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咱们以前可不是这么客气的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2103字
  • 2020-11-25 21:25:11

——虽然情况出现反复,但是也不要立刻就觉得很悲观,先入院观察一下吧。

和家人们一起说服了不愿意再多花钱给家里添负担的母亲,办理好入院手续,把裴孝珍女士安顿好,南正勋拖着疲乏的脚步、带着南佳恩专门去门诊部和主治医师确认了其他事情,然后找到了门诊部楼下的长椅,兄妹两个人挨着坐在一起。

南正勋双眼无神地看着远处,并没有说什么。

一路赶到医院,跑前跑后忙到现在,停顿下来以后感觉全身各处都在渗透出疲乏感。

对母亲的担心,对家庭的责任,对未来的不确定,对现状的不安,二十二岁的南正勋感觉有些迷茫。

看着形容疲倦的哥哥,南佳恩伸手轻轻拢住了南正勋的胳膊,紧紧地咬着嘴唇,想要说什么,但是又迟迟没有开口。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南正勋会开始玩命地工作。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这个人的骨子里依然保有着当初一个人在屋塔房生存下来的狠劲。

对自己的狠劲。

嗡嗡嗡……

找回了眼神里的焦点,从口袋里拿出开始冒着铃声的手机,南正勋定了定神,长呼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圭贤?现在休息了吗?”

丝毫不掩饰自己疲惫的声音,南正勋慢慢向后靠在椅背上,似乎是终于放松了一点。

在李珍基面前,他是哥哥,要更加稳重;在郑韩特面前,他是弟弟,虽然亲近,可以不用端着性子,但是又要把握好身为弟弟的分寸。

然而在曺圭贤这位同岁朋友面前,南正勋会觉得格外放松,会有一种和自己面对面的感觉。

“刚回宿舍,阿姨怎么样?医生说严重吗?”

能听到细微的喘气声,曺圭贤大概是刚刚安顿下来就打来了电话。

“病情出现了反复,医生说先住院观察,暂时没有特别紧急的情况。”

虽然不是什么能让人感到乐观的事情,但最起码裴孝珍现在的状况比起当年要缓和一些,不至于是那个很快就要动手术的样子,多少都给人在心里留下了一点余地。

“正勋啊,医药费不足的话就一定要告诉我,我怎么都给你想办法的,你一定要说。”

虽然只比南正勋的年龄大几个月,以前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也都是一副看起来不差、一起玩闹的样子,但这个时候曺圭贤很郑重地拿出了哥哥的语气。

“谢谢,刚才就非常感谢了,已经帮了大忙了。”

感觉到抱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稍稍用力了点,南正勋看了一眼南佳恩,尽力柔和地笑了笑。

在听到裴孝珍需要住院的消息时,南载灿一时之间拿不出那些钱,南正勋就更别提了。

所以,他决定在赶到医院前先给曺圭贤打了电话。

没有任何犹豫,虽然还在行程中,曺圭贤也立刻想办法帮他解决了问题。

虽然南正勋已经离开了那个圈子,可是朋友们之间的交情依然完好地保留了下来。

“别说什么谢谢,有需要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才行。”

少见的严肃,曺圭贤上一次用这种语气和南正勋说话,还得追溯到……

不对,这两个人以前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说过话。

可是,第一次听到曺圭贤这样说话,南正勋反倒无声地笑了起来,笑得眼睛也眯了起来。

“圭贤,谢谢你们。”

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头枕在自己肩膀上的南佳恩,南正勋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原本疲惫的眼里渐渐恢复了神采。

世事再艰难,也还有家人,还有这些难得的、不离弃的朋友。

自己没有理由不打起精神。

“怎么了?一直说谢谢,咱们以前可不是这么客气的。”

察觉到了南正勋的情绪,曺圭贤的声音也柔和了下来。

那些过往的时光像是雪花簌簌而下,落在当下的时光里,把纷纷扰扰的生活染成了纯白的颜色。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天空阴沉沉的,一直都是要下雨的样子,看不到阳光。

南佳恩安静地靠着哥哥,握着哥哥的手。

手心是温热的,可以暖到心里。

“正勋,等我忙完这一段时间,我们出来喝酒吧?”

曺圭贤的声音很轻,像是睡前说晚安那样。

“嗯,等你叫我。”

隐隐约约听到了手机对面似乎是利特在召集成员们的声音,南正勋收住了话题。

一直到通话结束,他都保持着这个轻松的坐姿,没有改变过,仿佛世界里暂时只有南佳恩、曺圭贤和自己。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在一个他看不到的视角里,有人默默地看着他,看了许久。

……

“你在看什么?”

清潭洞的一家顶级私厨里,沈恩勉放下手上的红酒杯,扶了扶眼镜。

他的对面是看着手机的郑秀容。

极短的一瞬间,虽然郑秀容很好地管理了表情,但那初看到手机屏幕时一瞬间的厌恶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没什么,小事情。”

放下手机,郑秀容拢了拢长发,展颜而笑,立时就把自己带出来的那一丁点情绪抹了过去。

柔和的脸部线条和天生长情的眉眼,本就相貌出众的她在笑容的加持下看起来格外温柔。

“对你来说的确是小事情,是不是那个宋敏奎回国了?他的父亲的确有点烦人,认不清自己的分量是多少。”

给郑秀容面前的高脚杯里续上一点红酒,沈恩勉看向她的目光里像是挂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锋利但不伤人,把郑秀容的情绪“伪装”轻轻划开。

“恩勉oppa,你是属狐狸的吗?小心以后你的夫人会嫌弃你。”

刚切了一小块牛排,郑秀容停下手上的动作,笑得有几分促狭。

已经是比较熟识的关系了,又都是两个明理的聪明人,郑秀容说话就少了几分客套。

“小丫头,我未来的夫人不用你操心。反倒是你,宋家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烧糊了,居然找上了你父亲。”

丝毫不掩饰自己打趣的声音,沈恩勉慢慢向后靠在椅背上,坐姿放松了许多。

“好了好了,知道你厌烦,不说这个了……你那个运动服外套是怎么回事?”

沈恩勉话锋一转,抬手指向了衣架的方向。

那上面挂着的是南正勋作为导购员,首次开张的成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