多。江君敢怒不感言,不服气地看了光头一眼。

保安把监控调至大门口摄像头,回放至前二十分钟左右,画面上果真出现一个女子进了别墅大门。

江君看见了女神,连忙喊道:“停,停,就是她,就是她。”

保安把画面定格,人物调到满屏。光头说:“给你机会了,你可要认准了,不是她或者她不肯出面保释你,你就等着进局子吧。”

我又没偷没抢,吓谁呢。江君心里嘀咕着,兴奋地喊道:“你们快把她喊来。”

光头向瘦小保安说:“你去把这位业主请来,注意,要客客气气地请她到我们这里来。”

瘦小保安答应一声,转身出了监控室的大门,奔别墅群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