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毛茸茸的小松鼠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3135字
  • 2020-10-30 14:16:38

吃饭前扶着墙进去,吃饭后扶着墙出来。

走出烤肉店,重新把自己裹成一只企鹅的崔秀英完美诠释了这句话。

“没问题吗?别被老师发现啊,要不然肯定得拉着你上秤。”

和李珍基一起摇摇头,南正勋瞅着崔秀英一副吃饱到走不动路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这孩子饭量真好,最近也确实是身材管理做得太狠,大家差不多都饿得跟从来没吃过烤五花肉一样。

“放心放心,绝对不会超过五十的,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就去跑步。”

靠着金孝渊,崔秀英打打哈欠,满不在乎地摆摆手。

练习生们自有一套办法,在管理老师检查前把自己的体重控制在合格的范围内。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大家都很有经验。

“行,总之你悠着点……珍基,那你们先回宿舍,我要去一趟公司。”

抬手拉了一下崔秀英戴歪了的针织帽,给李珍基翻了一下大衣领子,和金孝渊点点头,南正勋刚挪开视线,就撞上了林允儿的那对眸子。

或许可以称之为是山林里的一汪泉,干干净净。

但这一份干净却并不是天真的。

与清晰见底的纯真相比,这份干净更像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的通彻。

在这个世代里,练习生之间的竞争其实并不比出道的艺人之间差太多。

对于南正勋来说,林允儿是公司练习生里唯一一个让他提不起任何胜负心的人。

“正勋oppa要去买东西吗?”

南正勋侧身的方向明显是对着街对面那一排商店,林允儿挪了两步,离开了崔秀英身边。

“嗯,买一点东西,然后回公司。”

身后的路上一辆辆轿车跑过去,车灯的光亮映在南正勋的侧脸上忽明忽暗,像夏日树荫下片刻的悠闲,阳光洒下后变成了斑驳的模样。

“允……唔唔?”

突然被捂住嘴,金孝渊瞪着靠在自己身上的崔秀英,看见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个本来吃饱到走不动路的人全然没了刚才那副食困的样子,看起来精力十足,好像还能再吃一顿?

至于李珍基……

这个人正在低头数着手上拎的纸袋,这些打包的东西会成为宿舍里崔珉豪那几个孩子的加餐。

“我也要买点东西,一起去?”

林允儿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各种零食的名字,甚至还能看到“作业本”这样的字样。

是给徐珠贤她们带东西吧?

看了一眼其他人,没有对上任何视线,南正勋耸了一下肩。

这个动作其实做得稍有不对就会显得粗糙,但是南正勋似乎从来都很自然。

平时朋友们开玩笑的时候会说以后出道的话,与金在中的外貌有几分神似的南正勋八成是门面担当。

在林允儿记忆里,只有那个整天闷着头唱歌、很少表现自己的金泰妍说了一句:“他不会是门面。”

现在想一想,确实如此。

S.M公司需要旗下的门面艺人来展示健康善良的温和形象,中和公司给外界留下的过于强势的印象。

所以,南正勋大概是不行的。

这个人的线条就像是硬质铅笔的快速勾勒,棱角分明。

——他扮不了可爱,但是需要撩粉丝的时候能做得很有吸引力,他一定是担当视觉效果。

当时女练习生们都坐在练习室地板上休息着,独自窝在一旁的金泰妍少见话多地说完这句,就又抱着膝盖闭目养神了。

就好比金希澈的颜值是圈子里公认的,但却没有成为组合的门面。

“那走吧,正好给你拎东西。”

在一个礼貌的距离上晃晃手,南正勋叫醒了走神的林允儿。

林允儿是不常走神的,她总是很懂人情地和练习生们相处融洽,需要给出回应的时候她从不会慢了拍子或者少了表情。

超过180厘米的身高,走在这样的南正勋身边,在女练习生当中算是高个子的林允儿也变得乖小了起来。

“你刚才吃饱了吗?感觉比秀英吃的少很多。”

“没有,我吃饱了的。”

这两个人一起慢慢离开了。

一起被热闹的人群所“淹没”。

“为什么总觉得这两个人有点奇怪?”

看着走远的两个人,刚才一直闷着头的李珍基眯了眯眼睛。

他的声音里全无“八卦”的意味,就只是纯粹的不明白。

如果仔细算起来练习生的资历,林允儿是南正勋的前辈。

但南正勋同时也是在SJ出道后的男练习生当中,最快和林允儿变亲近起来的人。

看似万事周全的林允儿,其实并不像表面上那样。

她的疏离和优越感是被礼貌所包裹起来藏着的。

这是一个绝对合群的人,优秀的家教让她受到身边的人们欢迎,只不过没人知道她心里是不是真的如她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对身边的事情抱以认同。

和每一个人都相处得不错,做事也体贴大方,但就是觉得和别人不太亲近。

崔秀英发现了这一点,毕竟有些东西是本能,再好的家教也不可能完全掩盖住。

然而,对南正勋就不太一样。

她曾经仔细地观察过,林允儿对这个人是真正的亲近。

“你觉得只要是正勋oppa在场,允儿的注意力总是时不时地会在他身上停留一下?”

崔秀英拍拍李珍基的肩膀,表情虽然有点不耐烦,但是语气挺有耐心的。

“你不觉得吗?哥虽然不怎么关注允儿,但是每次允儿需要搭把手的时候,哥基本上都在。”

李珍基和南正勋是住一个宿舍的,南正勋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差不多都知道。

“你怎么不说你和那个金泰妍需要帮忙的时候,每一次正勋oppa也都在呢?总之这两个人没什么粉红的,你不用担心会出问题,咱们为了出道拼了这么久,没人会在这个时候犯傻。”

趁着金孝渊站在原地伸懒腰的功夫,崔秀英倒是先走开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没人找她说话就一整天也说不了十句话的金泰妍,南正勋对她是真的不错啊。

……

“阿嚏!”

S.M公司底下二层的练习室里,金泰妍抓起肩上挂着的毛巾擦了擦额头,虽然不太想汗还没有落下就穿外套,但一阵发冷的感觉还是让她老老实实地照做了。

这次年末考核里,金泰妍的综合成绩明晃晃地挂在女子组的前三名,本该和其他人一样,出去庆祝一下。

练习生们之间并不总是和睦的,但在眼下这个时候,大家坐下来一起吃些东西,借着饭桌上的氛围,捡几句好听的话说,还是能够让面子上的关系变得更融洽一些。

然而,金泰妍却选择了自己一个人在练习室里。

刚进公司的时候就因为声乐实力引人注目,再加上全州这个“乡下”的身份,金泰妍一度觉得很辛苦。

本就不是话多的人,在熬过了那段时间以后,就愈发的话少了。

尽管被不算少的男练习生告白过,可统统拒绝的她现在仍旧是锯了嘴的葫芦。

谈不上孤僻这样的字眼,就像是朋友们聚会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安静的人。

他们不是刻意地拒绝人群,只是对其他人那些升腾着的情绪不能感同身受。

“呼……呼……”

坐到地板上,金泰妍喘着气,努力平复呼吸。

尽管声乐实力数一数二,但是也不能落下舞蹈,刚刚高强度的连续舞蹈动作让体力欠奉的她迟迟压不下喘气声。

果然,女练习生里只有金孝渊能受得了男团的舞。

刚才也不知道是脑子里搭了哪根筋,心血来潮试了试东方神起的舞蹈,现在感觉状态有点糟糕。

为了年末考核,一直节食的她今天没吃过什么,晚饭也没有安排,金泰妍盘起腿,手肘支在膝盖上,双手捂住了脑袋。

她紧闭双眼,试图缓和此刻的头晕。

——练习结束以后不要觉得累就立刻坐下来,更别压着腿,万一以后你的腿长成甜甜圈了怎么办?

脑海里一个声音蓦然响起,金泰妍睁开双眼,伸手按在地板上,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那是曾经南正勋给林允儿说过的话,她听到了。

“要去吃点什么吗……”

抵不住一阵阵的头晕,金泰妍喃喃自语,白净的面颊上泛起一层有些反常的粉色。

玩命练习就是为了通过年末考核,继续待在预备出道组里。

现在达成了这样的目标以后,心里反倒觉得有些空落。

为了“想唱歌”这个愿望,她已经承受了很多辛苦,也知道以后必然会更辛苦才有机会站上舞台。

可是,在拖着脚步向门口挪动的时候,晕头转向的她还是想问自己一句:“你的愿望就仅仅只是这样吗?”

走路的时候最好不要脑子里想太多的事情。

金泰妍稍不留神,在门口绊了一下。

自己踩了自己的脚。

在她刚刚意识到自己要摔倒的时候,额头撞上了一个人的胸口。

“对不起!”

金泰妍略仰着趔趄了一下,急忙站住了脚。

“不用往外跑,我给你带吃的回来了。”

金泰妍抬起头,发现自己刚才是撞进了南正勋的怀里。

这个人手上拎着一只袋子,鼻尖似乎是被冷风吹过的样子,冻得有点红。

“Oppa?”

他不是聚餐去了吗?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回宿舍吗?

于是,心里像是有一只扑腾着爪子的小松鼠,一溜烟爬上了树,毛茸茸的尾巴蹭在树枝上,叶子轻轻摇了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