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离家出走

  • 伊人助君上青云
  • 悠忧剑
  • 2467字
  • 2020-11-02 10:52:23

柳伊人的双脚像灌了铅跌跌撞撞往回走,边走边伤心地抽泣着。

她做梦都没想到,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男人在自己怀孕期间出轨,被堵在床上竟然没有一丝的惭愧和内疚,更可恶的是不惜用身体护着狐狸精。

文印扶着柳伊人,不断安慰道:“伊人,想开点,为这种人不值得伤心,不要哭坏了身体,你肚子里还有孩子。”

柳伊人绝望地说:“哭坏了才好,现在要孩子还有什么意义?”

“犯不着拿身体跟他们赌气,气坏了身体还是自己受罪,我们先回家,有什么事好好商量后再说。”看到柳伊人伤心欲绝的样子,文印不断劝慰着她。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自己做了这么多年小三都是忍声吞气默默承受,还从来不敢这么肆无忌惮,这个狐狸精要有多厚的脸皮、多大的心理承受力才能如此狂妄嚣张。

文印彻底服了小三界的后起之秀,究竟是谁给她们的勇气?

想到此,再看见柳伊人伤心欲绝的样子,文印竟隐隐地后悔起自己跟余望天的关系。

是呀,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天下有的是男人,自己为什么非要插足有家庭的男人,难道权力和金钱真得就可以让一个女人放下自尊,抛弃做人的原则和底线?

两人回到家中,柳伊人趴在沙发上继续抽泣着。

文印在旁边劝道:“伊人,为这样的渣男没必要伤心,我们想想下面怎么办吧。”

柳伊人趴在沙发上头都没抬,气恼又绝望地说道:“还能怎么办?离婚,我要坚决马上跟田昱皇离婚。”

“离婚这种事说说简单,你肚里有孩子,而且昱皇传媒这么大产业,怎么好说离婚就离婚?”文印已经冷静下来。

“明天就去把孩子打掉,他的资产我一分都不要。”尽快、果断、彻底离开田昱皇,一切对柳伊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孩子可以不要,资产不能不要,毕竟是你家的产业,如果田老狗跟狐狸精走到一起,也太便宜他们了,你以为这个狐狸精年纪轻轻看中的是老田呀,还不是冲着你家钱来的,你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属于你的财产。”文印开导着柳伊人。

“他公司的情况我一无所知,怎么要?”柳伊人从来没有关心过昱皇传媒的财务情况。

“伊人,你也太傻了,跟他结婚几年都不知道他公司的情况?”文印吃惊地问。

“田昱皇比我大这么多,又那么疼我,我怎么会关心这些?再说,公司在我们结婚前就有了,跟我有多大关系呀。”

“嘿,你也太善良了,善良得变成傻瓜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早提醒你要防着点,你就是不听,男人呀就没一个好东西。”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只怪我太信任他了。”柳伊人一直生活在田昱皇的宠爱中,根本没有过问过他的任何事情。

“离婚可以,你一定要记住姐的话,孩子一定不能要,资产一分不能少。”文印强调道。

“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我头疼。”柳伊人感到心慌头疼,有种要呕吐的感觉,连着干咳起来。

文印起身到了一杯水递给柳伊人,拍着她的后背。

柳伊人情况稍好些,文印扶起柳伊人上了二楼,让她先息息等天亮再作谋划。

柳伊人进了卧室,还没坐到床上,眼前出现的全是跟田昱皇快乐的情景,一阵头晕目眩,身体摇晃了几下,面部现出极为痛苦的表情。

文印见了,连忙扶住柳伊人,甚是心疼地问:“伊人,伊人,怎么啦?”

柳伊人把手在空中挥了一圈:“我不想看到这个床、这个椅子、这个照片,这里的一切,恶心。”

文印明白了柳伊人的心思:“那你去我家住几天吧。”

“印姐,替我把那个照片拿下来。”柳伊人指着墙上的结婚照说。

她觉得田昱皇笑里透着冷漠,是那么的虚伪。

文印犹豫了下,脱了鞋子跨上床,把床头的结婚照取了下来,竖在墙边。

柳伊人走过去,一脚踢翻了结婚照,然后用脚在田昱皇的脸上踩揉了几下。

等柳伊人把脚移开时,田昱皇的脸已经花了,笑容散去,留下了狼狈一片。

柳伊人似乎出了气:“走,印姐,帮我收拾衣服。”

文印点点头,扶着柳伊人去了衣帽间。

柳伊人拉出行李箱,文印让她在旁边息着,开始麻利地收拾衣服,一会儿就装满一箱。

文印拉着行李箱,搀着柳伊人去了车库,她要过柳伊人手中的车钥匙,让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把车倒出车库,朝大门口驶去。

路过进山的路口,柳伊人下意识朝两边张望了一下,她好像在看白天那个叫江君的还在不在,文印见了也不多话。

夜色昏暗,清源城进入梦乡,一片静谧。

林竹躺在椅上,脑袋上卡着耳机,摇头晃脑地浸醉在音乐中。文印和柳伊人进门都没能打搅到她。

文印靠近林竹,连喊了两声:“竹竹,竹竹。”

林竹抬头看见妈妈和柳伊人,大吃一惊,拿下耳机,惊讶地问:“妈妈,你们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今晚跟柳阿姨一起住的吗?”

文印说:“有些特殊情况,柳阿姨最近都在我们家住,你去把客房收拾一下。”

林竹听说柳伊人住自己家很是开心,看到柳伊人脸色苍白,笑容也是十分勉强,知道她遇到麻烦事了,又不便仔细打听,连忙放下手中的耳机去整理客房,整理好后出来跟文印和柳伊人说:“妈,阿姨,我把房间收拾好了,阿姨,您去休息吧。”

柳伊人点点头,道了声“谢谢”,起身去了客房。文印跟在柳伊人的身边,说:“我这里没有你家大,你就委屈点,有什么需要跟我说。”

“我们姐妹客气什么,谢谢姐姐今晚为我出手。”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今晚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喊我,我卧室门开着,不管什么事明天再说。”

陪着柳伊人说了几句闲话,文印跟柳伊人打了招呼,出了客房回到自己的卧室,从化妆台上拿了根烟含在嘴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

柳伊人怯弱伤心的神情和白沉雁嚣张狂妄的样子交叠在文印的脑子里,坐了一会儿,她气恼地起身在房间里转悠起来。

柳伊人躺在床上,虽然感到全身疲劳,却怎么也无法入眠。

跟田昱皇结婚四年多,柳伊人虽然有时脑中会冒出周舟的影子,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田昱皇爱的滋润,她已经逐渐适应了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生活。

把田峰送去美国读书,柳伊人怀上孩子,本以为可以安安静静享受生活,不曾想田昱皇却生出这样的风流事。离婚,是气愤至极没有经过大脑过滤的随口之言,当静下心来,柳伊人不得不认真考虑跟田昱皇婚姻的走向。

离婚,赢得了尊严却失去了富足,不离婚,拥有了富足却失去了尊严。

在尊严和富足之间,柳伊人宁愿尊严地流浪,也不情愿苟且地跪舔。

当想通了这些,柳伊人的心才踏实下来,渐渐进入梦乡。

豪门有风险,踏入需谨慎。

当一个女人希望踏入豪门时,你拿什么砝码压住天平另一端的财富和财富拥有者的骄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