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无巧不书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2645字
  • 2020-11-02 10:52:23

林竹见母亲焦躁不安,关切地问:“妈,看你脸都气得变形了,怎么啦?”

文印叹了口气,坐回椅子里,说道:“还能怎么啦,遇到混蛋了呗。”

林竹来了精神,站在文印的边上,兴奋地说:“遇到什么混蛋了,要不要我去收拾他?”

文印见女儿一副旁观者不怕事大的样子,指着她说:“柳阿姨他们夫妻之间的事,你去收拾谁呀?”

“是不是田总欺负柳阿姨了?如果田总有外遇,我连小三一起收拾了。”林竹已经猜到了大半。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母女俩脾气性格差不多。

“老田跟别的女人搞到一起了,被我们堵在床上,那个女人一点不知害羞,还特别张狂,气死我了。”文印说着话,“啪嗒”打着手中的打火机,点燃含在嘴里的香烟,猛吸一口,吐出一片青烟。

“什么人这么厉害,能把老妈你都气成这样?”林竹打趣着问。在林竹的心里,妈妈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还没有谁可以欺负到她。

“电视台的一个什么人,姓白,蛮漂亮的,年纪轻轻不知怎么就做出这种下贱事来?”文印愤怒地说。

“电视台的姓白?是不是叫白沉雁呀?”林竹惊讶地问。

“白沉雁?”文印努力回想着纸条上的名字:“对对,就叫白沉雁,长的白白净净的,跟你差不多高,你认识这个人?”

“她跟我一届,是我们校友,学播音主持的,刚分到电视台做主持人没几天。”林竹向妈妈介绍着白沉雁的情况。

“真假的?她是你们大学同学?”文印感到惊讶。

“她在学校就没安分过,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不清不楚的。不是有一首歌叫《白狐》嘛,同学们背后都叫她白狐。”林竹露出鄙视的神情。

“白狐?怪不得我看着就像个狐狸精呢,果真不假。现在年轻人怎么啦,看到人家有钱,连脸面都不顾,跟什么人都能上床。”

我可不是老妈说的那种年轻人。林竹纠正着妈妈的话:“哎,哎,老妈,你的打击面太大了,你只能说有的年轻人呀。”

“对对对,我们家竹竹不会做出这种事。这个白狐被我们赤条条堵在床上,索性喊着要嫁给田昱皇,你说气不气人吧!”文印吐出一个烟圈,用手抓住它,试图捏碎它。

“真假的?她光着身子被你们捉奸在床了?她是什么反应?”林竹来了兴趣。

“还真的假的?我能骗你吗?这个白狐狸被我一顿毛竹片烧肉,打得皮开肉绽,血珠子直冒。”文印炫耀时才感到心里痛快。

过瘾,太过瘾了,你白沉雁也有今天,还落在我老妈手里。林竹幸灾乐祸地说:“打得好,打得好,她喊没喊疼呀?”

“这个东西真是尽打,一声没吭,喊了几声老公救命。没在哪里就喊人家的男人叫老公,你说还要不要脸?”文印忿忿地说。

“嘿,柳阿姨遇到白沉雁算是倒八辈子霉了,老妈,你赶紧劝柳阿姨跟田总离了吧,这个白沉雁心狠手辣,不会让他们安生的。”林竹对白沉雁还是了解的,她担心起柳伊人来。

“我就不信了,狐狸精跟鬼似的都见不了光,能有多厉害?”

“听同学说,她已经拆散好几个家庭了,有个老板没有答应她的什么要求,被她告了个强奸弄进去了。”同学之间把白沉雁传得神乎其神,就像是妲己现世。林竹不用去考证也相信这些是真的。

“活该,连她都应该进去。”文印咬牙切齿地说,转念想到女儿的个人问题,说:“竹竹,妈正好问你,你个人的事怎么说的?有没有中意的人呀?”

林竹叹口气,有些伤感地说道:“我爱着他,他却爱着别人,遇到这种情况你说我怎么办吧?”

文印一听就着急起来,连忙说:“怎么办?赶紧打住,这种一厢情愿的事没有好结果。”

“现在有多少两情相悦的呀,我爱上一个人已经不容易,你再叫他也爱着我,这不是扯谈嘛,只有慢慢感化他,说不定他回心转意就服了我。”林竹眼里冒出希望、热烈的火花。

这不就是单相思嘛,说得那么复杂。人家不理会你,肯定是没看上你,还感化?感化要是有用,人间就不会出现那么多悲欢离合了。

文印忧心忡忡地说:“竹竹,你可不要犯傻呀,爱情是两厢情愿的事,你光剃头挑子一头热,两人是合不到一起的。找对象一定要小心谨慎,一定要找个爱你的人,不要走妈妈的老路。”

再强悍的女人都怕对你无所谓的男人。当初,文印追着前夫,前夫一心放在外面,根本不把她当回事儿。

“关键是老林没文化,没文化太可怕。”林竹知道父母的恩怨,实在瞧不起父亲的浪荡和放纵,懒得叫他爸爸。

“文化跟人品关系不大,你爸也是大学生,老田也是老大学生,还是搞文化传媒的呢,一天到晚人模狗样的,不是照样不学好。白狐狸也算有文化吧,天天坐在电视上人五人六的,观众能知道她背地里干着这么龌龊的事吗?”提到文化,让文印感到文化就是有些人用来欺世盗名的华丽外衣。

林竹开心地戏谑道:“好好好,您说得对,我坚决执行您的指示,给您找个没文化的女婿,让他乖乖地听我们差谴,天天被我们虐待。”

“不行,你至少得找个大学生,没上大学的免谈,你跟妈说说,你看中的小伙子是什么样的人?”文印关心女儿单恋着的那个人。

“我都被你弄糊涂了,一会儿看不起文化人,一会儿要我找大学生,你到底要我找什么样的人呀?”林竹迷茫地望着母亲。

文印也被自己绕糊涂了,想了片刻说:“你自己就是大学生,至少要找个大学生吧,要真有文化的那种大学生,不要那种有文凭没文化的大学生。我刚才问你,你看中的是什么样的人,快跟妈妈说说。”

“他呀,是我高中同学,也是京中艺术学院的,刚分到柳阿姨他们艺校做老师。”提到江君,林竹神采满面,一看就是痴情投入的那种傻女孩。

刚分到艺校做老师?文印想起柳伊人跟她说起的“神经病”,不禁警觉起来:“这个同学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样?”

“叫江君,很帅很吊的那种。嘿,人家都不理我,您关心这么多有什么用呀。”林竹的表情从得意到失意转换得很快。

将军?还士兵呢?文印预感到女儿爱的就是柳伊人说的“神经病”,心里不免紧张起来。一定要阻止女儿继续追求这个“将军”。她说:“既然人家都没那个意思,你就不要再花时间了,耽误时间浪费感情不说,到最后受伤害的还是你。”

林竹哪听得进妈妈的话,灵机一动,满怀希望地看着文印说:“哎,妈,我突然想起来了,江君跟柳阿姨在同一个学校,你让柳阿姨找机会在江君跟前多说说我的好话,把我夸成一枝花,一枝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温柔贤惠的女人花,说不定他心一软就爱上我了。”

你还不够漂亮吗?人家没看上你恐怕就是因为你不够温柔。

文印担忧起来。这不要命嘛,这个叫江君的人已经对你柳阿姨动了心思,他怎么会把心移到你身上?

文印心疼地看着林竹,不忍伤了她的心,冷着脸说道:“等我哪天见过这个‘将军’再说吧,但是我必须提醒你,爱情不是光有单相思就能成的,更不可能靠别人撮合。”

不靠别人撮合就不用开相亲会了。

林竹听母亲如此说,本来兴奋的心情突然降到冰点,变得十分沮丧,不想再多说什么。

她相信,只要自己锲而不舍,做足功课,一定能拿下江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