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半曲殇 人断肠(一)
  • 药谷神医
  • 火蚂蚁
  • 2608字
  • 2014-07-30 16:53:32

早春时节,凝神谷内植物吐着新叶,阳光似乎根本不起作用,谷内依旧一片清冷。

“爹爹,你看,我将这毒淬于琴弦之上,抚琴之时触到,半曲的时间就可以要了人的性命。”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正抱着筝琴向面前的大人解释。

“凝神谷是为人医病的地方,你怎么做出这样歹毒的东西?”

“爹爹~医者父母心,我自然不会拿这些随便害人啊,可我们又不修炼武功,手无缚鸡之力,也该有些东西拿来自保啊。”

“谷内左右护法武艺高强,还怕无法自保么?再说若那人不会抚琴,你这毒又有什么用呢?若真想要自保,藏书楼内也是有些武功,阵法的书卷可供练习,莫要再做这种东西了。”

“也对,我再去将毒改进改进,”女孩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没想到,我们的藏书楼内也会有武学的秘籍啊。”

男人看着女孩远远跑开的背影,满是宠溺的摇了摇头。

神医一脉世代居住在凝神谷,谷内之人都擅长医术,极少有人习武,除去两位护法武力高强之外,其余的人几乎都无力自保。

神医所收弟子又十分少,但好在神医世代行善,有恩于江湖上许多的人,由古至今也未有人来凝神谷内生事。

虽没有武功,但神医十分热衷于研究各种阵法,谷内各种珍贵的药草都被这样保护起来,藏书楼更不例外,谷内也只有庄伯,两位护法和谷主们能找到它的位置。

“少谷主!”老人匆匆跑入藏书楼,打破了其中的宁静。

“庄伯?什么事情这么慌张?”书架前的女孩疑惑的放下手中的书卷,走到老者面前。

“少谷主,六大家族的人来抢夺灵草,谷主命老奴与两位护法来护您周全。”庄伯说着不禁老泪纵横,“也不知……谷内现在如何了……”

“护法呢?”女孩急急问道。“在楼外。”庄伯的话音一落,女孩便冲了出去,庄伯和两位蒙面护法紧紧跟着,出了藏书楼的阵法。

只见一路上横尸无数,血流成河,凝神殿内更是惨不忍睹,殿内的地板上全部是尸体,竟无处落脚。大殿正中的椅子上正是自己最熟悉的父亲。此时,已血肉模糊,不成人形。

女孩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已经迟了,把谷里收拾一下,都拖到樱花林下葬了吧。”庄伯三人看到这番景象也是充满震惊,女孩深深叹息一声,转头又向藏书楼走去。

夕阳西下,橙红色的阳光照在凝神谷内,映着地上的鲜血显得分外诡异。

藏书楼内,女孩席地而坐,月光冷冷的洒入窗内,映着女孩和身边两人的素衣,显得格外清冷。

“谷主,凝神谷内除了我们四人之外……无一幸免。”左边那丹凤眼的男子缓缓开口,语气中满是难以掩饰的哀伤。

女孩听罢长叹一口气,仰头望着冷冷的月亮:“有劳二位护法了。三日后,我便用阵法封了这凝神谷,可否劳烦两位护法在谷内守护,若三年内我仍未归,谷内的珍宝便赠与二位,大家去江湖上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

“谷主,我们二人的命都是凝神谷的,无论谷主要去哪里,我们必当生死相随。”女孩的话音刚落,两人便异口同声地说道,语气中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女孩只觉得心中一暖,忙起身向两人行了个大礼。“多谢二位护法,我必将为凝神谷内每位地址讨回公道的。”

两人赶忙将她扶起:“谷主言重了。快快起来,这般大礼让我们这两个做手下的怎么承受的起啊。”

这就注定今夜无眠,三人就这样在藏书楼内细细规划了一夜。

夜深,雨不停地下着,时不时出现的闪电照亮整个天空,叶府大门前倒着一个全身湿透的女子,衣服上还有点点血污,她靠着门框,敲着门,声音不大,不过还是惊动了管家。

于是,叶府上下在这半夜时分便忙碌了起来,雨一直下着,时而几个响雷似乎是老天在咆哮,叶府内大厅的灯亮起,佣人们忙着进进出出。

叶夫人和叶员外也匆匆来到大厅,看见抬进来的女孩,忙招呼人将她抬到客房去。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孩,擦去脸上的水污显得十分清秀。

叶夫人不禁欢喜,对身边的叶员外说:“老爷,你看这姑娘,长得这般清秀,长大些定是个大美人,衣服看上去也是大户人家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今日会落魄到这样。”

“夫人,咱们先去休息,将她交给下人照顾,若是想问些什么,等她醒来后再来看望也不迟啊。”员外开口道。叶夫人听后也觉得说的有理,便与叶员外一起,起身回屋。

第二天一大早,叶夫人早早便来到女子所在的客房,不知何时她已经醒了,睁眼看着屋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姑娘,你可醒了。”叶夫人来到床边坐下,女子见状连忙起身行礼,叶夫人忙扶住她。“姑娘身子还未好,不要多礼了。”

“谢夫人救命之恩。”女孩感激的看着叶夫人,“小女曲凝,昨夜逃难,万不得已才敲了夫人府上的门,多有得罪。”

“这点小事罢了,叶府是不会见死不救的,只是见姑娘像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怎么会落魄到如此地步呢?”叶夫人倒了杯水,递到曲凝手中。

“家父是个大夫,我们原本住在沐城的家业,举家迁往京城,想去京城开个更大的医馆,可不想在路上遇到了一伙劫匪,父亲将我推入路边的树林中,我才得以幸免于难,对了,我那包袱中留着银票和几样路上用的东西呢。”说到这儿,曲凝不禁四周寻找着自己的包袱。

“放心吧,姑娘,你的东西都给你留着呢,没人会动的,那你的父亲他们现在如何了呢?”叶夫人随口一问。

“都……死了。”曲凝想到这儿,不禁流下眼泪失声痛哭起来。

叶夫人见自己说错了话连忙安慰起来,又吩咐佣人熬了些安神汤,曲凝好不容易止住了泪:“夫人,多谢夫人的收留,明日待我身体好一些便要离开这里。”叶夫人一听,不由的觉得有些可惜,可也不便出言挽留。

次日清晨,曲凝将自己的包袱收拾好,来到大厅与叶员外、叶夫人告别,叶夫人满是慈爱的看着曲凝,似有些不舍。

“马车和平日里要用的衣服都准备了,我们夫妻多年了,膝下也无一儿半女,见了你便心中不由的喜欢。可也不便多留你,只希望以后有时间了也多来叶府看看我们。”

曲凝甚是感激,行了个大礼回应道:“一定会回来看望的,叶府的救命之恩曲凝会一直铭记于心。”

老两口扶起她,一直送到门口上了马车后,曲凝从马车车窗中探出头,依依不舍的向叶夫人挥着手。两位老人则一直目送着曲凝所做的马车越走越远。

凝神谷内。

“谷主就拜托你们了。”庄伯递上两把剑。

面前的年轻人接过剑,“放心吧,庄伯,凝神谷百年的基业不是外面那帮凡夫俗子说毁就能毁的。只是这几年就要辛苦庄伯了。”

“没有事的,谷内的一切足够我这一把老骨头在里面生活好几年了。”庄伯笑了笑故作轻松的说道。两个年轻人看着他苍老的身影,对视一眼后两人一起施展轻功向远处飞去。

从外面看那凝神谷变得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咱们兄弟俩就此别过,三日之后你去京城与谷主相会,后会有期。”飞了一段时间后,右护法转头对左护法说道。左护法双手抱拳,然后转身向京城的方向飞去,右护法也加快速度向前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