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管是什么决定,请一定告诉我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2067字
  • 2020-11-08 20:58:51

看着那张公告被贴到地下二层入口的墙上,作为公司里颇有地位的编舞老师,甚至以后很可能要提升为创意总监的沈在元抱着胳膊,深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么好的苗子,太可惜了。”

虽然经过了称得上是激烈的讨论,虽然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但南正勋终究还是被开除了。

和李顺圭说的那些话一模一样,打人是一件事错误的事情,公司不会在这种“硬伤”上留有余地。

这不是出于好心与否的问题,规矩就是如此,现实就是如此。

转过身,沈在元的脚步略作停顿,抬手按了一下眉心,快步走开了。

在他的身后,是那些他熟悉的练习生们。

只有十三岁的李泰民,哭得很大声。

南正勋对他,一向都是“亲哥也不过如此”。

现在,像亲哥一样的哥哥就要离开了。

除了那些冷眼旁观和暗自庆幸的练习生,林允儿和李珍基们都很难过。

包括从SJ宿舍匆匆赶来的SJ成员、和南正勋一起练习过的同岁朋友曺圭贤,每个人的表情都像是蒙着一层灰。

听到身旁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徐珠贤侧身看到了林允儿的肩膀愈发沉重地起伏着。

她在朋友们面前一向都是坚强的人。

今天却不知道已经流了多少眼泪。

就算早有心理准备,可真的到了面对事实的时候,人们还是难以接受。

“对不起……对不起……”

双手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胳膊,林允儿像是被抽走了骨头一样,仿佛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一点一点痛苦地弯下腰,闷着头,最后缓缓蹲在了地上,把头埋在膝盖里,肩背的线条止不住地轻轻颤抖着。

李珍基双手捂着自己的太阳穴,瞪圆的眼睛里满是无法相信的情绪。

盯着公告上写着“宋敏奎”的那几个字,如果目光可以实质化的话,崔秀英一定可以把墙瞪穿。

曺圭贤搂着李泰民的肩膀,轻轻拍着这个孩子的背,想要安慰他,却只能无力地接受这个孩子越哭越厉害的事实。

金孝渊烦躁地一脚踢在墙上,气鼓鼓地拽下了自己的发带,目光偏转之间,发现少了一个人。

“泰妍unnie呢?”

……

“对不起,阿爸。”

吸了吸鼻子,南正勋红着眼眶站在走廊的角落里,指尖紧紧地扣着手机,不知道等一会该怎么面对来接自己回家的父母。

本来,养母是希望他安心念书,考大学,最后可以找一份体面的、坐在大公司办公室里的工作。

可是,因为早早就失去了生母,独自在艰难的环境里“野性生长”的缘故,南正勋习惯了那种需要顾及很多、不得不关注许多杂事的生活,对于需要全神贯注应对课堂的文化课学习,他很难集中注意力。

而且,按照中学数学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南正勋这孩子就不是学习的料,他并不是贪玩不学习,而是听不懂。”

所以,尽管养父给了他极为严格和全面的家教,他的学历却只是停留在了高中毕业。

与此同时,他的天赋却在镜头前得到了发掘,S.M公司练习生部在他身上倾注了大量的期待。

用沈在元的话来说,就是:“天生的镜头感,是天生艺人。”

再配上那副视觉效果极佳的外貌和身形,简直是上天把艺人这碗饭专门赏给了他。

因为这样,养父劝动了养母,让他得以全力以赴在S.M公司练习。

他也一直都没让父母失望,几乎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出道的门槛。

然而现在,一切都归零了。

“正勋啊,你果然是阿爸和偶妈的孩子,你没有做错,换了阿爸也会做同样的事,不要说对不起这种话。”

养父温和的声音传入耳中,南正勋张了张口,用力咬紧牙齿,仰着头,睁大眼睛眨了眨睫毛。

“阿爸,我……”

声音微微颤抖,南正勋捂住嘴巴,又吸了吸鼻子。

“你就在公司等着,阿爸和偶妈都已经提前下班了,等会我们一起回家。”

抿着嘴唇,无声地点点头,南正勋用力闭上眼睛,然后猛地拉开眼帘,甩了甩头。

“好,阿爸。”

收起手机,南正勋看着窗外有些雾蒙蒙的天空,肩膀稍作颤动着深吸一口气,努着口型慢慢呼出,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就这样停顿了一下,南正勋再短促地叹了一声,伸手抻了抻衣领,安静地转过了身。

“Oppa。”

南正勋的视线对上了金泰妍的眸子。

这个被同期们私下里开玩笑说是“奶团子”的女生,站在距离南正勋差不多有五步的距离上,红着眼眶,努力管理着表情,用一个浅浅的笑容迎接南正勋。

“泰妍,我……你要加油啊。”

走到金泰妍身前,南正勋拉动嘴角,笑着回应了这个朋友。

只不过,这个笑容在金泰妍眼里稍微有一些“难看”。

“Oppa,你做了一件对的事情,你没有错。”

金泰妍抓住了南正勋的右手,拉到自己身前,双手握住。

这是她第一次和南正勋拉着手。

也是她第一次主动去拉南正勋的手。

这个人的手心很温暖。

“是的,oppa我也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和我们泰妍想的一样。”

尽管笑得比哭还难看,但是南正勋仍旧用轻松的语气说着话,单手回握住了金泰妍。

这孩子的手心凉冰冰的。

“Oppa,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被公司除名已经是不可逆的定局,其他公司也不会招募一个被开除的练习生,南正勋已经断了出道当idol的路。

离开公司是必然的,但金泰妍绝不希望这个人彻底离开自己的生活。

“现在还不知道,我想好好睡一觉,然后再思考以后的事情。”

抬起另一只手,南正勋轻轻揉了一下金泰妍的头顶。

平时也有和林允儿打打闹闹、甚至开玩笑互相揪对方面颊的时候,但对待金泰妍,这是南正勋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

“不管是什么决定,请一定告诉我,oppa。”

慢慢握紧了南正勋的手,金泰妍下定了一个决心。

如果她是一只蝴蝶,那么此刻就是这只蝴蝶扇动翅膀的时候。

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扇动了翅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