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这可怎么办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2231字
  • 2020-12-19 22:12:47

有些时候,我们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在忙忙碌碌当中,时钟的指针像是偷跑一样转了一圈又一圈。

而我们则只是在闷着头往前走,直到抬起头的那一刻,才明白身边或许不一样了。

2010年入冬以后,今天才初下了一场雪。

世间裹了一层素白,素得也漫到了人的头发尖上,像是给不少日子都漂了白,无论是落在泥地里的,还是缀在云梢上的,都是一个颜色了。

“老爷子让我来这里,您真以为只是让我来好好念书的吗?”

拂开雪幕,一辆迈巴赫穿行在城市繁华的街道间,已经上了些年纪的中年人握着方向盘,温眸慈目抬了抬眼,从后视镜里瞧见了正在说话的郑秀容。

虽然还是20岁的年龄,可在中年人眼里,却觉得又长大了一些。

十一二岁的时候就看着是个美人胚子,现在真是长成了模样了,尤其是那副眉眼,看起来温柔又大气。

不由自主地露了一点笑出来,中年人觉得很欣慰。

“这一点我不知道,也不揣测,但社长和夫人都的的确确是让小姐来好好念书的。”

亲近又不缺恭敬的声音,中年人温厚的音色听起来颇有亲和力。

“申叔叔,您这话我只信一半,我阿爸可未必没有别的打算。”

把一张黑色的卡片捏了手指间晃了晃,郑秀容敞亮的目光里闪过了一丝小孩子恶作剧般的狡黠。

乐呵呵地笑了笑,申秀贤点点头,算是承认了郑秀容的话。

“那小姐是打算明年初就开始了吗?”

打开雨刷,扫了扫挡风玻璃上渐渐垒起来的雪花,申秀贤既琢磨着来之前社长交待的话,又思虑着来了以后夫人发来的叮嘱,愈发觉得可乐。

一个是要郑秀容自己开始闯荡历练一下,另一个是要郑秀容做一个听话的好学生,再加上不知道郑秀容来之前会长还给说了些什么,这一家人在郑秀容这里真是搅成一锅粥了。

“差不多吧,要不然我爷爷那里我交不了差,我阿爸那里还得看脸色。”

手肘撑着车窗边,郑秀容的眸子在高楼大厦间扫来扫去,蓦地一眼看到了一块大型电子广告牌。

“这个叫作少女时代的组合,现在还挺有人气的嘛。”

最近这一个多月里,先是完成了《HOOT》这张专辑的回归,又是正式宣布进攻海外市场,这个组合最近倒也确实挺忙碌的。

不怎么看过idol的郑秀容在广告牌上瞅了两眼,发现自己只能认出来那个叫作林允儿的,认不出其他人,就收回了目光。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听说沈家老四的未婚妻倒是时不时地会看看idol表演什么的,或许更了解一点吧。”

没觉得郑秀容会突然对这样的一群人感兴趣,申秀贤既没有托大,但也没有太在意。

“沈恩勉吗?那正好,我现在就问问,看看有没有好的推荐。”

拍拍手,郑秀容拿出手机,指尖就落在屏幕上打起了字。

“难道是要找代言吗?怕是不够格吧。”

知道一向有分寸的郑秀容不可能单拿这么一件事去麻烦沈恩勉,申秀贤也就没有拦着,只是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

“申叔叔,我这又不是给咱们老窝找代言,那肯定是不够格的,我是在给我这个小窝找代言,总不能明年去了以后让我自己做代言吧?”

两手一摊,郑秀容皱着眉,噘着嘴,眼里光泠泠的,看着还挺无辜。

“打算找一个?”

申秀贤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不,找两个。”

郑秀容竖起两根手指,比作剪刀剪了剪。

……

“快歇一会吧,这一来正好赶上了卸货,让你忙了半天。”

还在整理收银台的徐恩率抬头看了看正在扛箱子的南正勋,拿出剪刀开了一包速冲咖啡倒进了杯子里,是南正勋喜欢的蓝山口味。

好奇今天南正勋为什么会来得早了一点,徐恩率没有问过,只是像往常的样子。

她知道南正勋最近很忙碌,模特的工作做得很努力,指不定哪一天就不能做便利店的工作了。

“没事,我现在正好多做一些,就不用你费力气帮店长了。”

放下最后一个箱子,南正勋抬手捂着肩膀活动了一下,走到收银台前,感谢地笑了笑。

他刚才看到了徐恩率准备咖啡,现在也闻到了蓝山咖啡的味道。

“前辈,我总觉得你最近太累了,看起来就很疲惫。”

放下手上忙活的东西,徐恩率让出座位,走到南正勋身边,不由分说把这个人按到了椅子上。

“最近行程有点多,没事的。”

把临到嘴边的话换了个样子,南正勋抿了一口热咖啡,垂眸敛眉,没有去看徐恩率的眼睛。

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大概也做不了多久的便利店职员了”这句话。

之前第一次偶遇白俊亨的时候,被这位前辈给了一个下马威。

虽然事情是白俊亨故意在找他的难堪,但道理却也没有说错。

模特需要经营好形象,到处去打工确实不符合职业的要求。

刚入行的时候行程少,所以他才有机会到处去打工。

现在忙起来了,自然就开始渐渐减少。

比如前阵子还在做的送外卖和代驾,最近就彻底没做过了。

一方面是经营职业形象的需要,另一方面是不外漏自己的手机号码。

眼下,公司愈发看重南正勋了。

一半的资源照常给了白俊亨,可剩下的那一半里有一大部分都慢慢倾斜向了这个新人。

这让他的空闲时间大量减少了。

同时,他自己也明白打工会让公司不愉快。

虽然安盛孝对他很好,能挡着的都会帮他挡一挡,但是时间长了终究不是办法,对安盛孝在公司里也不太好。

所以,对于A.C.T安排的任何行程,南正勋一直都照单全接。

公司说什么就是什么,分成少了点也都直接认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尽管公司里常常有人说南正勋的不是,但他仍然没有被公司正式禁止过打工。

为了给母亲看病去打工,本身就是听话又有实力的孩子,在社长和其他高层眼里自然是讨喜的。

只不过,公司忍得了一时,却不可能一直忍下去。

尤其是现在被公司看重的情况下。

所以,南正勋已经开始数着日子打工了,该减少的减少,该停的就停。

大概再过一阵子,烤肉店的打工也得辞了。

“前辈你小心!”

徐恩率的声音把走神的南正勋拉回了现实。

“嘶……”

刚回过神,南正勋就发现自己没拿正杯子,手被倾出来的热咖啡给烫到了。

这下有点糟糕了,明天一大早就有一场拍摄,这可怎么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