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紧急刹车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3312字
  • 2020-11-02 10:52:24

江君连着几天给柳伊人家里打电话都没人接听,打她手机都是关机。当他再次去清源别墅时,用一包香烟从保安嘴里买到一个信息:柳老师夫妻已经离婚。

这么快就离婚了?一定是因为白沉雁。这个该死的狐狸精,到那儿那儿不得安宁。江君在心里骂着白沉雁。

“师傅,我想去看看柳老师。”江君跟保安商量着想进别墅。

保安摇摇头:“柳老师都几天没回来了,中介这两天还带人来看过她家的房子,好像她家要卖房子。”

卖房子?她住到哪里?江君头脑发炸:“你知道她搬哪儿去住吗?”

“人家美女搬到哪儿能告诉我们看门的?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田总跟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住在86号别墅。”

86号别墅?到底是田昱皇,狡兔两窟呀。江君心里的谜团终于解开。他知道,保安嘴里说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是白沉雁

江君心情复杂,为柳伊人感到伤心的同时,也有几分暗喜。她的离婚跟我没有关系,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追求她了。

冷静下来,江君不得不掂量自己在柳伊人心中的地位。自己跟田昱皇相比,经济实力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上。哪里是级别的关系,是一天一地呀。柳伊人这种豪门阔太如何看待他这个只有爱心其它一无所有的屌丝?

江君在清源别墅附近转悠,心怀侥幸等着柳伊人会突然出现,一连几天都没见到她的影子,倒是经常看见田昱皇带着白沉雁开着车进出别墅,江君恨不得捡起石块砸向他们。

这对狗男女现在称心如意了,把幸福建立在女神的痛苦之上,你们缺不缺德呀!我看你们也就是萍水之乐不会长久。

这天,江君正在清源别墅附近转悠,林竹给他来了电话,江君迟疑着接了电话。

林竹笑着说:“在哪儿呢,出来坐坐呀。”

从声音里江君都能感觉到林竹心情不错,但是他害怕跟林竹见面,每次见面总感到尴尬:“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请你出来坐坐啦。”林竹语气里是满满的温柔,听了叫人想入非非。

“哎呀,我都忙死了,谢谢你呀,改日我请你喝咖啡。”江君不吃这一套,找借口推脱。

“不嘛不嘛,我现在就要看到你,有重要的事告诉你呢。”林竹开始撒娇,撒娇的语气足以让其他男人心软。

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无非是“看到你我就开心”之类的爱的暗示。江君知道不答应跟林竹见面,她肯定会没完没了纠缠下去,正好这几天自己既无聊又苦闷,他推让了一番后还是答应跟林竹见面:“好吧,你看去哪里?”

“桃花岛附近刚开了家星巴克,我们就去那儿吧。”林竹显然早有主张脱口而出。

你倒是会选地方,咱哥们还盼着快点上班拿工资呢,星巴克这种地方咱消费不起呀。江君无奈地哭穷道:“我离那儿太远,打的去一杯咖啡的钱就没了,要不换个地方?”

“这个咖啡馆刚开的,我想去看看嘛,你就行行好陪我去坐坐吧,你在哪儿,我开车去接你。”林竹娇滴滴地央求道。

开车接我?牛逼呀,刚毕业就开上车了。江君再没理由拒绝林竹:“我在清源山附近,你到我们学校门口接我吧。”

“好嘞,等我呀,我马上过去。”林竹爽快地答应了。

江君去了清源艺校,在校门口没一会儿,林竹开着一辆mini到了,伸出头喊江君上车。江君来到车的另一侧抬腿跨了进去。音响里正放着“你的一切我都好奇像秘密,安全带系好带你去旅行,穿过风和雨,我想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江君上车后,林竹把音响调小了点,成为两人说话的背景音乐。

“怎么?上班啦?”林竹关心地问。

“没呢。”江君随嘴应答着,心里想着林竹这车的事。莫非她也傍上大款了,还找我干嘛?向我炫耀示威吗?

“那你积极呀,没开学就跑来上班,想当优秀教师拿奖金啊。”林竹取笑道。见到了人,她没有了电话里的温柔和嗲气。

开个宝马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吗?现在女孩子一个比一个厉害,只要愿意,不愁吃穿戴,还有宝马开,怪不得有女人公开叫嚣“宁在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后笑”。我特么喝一杯星巴克都胆颤心惊,哪供得起宝马女?江君开始后悔跟林竹见面了,话里带着刺儿:“不积极怎么办?我是男人,又没富婆养着给我买宝马。”

这话讽刺的意味也太浓了,明显是冲着我来的。林竹立马拉长了脸,生气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开宝马就是被人包养啦?告诉你,这车是我妈给我买的。”

刚毕业你妈就给你买宝马,又是一个富家千金,怪不得一天到晚吊得很呢。“你生什么气呀,我可没说你噢,我在后悔自己不是女儿身,跟你开宝马没有半毛钱关系。”江君把林竹惹气了,心里舒畅了许多。你最好现在就把我撵下车,省得过一会儿我想着怎么躲单。

“你就是指桑骂槐,我能不知道你那小心眼?不过今天本姑娘高兴,放你一马,你不要在我跟前哭穷,今天我请客。”林竹豪气十足。

这是公然瞧不起我呀,人穷志不短,两杯咖啡的钱我身上还有。江君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钱,心疼地说:“哪能叫女孩子请客,不就两杯咖啡嘛,要不了人命。”

“算了,算了,你就不要在我前面装大尾巴狼了,你有几斤几两我不知道呀。”林竹嘲笑着江君。

看看,还是瞧不起我呀。江君故作强硬地说:“几斤几两也能喝得起两杯咖啡,今天必须我请客,不然你就停车,放我走人。”

“好好好,给你个面子,就你请。我告诉你个事,白沉雁又作怪了。”林竹露出十分不屑的神情。

提到白沉雁,江君机警起来,说不定能从林竹嘴里得到柳伊人的线索呢:“白沉雁怎么啦?”

“她呀,摽上了我们市的传媒大亨,硬生生把人家好好的家拆散了。”林竹怒道。

江君惊讶地问:“你也知道白沉雁跟昱皇传媒老总的事了?”没几天就弄得满城风雨,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怎么叫我也知道?我妈跟田昱皇的老婆柳阿姨是闺蜜,现在她就住在我家呢,他们的事我能不知道?”林竹因为掌握着第一手资讯,语气、神情都十分得意。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江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兴奋起来:“你说的柳阿姨是不是叫柳伊人,我们学校的柳老师?”

“是呀,柳阿姨是田昱皇的夫人,准确地说应该叫前妻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你们学校的老师了。”

“怎么啦?怎么现在不是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江君不知道柳伊人已经辞职,焦急地问。

“柳阿姨刚辞职,本来想做一个全职太太,好好在家养胎生孩子的,没想到白沉雁横插一腿,现在可惨了,她已经跟田昱皇离婚,大house也卖了。”林竹满脸悲天悯人的神情。

辞职?养胎生孩子?江君有点蒙圈:“你说的是真是假呀?”

看见江君焦虑的神态,林竹感到奇怪:“哎哎哎,我怎么觉得你挺关心她,为她着急呢,你们认识吗?”

我和她算不算认识呢?既要从林竹嘴里得到柳伊人的有用信息,又不能告诉她自己正想着柳伊人的心思,看样只有坐下来喝着咖啡慢慢对付林竹了。嘿,我口袋里可怜的钱呀,马上又要拜拜喽。江君脑子快速转动着:“说认识也认识,说不认识也不认识。怎么说呢,我和你柳阿姨在学校见过一面,觉得她不仅漂亮优雅,还大有民国才女的范儿,所以……所以……”

林竹听后很是气恼,猛打一把方向把车子拐到路边,一脚踩下去,车子发出刺耳的声音停了下来。江君猝不及防,差点一头撞到挡风玻璃上,两手撑住挡风玻璃,心里怦怦乱跳。

林竹盯着江君怒道:“所以就动心了,是不是?”

江君心有余悸地发着火:“你怎么开车的?想谋财害命呀!”

林竹哪管谋财害命的事,冲着江君喊道:“你告诉我,你结结巴巴所以所以的,所以什么呢?”

江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林竹前面赞美其他女人犯了大忌,故作镇静地说:“我也不知道所以什么,你发这么大火,怎么啦?我哪里得罪你了?”

“漂亮优雅,还大有民国才女范儿?还有什么溢美之词你都给我说出来,柳伊人跟你什么关系?犯得着你这么为她着急?我们认识这么久,我可怜巴巴地团着你转,怎么从来没听你赞美过我一句呢?”林竹郁闷、憋屈、伤心,像一个已经点燃了的火线,冒着火星“哧哧”地向炸点靠近。

这醋吃得真有些大发了。江君不能看着林竹爆炸,赶紧泼水灭火:“我没说什么呀,只是说说我对柳伊人的初步印象。你这么善良美丽,不用夸都羞花闭月,你看看,这路上的女孩子哪个敢跟你站一起,哪不是猪八戒照镜子自找难看嘛。”

既然我这么好,你怎么对我就一点无动于衷?林竹知道江君是在恭维自己,仍然十分很开心,“噗嗤”笑了出来,伸手按下车门锁。看你再往哪里逃?今天你不给我个明确答复,哪里都不要想去!

“江君,我认真慎重地问你,你知不知道我爱你?你今天跟我把话说清楚。真受不了你。”林竹终于把憋了许久的心里话说了出来,顿时感到痛快舒畅了许多。在说最后一句话时,林竹的音量陡然低了八度,充满着羞涩和柔情蜜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