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风云突变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3612字
  • 2022-04-30 14:38:56

左闪右躲了好长时间还是功亏一篑,随嘴恭维的一句话倒逼着林竹把爱的心语说了出来,一把甜蜜的爱情之刀生生横在江君的脖子上。如果林竹是个小鸟依人的女孩子,江君早就接受了她的示爱,正是忌惮她的这种脾气,这种反复无常的情绪,江君才不敢接受她。江君心目的爱情世界,更希望是两人躺在海边细润的沙滩上,嗮着并不暴烈的阳光,听着轻轻的海浪,哪怕是两人默默无语,静静凝视,而不是坐上过山车,或高或低地冲撞飞跃,发出歇斯底里的惊叫。

遇到了柳伊人,更坚定了江君拒绝林竹的决心。现在林竹就在面前,把问题已经挑明,江君再也无法回避,窘迫地说:“竹竹,我们就做好同学好朋友吧。”江君的话毫无底气,近似于哀求。

“不行!我就要做你的女朋友,其它免谈。”林竹既然开了口,已经无所顾忌,不吐不快。

“如果你非要这样,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江君不得不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这时候还是黏黏糊糊态度不明,显然不够爷儿们。

一声“对不起”就如寒冬里的一场冷空气,把林竹一颗滚烫的心快速冻结,林竹愤怒又绝望地逼问道:“你是不是爱上了柳伊人?”

面对林竹咄咄逼人的架势,江君有点心慌意乱。当着爱着自己的女孩面说爱上别的女人,这未免过于残忍,否认又是违背良心的事,如果以后真的跟柳伊人到一起怎么向林竹交待?江君憋了半天,避重就轻地说道:“我们俩的关系是我们俩的事,跟柳伊人没有任何关系。”

“我现在问你是不是爱上柳伊人了?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林竹不依不饶追问着。她感到纳闷。我年轻漂亮对你深爱不移,你居然无动于衷,却去爱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刚刚离了婚的女人,这算的是哪门子帐?我哪点不如她柳伊人了?

作为在单亲家庭娇生惯养长大的林竹,全凭感情用事,既不会省视自己,也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只会用脾气解决问题,哪里懂得江君的心思?

“我只能告诉你,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其它的我真不好说。”江君维护着柳伊人,不想缘无故牵扯她。毕竟他和柳伊人连八字都没有一撇。

江君虽然不承认爱上柳伊人,其实这样的回答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答案已经昭然若揭。林竹的眼泪夺框而出:“好吧,不好说是吧,不想说是吧,请你下车,立刻下车!下车!我不想再见到你!”

林竹“啪嗒”按了下门锁,指着车外吼道。她的喊声一声高过一声,炸得江君耳朵“嗡嗡”作响,几乎耳鸣。他看了林竹几秒,满腹的委屈和无奈,木然地开门下了车。

“我告诉你,柳伊人比你大十几岁,玩姐弟恋找刺激不是你这么玩儿法的,你就等着后悔吧!”林竹撂下这句话已经启动车子。在江君的脚刚刚落地的时候,车子已经移动,江君连忙闪在一边,车子嗖地窜了出去。

还好,林竹嘴下留情,只说玩姐弟恋找刺激,还没说我小白脸傍富婆呢。江君看着远去的车子难受至极,这几天心里仅存的一点甜蜜,被林竹一顿搅和,就像掺了过量的白开水,顿时无滋无味,消失得无影无踪。

江君站在路边发呆。爱一个人难,特么拒绝一个人也难,这感情的世界真叫人琢磨不透,无所适从。他心烦意燥,对着一棵树猛踢了一脚,大树纹丝不动,他却抱着脚“哎呀哎呀”跳了起来。

喊余跃龙门出来喝酒。江君需要排解郁闷,重建信心。

余跃龙门很不加事,接了江君的电话,认真坚决地拒绝着他:“对不起,今晚部门有安排,改日我请你喝酒。”

“哥们心里真得很难受,快来救救我吧,你要不来,我就要跳清源湖了,你再想见我就见不到了。”兄弟之间玩笑开惯了,江君把诚恳变得很滑稽。

“跳下去再游上来就行了,天热正好洗把澡。”余跃龙门不知道江君此时此刻的心境。

“我没跟你开玩笑,快来快来,我请客。”江君近乎求饶道。

“真的不行,晚上台长出面请一个广告客户吃饭。”余跃龙门解释道。

小子混得可以呀,没几天就成了台长的随从了。“台长请广告客户吃饭关你屁事。”江君发火了。这小子关键时候总掉链子。

“这个客户是我联系的,我不出面不行呀。这样吧,你自己先垫点,我这边结束请你去蹦迪怎么样?”余跃龙门用蹦迪争取着江君的原谅。

“好吧,好吧,你给我记住,在我迫切需要你的时候,你像缩头乌龟一样,计大过一次。”江君给余跃龙门亮了黄牌。

“行了,别废话了,我们总监在喊我呢,拜拜。”余跃龙门急忙挂了电话。

江君一个人实在无聊,一路沮丧地去了清源山庄对面的大排档,要了几瓶啤酒,拿了一些烤串,边喝边等着余跃龙门。

虽然得罪了林竹,总算有了柳伊人的消息,现在只要找到林竹的家就能找到柳伊人了。江君谋划着追求柳伊人的下一步作战方案。等,今晚一定要见到余跃龙门,叫他请东方靓帮着打听林竹的住址。有了新的目的地,江君决定转移战场寻找柳伊人。

就在江君眼巴巴等着余跃龙门的时候,余跃龙门正在春秋大酒店眼巴巴等着广告客户的大驾光临。

余跃龙门没有辜负雷震天的殷切期望,跟父亲余望天说了广告任务的事。余望天二话没说给一手遮地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吴迪打了电话。

吴迪连续在清源开发了两个楼盘,赚得盆满钵满,第三个楼盘正在办理相关手续。余望天请吴迪帮助儿子余跃龙门完成广告任务,吴迪自是分外惊喜,这样的关系巴结都巴结不到。他跟余望天说:市长的事吴某定当不折不扣完成,你尽管叫余公子跟我联系好了。

余跃龙门跟吴迪联系,吴迪问需要多少广告费,余跃龙门说不多,一年两百万。吴迪听了心里一震,这胃口也太大了,嘴上却说:两百万的事余公子你找我就行了,不需要动用余市长呀。

不找我爸你能吊我。得到吴迪的许诺,余跃龙门大喜过望,向雷震天汇报了情况。雷震天兴高采烈把余跃龙门抱在怀里大夸特夸了一通,立即跟分管广告的副台长水满溢报喜。水满溢兴奋不已,说赶紧请这尊大神吃饭,就安排在清源最好的酒店春秋大酒店。

电视台一行人早早到了春秋大酒店,边打牌边等候着吴迪。

清源有个风俗,叫做“饭前不扯蛋,等于没吃饭。”扯蛋是清源一种新兴的扑克牌游戏,结合了网上掼蛋、八十分、抠底等扑克牌玩法,更具有善变性、多维性、灵活性和战斗性。

几人打了一局牌,第二局刚开始,早有站在门口望风的来报:吴迪已经进了酒店。水满溢扔了手中的扑克牌,赶紧起身带着众人前往楼梯口迎接。双方见面,握手寒叙,水满溢闪开身子,伸手请吴迪先行。

吴迪笑问:“哪位是余公子呀?”

水满溢连忙把余跃龙门拉到吴迪跟前,介绍道:“他就是我们台新起之秀著名的余跃龙门余记者。”

余跃龙门客客气气地跟吴迪鞠了一躬:“吴总好,谢谢您百忙之中大驾光临。”

吴迪伸手搭在余跃龙门的肩上,笑道:“余公子不必客气,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叔叔讲,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是合作关系了。”

此话既出,众人开心。余跃龙门客气地说道:“我一定为吴叔叔做好服务工作。”

“余公子,不能这样讲,我们是合作共赢,水台,你说是不是?”吴迪缩回搭在余跃龙门肩膀上的手,转脸看着水满溢。

“对对,吴总大家风范,深谋远虑,跟我们电视台进行深度合作,我相信一手遮地楼盘不仅会大卖大火,一房难求,而且一定会让清源地界上的其它房地产望风而逃,全成烂尾。”水满溢信口开河,天雷滚滚。天生吹牛不上税,开发商都一个德行,总是希望自己楼盘大卖,别家楼盘烂尾。

来到餐厅,众人客气一番按主宾就位。

吴迪惊讶地问:“就这些人?”

水满溢不解其意,笑道:“我们的人全到齐了,吴总还有什么人没到?”

吴迪摇摇头,面无表情地说:“没有。”他心里那个气呀,都说男女搭配喝酒不累,你特么电视台做什么鸟事,有的是美女一个不带来,一帮大男人在这里喝什么酒。

水满溢不清楚吴迪的心思,见人员坐定招呼服务员斟酒,服务员开了白酒,刚要朝吴迪面前的壶里斟酒,吴迪用手拦住了酒瓶,指着桌子说:“你把酒先放在那里。”

服务员不知道客人何意,疑惑地把酒瓶放在桌上。

“你把那瓶红酒也开了。”吴迪指着桌子中间的红酒命令道。

服务员问:“开一瓶还是两瓶?”

“都开了。”水满溢不知道吴迪为何好好地突然变脸,小声对服务员说,服务员把红酒开了。

“你再去拿几瓶啤酒来。”吴迪吩咐服务员。

服务员看看水满溢。水满溢说:“赶紧去拿,赶紧去拿。”

服务员打电话叫吧台送一箱啤酒上来。啤酒到了,服务员开了两瓶放在桌上,所有人都不知道吴迪什么意思,各自在心里揣测着,满脸的严肃。

水满溢笑着问吴迪:“吴总,您喝什么酒请随意,是不是我们现在开始?”

吴迪问:“这次广告业务你们电视台谁具体负责啊?”

“余记者。”水满溢笑容满面地答道。

“余公子是记者懂什么广告业务,我看台长可以指定一个懂行的人专门负责联系对接。”吴迪建议道。

“那就叫我们广告中心的庞然庞总监具体负责这个事。”水满溢指着庞然说道。

庞然站起来跟大家打招呼:“各位领导好,吴总您好,我是广告中心的庞然,请多多关照。”

吴迪扫了庞然一眼,慢悠悠地说:“庞总监?既然水台长让你负责我们的广告业务,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要精诚合作呀。”

庞然不知道“精诚合作”是个坑,连忙应答:“当然,当然。”

“很好,我们跟合作单位都有一个默契,要想把事情办好必须先表表态。”吴迪看看桌上的酒说。

客户就是上帝,表态也就是上嘴唇碰下嘴唇的事,谁还不会。庞然笑道:“需要怎么表态,请吴总尽管吩咐。”

所有人把目光都投向吴迪,等着他开口说出“表态”方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