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蝴蝶挥动了翅膀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3086字
  • 2020-11-03 21:07:59

笃笃笃……

“恩率,你在吗?”

笃笃笃……

“恩率?”

看着依然紧闭的宿舍门,林允儿摇了摇头。

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就没有见到,现在一大早过来,还是锁着门。

虽然谈不上关系有多么亲近,但是总归比寻常同期要强,还和自己时不时一起加练过,现在这样的情况确实让人担心。

“允儿?你找恩率啊?她早上好像去公司了。”

隔壁宿舍的练习生路过,提醒了一句。

“是,谢谢你。”

林允儿抬起脚把雪地靴的鞋尖在地上磕了磕,转身也跟着那个练习生一起下楼。

“你要去看恩率吗?听说这孩子昨天晚上哭了好一阵子。”

隔壁练习生回头看了一眼林允儿,眼神稍显复杂地眨了眨,不太自然地错开了视线。

她也是这场年末考核里的落败者。

放榜的时候,林允儿这个名字在前五的位置高高挂着,对她们这些十五名开外的人来说就像是在云端上。

“嗯,我去看看她,练习室这个时候应该也没什么人在。”

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去公司一趟了。

林允儿看出了面前这个人微妙的情绪,拉了拉围巾,挡住了自己的嘴唇,不再说话。

谈不上有什么心软的情绪,都是正常的竞争,只不过是尽量不想刺激到别人。

而此刻与林允儿抱着相同想法的人,还有李珍基。

一家距离公司不远的烧烤屋里,坐在靠近角落的位置,李珍基轻轻拨拉了一下自己碗里的烤大蒜,没有参与到周围人的话题里。

“哥,他们……”

坐在他旁边的崔珉豪拧着眉毛,眼神不怎么平和地看了看其他人,悄悄拽了一下李珍基的袖子。

“别说话,吃东西就行了。”

李珍基把烤大蒜吹了吹,放进嘴里,没有转头去看弟弟,只是在桌面下轻轻拍了一下崔珉豪的腿。

今天是男练习生们的聚餐,除了像南正勋这样今天有事来不了的人,其他基本上有空闲的都来了。

考核结束,尘埃落定,自然有人欢喜,有人不痛快。

于是,已经成年的练习生们就买了几瓶酒,陪着他们当中那个年龄偏大的前辈。

一个家境非常好的前辈,平时就没少被几个练习生们围着,现在他落了榜,周围的人更得小心看着他的眼色。

“所以说,南正勋那小子……那小子就是个混蛋,不把前辈放在眼里,进了预备组怎么了?进了预备组,他不还是个后辈吗?今天竟然敢不来……”

面颊通红,这个叫作宋敏奎的前辈似乎已经有些醉了。

他和南正勋之间其实没有任何矛盾,平时见了面也都很和谐。

只不过,在酒精的作用下,南正勋因为有事要忙而不来聚会,这件事被歪着放大了。

“对对对,正勋这孩子过分了,有什么事能比敏奎哥今天和大家聚在一起重要。”

旁边有人立刻就附和了起来。

“呵……当初这小子刚来,什么都不会,现在……要不是沈在元看重他,他能有今天?”

这顿饭其实早已经吃完了,桌面上还能动的只剩下了酒,宋敏奎没说走,其他人也都不敢动。

南正勋固然是男练习生里年龄最大的,但是论辈分,宋敏奎才是最大的。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沈在元是他们所有人的舞蹈老师,这一行当中的大前辈。宋敏奎敢把话说成这样,委实是喝醉了。

“他太过分了,正……”

15岁的崔珉豪按住了桌面,整个身子都挺直了。

“你闭嘴,吃饱了就安静等着散场。”

李珍基揽了一下胳膊,把崔珉豪按了回去。

他的眸子里神色淡淡的,没有表情。

桌面下,指尖在手心里攥了又攥,最后慢慢松开。

弟弟可以沉不住气,因为有他可以拦着。

但是,他不能沉不住气,这个时候如果和宋敏奎起了冲突,对整个预备组都是不好的。

南正勋不在的时候,他就是朋友们当中最年长的哥哥。

也是预备出道组的队长。

所以,生气归生气,现在也只能先忍着。

“嗯?怎么都不说话了?都觉得我应该和你们大部分人一样,看不到希望,准备收拾行李滚回家?对,对对……这次没进预备组,我的确只能回家继承家业了……滚吧,都滚滚滚,散了。”

推了一下面前的空酒瓶,宋敏奎眯着眼睛摸出钱包,丢了一叠钞票在桌子上,晃晃悠悠地站起来。

“哥,我们送……”

“送什么?看不起我吗?都给我滚!”

抬手挥推了几个想要扶住他的人,宋敏奎拍了拍额头,勉强走着直线离开了。

虽然家大业大,本可以毫无压力地念书升学,最后进家族企业工作,但是宋敏奎却很喜欢舞台上的感觉,那种面对镜头时的表现是他所中意的生活方式。

奈何,结果却是今天所看到的这样。

他不是不努力的“大少爷”,只是缺少了一点天赋。

在付出了同等努力的条件下,天赋会决定最后的结果。

就比如南正勋,现在还只是一个练习生,没有任何舞台经验,却已经能够在一句歌词的唱跳时间里当中连续抓住三个镜头。

“那我们就散了吧,休息两天,公司见。”

李珍基拍拍手,给这场结局不愉快的聚餐画上了句号。

毕竟是预备组的队长,在辈分足够的情况下,说话还是顶事的。

“哥,正勋哥今天是做什么去了?”

对着某几个走远的背影做了一个呲牙的表情,崔珉豪戴上了去年南正勋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他的棒球帽,认真地扶着帽檐,戴得整整齐齐。

只有两天假期,崔珉豪不打算回仁川老家,在李珍基等一会就去坐车返回光明市以后,他在脚下这座城市里就只有南正勋是最亲近的哥哥了。

“唉,说是要去看看俊勉,其实……”

摇了摇头,李珍基瞥了一眼兴致满满的弟弟,把话收住了。

“其实什么?”

李珍基明摆着就是知道缘由,崔珉豪完全被吊起了胃口。

“别问了,正勋哥就是去医院看俊勉了。”

李珍基蹙着眉毛,盯了一眼崔珉豪,自顾自地先迈开了步子。

他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很少会在弟弟们面前摆哥哥的架子,所以偶尔这么严肃一下,还是有用的,崔珉豪果然就不再嚷嚷了。

其实,李珍基知道南正勋是在医院看望过之后,要去看一看在JYP公司练习的妹妹。

所以在已经有了安排的情况下,南正勋选择了婉拒这次聚餐。

不告诉崔珉豪也是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这孩子现在年纪还小。

话说回来,南正勋这个时间点,应该已经离开JYP公司,准备坐上车回家了吧?

按理来说,应该是李珍基所认为的这样。

可是,南正勋这边却出了一点小小的状况。

站在距离JYP公司不远的一家便利店门口,南正勋挠了挠头,不知道自己是该同意眼前的这个人赔自己一瓶热牛奶,还是让眼前这个人别难过了。

离开JYP公司以后,南正勋原本只是想买一瓶热牛奶喝,暖暖身子。

却不料刚拿到牛奶,还没喝上一口,就被一个只顾闷着头走路的小姑娘撞掉了。

看起来也就是十三四岁的年龄吧?

眼眶红红的,鼻尖也被风吹得通红。

手里攥着几张刚拿出来的、皱巴巴的钞票,说要赔一瓶新的牛奶给他。

南正勋是吃过苦的人,他在这个小姑娘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点熟悉的感觉。

“算了,不用你赔,快回家去吧。”

虽然不是烂好人,但是南正勋绝对不会为了一瓶牛奶而和一个小姑娘过不去,更何况还是一个很可能家境不太好的小姑娘。

“我赔给你。”

可是,这个背着一把旧吉他的小姑娘却很倔,要不是南正勋拦着,这会就已经把钞票交到了店员的手上。

“不是,真的不用,你又不是故意的。”

不由分说,南正勋像是赶鸭子一样把这个人从便利店门口引到了旁边。

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南正勋不想耽误太久的时间在外面,等去公司取了东西送到医院以后,他就可以早点回家了。

知道他今天放假,养母在家里做了不少好吃的。

摆摆手,南正勋转身就走开了。

和一个陌生人没什么好说的,刚才也只是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你是JYP的练习生吗?”

小姑娘的声音让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什么?”

转身看去,小姑娘握着双手,睁着那一双倔强的眸子,向他靠近了两步。

“我刚才看到你了,在JYP公司里,你能告诉我,你当初是怎么通过面试的吗?”

听到这句话,南正勋心里大概明白了一些。

这个小姑娘是一个想当练习生,但是又没通过面试的?

难道是刚才面试JYP公司,被淘汰了?

“嗯……天赋,天赋是很重要的,这是你的优势,所以你要学会发挥你的天赋,这样别人才会看到你的优势是什么,在这个豁出去了的时候,尽量不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南正勋再一次摆摆手,是真的离开了。

“天赋吗……”

小姑娘抓住了背吉他的带子,慢慢攥紧了手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