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三中全会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3350字
  • 2020-11-02 10:52:25

吴迪面无表情。既然你电视台不把我吴迪放在眼里,碍于余望天的面子,这广告又不能不做,那只好先给你来三下杀威棒,点醒点醒你们怎么做业务。吴迪没看庞然,盯着桌上的酒瓶说:“你先来个三中全会,我们再开始今天这酒席。”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什么叫三中全会。吴迪说了三中全会的喝法:大家先不准动筷子,让庞然一个人连着把白、红、啤三种酒整瓶吹了。

“这……这……”庞然没想到吴迪所说的“表态”是这个意思,他朝水满溢投去求救的目光。这三瓶酒下肚,怕是连坐都坐不住了,非拱桌底躺着不可。

“吴总……这……”一边是部下的身体健康,一边是财神爷手中大把的钞票,水满溢一时拿不定主意,不知所措地看着吴迪,满怀希望他能放下身段,收回成命。

“庞总监刚才说了,听我尽管吩咐,看样庞总监是言不由衷呀,不能喝就不要喝了。”吴迪微笑着站起身想离席。这笑让人感到闪着寒气和不容否定的决绝。

这不就是有钱任性嘛。水满溢心中虽然生气,还是陪着笑脸拉着吴迪坐下。他心疼地看着庞然,既矛盾又着急,实在是左右为难。我要是下命令叫你喝吧,大家一定会说我不顾下属的身体健康要钱不要命,要是不叫你喝吧,眼看着这两百万就要泡汤。水满溢心一横:庞然呀庞然,你要是明白人就自己决断吧。

庞然倒是体贴水满溢的心事,决定勇赴沙场,大义凛然地说:“既然吴总开心,我就表个态,为吴总服务我们是认真的,酒席桌上是讲究的。”庞然拿起啤酒瓶“咕咚咕咚”把里面的酒倒进肚子,最后把酒瓶底往上抖了抖手,告诉大家一瓶酒已经点酒不剩。

吹一瓶啤酒对于任何一个能喝酒的人来说都是毛毛雨,关键是下面两瓶,特别是白酒。庞然看了看白酒和红酒,心里在想着先喝哪一瓶,最后他选择了红酒。把红酒先喝了肯定没事,留下战斗力最后去攻克白酒,就是醉了,躺下了,也完成任务了。

庞然果断地拿起红酒瓶,“咕咚咕咚”一口气把一瓶红酒倒进肚里,喝完后仍然把酒瓶底朝上抖了又抖,表示圆满完成了任务。

几点红酒像鲜艳的血浆,落在白色的台布上散发开去,形成了惨烈的梅花图案。

众人的表情开始有些夸张,吴迪却无动于衷毫无任何表情。

余跃龙门在由衷敬佩庞然的同时,小声对吴迪说:“吴总,吴总,我看这白酒就算了吧。”

吴迪也小声说:“余公子你不要开口,跟你没关系,不教训教训这帮小子,他们不知道业务是怎么做的。”

怎么做业务?喝个三中全会就叫会做业务啦?余跃龙门对场面上的事不懂,哪里知道吴迪是因为桌上没有女主播,电视台轻视了他而生气。

面子对有些人来说,比生命都重要。

接下来就是白酒了。庞然吸了两口气,又吐了口气,把手伸向白酒瓶。他的手碰到了白酒瓶,在瓶颈处停留片刻,一把抓住瓶颈把酒瓶拎到跟前,运了口气,瓶口对着嘴,把酒往肚子里“咕咚咕咚”灌了下去。酒水在瓶中冒着泡逐渐减少,也就是分把钟的时间,瓶里的酒已经没了。庞然把瓶底朝天,手上抖了又抖,抖了又抖,向大家豪迈地宣布已经完成了三中全会,最后不忘补了一句:“酒品如人品,吴总您看,怎么样?”

庞然的潇洒动作引得在座的电视台人员的一片掌声,这样的鼓掌似乎有种自娱自乐的滑稽与悲壮。房地产一方看着吴迪的表情,心里叫好,脸上却都呈现出跟他一样的冷漠表情,像看一个与己无关的低级丑陋的表演。

这特么不是冲我来的嘛。吴迪被庞然的一句“酒品如人品”堵得心里难受,刚有些松弛的笑脸立马收敛,现出微微的愠色,两种表情交织着堆在脸上极为难看。

水满溢看着吴迪表情的瞬间转换,心里直是喊冤。庞然呀庞然,你喝酒得那么壮烈豪迈,气吞山河,干嘛画蛇添足,白喝了白喝了,真是一句话叫人笑,一句话叫人跳,成功与失败之间真的只是一句话的距离。

庞然感到有股强烈的力量直往头脑里冲,肚里翻江倒海地折腾起来。他知道,这时候需要的是意志,趁着酒劲还没有完全散发出来还可以再撑一会儿,如果酒劲儿一旦发作,兵败如山倒,自己是无法抵挡得住的。

水满溢提议大家开始喝酒,没喝几杯,吴迪借故就要离开,水满溢感到十分尴尬,一再诚心诚意地挽留吴迪,无奈吴迪主意已定绝意离开,水满溢和众人只好起身相送。房地产公司的其他几人见老板要走哪敢停留,都跟着吴迪离开了餐厅。

特么的什么东西,一级政府的电视台在商人眼里连一分钱都不值,你们卖房子有本事就不要来求我们。送走吴迪一行,水满溢气呼呼地回到餐厅,见庞然已经瘫在地上,身上、身边满是酒渍,满屋酒味冲天,赶紧让雷震天叫车把庞然送往医院。

这时候余跃龙门想起江君还在等着自己,连忙给江君打去电话:“特殊情况,改日再联系。”

江君抱怨道:“我正想着你小子要放我鸽子,果真不假。”

余跃龙门说:“真的不好意思,酒席桌上发生了一些变故,我们一个领导喝多了,可能有生命危险,我要陪着台长把他送去医院。”

拿领导的生命来骗取我的信任,这个理由还蛮有说服力。江君气恼地收起电话,把桌上的几瓶啤酒一股脑灌进肚里。

余跃龙门忙完医院的事回家。余望天问他晚上情况如何。余跃龙门把酒席桌上的情况跟余望天一五一十地说了。余望天摇摇头并不说话。余跃龙门问父亲,吴迪为何如此嚣张,简直不拿电视台当回事儿。

余望天叹气道:“你刚走上社会,很多事情还不懂,就凭水满溢这水平也能当台长,真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呀。”

余跃龙门追问父亲何出此言,余望天犹豫片刻说道:“很简单的事嘛,现在都讲究个男女搭配工作不累,何况喝酒?电视台那么多美女,水满溢叫上两三个陪陪吴迪,吃过饭再去歌厅坐坐,也是给他面子嘛,多好的事被他搞砸了。”

商场套路深,到处都是坑。面子竟然是如此重要,余跃龙门恍然大悟,急切地向父亲求教:“下面该怎么?”

“就看水满溢如何弥补这个漏子了。”余望天含糊其辞。

“爸,你倒说说该怎么弥补呀?”余跃龙门着急地问。

“该做的我们已经做了,水满溢应该知道怎么收场,你就不要过问这个事了。”余望天说着起身去了楼上。

余跃龙门洗漱进了卧室。东方靓在看电视,电视里正在重播《清源新闻》,白沉雁是今天的主播。余跃龙门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东方靓说:“你关电视干什么?”

余跃龙门说:“这个狐狸精有什么看头。”

东方靓不屑地说:“我没看她,我在看你呢。”

“看我?我没上电视呀。”余跃龙门感到奇怪。

“下面有你名字,本台记者余跃龙门。”东方靓神情中透着自豪。

余跃龙门笑了起来:“看那名字不如看我这个真人,来,给你看,一次让你看个够。”余跃龙门亲着东方靓的脸庞。

“你不知道,看人和看电视上的名字感觉不同。”东方靓回亲了余跃龙门一口。

“有什么不同?难道人不比名字好看?”余跃龙门得意地说。

“你不懂,你不懂,哎,晚上的事搞掂了吗?”

余跃龙门把酒席桌上和父亲的话跟东方靓说了。

“这样的事以后咱们少掺乎,本来是做好事的,现在弄成这样子,不知道怎么收场呢?”东方靓担心事情搞砸了,余跃龙门无辜受牵连。

“嘿,吴迪也太过分了,他就稍微暗示一下,水台临时也能调两个美女来嘛,这下好了,两百万泡汤了,最关键的是我的提成也黄了。”余跃龙门十分懊恼。

按照台里的规定,这笔业务做成了可以税后提成十六万,余跃龙门想,等提成到手,拿出两三千块钱请客,再给水满溢、雷震天、庞然送点纪念品,给父母换个手机,给东方靓买个钻戒,正式向她求婚,然后再向父母要点钱买一辆车,一举几得,多好的事,现在一切都成了未知数。

“算了,算了,事情既然已经这样就随它去吧。”东方靓安慰着余跃龙门,想起林竹给她打电话的事,继续说:“晚上林竹给我打电话了。”

“她说什么了?”

“她告诉我,今天她向江君求爱被拒绝了,她让我们出面做做江君的工作,看看能不能请江君再考虑考虑。”

“江君的心思就没在她身上,这个工作怎么做?”

“我也这样想的呀。你说这人还真是奇了怪了,林竹各方面条件蛮好的,江君就是看不上。”东方靓为林竹感到可惜。

“我知道他的想法,他要那种优雅温柔型的,林竹性格过于火爆强悍,江君接受不了,特别是最近遇到了田昱皇老婆,江君把她奉若女神,魂早被她勾走了,你说这不是开玩笑嘛。”

“我今天在学校听说,田昱皇跟柳伊人离婚了。”

“离婚也正常,有白沉雁搅和他们就不会好。”余跃龙门并不感到奇怪。

“这下江君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机会什么呀,两人相差十几岁,江君就是一时冲动寻求刺激呢,怎么可能呀?”余跃龙门本来就认为江君是瞎胡闹。

两人正说着话,余跃龙门的手机响了,余跃龙门看了是江君打来的。看整天把他忙得,爪子都不落地了,这么晚又有什么事?余跃龙门摇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