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意外发现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2708字
  • 2020-11-02 10:52:25

“说曹操曹操到,是江君的。”余跃龙门跟东方靓说着话,接了电话。

“跟东方亲热呢?哥们知道这时候给你打电话有点不地道,但是实在憋不住,必须要打这个电话。”江君为自己打着圆场。

“知道还打,你这不是明知故犯嘛。正在和小靓说到你,你是不是耳朵发烫了?什么事?”

“我想问你和东方,你们知不知道林竹家的住址。”

“怎么?后悔了?”余跃龙门笑着问。

“什么后悔啦?”江君莫名其妙。

“后悔拒绝林竹了呗,你打算上门赔礼道歉呀。”

“你怎么知道我拒绝林竹了?”江君惊讶地问。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我靠,清源就怎么巴掌大,更何况我是搞新闻的,消息灵通着呢。”余跃龙门卖着关子。

“是不是林竹告诉东方了?她怎么说的?”江君已经猜到了余跃龙门的消息来源。

“你都拒绝了人家,还在乎人家的态度?林竹说瞎了眼看上了你这个混蛋、熊包、白眼狼,骂你就是个不识抬举傻逼。”余跃龙门把窝了一晚上的火借机发泄出来,捂着嘴冲着东方靓笑起来。

“骂得好,骂得好,如果她哭哭啼啼像个怨妇,我心里还会愧疚难受呢,如果她觉得骂过痛快,就让她骂好了。”江君哪里知道余跃龙门在讨他便宜。

还真是个傻逼,被人骂还喊好。“行了行了,这么晚打电话什么事?”余跃龙门心情好了许多。

江君停顿片刻,说道:“没什么事,就想问一下你或者东方,知不知道林竹家的住址。”

“你后悔了不能亲自打电话给人家呀,犯得着绕这个弯子吗?婆婆妈妈的。”余跃龙门抱怨道。

“谁说我后悔啦,我跟你说实话吧,柳伊人跟田昱皇离婚了,现在住在林竹家,我想去看看柳伊人。”江君说出了真情。

“柳伊人跟林竹什么关系?会住到她家去?”余跃龙门糊涂了。

“柳伊人的房子卖了没地方住,林竹说柳伊人跟她妈是闺蜜,暂时住在她们家。”江君解释道。

“你真的爱上那个女神啦?”余跃龙门吃惊地问。

“别废话,到时候请你喝喜酒。你们知不知道林竹家的住址?不知道的话请东方问一下,我都急死了。”

“这么晚了,要问也得明天问吧。”余跃龙门为难地说。

“好吧好吧,明天就明天,一定呀,替我谢谢东方。”

第二天,东方靓拿到林竹家的住址。江君请余跃龙门和东方靓吃了晚饭,东方靓先回去了,江君拖着余跃龙门去了林竹家。

江君设想了两套方案:一是鼓起勇气直闯林竹的家,二是让余跃龙门替自己给柳伊人送封信。

“你拿我当电灯泡照路呀。”余跃龙门一路抱怨着。

“什么电灯泡,你是我的引路明灯,照亮着我前进的方向,有你在我胆子就大了。”江君恭维着余跃龙门。

两人说着话来到清源首府,找到林竹家的12号楼。到了楼下,余跃龙门说:“我送到你这里够意思了吧,阿米尔,冲!拜拜。”余跃龙门这就要离开。

江君一把拽住余跃龙门:“我这心里砰砰跳得厉害,你现在就是我的坚强后盾,你不能撤,再陪陪我。”

一会儿是你的指路明灯为你开路,一会儿是坚强后盾为你断后,我都变成上情场的防御兵器了。“这就叫做贼心虚,我看你不如上去跟林竹陪个礼道个歉,两个老同学在一起多好。”余跃龙门怂恿着江君跟林竹好。

“我做什么贼了?连你都不支持我追求柳伊人,真不够兄弟的。”自己兄弟都不看好他追求柳伊人,江君感到委屈和难过。

“我看你是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就开个玩笑,看你这较真劲儿。好吧,我明确表态,支持你追求你那女神,不过我提醒你注意,追的时候注意点,别把脚崴了。”

“这才是我铁哥们。你说就这么去敲门,好不好呀?”江君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荒唐,对自己的第一个方案产生了动摇。

“早做什么人去了,都跑到人家楼下了,怂了,你不上去我们就回吧。”余跃龙门嘲笑着江君。

“嘿,这样吧,你帮我去送封信。”江君开始实施第二方案。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信封上粘着一根鸡毛。

余跃龙门望着信:“这是什么?还有根鸡毛。”上去就要拽掉。

“你忘记啦,我们小时候看过一个什么电影,这叫鸡毛信,说明情况重要,十万火急。”江君解释着鸡毛信的由来。

“去你的吧,亏你想得出来,还鸡毛信,你怎么不粘根鸟毛在上面,我才不给你做这个无聊的事情。”余跃龙门转头要走。

“关键时候就看你是不是真兄弟了,现在需要你余大记者出马,就看你能不能做一个战地记者了。”江君做着余跃龙门的思想工作。

你就想把我当你情场的通讯员,还战地记者?这不是让我去得罪林竹嘛,就算把林竹得罪了,柳伊人也未必理你呀。余跃龙门不想去自找难堪:“你的事你自己不上,忽悠我往前冲。单单送一封信管屁用,人家连看都不看就给撕了,然后把我撵出来了,你怕丢人,我脸皮就厚呀。”

江君见余跃龙门不肯替他送信,拉着他去小公园坐下,继续做他的思想工作:“我觉得就这样去敲门不妥当,万一林竹在家,就更麻烦了,我准备的这封信就是想试探试探,来个投信问路,看看柳伊人的态度,我再决定下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你看你,一到关键时刻就优柔寡断,思前想后,我真服了你了。”余跃龙门正说着话,突然眼前一亮,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赶紧把江君拉到一颗树的背后。

江君感到奇怪,心想余跃龙门在搞什么鬼,刚想开口,被余跃龙门挥手阻止住。余跃龙门抑制不住兴奋小声说:“给你来个现场直播。”

“什么现场直播?”江君满头脑都是柳伊人的事,不知道余跃龙门在说什么。

余跃龙门指着不远处一辆车子说:“你看,仔细看,是不是有人在玩车震呢。”

我靠,车震?光听说过还没看过呢。江君立马来了精神,聚起目光沿着余跃龙门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真看到前方不远处一辆车子里有两人抱在一起亲嘴。

江君屏息凝神看了一会儿:“什么车震,不就是两人在亲嘴嘛。”

“急什么,我们等等,一般情况下亲过嘴好戏就开始了。”余跃龙门目不转睛地盯住汽车看。

“你像是个行家,看这情形应该是偷情的,要是夫妻俩还不回家玩儿去。”江君分析道。

两人趴在树后面盯着车子,等着车子里好戏继续。车子里的两人抱在一起亲了一会儿,坐直了好像要开车离开的样子。

余跃龙门揉了揉眼睛,好像发生了错觉,再定神看,惊呆了。

怎么会是他?余跃龙门脑袋“嗡”地一下炸开了。没等他回过神来,车子已经发动起来,大灯亮起,把昏暗的小路照得通亮,车子缓缓启动,朝小区门口驶去。

江君没有注意到黑暗中余跃龙门表情的急速变化,见车子已经开走,扫兴地说:“好戏到此结束,他们肯定去开房偷着乐去了。”

余跃龙门不搭理江君,独自朝小区外面走去,他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

江君跟在余跃龙门的后面:“哎,哎,我的事还没办呢,没看到车震也不至于这么垂头丧气吧,亏你还跟东方在一起呢。”

余跃龙门愤怒地喊道:“你少逼逼行吗?”

一句话把江君震住了。我靠,没看到好戏犯得着动这么大的火气吗,真是莫名其妙。

两人出了小区大门,余跃龙门跟江君招呼都没打就匆匆离开了。余跃龙门怎么都没想到,帮着江君来找柳伊人,却亲眼目睹了父亲阴暗丑陋的一面,多年来父亲那慈祥敦厚、笑容可掬的伟岸形象在他的心里立刻崩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