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还好(二)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2207字
  • 2020-12-05 10:58:14

姐姐真漂亮

(看着她的我)疯了

(但是现在已经筋疲力尽)

Replay Replay Replay

……

2008年的冬季,一颗星星安静地躺在夜空的幕布上,四周都是漫无边际的幽邃。

出租车里,年纪并不大的司机跟着音乐的节奏用指尖轻轻点着方向盘,趁着路口红灯的时候,看了一眼后视镜,短暂地打量了一下这位刚才在医院门口搭乘的客人。

是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年轻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过话,也没有什么动静,只是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车里满是新人男子组合SHINee出道曲《姐姐真漂亮》的歌声。

年轻人的怀里抱着一只背包,上面正好就印有SHINee的字样,看样子是SHINee周边里卖的东西。

“是SHINee的粉丝吗?”

终于没有忍住好奇心,司机开口抛出了疑问。

后视镜里,年轻人收回了看向窗外的视线,胳膊稍稍用力,把背包抱得紧了一点,轻轻点点头。

“是,我是SHINee……的粉丝。”

南正勋抬起眸子,对上了司机的视线。

如果细看就能看出来,那是一双不久前流过泪的眼睛。

“那个……请问您是艺人吗?”

因为帽檐的缘故,司机没有太注意到南正勋眼睛的异常,反倒是觉得这个人的外貌是十足的明星感。

“不是,我是素人。”

南正勋摘下了棒球帽,露出了自己严格按照规定收拾好的寸头发型。

极少会有哪个明星留这种发型的。

“真的是很出色的长相。”

路口的绿灯亮起,司机丢下一句好听的话,急忙把注意力放回到了驾驶上。

“谢谢。”

重新把棒球帽戴上,南正勋活动了一下肩膀,从口袋里取出手机。

[阿爸,我刚去看过了偶妈,刚从医院出来,你不要太]

打字的指节虚悬在按键上,南正勋抿住嘴唇,眸子黯了黯。

“太拼命了”,他本来是想这么打字的。

可是,这种话太空泛了,也是不可能的。

木然地盯着字符的光标一下一下闪烁,南正勋像是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

本以为只是当两年多的“寸头”以后,就可以回家,按部就班地找工作、上班,供妹妹高考读大学。

然而,现实却告诉他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臆想。

在他离家很远的时候,他的养父南载灿替朋友做担保,这本是一件好心的事情。

养父的朋友也并不是什么不靠谱的人、

可万万没想到,那个人在某一天就像蒸发了一样,突然消失了。

无论怎么样都联系不上。

于是,那些债务就自然转到了做担保的南载灿身上。

原本一个幸福的普通家庭变得负债累累。

养母裴孝珍也因为这件事的打击而一病不起。

南家,雪上加霜。

对于南正勋个人来说,屋塔房的日子要远比这个更加艰难。

可是,他早已经不是当初孤身一人了。

自从获得了“南”这个姓氏以后,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如此沉重的压力。

迫不及待地想要结束“寸头时期”,然后想尽一切办法去赚钱。

像是被上天赐予的,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家庭,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它变得支离破碎。

时间,现在已经成为了南正勋的煎熬。

刚才在医院里看到裴孝珍躺在病床上的样子,自从生母离世后再没有流过眼泪的南正勋,第一次哭了。

坐在病床边,像是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他弯着腰,手肘支在腿上,双手握着裴孝珍因为一直打点滴而变得冷冰冰的手,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生母走的时候,他年龄还小,有一些感受不能完全地理解。

现在,他已经20岁了,这种撕心裂肺一般的伤感让他感到难以呼吸。

然而,他毕竟已经20岁了,他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

父亲年纪大了,母亲卧病在床,妹妹正是需要专心读书的时候,这个家要靠自己去维护。

这是他理所当然要背负的一切。

回过神,南正勋架着食指的指节揉了一下鼻尖,飞快地眨眨眼,长呼一口气,把手机屏幕上的那行字删掉了。

[阿爸,我等会在外面吃过饭以后就回家了,你不用着急,路上慢一点。]

看着这条信息变成“已发送”的状态,南正勋准备收起手机。

叮……

手机轻轻响了一下。

养父这么快就回复了吗?

[Oppa,你有空吗?我们见一面吧?]

睫毛颤了一下,南正勋握紧了手机,闭上眼睛。

刚才离开医院以后,他给关系亲近的几个朋友发了信息,说了自己放假的事情。

现在,金泰妍回复了他。

出乎意料的是,金泰妍居然约了他要见面。

在当初刚刚知道“黑海”事件的时候,南正勋焦虑得连表情也管理不好。

等到了可以用手机的时候,他却发现怎么都联系不上林允儿和金泰妍。

出了那样的事情,公司的管理必然会达到最严格的程度。

其实这一年多以来,他和朋友们的联系并不多。

大家都各自忙碌,鲜有能对得上空闲的时候。

不管是少女时代,还是SHINee,出道艺人的生活已经和普通人不是一个节奏了,公司对艺人的管理也自有一套规矩要遵守。

而他也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手机的。

[得到许可了吗?不能私自外出。]

南正勋睁开双眼,轻轻触碰着按键,直到这条信息发出去,他才放松了呼吸。

……

“我知道了,明天就启程。”

结束通话,宋敏奎扫了一眼自家别墅这间装潢奢华的客厅,撇撇嘴,把手机丢在了沙发上。

明天,他就要离开这栋宅子了。

他的父亲已经安排好了,让他去国外念书。

向往舞台的梦被打碎以后,宋敏奎这一年多以来过得很颓废。

母亲没有说教他,只是心疼儿子过去的努力打了水漂,白吃了那么多苦。

当初本就极力反对他去当练习生的父亲却觉得他太不上进了。

于是,就有了刚才这一通电话。

嗡嗡嗡……

手机躺在沙发上,又一次不安分了起来。

宋敏奎挑了挑眉,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手机,慢条斯理地按下了接听键。

“是我,什么事?”

靠着沙发,宋敏奎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全然不像刚才接电话时那样恭顺。

“再加一笔债务?你还真会玩,我当初让你给他家找点麻烦,都已经一年了,没想到你现在还能搞出来新花样。”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可乐的玩笑,因为刚才被父亲训斥而情绪不佳的宋敏奎慢慢露出了笑容。

“我明天就要去国外念书,这事我也早就没什么兴趣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