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前辈(一)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2292字
  • 2020-12-01 20:26:24

“您这是……”

接过递来的信封,感受到比平时略厚的分量,南正勋维持住脸上的微笑,心里稍稍坠了坠。

“这是你今天的薪水,明天就不用再来了。”

说完话,老板沉叹一声,错开了视线。

表情没有变化,眼神也没有变化,南正勋肩膀的线条隐隐一松,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信封。

辛辛苦苦地忙碌又一天,虽然有预感自己在这里可能待不长久,却没料到会来的这么快。

其实,这并不是一份多么好的工作。

如果单纯只是从工作内容和薪水上来看,是没必要有任何不舍。

可是对于南正勋来说,老板的这句话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脚踩空了那样

离开了练习生的生活已经三年多了,南正勋这个普通人却并没有真的从那种状态里拔出来。

每天都要早起,起床以后就希望能有一个不会变化的地方可以去,去了以后待一整天,这一整天里都为了一个目标加倍努力,这个目标不会因为任何干扰而发生改变。

否则就会觉得有一些迷茫,不知道该去做什么。

奥特莱斯这个对他并不友好的地方,给了他这个22岁的年轻人这些他所习惯的东西,就像练习生时候一样。

“正勋,虽说是我开除了你,可是我真的觉得你不适合这里。”

老板拍了拍南正勋的肩膀,很认真地盯着南正勋的眼睛。

再怎么不喜欢这样的员工,都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南正勋已经要离开了,老板自然不介意在这个时候说一点心里话。

“这些天里不止一个星探来和你说话,你真的就一点都不心动吗?我觉得你是那种属于镜头的人。”

明星感十足的外貌,老板怎么看都觉得这样的人穿上了工作服也像是艺人在拍摄什么职场节目。

南正勋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摇了摇头。。

“谢谢您这些时间对我的关照。”

摆出一个曾经对着镜子练习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职业”微笑,南正勋深鞠一躬,摘下工作牌交给了老板。

心动吗?

肯定是心动的,那是他喜欢的,在过去几年里倾注心血所奋斗的。

但是,经历了当年那件事以后他已经心灰了。

每天都拼着工作,下了班也在想该怎么才能多卖一些衣服出去,何尝不是想让自己没有空闲去想起过去。

就像被S.M公司开除时一样,南正勋感觉自己的道路上又一次被拔掉了路标。

“正勋啊,我是不太懂做一个艺人需要什么样程度的实力才够,但是你既然有这么好的外貌条件,不去试试太可惜了。”

老板话音稍落,南正勋的身形微不可察地顿了一下。

指尖慢慢地扣进了手心里。

“谢谢您,我这就告辞了。”

……

“您慢走!”

收起鞠躬的姿势,看着拎着大纸袋的顾客走出店门,徐恩率站直身子,把印有店标的棒球帽重新戴在头上,趁着四下无人的功夫伸了伸懒腰。

已经是快到吃下午饭的时间,再等一会附近的学生们也就放学了,会是客流量的一个高峰期,自己是现在就去吃饭呢?还是稍晚一些等附近学校开始晚自习以后再吃饭?

嘟!嘟嘟!

这家便利店门外,一辆面包车停下来,响了响喇叭。

“恩率啊,帮阿爸一下!”

主驾驶位的门打开,徐恩率的父亲下车向她招了招手。

“哦!来了!”

拉开店门,徐恩率两三步就跑了出去。

在“南正勋事件”发生以后,作为这个事件里除宋敏奎、南正勋、林允儿之外的第四知情者,本就出道希望不大的徐恩率没过多久也悄悄离开了S.M公司,回到了素人的生活。

最宝贵的时光都拿去学习唱歌跳舞了,徐恩率尽管预料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但还是听从父母的意思,全力复习参加高考。

结果没有偏离她的感觉,失败了。

于是,她就开始在自家的便利店里工作。

守着这个地段不错的便利店,全家人也过得开开心心。

虽然偶尔还会想起那个为之奋斗、牺牲了众多年少时光的舞台梦,但自知不如同期的林允儿们,徐恩率终究还是慢慢放下了。

会听一听少女时代的歌曲,会看一看这个第一女团的舞台,除了不去现场以外,徐恩率已经是字面意义上的“普通人”了。

只不过,在看到SHINee的舞台时,她会想起那位叫作南正勋的练习生前辈。

被开除也好,从除名那日起便没了消息也好,不准在公司里被提起也好,那都是她曾经憧憬过的人,就像喜欢舞台的粉丝憧憬舞台上的偶像一样。

林允儿们知道金泰妍和南正勋是排着队先后签下的练习生合同。

但那些人并不知道,当时站在南正勋身后等着签字的就是徐恩率。

都是没什么基础的人,从零开始。

可是,她还在月考榜刚刚进入女子组前二十名的时候,南正勋就已经站在了男子组的顶端。

公司里是没有专门的演技课程的,只有被公司看好的练习生才会得到公司在外面找好的培训班的名额,根据个人意愿选择是否去上课。

崔秀英去上课了;

她所羡慕的林允儿去上课了。

崔珉豪去上课了;

她所憧憬的南正勋也去上课了。

只有她自己,默默听着这些人聚在一起商量怎么应付培训班老师留下的作业,一个人无奈地苦笑一下。

其实,她的外貌不差,是标准的“S.M公司女idol”长相。

只不过,和上面那些同样很努力的人们相比,她没有天赋罢了。

没有天赋,不是一种错。

却是一种悲哀。

“恩率?别发呆了!唉……”

是父亲的声音。

站在面包车后面,徐恩率微微哆嗦了一下,眼神里恢复了神采。

在她的脚边是一只纸箱倒着,箱口因为她走神没接住而摔开,里面的矿泉水滚了出来。

急忙俯下身,徐恩率捡起地上的水瓶,一件一件揽在怀里。

现在这样安定的生活已经很好了,她是一个知足的人。

梦,终究只是梦。

“恩率啊,要不你今天晚上就回家吧,休息一下,晚上阿爸看着店。”

已经在门口贴出了招募晚班店员的通告,可是想要招到一个信得过的员工并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到的。

“阿爸,我没事的,我精神好着呢。”

猜到了父亲是因为自己刚才陷入回忆的发呆而担心,徐恩率捡着水瓶,头也不抬,立刻就回答了父亲。

还差一只水瓶。

徐恩率收紧抱着水瓶的胳膊,微弓着腰走出了几步。

一只五指修长的手出现在视线里,把那只水瓶捡起来,递到了她面前。

“谢谢!”

接过水瓶,放进怀里,徐恩率站直身子,抬起头。

咚……砰……

哗……

所有捡起来抱在怀里的水瓶都掉在了地上。

“正……正勋前辈?”

“你是……徐恩率xi?”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