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救人
  • 运河人家
  • 超爽黑啤
  • 3142字
  • 2020-10-29 18:58:06

王运生站在船头向号声响起的方向看去,皎洁的月光下,隐隐约约看到船尾方向大约二十几米的地方有水花泛起。

他什么都没有想,一个鱼跃跳进水里,向落水的方向游去。

从小在运河边上长大的王运生水性极好,用王璐瑶的话说,鱼淹死了他都淹不死。

很快,王运生把落水的人救上船,这是个一身白裙的年轻女人。

王运生看看她嘴里没有呛进什么杂物,辩解开她衣领的扣子,然后抱起女人的腰部,背部朝上、脸部朝下,开始熟练地进行空水。

好在运生抢救的及时,吐出几口水之后,女人的呼吸慢慢恢复了正常。

这时老李叔划着小船靠了过来,“怎么样啊运生,人没事吧?”

“没事,就呛了几口水,吐出去就好了。”王运生答道。

说这话,他抄起旁边的褂子穿在身上,在一个女孩子面光着上身怎么也是不好看。

“没事就好,这姑娘急匆匆的跑到岸边,然后一头就跳下来了,看这意思是有什么事想不开,你好好劝劝她。”

常年在运河上跑,经常能遇到溺水和跳水寻短见的人,见已经救上来,老李叔划着船就走了。

王运生来到女孩儿身边,借着明亮的月光,能够看得出女孩儿也就二十左右岁,跟他是同龄人。

女孩儿扶了扶头,然后从船头坐了起来。

“怎么样,冷不冷?用不用我给你拿件衣服?”王运生问道。

些许的沉默后,女孩儿冷冷地说道:“你不应该救我的,我活着还不如死了。”

王运生说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谁想不开,我们吃运河水长大的人也不应该想不开,谁向生活低头了,我们吃运河水长大的人也不能向生活低头。”

见女孩儿沉默不语,王运生继续说道:“你想啊,一千多年前,咱们的老祖宗靠着一双手,硬生生开凿出这一千多公里的大运河来,这可是苏伊士运河的十倍,是巴拿马运河的二十倍。

这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运河人不服输的精神。

再说几十年前的小鬼子侵华战争,九一八事变之后小鬼子那叫一个猖狂,号称不可战胜,向我们中华大地层层推进,最后怎么样,到了咱们台儿庄立即熄火了。

咱们运河人就是不惯小鬼子毛病,齐心协力保家卫国,创下台儿庄大捷,不但打死了一万多鬼子,关键是让他们不能再四处吹嘘,说什么不可战胜之类的鬼话。”

这时女孩儿淡淡地说了一句:“可我不是运河人。”

“不是运河人?那我更要好好跟你讲讲了。”

说着王运生站起身,收起锚,将小船慢慢向河中心划去。

“你跟我来。”

到了河心,他放下船桨,回身拉着女孩儿到船尾。

女孩儿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的,但也没有拒绝,跟着来到船尾。

王运生指着小船过后泛起的水花说道:“你看啊,生活就像咱运河的水,一条船开过,浪花画出个八字形向岸边翻涌,但几秒钟后就又恢复了平静。

千百年来,这大运河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浪,可它始终生生不息。

运河就好比是人,浪花就好比生活中的大小事情,不管人遇到的困难有多大,生活泛起的浪花有多大,只要人活着,什么风浪都不是事儿,挺一挺就能过去,明天又是满河的好风光。”

王运生的话,好像给了女孩儿很大触动,她蜷着双腿在船尾坐了下来,她看着不断泛起的水花,低声说道:“我有一个恋爱三年的男朋友,我们一起上的大学,说好毕业后一起工作、结婚,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可是就在昨天,他为了一个出国的名额竟然扔下我跟校长的女儿走了,他们一起去了美国。”

“我勒个去,我当多大个事,不就是失恋吗?还值得你要死要活的?”王运生一副无所谓的口气说道。

女孩儿激动地说道:“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你知道我们恋爱了多久吗?整整三年啊!可是他为了一个出国名额,就这么无情地背叛了我们的爱情。”

王运生任凭女孩儿喊出来,然后说道:“我没看错,咱们应该是同龄人吧,你跟我比一下,至少你这个年龄已经上了大学,还已经恋爱过一次了,而我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处过,如果连你都要自杀,那我还活不活了?”

女孩儿摇摇头,固执地说道:“这不一样,那种感觉你没经历过,所以你不知道有多痛。”

“你的说的我确实不知道,也没经历过。但我知道但人生就是这样,只要人活着,其他都没什么大不了。”王运生沉默一下,又说道,“我就是在这运河上出生的,生下我不久,我妈嫌家里穷,就扔下我走了,是我爸把我养大。

可是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爸又死了,就留下我一个人。我虽然不知道失恋是什么滋味,但总不会比我更惨吧,我都活着,你有什么理由去死?

好好活着吧,至少还有爱你的父母。”

说到这里,王运生也陷入了回忆当中,沉默下来。

女孩儿有些被王运生的身世惊呆了,她扭头看着他坚毅的脸颊,过了一会儿,她问道:“那你是怎么走过来的?”

王运生收拾了一下心情,笑道:“是我养母把我养大,不过她自己也有两个孩子,一个人带着我们很不容易。”

“那你没有上学吗?”

女孩儿对于王运生的好奇,仿佛已经冲淡了她失恋的痛苦。

“上过,一直读到高中,可是那时候我哥哥要上学,家里有没有学费,我就辍学出来跑船,好挣钱养家。”

“哦,你真可怜。”女孩儿说道。

“人生就是这样,哪有那么一帆风顺的。后来我当过兵,去过前线,在炮火中人才能领略到生命的可贵。”

“你还当过兵啊?你才多大?经历就这么丰富了?”女孩儿看着王运生,满眼都是好奇。

“我二十一岁。”王运生说道。

“我们是同龄人耶。”女孩儿又问道,“那你既然当兵了,为什么又回来跑船呢?”

“一言难尽。”王运生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片刻后他又说道:“总之呢,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能放弃对生命的尊重。

今天你也算是死过一次了,忘记那段什么狗屁失恋吧,那在生命面前什么都不是,以后好好活下去,肯定还会找到属于你的爱情。”

女孩儿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之后她站起身,对王运生说道:“我懂了,谢谢你救了我,听你的,忘了那段不值得我再继续付出的狗屁恋情,开始新生活。

跟你相比,我还是太脆弱了,以后不管遇到多大挫折,我都不会想不开了。”

王运生也站起身,对女孩儿微微一笑,本来他习惯性地想拍拍女孩儿的肩膀以示鼓励,可是想想不合适,又把手收了回来,说道:“就是,只要人好好的,生活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我叫兰玉婷,我们交个朋友吧。”

女孩儿说着把白嫩的小手伸到王运生的面前。

“我叫王运生,很高兴认识你。”

王运生伸出右手跟兰玉婷轻轻握了一下。

“想开就好,我现在送你上岸。”

说着,他把小船慢慢向岸边划去。

“王运生,再见了,有机会我回来看你!”

兰玉婷上了岸,向王运生挥手道别,她已经完全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第二天清晨,王运生早早就起来了,先是在运河岸边做了一个五公里晨跑,又到岸上打了一套军体拳,然后冲了一个澡,赶回家去吃饭。

赵兰香已经把早饭做好,因为家里条件不太宽裕,早饭很简单,稀粥咸菜和玉米饼子。

王璐瑶正在读高三,所以给她单独加了一个鸡蛋。

吃过早饭,王运生刚要出门上工,赵兰香一把拉住他,从灶台后面摸出两个白面馒头,用一条洗的发白的手绢包好后塞进他的手里。

“运生,把这个带着,中午吃。”

赵兰香说道。

“妈,我有两个玉米饼子就够了,这个还是留着给璐瑶吃吧。”

王运生知道家里细粮有限,这两个白面馒头肯定是赵兰香特意为他留出来的。

“你这孩子,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世间三样苦,开船打铁磨豆腐,你天天活这么累,不吃的好点身体怎么受得了。”

赵兰香说着把馒头硬是塞进了王运生的手里,然后把他推出门外。

这一切都被王解放看的清清楚楚,见老妈对一个养子这么好,怎么心里都不舒服,不禁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玉米饼子,发泄心中的不满。

王璐瑶三口两口喝光了碗里的粥,然后背起书包就往外跑。

“丫头,你吃饱了吗,上学还来得及,你忙什么啊。”

赵兰香在后面叫道。

“吃饱了,我走了。”

说完王璐瑶骑上家里唯一一辆破旧的凤凰牌自行车,头也不回地跑了,乌黑的大辫子在身后飘荡着。

从河运镇到县重点高中差不多十公里,这台自行车还是王运生特意为她上学买来的二手货。虽然旧了一点,但被王运生收拾的很到位,性能很好,解决了王璐瑶的上学问题。

“这丫头,总是风风火火的。”

赵兰香看着王璐瑶的背影唠叨了两句,然后回屋吃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