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复活
  • 无证指凶
  • 耳田裕
  • 2634字
  • 2022-01-13 11:37:40

第一章复活

(世界与内容完全虚构,情节过程不与现实挂钩。开挂侦探,所向披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叶子文啊叶子文,你说你能再蠢些吗?”一身廉价西装的男子低头向前走着,并且嘴里念念有词。“这么拙劣的骗术,你都上当!哎——”

叶子文从裤兜掏出杂牌智能机,打开VX看到余额那可怜的53.03,忍不住又一阵叹气——这是自己接下来两个星期的生活费。

“没关系叶子文,反正你都习惯了,每天只吃三个馒头的日子不是没有过。”叶子文依旧颓丧的低头向前走着,自言自语间试图使自己振作起来。

城市CBD林立的高楼气派而繁华,叶子文身边来往匆匆的行人同样西装革履,不同的是高昂和低廉的西装对比。

一双自己一个月工资的皮鞋进入视线,它与自己那失去光泽的皮鞋形成鲜明对比——成功与失败。

钱永远都是通过努力挣得的,想要不劳而获的,最后只能是梦醒钱飞。叶子文深得教训,梦醒的下场就是馒头咸菜度过开工资前的两个星期。

叶子文就这样颓废的走着,脑中的思绪不断,完全忽视了周遭......

一辆高档汽车飞驰着,车内焦急而爆粗口的司机不停按着喇叭,他不时的抬起手去看腕表,而后又拿起手机查看。飞驰的汽车几次与行人擦肩而过,即使如此,也毫不收敛。

叶子文低着头,随着人流向人行横道走去。绿灯,站在人行道上的叶子文迈出步子,他仍旧低着头。纯白的斑马线上是失去光泽的皮鞋,鲜亮与暗淡的对比,似乎自己早已不是那个刚进城时意气风发的小伙子。

滴滴滴!!

人群散去,那场面像是被驱赶的羊群,但有一个例外,他对此无动于衷。

呲!!

急刹!伴随着连续不断的鸣笛声,从远至近。叶子文不得不扭头去看发出这恐怖声响的源头,但——晚了。

碰!!!

“我叫叶子文,来自山城的25岁青年。我这25年人生,可以用两个字概括——普通。

我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爸妈都是工人,都在一个厂子上班。从记事起的玩伴都去上全市排名靠前的小学,我却只能去普通的垫底学校。感谢九年义务教育,在普通小学毕业的我,可以去读普通的中学。非常感谢做着普通工作的爸爸,初中被他打了三年,上了所非常普通的高中。我还要感谢应试教育,这个在我高中三年吐槽无数次的教育,使我离开大山里的小城市,来到这个繁华的一线都市。如若不是应试教育的公平,我这样普通的普通人,根本没能力离开大山里的那座小城。

家里的经济只能为我交学费,生活费只能勤工俭学。那时候总想着快点毕业赚钱,这样的大城市到处都是机会,我这个普通人要翻身!

可真正走上社会,这才发现原本的美好,只是自己的幻想。高昂且不稳定的出租房,刁难克扣工资的老板,表面背后两派的同事。

原来——在学校里才是最好的时光,尽管并不轻松,但无忧无虑。不需要为了明天住在哪而发愁,不需要担心房东随时涨房租,不需要细算交完房租还剩多少生活费,能不能还HB......想想那时从学校走出时的豪言壮语,可到头来还是一个在最底层挣扎的普通人。”

感觉天地在围绕着我转,太阳不再是它们的中心。地面的引力开始把我向下带去,与地面接触的一瞬我便与外界失去联系,然后......

站在人行道上的我,惶恐的看着一切。不,是这一切主动跑入我的眼中,它们像是电影一样在脑中播放,还原了事件的始末。

现场狼藉一片,路中央那辆冲进人群撞飞叶子文的汽车停留不过十几秒,立刻开走了,走时不再有所收敛,机器的轰鸣几个街区外都听的一清二楚。

叶子文低头看看站立的自己,又看看远处倒在血泊中的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他的视线发散,随后聚焦于CBD林立的高楼,一种陌生与新鲜感遍及全身。

他再次惶恐的看向马路中央。“那张脸,是——自己吧?”叶子文不敢确信地自问道。

他努力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那些冲入自己眼中的画面于大脑中无声播放着:“这个像是失败者一样的男人应该就是自己。那辆汽车是撞我的肇事车辆,最后......画面消失在血泊中的自己。

身边尖锐的呐喊、此起彼伏的叫声。一瞬间涌入耳中,将混沌无法运转的大脑惊醒。像是空白一片的白纸,重新填上五彩斑斓一样。好的坏的,充满希望和失望的。人世间的一切又回到脑中。

“快叫救护车!!”

“先报警抓那个肇事司机!!”

“啊!!!”

一位尖叫着跌倒在自己怀中的女孩,刺耳巨大地呐喊在耳边炸开。我下意识向耳边摸去,我认为在耳边突然炸开的声浪将我的耳膜刺穿了,得看看有没有流血......

手指在光滑脸庞的侧面划动,手指与脸颊同时传来的触感,使我更加意识到眼前所发生的都是现实。

也就是——我复活了。

这个念头疯狂钻入我的脑中,内心中魔幻的感觉与眼前的现实相交汇,奇妙异常的全新体验。难道——这就是开启外挂的人生初体验?

心潮澎湃的思索了一阵,突然想起怀中还有一位女孩。因为身高差距,叶子文不得不低头去看紧紧贴在自己胸前的女孩。

女孩竟用下巴抵住自己的胸口,一双眼睛在扬起的脸上出神的望向自己。正待我要开口说话,女孩却先我一步。重生后,或者说复活后听到别人对我讲的第一句话竟是:

“帅哥,加个VX好吗?”

这简直离谱!现在女孩如此不爱惜自己吗?我这等没钱又难看的普通人竟也会被女孩如此对待。

感受着女孩用力缠着我腰的手臂,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马路中央的自己。

复活是一个难以用言语所解释的现象,我得离开了。如果被人发现本该躺在马路中央死去的我,“分裂”出一个完好无缺看着自己死去的我......嗯,肯定会像读这句话一样怪怪的,并且想删除它——重新做一个实验就不需要言语解释了。

无声的对死去的“曾经”道别。也无需难过,因为全新的开始在等待着自己,充满新鲜感的第二人生在等待着自己。

努力挣脱环腰抱着自己的女孩,在她不舍的眼神中小跑着离开。

跑开一段距离后,竟发现不知去往何方。“我在哪住来着?这是哪啊?”正当自己不知所措时,看到倒印在玻璃幕墙上的自己。

比原先高,比原先壮些,比原先帅!西服比原先贵,皮鞋比原先亮。叶子文不真实的去抚摸自己的脸颊,拍打自己的西服。

裤兜有东西——杂牌机......打开VX余额,53.03......鬼使神差的打开卡包功能,身份证上显示出自己现在的样貌,依然叫叶子文,但是住址改变了,身份证号码全是陌生数字。

退出VX,翻开电话簿。好吧,其实早该想到了,一个都不认识,好在他们似乎也不怎么联系我。

正要装起手机时,又想到了什么。“'曾经'的爸妈还认识现在的我吗?”

“哎——,我应该在这座城市待了很久的。家在什么地方来着?”叶子文努力回想着,虽然他可以找找身份证上就在这个城市中的地址,但那也得是拿上原先住址中的物品,很多东西是不舍得丢在那里的,毕竟余额里的钱......

顿感烦躁的叶子文用手拍打了下眉骨上一点的额头。又是一瞬,钻入眼中的无声“电影”在脑中播放:

破旧三层建筑,它的对面是一家分号为36的餐馆,人行道上有168路公交站台......

一切结束回到现实,叶子文知道“旧址”的具体位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