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问米
  • 问米
  • 夏洛书
  • 2538字
  • 2020-11-02 10:28:26

姥姥是十里八乡出了名儿的米婆婆,只要是家里出事儿,十里八乡的乡亲,大多都会来找姥姥问米。

姥姥之所以出名,一方面是因为她问得准。小到小儿夜啼,大到家宅不宁,她统统都能解决!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的脾气比较古怪,经常把客人给轰出去!

以她的话说,那些客人都是心术不正之辈,帮他们问米,会折功德损阳寿。

她是这么说,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但她疼我却是真的,从小到大,从来没让我受过一丁点儿的委屈。

但凡有人欺负我,姥姥当晚就会钻进她那问米的屋子,第二天欺负我的人家,一准儿备足了礼跪到家门口来求饶!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从小到大都只有隔壁春妮儿这么一个朋友,其他小孩儿,不是绕着我走,就是在跟我玩儿的时候被家里的大人提溜着棍子给赶了回去。

久而久之的,我也就成了小伙伴们眼里的异类。但春妮儿不同,虽然她爹娘也不让她跟我玩儿,但她仍是会瞒着她爹娘跟我上山掏鸟下河摸鱼。

以她的话说是,她觉着我不是坏人,至少不像其他人那样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只要我将来有出息,就算她爹娘反对,她也会一直跟着我。

就因为这,从小到大只要有人敢欺负她,就算对方是天王老子,我都会帮她打回来!

然而,就在前些天,春妮儿她们学校组织郊游,十多个半大不小的娃儿,就这么消失在了村子后山的树林子里头,就连带队的老师都没能幸免!

后来警察来了,组织村民搜山,才在后山那个被我们当地人称之为阎罗洞的洞口找到了众人遗留下的包裹。

那洞说来可就话长了,老一辈人,管那叫石沉溪洞,据传从来就没有人能走到底。

后来好些胆儿肥的人,想进里边儿找当年鬼子留下的东西换些钱,进去以后就没再出来,这名字,这么才变成了阎罗洞。

在看到那些包裹后,村儿里的人就开始唉声叹气了起来,我的心,也一下子揪得紧紧的。

后来警察来了好几拨,说是当时可能是大家在山洞里躲雨,出于好奇才开始往里走,最后可能是掉进了岩洞或者地下河。

总之他们已经在这儿折腾了三四天了,能想的辙都想了,就连潜水衣都弄来了,就是没能找着一缕头发!

春妮儿这一失踪,我这人就跟丢了魂儿似的,想找个人说说话都找不着!警察一来,我就六神无主的跟着往后山跑。

终于,今天总算是有了些收获,他们从洞里带回来了本笔记本儿,里头记载的内容,刚好就是他们失踪那天的事情,而且那笔记本儿上,还有些许血迹!

一看到那笔记本儿,我整个人立马就从头凉到了脚!

那是春妮儿的东西,除了我,她从来不给别人看,也从来不会离了身!现在东西在这儿,她却不见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晚上,直到姥姥叫我吃饭,我才回过了神来。

匆匆扒了几口饭,我就钻进了自己屋用被子把自己给蒙了起来。现在春妮儿没了,就只有姥姥一个人疼我了,我不想让她听到我哭,不想再让她再为我操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在梦里,我梦到春妮儿一身是血的站在我面前哭,说自己冷,说自己疼。

经不住难过,我从梦里又哭醒了过来!

我刚一醒,就听到姥姥从问米屋子里走出来的声音。

一听到那声音,我立马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一骨碌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姥姥曾经说过,替人问米,那是在积阴德,但自己问事儿,就会损阳寿。我从小和姥姥相依为命,舍不得让她为了我的事儿问米,但我可以自己问呀!

虽然姥姥从来不准我问问米的事情,但从小的耳闻目染,我也学了个七七八八不是?

心里想定,我当即就躺回了床上,开始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姥姥的房里传来了轻微的鼾声,我当即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之后猫手猫脚的偷偷溜进了姥姥问米的屋子里。

春妮儿是跟我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她的生辰八字我自然知道,我手上的红绳儿原本就是她的,所以她的东西我也算是有。

在一张黄纸上写上春妮儿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又把手上的红绳儿取下来包在黄纸里,把黄纸折成一个三角形埋在贡桌上的一个米碗里头后,我就开始张罗起了其他东西。

请神请鬼都要先烧香,香一起则神明来,姥姥之前带我上坟经常这样说。

点好了香对着大门口拜了三拜,我这才一边碎碎念着一边转头开始叩拜起神龛上的城隍爷。

“今遇难事,有求神明,还望城隍,给以点明。春妮小女,下落不明,若不得踪,恐死难瞑。过往孤魂,来去神灵,还望乞怜,引来吾聆。”

其实问米也不是什么难事,想见死者的,就照着这念,只要把中间的名字和概括改掉就行。如果是想问已故人其他事,则是把中间那段改成想问的事就行了。

在念完这段后,我就把香插进了米碗里,之后再从供桌上把米碗双手捧着放到屋子中央桌子的正中心,竖着插进去一双筷子后,我就学着姥姥的样子,把神龛上的黑布取了过来盖在了自己头上,开始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以往偷偷看姥姥问米,在做完这一切后不久,姥姥的声音就会变成其他人的声音开始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把那些人的魂儿给请到了身上。

虽然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但我却一丁点儿也没觉着怕,就一心想快着点儿见着春妮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微风吹得我头上的黑巾稍微动了动,接着,我就感觉到好像有人站到了我的身后,但透过头上黑布的下缘望去,我却又没见着地上有影子。

虽然很想揭开头上的黑布看看是不是春妮儿来了,但我怕惊着她,又强行把已经抬起了的手给压了回去。

“赵冲,我好冷,我好疼!这里好黑,我好怕!你快来救救我啊!”

一听到春妮儿的声音,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就涌了出来。

“春妮儿,你在哪儿?你告诉我,不管是生是死,我一定把你找回来!”

“我就在阎罗洞里,你只要……”

春妮儿的话还没说完,屋子的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就是姥姥的喝骂声!

“哪里来的孽畜?竟敢到老太婆我的地方来撒野?还不快给我滚?”

话音一落,什么东西就从我身旁呼啸而过,“笃”的一声直接插在了我身后的木梁上边儿。与此同时,什么东西也飞快的朝着窗户的方向窜了过去!

等到我摘下头巾的时候,就只看到一个黑影从窗户跳了出去,以及一把砍在了木梁上的菜刀!

还没等我回过味儿来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姥姥已经上前来捏住了我的耳朵。

“你个小兔崽子,你是虎还是咋?不让你碰不让你碰你还偏碰!春妮儿出了事儿,她爹娘难道还没你急?我为什么迟迟不给他们问米?就算春妮儿真死了,没过头七,她的魂儿你招得回来吗?看把你给能耐的!要不是我起夜听到这边有动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听这话我登时就懵了。

没过头七就招不回来?那我刚才招来的是个啥?我明明听到了春妮儿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