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都是一样的人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3511字
  • 2020-11-02 00:03:22

了解一个人常常要花很久的时间。

可有的时候,却只是需要短暂的一个小时。

“可以休息两天了,明天你要回家吗?”

吹干了湿漉漉的头发,林允儿走出宿舍浴室,看见崔秀英正靠在枕头上精神满满地翻着一本杂志。

年末考核结束以后,进了预备组的每一个人都暂时松了口气,紧绷了一年的精神也需要缓和一下。

“嗯,明天早上等阿爸的司机来接我,要带你一段路吗?”

随手从床头柜上抄起一支棒棒糖,崔秀英头也不抬,轻轻丢给了林允儿。

久违的闲暇,往常这个时候不是在练习室加练,就是倒在床上迅速睡着。

“谢谢,不过我明天大概得稍晚一会,恩率这次没有进预备组,受了很大的打击,我想去看一下她再走。”

林允儿拆包装纸,把棒棒糖放进嘴里,仰头倒在枕头上,想到了楼下宿舍里的一个同期。

刚才上楼的时候就想去看看那个女孩,但意外的是那间宿舍很早就熄了灯,她也就不好去敲门了。

其实大家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如果这一次没有能进预备组,那么希望就真的不大了。

在看不到阳光的地下二层,日复一日地坚持下去,这真的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

那个叫作恩率的同期在今天考核结束以后,还没等她从练习室的另一边靠过去,就已经跑出了练习室。

林允儿盯着天花板,突然就没了动静。

假如把自己没有进预备组,自己会怎么做?

——哎?现在想那么多做什么,无非就是通过和没通过,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有第三种结果。

曾经在考核前一天,南正勋说过的话从脑海深处翻了上来。

“恩率?咱们楼下那个?”

崔秀英放下杂志翻身趴着,目光促狭地落在林允儿脸上。

“允儿啊,你和正勋oppa你俩是共用脑子吗?他明天要去医院看看俊勉那孩子,听说是正好不巧考核前伤了膝盖,还挺严重的。”

虽然不能和林允儿比,但是南正勋的人缘也挺好的。

即便是关系不算很亲近的人,这两个人也都会适当地展现出来礼貌和关心。

“是吗?我不知道他明天去医院这件事,正勋oppa没在我面前提过。”

看着崔秀英,林允儿眨眨眼。

那副人畜无害的无辜模样彻底让崔秀英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

这两个人就像她之前给李珍基说的那样,不存在什么粉红。

要是真有点什么,林允儿不会不知道南正勋明天要去哪里。

这两个人关系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然而在练习生们之间,林允儿和南正勋是怎么关系变亲近起来的,从来都没有人知道。

李珍基不好奇,所以不会去问的;

崔珉豪好奇,但对哥哥没有什么“八卦”的心思,所以也不去问;

徐珠贤压根就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投入什么关注;

崔秀英完全不屑于去打听别人的隐私。

这样的亲近并不是那种朦胧的感情,而是两个有同理心的人在一个恰好的时间碰巧做到了感同身受。

这是只属于林允儿和南正勋的秘密。

记得那一天是圣诞节,一个没有什么新意的圣诞节,一个让练习生们撒了欢地早早跑出公司的日子。

要么和朋友们一起去外面玩,要么回家和家人团聚。

“珍基啊,你还好吗?”

抱着胳膊站在卫生间外面,南正勋环顾四周,整个地下二层似乎已经再没有其他人了。

“哥,我……还得一会……”

听起来就很难受的声音,李珍基不知道是着凉了还是吃坏了,正在拉肚子。

“嗯,不着急,我去练习室等你。”

南正勋哭笑不得地离开了这里。

刚才这家伙非要让自己穿上这身新买的修身款大衣的时候,还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要拽着自己一起去逛街,说什么看看回头率,现在这就突然掉了链子。

左右也是闲着无事,不如回练习室坐一会,也好过站在卫生间外面。

“什么时候能到地上去就好了。”

南正勋搓了搓手,走过转角,看见了练习室。

地下二层的冬天委实太不好过了,前两天碰见李赫宰那位哥哥的时候,还说有空了带自己去看看楼上的艺人练习室。

听说SJ现在的日子很艰难,公司似乎并不想在这个组合身上多投入什么。

唉,想这些也没有用,自己还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见机会的练习生,除了给那位哥祝福一下,自己现在也做不了其他什么。

伸手抓住练习室的门把,南正勋微微一怔。

“什么声音?”

他侧了侧身子,看向了另一边的练习室。

男生女生的大练习室是分开的,各有一间。

刚才是自己熄的男练习室的灯、关的门,那这个声音就只可能是女练习室里发出的。

都这个时候了,难道还有人?

下午的时候,那群女练习生们排着队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打扮自己,然后乌央乌泱地就跑了出去,女生练习室早应该空了很久才对。

“呜……呜……”

走到没关严的女练习室门前,南正勋轻轻推了一下,顺着门缝看去,瞳孔蓦然扩大了。

果然,这是哭声。

那个人……

是林允儿?

一个不陌生的身影跪在地板上,双手抱着胳膊,眼泪断断续续地落下去,已经哭得眼睛红肿了起来。

尽管不陌生,但也不熟悉。在南正勋的印象里,这个叫作林允儿的前辈在人前所展现出的是一副开朗的性格,人缘好,成绩也好,就像是平时学校里看到的隔壁班的优等生。

和眼前这副光景很难重叠起来。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南正勋悄悄把门又合上了。

每个人都会有伤心事,作为一个点头之交的同期,没资格说什么。

咚……

然而就在他刚刚准备转过身走开的时候,这个声音绊住了他的脚。

什么情况?那个优等生不会是因为伤心事而想不开了吧?

立刻伸手猛推大门,南正勋一脚踏了进去。

然后,他站在原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眉尖也不知不觉地蹙了起来。

林允儿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伤心,还是因为哭得没了力气,哭得双手按在了地板上。

刚才那一声大概就是这个动作产生的。

她闷着头,瘦小的肩膀起伏着,并不是哭得声嘶力竭,更像是犯了什么错,小声地啜泣着。

“林允儿?”

既然都已经走进来了,一向都讲义气的南正勋也不会放着不管。

看来是真的非常伤心了,南正勋走到林允儿近前,发现这个人对自己的靠近毫无反应。

林允儿是特别有礼的人,再怎么情绪不佳的时候都没有无视过其他人,今天这是南正勋所见的第一次。

“那个……”

南正勋挠了挠头,一口气压在嗓子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是,他只好悄声叹了口气。

类似于“你还好吗”“没事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所有的事情都会过去的”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场面话中的场面话,毫无营养、毫无灵魂,说了还不如不说。

“那个……还是先早点回家吧,家人会担心你的。”

过了许久,南正勋总算是憋了一句话出来。

他没想过林允儿会回复自己,只是觉得如果不说一句什么就走的话,那自己也太不够意思了。

好歹也是每次见了面都会客客气气点点头的同期。

“不会……有人等我……回家了……”

抽泣着,带着压抑着的哭腔,沙哑的,林允儿的声音扎进了南正勋的耳朵里。

就是这句话,让南正勋彻底没了就此离开的想法。

他的眼睛在一瞬间就睁大了。

那些屋塔房的回忆像是涨潮的海浪,不讲道理地涌上了他的心岸。

南正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那块生母留下的怀表已经被好好收在家中的抽屉里。

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改掉这个习惯。

视线略微模糊了一下,南正勋鼻尖微酸。

呼了口气,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吸了一下鼻子,然后慢慢俯下身,半跪在了林允儿身边。

他的双手紧紧地攥了起来。

“我的偶妈……不会再等着我……回家了……”

说完这句话,林允儿努力直起身子,抬手抹了抹面颊,死死咬住嘴唇,想要在南正勋这个外人面前压抑住自己此刻悲伤的情绪。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件事林允儿一直都强行压在心底里。

每一天,她都努力拿出一份与往常无异的样子来公司练习,从未把这件事告诉过任何人。

她不希望别人因为这件事可怜她,仿佛母亲从未离开。

她表现得太坚强了,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极限。

今天,在这个身边不少人都回家和家人一起过圣诞节的时候,她终于撑不下去了。

自从母亲离开以后,家里就变了一个样。

父亲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姐姐也变得话少了许多,时不时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终于到了圣诞节,抱着一丝家庭温情的希望,林允儿在下午结束了练习以后也和那些兴高采烈走出公司的同期们一样,早早回到了家里。

然而,她面对的仍旧是那个压抑的氛围,没有因为节日而出现任何变化。

于是,心里那根弦就此崩断了。

她转身跑了出去。

更准确的说是逃了出去。

面对被节日气氛充溢着的街上,看着那些拥抱着温情的人们,林允儿逃回了公司。

躲进了空荡荡的地下二层。

这个毫无节日气氛和家庭温情的地方给了她一点可怜的安全感。

“我想我可以明白你的心情,我的偶妈她也……如果你想哭的话,就哭吧,我陪你。”

南正勋的声音像是一股烟,悠悠地飘进了林允儿的耳朵里。

她蓦然抬起头,勉强睁开红肿的眼睛,却没有看到南正勋的面容,啜泣的声音也仿佛被什么截断了一样,戛然而止。

在那一刻,时间稍稍停下了脚步。

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同样失去了生母的南正勋张开双臂,轻轻拥抱了她。

能听到南正勋的心跳,能感受到南正勋怀里的温度。

在一动不动了许久以后,林允儿抓住了南正勋的衣角,放松了紧绷的肩膀,纵容自己倚在了这个人的怀里。

无关少年人之间的任何感情,仿佛是冰天雪地里两个快要冻死的人,抱在一起取暖。

原来,他也和我一样。

都是一样的人……

安静的,林允儿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阖上了双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