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残忍与温柔
  • 拥抱你的愿望
  • 谨之初
  • 3057字
  • 2020-11-08 19:13:43

落叶飘下的时候,没有能知道它最终会飘向哪里。

即便是伸手挽留,也不会改变它成泥化尘的归途。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目送它远去,期待下一个盛夏。

“谢谢老师,虽然感觉希望不大,但还请您帮忙打听一下。”

站在楼梯间口,放下手机,金泰妍咬着牙闭合了一下双眼,鼻腔呼气,肩膀绷紧的线条不甘心地放松了。

与林允儿相同,金泰妍明知南正勋的离开已成定局,但仍然在尽力打听消息,希望能存在一丝奇迹。

而不相同的是,她没有林允儿那样的人缘,也很明白靠同公司艺人之类是很难提前知道什么的,所以她不惜请动了自己的老师郑淳元。

就像走着走着,突然地上陷下去一块那样,金泰妍愈发觉得心里不踏实。

南正勋是她来到这座城市以后的第一个朋友。

她没有多少朋友的。

睁开双眼,金泰妍面无表情地拍了拍自己的面颊,转身拉开了楼梯间门。

现在继续待在地下二层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数着时间,估摸着南正勋差不多应该从练习室长的办公室出来了,金泰妍打算去到一层看看,总好过现在这样见不到面。

然而,她刚刚进了楼梯间,就听到了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允儿……你好。”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林允儿,金泰妍的眸子里雾蒙蒙的,看不出情绪。

“是,你好。”

站在金泰妍面前,没由来的,林允儿突然觉得心里一慌,避开了视线。

眼前的这个金泰妍从容得出奇。

完全不是平时的闷葫芦样子,就算被欺负了也是默默忍受。

“允儿,你没事吧?没有受伤吧?”

近前两步,金泰妍的眼中,林允儿的面容愈发清晰。

而金泰妍藏在口袋的那只手也攥得更紧。

林允儿这是什么表情?

居然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南正勋就是为了她才站到了悬崖边上。

她现在怎么能……

“没事的,我都好。”

没有去看金泰妍的眼神,林允儿心里稍稍有些愕然。

金泰妍并不是一个不懂得关心的人,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她更应该会问自己关于南正勋的事情才对。

不着痕迹地清了清嗓子,林允儿努力打起精神,不希望自己内心的低落情绪再更多地影响到其他人。

在林允儿看来,这毕竟只是她和南正勋两个人的事情。

“那就好,没事就好。”

金泰妍的睫毛眨了眨,眉眼间的线条慢慢变得柔和,又轻轻抬动嘴角,露出一个宽心的笑容。

可是,口袋里的那只手攥紧又慢慢松开,一直反反复复。

金泰妍很想质问面前这个人,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一方面,林允儿的确和自己相处融洽。

另一方面,这个人是南正勋付出了不能承受的代价保护下来的,自己如果把情绪发泄到她身上,那南正勋的付出不是就打了折扣吗?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股愤懑的情绪堵在心口却不能抒发,金泰妍生怕自己忍不住变了脸色,两三步从林允儿身边走过,只留下一个匆匆的背影。

从遇见宋敏奎开始,一直到现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林允儿没有余力多想金泰妍的变化,安静地回到了练习室。

她知道,无论公司的处置结果如何,南正勋都一定会回到这个地方。

“允儿,回来了?”

偌大的练习室里,只有李顺圭一个人在。

其他人不知道都去了哪里。

刚才自己情绪激动地跑出去,没有顾及到他们,现在想一想多少都觉得有些抱歉。

“Unnie……我回来了。”

看到李顺圭轻轻抿着嘴唇的浅笑和眼神里清晰又柔软的温和体贴,林允儿心里原本已经垒起来的高墙,不由得松动了一点。

此刻的李顺圭就像是亲姐姐一样,站在门口等自己回家。

林允儿的鼻尖微微一酸。

李秀满老师的侄女,在其他公司练习多年后空降S.M公司练习生预备出道组的新人,李顺圭还处在一个尽快融入集体的阶段,谈不上和谁非常亲近。

所以,林允儿猜到了李顺圭在练习室是专门等自己。

这是这位姐姐善意的关心和示好。

“手这么凉……允儿啊,你愿意听我几句话吗?”

李顺圭拉着林允儿的手,轻轻捏了捏她的手心,微微蹙眉打量了一下林允儿的面容,犹豫了一下,把之前想好的说辞拿了出来。

关心是真的关心,林允儿很容易让身边的人有亲近的好感,是李顺圭想要成为朋友的人。

花了心思也是真的,李顺圭希望能快一点融入到这群人当中,今天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入口”。

心里那根刚刚绷起来的弦晃了晃,听着李顺圭语气轻柔又语意厚实的声音,看到李顺圭眼里些微心疼和不忍的神色,林允儿张了张口,最后长叹一口气,把心里的戒备和脸上的假装无事都卸下了。

而且,与朋友们相比,此时的李顺圭会是一个更客观的人。

“允儿,不要再自责了。”

换成双手握着,李顺圭用自己的手心暖着林允儿的手。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都怪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正勋前辈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很可能被开除?你希望公司能讲一讲人情,留下南正勋,对不对?”

听到“开除”这个词,林允儿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眨了眨眼睛,点了一下头。

“允儿,你把这件事的责任都归咎在自己身上,这太傻了。从始至终,做错事的都是那个宋敏奎。”

仔细地观察着林允儿的表情,看到她并不抗拒的样子,李顺圭稍稍松了口气。

虽然不少人都说自己有情商、会说话,但林允儿也并不差多少。

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最忌讳的就是让对方觉得自己太聪明而抗拒。

“宋敏奎是在年末考核里被淘汰的,你们和他完全不同,你们是公司精心培养的艺术品,不能有瑕疵,这件事其实要分开来看。”

李顺圭松开一只手,在林允儿面前先后竖起两根手指。

“喝醉酒,闯女更衣室,这是错的,肯定要被开除。”

指尖抚在林允儿的手心,李顺圭稍稍用了一点力道。

“打人,也是错的,被开除是正常的。”

话音刚落,不出李顺圭预料的那样,林允儿急切地对上了李顺圭的目光,眼眶又红了起来。

“可是,正勋oppa是好心在救我,他没有做错事。”

知道公司的规定,却没有思考为什么会那样规定,林允儿失去了平时的冷静。

“允儿啊,你想一想,如果正勋前辈出道了,几年以后成为顶流的idol,那个时候被人把当年打架的事情翻出来,舆论和大众会怎么骂他?我们所生活的本来就是一个对idol的失误零容忍的地方,你希望他到时候从高处摔下来,摔得惨兮兮的吗?”

任由自己的手被李顺圭用力捏了一下,林允儿的瞳孔稍稍睁大,轻轻张开嘴唇,却说不出半个字。

一个关系不太亲近的人对自己做出了堪称多管闲事的行为,可是林允儿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反驳对方。

她不喜欢这个话题,想要离开。

可是,李顺圭却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这个空降生把一部诺基亚手机放在了林允儿的手心里。

那是之前被管理老师临时收走的、南正勋的手机。

对于十几岁的练习生而言,这是很大的人情了。

林允儿也只能打消了离开的想法,继续站在原地。

“你喜欢他吗?你的正勋oppa。”

完全没料到李顺圭话锋一转,问了这一句话。

林允儿睁圆了双眼和李顺圭对视着,哑口无言。

这件事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大脑一片空白。

盯着林允儿的眼睛,李顺圭许久之后叹了口气,摇摇头,把林允儿的手完全松开了。

这个人就像崔秀英说得那样,并不是喜欢南正勋,而是太善良了,绝对不希望别人替自己无辜受过,更何况是南正勋这样非常亲近的朋友。

“允儿你想一想,不只是正勋前辈,换成秀英、孝渊,或者是换成珍基、珉豪,换成你亲近的朋友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眼看着你被欺负,对不对?”

能发觉到林允儿的肩膀微微颤抖着,李顺圭轻轻拥抱了这个慢慢低下头、紧紧咬着嘴唇的人。

“允儿,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不能一直停留在过去,我们现在还不能为正勋前辈做些什么,所以要往以后看,然后再报答他。”

抬手抚着林允儿的背,李顺圭听到了她强忍住的、隐隐约约的啜泣声,把还没有说完的话咽了回去,不忍心再刺激到林允儿的心绪了。

南正勋被开除已是定局。

同时,也彻底断绝了出道成为idol的路。

被S.M公司开除的练习生,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再接受。

就像李顺圭刚才告诉林允儿的那样,练习生时期打架的事情会成为idol的黑历史,一旦未来某一天被曝光出来,就会毁了这个idol,也毁了公司对这个idol和其所在组合的投入。

南正勋,这个被公司寄予厚望的练习生,终究是可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