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新的决定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3015字
  • 2020-11-08 18:17:02

——我们曾经经历过多少的挫败,就如困在黑暗之中。

——就算会后悔这是错误的选择。

——也绝对不要停下来,不要停下来。

灿烂的阳光在窗帘上糊了一层烤面包的颜色,墙上贴着一张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海报,衣架上挂着一套曼联队的真品训练服,在这个属于男生的卧室,东方神起《“O“-正.反.合.》这首歌的声音从床头柜上的手机里突然冒了出来。

“嗯……哪位……”

半睁着眼睛,还在睡觉的南正勋从被子里伸出手,摸索着抓住了已经没有手机链的手机,歪七扭八地放在了耳朵旁边。

“Oppa!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分贝的声音冲进耳膜,南正勋被激得打了一个哆嗦,立刻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什么怎么回事?你喊这么大声,想吓死我吗?吓死我你就没有oppa了。”

拍了拍额头,南正勋拧巴着表情,咬着牙说话。

就差把对方从手机另一边揪出来,弹对方的脑门了。

“你怎么会被开除啊?你怎么会啊……”

对面的声音很着急,带着一点颤悠悠的哭腔,还有打着别扭的、类似埋怨的情绪。

“宣美啊,事情就是我昨天给你留言的那样,已经……不是练习生了。”

揉了揉眼睛,南正勋看到墙上的电子表,顿时就有了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睡到自然醒,多久都没有过这样可以心里不装事的日子了。

每天都是机器人一样玩命练习的时光,似乎都已经沉淀在了睡梦里。

在卧室门外,南正勋的妹妹南佳恩正小心翼翼地扒拉在门上,贴着耳朵。

“噫……肯定又是那个李宣美,到底谁才是你妹妹啊?”

闭着眼睛咬了咬牙,南佳恩站直了身子,一脸嫌弃地回到了客厅。

“Oppa他睡醒了。”

把自己扔到沙发上,南佳恩随手拿起电视遥控器按了几下。

南正勋前天晚上回家以后,家人们都避开了那个话题。

包括昨天一整天,都没有人提起过任何关于“演艺”这样的字眼。

而南正勋就像从来没睡过觉一样,除了吃午饭以外,昨天睡了整整一天,今天早上吃过早饭以后就又去睡到了现在。

“真的吗呀?”

瞄了一眼南正勋的卧室,南正勋的养母裴孝珍女士停下了手上摘豆芽的动作。

虽然已经嫁到南家很多年了,但是裴孝珍一紧张起来就还是会下意识地说出釜山口音。

“真的!一睡醒就和那个李宣美打电话……哼!”

把遥控器丢在一边,南佳恩抓起沙发上的抱枕放在怀里,用力捶打了几下。

本来就长着一张盐系冷淡脸,现在又带着情绪,看起来真的是“生人勿近”。

“好了,你老和宣美那孩子闹什么情绪?”

放下手上的报纸,南正勋的养父南载灿扶了扶眼镜,临时板起脸盯了一眼女儿。

然后,他也看向了南正勋的卧室,若有所思地摸了一下后脑勺。

孩子的未来该怎么办?

作为父亲,南载灿没有想要左右孩子的想法,但是他得心里有点主意,这样才能给孩子提出好的建议。

咔嚓……

南正勋打开了卧室门。

听到声响的一瞬间,裴孝珍立刻低下头,又开始扒拉她的豆芽;

南载灿把报纸又举到了面前;

南佳恩拍了拍面颊,重新把表情收拾好,回到了“可爱的妹妹”。

“阿爸,偶妈。”

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的南正勋走进客厅,南佳恩立刻向旁边挪了挪,给哥哥腾出来一个宽敞的地方。

“Oppa喝水。”

南正勋刚坐下来,南佳恩就给南正勋杯子倒上了温水递过去。

刚才还因为南正勋和李宣美的电话而咬牙切齿,现在立刻就简直不要太有眼色。

南载灿藏在报纸后面,一脸无奈地摇摇头。

女儿这翻脸堪比翻书,果然是随了裴孝珍。

“阿爸,偶妈,佳恩,我……想好了。”

抱着杯子,南正勋眉目疏淡地看着电视上广告里的艺人,轻轻开了口。

关于自己的未来该怎么打算,南正勋知道父母和妹妹都很担心。

看似是闷在卧室里睡觉,实则一半的时间都是睁着眼睛思考,南正勋终于做出了决定。

所以,他就立刻来告诉自己的家人。

拖得越久,家人就会越担心。

惨痛固然是惨痛,不可能不伤心,但是经历过屋塔房的那些时光,南正勋远比常人要来得更有毅力。

看了一眼摘下眼镜的父亲,再看一眼把放豆芽盆子放在一边的母亲,南佳恩盯着南正勋一动不动的样子,抓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想好了啊……嗯,那就好。”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南载灿知道南正勋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所以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突然的。

“我之前想过,我还是回学校去念书吧,先从补习开始,然后去参加高考,这期间我也可以找一些实习的工作打工。”

没有任何停顿和犹豫,南正勋的措辞显然是提前组织好了的。

不过,却没有立刻得到父母的回应。

南载灿拿着眼镜,轻轻敲点在手心里。

裴孝珍看了一眼丈夫,浅浅地叹了口气。

反倒是南佳恩立刻就瞪圆了眼睛,皱起眉毛看着哥哥。

“Oppa,你现在还能看得进去书吗?你只会唱歌、跳舞和演技,数学公式都忘光了吧?”

心直口快的,南佳恩说了一句大实话。

南正勋的生活节奏早已经不是普通学生那样了,成为练习生的他相当于提前一只脚踏进了社会。

本就不是读书的料,南正勋确实很难在课堂里取得什么进展。

说到底,她也只是操心哥哥。

但这样的话,委实还是刺耳了。

南载灿微微蹙眉,重新戴上了眼镜,眼角的余光看向女儿,嘴角抿了一下。

裴孝珍在南正勋看不到的角度里,意义分明地瞪了一眼女儿,还抬起手做了一个握拳要打的动作。

这孩子刚才不是还那么有眼色吗?现在倒刺激起哥哥来了。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南佳恩向后缩了缩,搂住抱枕,遮住了自己的嘴巴,视线飘来飘去,不敢再看自己的哥哥。

“说实话,我也不觉得我能看得进去书了。”

父母和女儿,三个人都微微一怔,随后相互交流了一下目光,不约而同地坐直了身子,看向正在微微笑着的南正勋。

他心里很清楚,妹妹没有说错,回到学校不过只是一个幻想罢了。

过去的生活里,他的确只学会了唱歌、跳舞、演技,并不具备一个普通人本应有的人生轨迹。

笑叹一声,南正勋压下心中泛起的落寞,抿了一下嘴唇,把目光投向了南载灿。

“所以,我决定去报名了。”

一时之间,客厅里静悄悄的。

只有南佳恩轻轻挪了挪,挨着哥哥的臂膀,低下头,轻轻抓住了他的胳膊。

“嗯,也可以,早晚都要经历这一步,你现在这么打算只不过是做了大部分普通男人在这个年龄都会做的事。”

没有和妻子交流,南载灿直接下了定论。

这也是他所认为的,南正勋现在最好的选择。

既然已经不能再继续做练习生,选择争取成为idol的这条路,那么用“适龄男子去履行义务”这件事来重新作为人生的起点,找到普通人生活的节奏,这是恰当的。

儿子的想法和自己不谋而合,南载灿原本还有些放不下的心安定了下来。

“现在去报名,然后去参加体检,等通知下来,大概明年上半年就可以出发了。”

握住南佳恩的手捏了捏,南正勋目光清泠泠地笑了笑。

就像是一支羽毛慢慢落在了南佳恩的手心里。

还以为能和哥哥重新像小时候那样相处,却没想到明年开始就得分别起码两年,南佳恩难免会觉得低落。

而同样被低落情绪所侵染着的,还有S.M公司的那些练习生们。

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绝大部分人都开始进入了午休的模式,可某一些人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练习室的意思。

男生练习室里,累得手脚像是灌了铅,汗水浸湿了背心,李珍基还在咬着牙练舞,崔珉豪和李泰民各自拿着一个水瓶当作话筒在练歌。

女生练习室里,金泰妍和林允儿分别坐在相对的角落里,平复着因为刚刚练舞而不太规律的呼吸。

两个人离得远远的。

刚刚出去了一趟的崔秀英从门口走过来,坐在林允儿旁边,把水瓶递给她,却发现这个人在抱着膝盖发呆,眼神里没有焦点。

“允儿,你在想什么?”

没有抱着任何希望,崔秀英觉得林允儿可能不会回答自己。

“我在想午饭吃什么,食堂今天是不是有番茄炒蛋?”

棒读一样的语气,林允儿立刻给出了回复,尽管内容是崔秀英没有想到的。

“你说什么?”

崔秀英张着嘴巴,略向后仰着一点头,不解地看着林允儿。

睫毛眨了眨,林允儿眼中的焦点重新凝聚起来,她侧过身看向崔秀英,有些疲惫地笑了笑。

“但愿有番茄炒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