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还好(一)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3065字
  • 2020-11-12 12:46:10

一群人在初生的舞台上迎来扑面的黑暗,已经步履艰难;

一个人在普通的生活中已经陷入了挣扎的泥泞,看不到希望。

汹涌澎湃的海浪里,他们只能抱紧唯一的浮木,红着眼、咬紧牙关,竭力飘向远处。

但愿,那里有一个岸边。

“辛苦了!大家辛苦了!谢谢!”

双手撑着膝盖一再鞠躬,饿得头晕的金泰妍站直了身子,轻轻摇晃了一下。

作为少女时代组合的队长,金泰妍已经出道超过一年了。

在进入2008年以后,原以为日子再怎么不济,也最起码可以和同行们一样正常活动。

可是,在经历不止一次的、后来被称为“黑海”的事件以后,她发觉自己新年时对组合寄予的美好愿望全部落空了。

组合的所有行程都被停止,所有活动都被抵制,除了她主持的电台节目和林允儿的电视剧以外,其他成员就只能在宿舍和练习室里消磨时光。

我们组合是不是要完蛋了?

不止一个人这么想过。

公司内部的态度也并不明朗。

曾经淘汰了太多人而站上舞台,现在却被舞台抗拒,真是讽刺。

“走吧,泰妍。”

把一杯热咖啡递给金泰妍,作为经纪人的金柱英接过了她的小背包,带她离开了这间电台演播厅。

握着咖啡杯子,指尖一下一下捏着,金泰妍脸上刻着的笑容纹丝不动,仿佛腰天生就是长弯了的,不停地和路过的人微笑、打招呼、鞠躬。

脚步也尽量轻轻的。

一直到走进电梯,一直到电梯门合上,金泰妍用力握紧了咖啡杯,沉沉地靠在了墙上。

她的表情就像被剥得稀碎的橘子皮,一块一块地掉在地上。

只不过,橘子皮被剥开以后是甘甜多汁的果肉。

而她的表情被剥开以后,是血肉模糊又不敢喊疼的心情。

又一次被anti在电台里骂了,对方骂得很难听,她笑得很僵硬。

“Oppa,允儿下班了吗?”

电梯门打开,走进四下无人的停车库,金泰妍这才打开咖啡盖子,小心地喝了一口。

在人前喝咖啡,要是沾到了牙齿,说话的时候就有被发现的“危险”,影响形象;

在人前喝咖啡,要是正好有人过来,就来不及第一时间鞠躬打招呼,影响礼仪;

在人前和咖啡,要是不由自主觉得解渴,可能会在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把疲惫显露在表情上,让人产生误会……

一杯咖啡,喝得好累。

然而,她并不能累。

她必须是铁打的,身体是铁打的,心情也是铁打的。

同样和她一样是铁打的,还有林允儿。

那个看起来貌似不是组合里最要强,实际上却能为了做好身材管理而在前两天真把自己活活饿晕过去的门面担当。

——林允儿还没有倒下,凭什么说少女时代输了。

感谢粉丝们的倔强,让成员们在眼下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还能喘一口气。

也拜那一片“黑海”所赐,她第一次觉得互有矛盾、各有想法的成员们之间是可以交心的,是可以真心实意拥抱在一起的。

从来都没有什么铁板一块的组合。

却会有并肩经历煎熬、一起拼命努力的朋友。

“延希刚才说允儿还在剧组,今天得晚一点下班,要加几个镜头。”

付出的努力不分高低,对组合的心意每个人都一样,只不过电台的影响力确实比不过电视剧,公司给林允儿专门指派了一个叫作刘延希的随行经纪人。

加镜头是好事情,没有哪个演员是不希望自己多一点镜头的。

拉开车门的手微微一顿,金泰妍犹豫了一下,张了张口,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她在想要不要在回宿舍的路上带一点吃的回去?

最起码让林允儿多少都吃一些。

为了拍电视剧上镜好看,那个孩子已经到了苛责自己的地步。

收拾好行装放进后备箱,金柱英坐上这辆保姆车的主驾驶位,抬眼看了看后视镜,默默地叹了口气。

满脸疲惫的金泰妍靠着车窗,脑袋抵着反光玻璃,双眼没有焦点地看着外面。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金柱英挠了挠额头,只能发动了引擎。

日复一日,这种看不到希望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金柱英没有答案,金泰妍没有答案。

林允儿也没有。

这位门面担当现在已经到了睡觉说梦话也能说出台词的程度。

“泰妍,你的手机,刚才响了一下。”

金柱英把一部小手机递向了后座。

经纪人作为公司与艺人之间的桥梁,虽然是公司所指派的员工,但一定要自己懂得如何与艺人相处好。

这并不是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关系,而要一起走下去的工作伙伴。

什么事一定要报告给公司,什么事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经纪人自己心里会有一本账。

所以,尽管少女时代还没有到可以自由使用手机的时候,金柱英仍旧允许了金泰妍像现在这样拿到手机。

同样还可以这么使用手机的另一个人就是林允儿,那位叫作刘延希的经纪人也采取了和金柱英同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的艺人。

在压力这么大的前提下,如果下班以后还把这种自己知道分寸的艺人勒得那么紧,那就是经纪人失格了。

“谢谢你,oppa。”

明白经纪人主动释放的好意,金泰妍虽然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心里终究是感谢的。

[您有一条未读信息。]

看着手机屏幕,金泰妍歪了歪脑袋,眼睛无神地眨了眨。

这个时候的短信……可能是什么垃圾短信吧?

[泰妍,我放了两天假,正在回家的路上。]

点开短信,一行简短的字跳了出来。

金泰妍的瞳孔里瞬间有了清晰的焦点,慢慢坐直了身子,不再靠着车窗。

发信人是南正勋。

这个目前已经历了一年“寸头时期”的人。

咽了咽喉咙,金泰妍捏紧了手机,指尖虚悬在屏幕上方,在几个键之间反复挪移。

最后,她看了一眼前排的主驾驶位,手指慢慢地敲在了按键上。

“Oppa,我可以出去一个小时吗?”

……

“你说什么?”

坐在主驾驶位上,刘延希把车停在了路边,转身看向后排的座位。

林允儿轻轻握着手机,目光郑重地向他点了点头。

“我记得SUNH是有慈善救助性质的基金会,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刘延希扶了扶眼镜,没明白林允儿为什么要打听这家医院的信息。

在他的了解当中,林允儿的家人都身体健康得很。

“朋友的母亲生病了,我想帮帮忙。”

低头打开手机,林允儿微微一怔。

[您有一条未读信息。]

没有过多思考,林允儿按下了手机上的“返回”键,略过了这条信息。

比起读一条可能是垃圾短信的信息,现在她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做。

琢磨了一下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措辞,她拨通了刚刚查到的SUNH医院的电话。

“您好?”

拍摄了一整天的电视剧,只吃了很少的东西,林允儿此刻仍旧是营业时常常使用的甜美声线。

如果只听声音,根本发觉不出来这是一个承受着巨大压力、已经又工作了一整天的人。

然而,看她的脸就会明白,卸了妆以后显露出的黑眼圈完全出卖了她的状态。

“是,我想资助一位在贵院接受治疗的病人,我听说贵院有设立救助基金会,不知道都有哪些对病人的福利政策呢?”

一手举着电话,另一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笔记本摊开在腿上,林允儿又取出一只圆珠笔,咬着笔帽把笔拔出来,开始在纸上做记录。

“是……是……不好意思,打断您一下,关于您说的这一项,如果我选择最好的用药,后续对病人的护理会有什么配套增加的措施吗?”

微微蹙着眉,林允儿时不时地点点头,听得很认真。

她今年也不过就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却在电话里老成得像是已经二十八岁了一样。

刘延希看了一眼后视镜,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职阶比自己高的金柱英发了一条信息。

[哥,允儿今天表现得很好呢,导演说要加两个镜头,现在还在补拍,得回去晚一点了。]

收起手机,刘延希把空调开大了一点,目光向着车窗外四处探寻,看看周围有没有便利店,想给林允儿热一杯牛奶喝。

听说这孩子最近总是睡不踏实。

“是,那我就选择这一套吧,需要办理哪些手续呢?”

眉尖舒缓开,林允儿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却让刘延希觉得她的精神放松了一点。

看起来应该是解决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是……是……不,我想匿名资助,不希望病人知道我的姓名。”

这句话倒是让刘延希听得愣住了。

不留名?

不是说生病的人是朋友的母亲吗?

这有什么不能留名的?

而且,林允儿现在并没有赚多少钱,敢说出“最好的用药”这样的字眼,八成是她家里也给她提供了一些钱吧。

蓦然间,不知道电话对面的人是说了什么,林允儿合上了笔记本,睫毛轻轻颤了两下,安静地低下了头。

“是……那位病人的名字叫裴孝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