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阴霾下的奔跑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3020字
  • 2020-11-06 14:29:16

大雨前的阴霾总是令人感到压抑的。

在这阴霾之下,有的人会选择去寻找着买一把伞,等待雨水降落。

而有的人会跑出屋檐下,尽力向目的地靠近。

呼……呼……

自从知道那个大事的“主角”之一是南正勋以后,金泰妍就半刻不停地跑回了公司。

因为是在假期,所以地下二层的人并不多。

金泰妍努力平复着呼吸,推开了练习室的大门。

“泰妍nuna,你来了……”

距离门口最近的崔珉豪先打了招呼,这孩子一脸藏不住的低落,能明显感觉到他内心的无措。

“珉豪,正勋oppa呢?”

环视四周,除了神色各异的同期以外,金泰妍没有看到南正勋。

“哥他……”

越说越觉得难过,崔珉豪低下头,咬了咬嘴唇。

毕竟只是一个15岁的孩子,突然遭遇这样的事情,多少都觉得难以接受。

“他人呢?你说啊!”

金泰妍抓住崔珉豪的胳膊,用力摇晃。

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金泰妍身上。

因为跑得太急,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

鼻尖和面颊也被冷风吹得通红;

眼神里的焦急全无掩饰地表露出来;

平时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现在却声音大得吓住了崔珉豪。

“你吓着珉豪了,正勋oppa在室长办公室。”

人群里,崔秀英瞥了一眼情绪激动的金泰妍,轻轻蹙了蹙眉。

这个时候能赶到公司聚在这间练习室里的人,不是南正勋的朋友,就是林允儿的朋友,每个人心里都不好过,突然有人带着情绪过来,难免让人不悦。

“那允儿xi呢?她在哪里?”

没有理会崔秀英,金泰妍看着近前把崔珉豪带开的李珍基,本就是厚嗓的声音略显沙哑。

细算起来,其实她和林允儿还是比较亲近的关系。

只不过一个话不多,另一个人缘太好,两个人的交集并不明显。

“她刚才出去了,我们不知道她去哪里。”

李珍基的眸子黯了黯,轻轻推了一下崔珉豪,让这个15岁的孩子去到李泰民那边和大家待在一起。

与平时那副闷葫芦的样子相比,金泰妍此刻的情绪过于激动了。

就像一只想要砸穿一堵墙的瓷瓶。

站在原地,闷着头,金泰妍的双手慢慢攥起来,指甲发狠地扣在手心里。

南正勋现在还在练习生管理室长的办公室里,估计一时半会是出不来的。

喝得半醉的宋敏奎跑到男更衣室里坐着,又喝了自己藏在衣服里带进来的酒,喝醉以后误闯进了女更衣室发酒疯,差点打了林允儿,南正勋出手制止了宋敏奎,两个人打了起来。

这件事并不复杂,却非常严重。

练习生打架无论在哪个公司都是犯了大忌的,更何况是S.M公司这个高压管理的地方。

“可是,如果正勋oppa不动手的话,unnie不就被宋敏奎欺负了吗?这做得没错啊。”

一向不凑热闹的徐珠贤站在金孝渊身边突然冒出来一句话,依然觉得南正勋不但没做错,而且是做得对,公司不应该处置南正勋。

搂着徐珠贤,金孝渊摸了摸她的后脑,和其他人一样摇了摇头。

话是这么说没错,道理也确实如此,可是某些时候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公司的高层并不会这么做思考。

南正勋的养父是做小生意的。

而宋敏奎的家境是他们这些人想象不来的。

更何况这件事不是南正勋和宋敏奎私下里发生的,徐恩率和随后赶来的管理老师、保安都看见了。

“泰妍,你跑得太快了,我跟……你要去哪?喂!”

黄美英终于跑到了练习室,前脚刚踏进门,就看见金泰妍闷着头又跑了出去。

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追着金泰妍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黄美英和一脸正色的徐珠贤,其他人都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什么都不说就跑出去,金泰妍这样,允儿也是这样。”

……

“Oppa,你有办法的,对吧?你能知道消息的,对不对?”

艺人楼层的SJ练习室里,林允儿微红着一双眼眶,正抓着SJ队长利特的胳膊,声音微微颤抖着。

以林允儿的思维,她不会看不出来这件事有多严重。

南正勋和宋敏奎有超过九成的概率要被公司开除。

可是,她仍然冒险跑上了练习生们不允许进入的艺人楼层,找到了熟悉的前辈们。

“Oppa会给你去打听的,高层肯定要开会商量这件事,所以你现在先别着急。”

给李赫宰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去合上练习室门,利特带着林允儿坐到了沙发上。

这孩子以前虽然淘气了点,但并不会不分轻重,现在这样违反公司规定直上艺人楼层,已经算是很反常了。

还好路上没被其他人看到,要不然在这个练习生们刚刚出了事的时候,铁定要被一并罚的。

“Oppa,他平时表现很好的,很有实力,公司不一定会开除他,对吧?”

睁大眼睛看着利特,少许水光在眼里打着转,林允儿明知是自己骗自己,却仍然希望能从熟悉的哥哥这里听到一句想要的回答。

其他几个SJ成员都纷纷停下了练习,各自看向沙发,目光都是同情的。

发生这样的事情,宋敏奎被开除是一定的,但南正勋也很难不被开除。

“不是没有希望的,允儿啊,你听oppa的话,先回家或者回宿舍待着,oppa这边一有消息就立刻通知你,好吗?”

几乎从未见过状态如此糟糕的林允儿,利特也不忍心说实话,只好先哄一哄这个妹妹,让她回到家人或者朋友的身边。

这里无法久留她,练习生未经公司安排而待在艺人楼层,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是我,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

弯下腰,双手死死地按住自己的脑袋,林允儿没有回应利特的话,自己闷着头喃喃自语。

“允儿,正勋是你很重要的朋友,对吧?”

抬手抚着林允儿的后脑顺了顺,利特轻轻拉了一下林允儿的胳膊,让她看着自己。

没有说话,林允儿的视线轻轻摇晃了一下,然后才慢慢把焦点对准了面前的利特。

她点点头,眼泪在睫毛上颤了颤,终于还是坠了下去。

“如果是他被欺负,你也不会看着不管,对不对?”

一贯性情温和的哥哥用温柔的语气开解自己,饶是能猜到利特接下来会怎么说,林允儿也仍然咬住了嘴唇,把忍不住想要啜泣的声音咽了回去。

南正勋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所以,他没有做错什么,你也没有。”

练舞的歌曲被艺声关掉,练习室里变得安静了下来。

“允儿啊,你要是暂时不想回去就坐在我们这里,我现在就出去看看。”

出了名的讲义气,艺声向利特点点头,径直就走出了练习室。

“Oppa!”

原本礼貌抬头看着艺声说话的林允儿没有料到这个哥哥话音刚落就出去了,一时之间没有喊住艺声。

一边是对南正勋的歉疚,另一边是对哥哥们的感激,林允儿起身向利特微微鞠躬,被李赫宰轻轻揉了一下脑袋,小跑着出了练习室。

她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一个没有出道的练习生,现在她做了自己所能做到的全部。

她不想打扰境况不顺的SJ太久,与哥哥们相比,南正勋的事更像是她自己的事。

然而,就在她跑出门以后,却发现没有了艺声的身影。

那位讲义气的哥哥甚至没有等电梯,直接从楼梯间下楼了。

放慢脚步,从跑变成走,林允儿进了楼梯间,背靠在墙壁,慢慢溜了下去,坐在了地上。

一份难以抵抗的无力感从心里蔓延到了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林允儿仰头看着天花板,闭上眼睛,安静的,任由含在眼眶里的泪水淌了下来。

又一次,又一次被南正勋救了。

无论是母亲离开后那一段煎熬的日子,还是今天差点被宋敏奎欺负,都是南正勋拉住了她。

而她现在却无法为南正勋做到任何事情。

其实她心里非常清楚,以公司一贯森严的规矩和宋敏奎难以想象的家境,南正勋的离开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转圜的余地。

就像一颗钉子打进了心口,呼吸也不敢用力。

因为母亲的缘故,她对于“离别”这样的事情既敏感又极度抗拒。

而眼下,南正勋就要离开了吗?

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林允儿的眉尖颤了颤,慢慢抬起双手拂过面颊。

歉疚也好,无助也罢。在她心里,这都是她和南正勋要面对的事情,是她和南正勋的私事。

擦掉眼泪,拍拍面颊,重新用皮筋束好头发,林允儿奋力从地上站起来,肩膀的反复起伏随着一次深呼吸而渐渐平复。

她抬起一只脚,把雪地靴的鞋尖在地上轻轻磕了磕。

和南正勋如出一辙的习惯性小动作。

就像平常一样,稳稳当当地下楼,一直走到地下二层。

“允儿……你好。”

刚刚走出楼梯间,林允儿迎面就看到了金泰妍。

一个令人感到陌生的金泰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