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走过转折的路口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3036字
  • 2020-11-30 10:47:25

当蝴蝶挥动翅膀的时候,没有人会知道未来发生什么。

人们所能做的,就是接受。

以及没有太多现实意义的祷告。

练习室里空无一人。

食堂里也没有看到徐恩率。

本着最后碰碰运气,遇不见就算了的心态,林允儿走进了女练习生的更衣室。

“恩率,你怎么坐在这里?”

冬天的地下二层冷得不像话,尤其是更衣室。

可是徐恩率却好像已经在这里坐了有一段时间了。

林允儿挨着徐恩率坐下,身前是徐恩率的柜子敞开着,里面整整齐齐放着练习用的运动装和鞋子,还有其他一些零碎的物品。

柜子内侧还贴着一张照片,那是当时徐恩率刚刚进入公司时,在公司门口拍下的。

“允儿,你没有回家吗?”

吸了一下鼻子,低头用手背在脸上蹭了蹭,徐恩率叹了口气,声音并不清晰。

“担心你,所以来看看。”

林允儿握住了她的手,冷冰冰的一片。

“谢谢你,现在还愿意费这个心。”

回握了一下,徐恩率抬起头,目光直愣愣地投向了自己的那个柜子,眼神里找不到焦点。

虽然公司从来没有公布过什么,但是练习生们之间的小道消息却向来灵通。

这次在女练习生中选拔的预备组,很有可能是为了即将就要到来的出道企划。

今年是徐恩率觉得自己练习这么长时间以来,状态最好的一年。

可即便如此,她也依然落选了。

“允儿,我很羡慕你。”

听到这句话,林允儿不自觉地低下头,张了张口,最后抿住嘴唇,用上牙轻轻咬了咬。

在练习生当中,她已经太耀眼了。

在东方神起的演唱会上登场,仅凭这一点,就没有人会怀疑她的出道。

倒不是对徐恩率有什么抱歉之类的情绪,大家都是想要登上舞台的人,各凭本事竞争是非常正常的。

只不过,她现在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在一起玩得很好的朋友,各自长大了以后再见面,却发现两个人已经无话可说了。

这是让她感到遗憾和落寞的。

“像你和金孝渊那样的人,才配站在舞台上吧……”

徐恩率自知没有林允儿的外貌,也不能和号称“最强练习生”的金孝渊相比较,只能默默地接受结果。

“恩率,还有机会的,我们不是都听说了可能会是一个大型团吗?现在进了预备组也不一定最后就是只从这里挑人,一定还有机会的。”

努力睁大眼睛,又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睛看起来像是在瞪人,林允儿握紧她的手,轻轻晃了晃。

“没有机会了,我现在连十五名都排不上,我自己心里很清楚。”

心如死灰,用这个词来形容现在的徐恩率再贴切不过了。

未来要怎么办?

随着预备出道组的选拔结果浮出水面,对于落选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已经渐渐开始变得尖锐。

退出去,回归到素人的生活;

留在公司,看有没有机会成为经纪人;

留在公司,继续提高舞蹈能力,看有没有机会成为伴舞;

离开公司,试试看别的公司会不会招募自己。

家境平平的徐恩率发觉自己好像已经走到了生活的三岔路口。

笃!

笃……笃!

“什么声音?”

看了一眼还沉浸在落选情绪里没有拔出来的徐恩率,林允儿起身看向了更衣室门口的方向。

像是踹门和砸柜子的声音。

女更衣室里几乎从未出现过这么沉重的声响。

这在规矩森严的S.M公司是难以想象的。

林允儿突然想到,因为只是为了找人,不确定会不会很快就出去的缘故,自己刚才进更衣室的时候只是轻轻把门带上了,并没有反锁。

咚……

一只铝罐子从拐角处弹了出来。

“这是……”

下意识的,她的瞳孔蓦然睁大了。

……

“正勋,不回家吗?怎么现在还来公司?要适当休息一下。”

练习生进入公司大楼自有练习生常用的通道,刚刚一脚踏进楼里,南正勋就被熟识的一位保安打了招呼。

“啊……我来公司取东西,然后就回家了。”

微微鞠躬,南正勋径直从不用过检的入口走了过去。

这里的保安对练习生们都很熟悉,就像在看自家的孩子一样,除了需要走走过场的时候认真一下,其他大部分时候都不会拉着孩子们一个一个看。

“快去吧,刚才敏奎那孩子也来公司了,我问他是不是要加练,这孩子居然还点头,你们都太刻苦了。”

保安拍了拍南正勋的肩膀,轻轻虚推了一下。

宋敏奎这个时候来公司?

他不是今天拉着大家去聚餐了吗?

南正勋挠了挠下巴,没有多想,直奔地下二层。

虽然他比宋敏奎的年龄要大上半岁,但是宋敏奎在练习生里的资历很老,所以南正勋一直都是按照对待前辈的标准对待宋敏奎。

大家平时相处得还算和谐。

“俊勉那孩子怎么会把手机落在柜子里呢?”

念念叨叨地出了楼梯口,南正勋像往常一样走向男练习生的更衣室,却慢慢停下了脚步。

心里猛地快跳了半拍,他环视四周,总觉得今天的地下二层有一些违和感。

皱了皱眉,他犹疑了片刻,最后摇摇头,伸手拉开了更衣室的大门。

“见鬼,谁这是疯了?”

他闻见了酒味。

“有人吗?”

他放大了声音,却没有听到有什么动静。

没有任何由来,南正勋退了两步,再一次看向走廊。

屋塔房的生活不只给了他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也给了他警惕的直觉。

——刚才敏奎那孩子也来公司了,我问他是不是要加练,这孩子居然还点头。

对了,宋敏奎不是来公司了吗?他人呢?刚才路过练习室的时候也没有看见。

抬脚把鞋尖在地上磕了磕,南正勋转身进了更衣室。

却在下一秒听见了走廊里传来了不规律的跑步声音。

他立刻走出更衣室,迎面就看见那个叫作徐恩率的练习生从走廊另一端跑了出来。

那是女更衣室的方向。

“正勋前辈!”

徐恩率满脸惊慌,跑得踉踉跄跄,几乎是直着撞进了南正勋怀里,死死地抓住他的胳膊。

“恩率xi,怎么了?”

南正勋心里一沉,顿时觉得自己的直觉好像要应验了。

徐恩率跑得太急了,看见南正勋这个平时就很靠谱的同期,下意识地放松了一点心绪,觉得眼下有了依靠,顿时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了起来,压不住呼吸,说话断断续续的。

“允……允儿她……她在里面!”

徐恩率抬手指向了女更衣室的方向。

话音刚落,顾不上让徐恩率自己站稳,南正勋立刻大步狂奔,差点带倒了这个刚跑出来的女练习生。

跑进更衣室,他所看到的是脸带醺红的宋敏奎正在揪着林允儿的头发。

像是清晨缀在树叶上的露水快要坠落,林允儿的眸子里泛着薄薄一层水光。

没有多余的话和任何迟疑,南正勋几步跨到近前,抬起腿像挥鞭一样对准宋敏奎扫了上去。

……

砰!

急忙伸手扶住倒在桌面上的杯子,金泰妍轻呼一口气。

万幸刚才已经喝光了饮料,要不然就得洒得满桌子都是了。

“没事吧?”

坐在对面的黄美英匆匆咽下最后一勺泡饭,不无担心地瞅了瞅金泰妍。

“没事,没事的。”

看了看四周,在这家公司附近的参鸡汤店里,其他客人们都在专心吃饭,并没有被她刚才的动静打扰到。

只有两天假期,所以金泰妍就没有打算回全州老家。

本来想着睡到自然醒,然后在宿舍里窝着待一天,却被黄美英这个离开了英语就说话不太利索的海归派室友,算是生拉硬拽地带出了宿舍。

虽然这样的生活节奏不符合自己的性格,但是对于黄美英的热情和关心,她觉得很温暖。

“泰妍,你困了吗?”

从早上拉着金泰妍逛街一直到现在吃完午饭,黄美英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太有兴致了,没注意到金泰妍很快就能放空的体力。

“没,没有,我只是刚才没注意到。”

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作为回应,金泰妍的视线毫无目标地落在桌子上,嘟噜着嘴巴,鼓了鼓面颊。

她内心觉得有一些不安,却不知道为什么。

尽管她知道自己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但这种没有理由、没有开端、没有内容的不安还是不多见的。

就只是一份不安的情绪,在心里慢慢划出了一圈比一圈更大的波纹。

“那你吃好了吗?我们回去吧。”

黄美英注意到了金泰妍的心不在焉,扫视过桌面上已经空空如也的碗碟,做出了结束午餐时间的决定。

这个闷葫芦就算有事也会闷在心里不说,还是先带她回去吧。

赶在金泰妍前面一并结了账,黄美英一手拎着购物的袋子,另一手拉着金泰妍,两个人刚刚走出店门就看见一个熟识的同期。

“黄美英,金泰妍,你们两个也要去公司吗?”

去公司?

金泰妍和黄美英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一起摇摇头。

“那你们是还不知道吧?公司里出大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