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瑞一惊一乍唬弄我
  • 上海的秋天
  • 王小瑞
  • 2114字
  • 2020-10-26 20:29:08

送走了小海师傅,阿强跟我说回家洗个澡后再过来,我也这么想着,老爸过来跟我说:“这箱子真有这么沉?”我说你也试试,老爸真的提了提箱子:“真的沉哦!这小家伙,有意思!你去吧,先洗洗,然后去房间看看。”

“哦。”我答复着,一溜烟跑到了自己的房间,我打开抽屉,翻出那平时都不看的相片册,一下子就找到了跟小瑞小时候合影的照片,也就两张,一张是小瑞三岁时我们俩的合影,另一张是他六岁时我跟他的合影,横看竖看,就是感觉对我们俩小时候的事实在没有多少印象;

急匆匆洗了个澡,头发还没干呢,就拿着那两张照片来到了小瑞房门口,轻轻推开后,看他还是刚才睡着时的样子,就直接进去并把房门轻轻关上了;

走到床边,我拿照片跟他现在的模样比较着,都对不上了,倒是照片上我那傻不哩叽的样子大伯父居然还说我精灵古怪?!想想都十几年过去了,心里虽然会偶尔想起,毕竟人家在SH市区,又是忙着读书,怎么会一直记着我呢?我不由自主地自己摸摸后脑勺,想着刚才小海师傅认认真真说的那些话,自己感觉又愧疚又无奈,我也没什么本事,就血缘亲,我能做什么,这要让我如何是好呢?发着楞,便靠在他边上仔细看着,眼睫毛挺长的,呼吸均匀,睡得这么沉,在上海家里睡不好吗?怎么会呢?突然很想知道他现在有多高了,就把自己右手指全部张开,从他的头部开始一下一下的往下丈量,估摸着有1米76的样子,想着他到了我这个年龄说不定会比我还高呢,又看看他的鞋子,估计42码吧,这样想着愣着,发现自己的眼睛也开始打盹了,所以索性靠在他边上也眯一会儿;

听到窗户有轻声响动,知道是阿强来了,便轻轻起来过去开门,阿强机灵的一下就进了房门,再把房门轻轻关上:“还没醒啊?这么能睡!”他说话超低音,我嗯了声,我们俩便坐到了沙发上;

阿强几个来回摸着沙发的皮面小声说:“这牛皮沙发可真是高级哦,就是舒服。”我没心思想这些,就说:“阿强,感觉你好像蛮会哄孩子的!”

“那当然啦,我那侄子别人抱着哭个不停,我一抱一哄马上就乖的要命。”看他说得个得意;

“那不一样!”我认真的说着;

“什么不一样?”阿强瞟了我一眼,机灵劲终于用上了:“你是说哄八弟?”

我点点头,嗯了声;

“就他那聪明劲、天才,什么世面没见过,还要人哄?”阿强激动的说着,音量有点放大;

我赶紧用手指头指指他的嘴:“你小声点!没听小海师傅说吗,那么多人对他好,他都没在乎,我们什么都没做也做不来,他倒反而老是掂挂着,我心里过不去。”

“血缘亲!那师傅不也这样说吗!就好比我跟你,咱俩是亲表弟,这别人能比吗?我这么死心踏地的衷心于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阿强贪你小白脸帅哥呢!”

“就你会说!”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即问道:“阿强,你比我小几个月呀?”

“甭提这事了,我是吃亏了,十二月的,我妈要是早生我五个月啊,那五哥就是我了!”

“你这小子,倒是想做呀!我让你做让你做!”我听着笑着想着,这种事还有吃亏不吃亏的呀,一边捏他的手指关节,他“疼、疼、疼!”的直叫!

“你们这是在吵架吗?!”一个陌生少年的声音,我跟阿强同时对上了眼睛,也同时作出了反应,两步就来到了床边:“小祖宗,你终于醒了呀!”我脱口而出;“你醒了啊!”阿强边说边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我;

“你喊我什么?”小瑞睡眼朦胧的看着我;

“哦,宝宝醒了呀!不,少爷,”我也没想着自己会这么喊他;

“小祖宗是我爸叫的!宝宝是我妈叫的!少爷是管家阿姨叫的!你这是在占我便宜!”小瑞一边气呼呼的叫着,一边正好起身坐起来,看我有点吓呆的样子,两手一下就揪着我脑袋往床上摁,嘴里喊着“啊!”的同时,直接用嘴巴咬我的肩膀,还咬个不停!我跟阿强两个吓得呀不知所措:“八弟,八弟,有话好好说!”阿强说着;

我是吓得呀两个凉拖甩到了房门口都不知道:“八弟,小瑞,饶了我,啊,饶了我!”

“我得啃下一块肉才能解气!”小瑞狠狠地说着;

“啊,不至于吧!五哥,要不要去叫叔叔呀?”阿强也招架不住这阵势!

“谁敢去!”小瑞大声说着,然后站了起来;乘着他站立的机会,我起身想下床,可找不到凉拖鞋;小瑞又一把把我揪住:“想跑吗?没门!”又把我摁到床上咬另外一个肩膀!天哪!这是有多少的深仇大恨呀!我心里在默默想着,也想着阿强怎么也不帮帮我呀;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这话原来是一点不假;还有,关键时刻才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聪明机灵劲这话也是一点不假;阿强刚开始真心吓一跳,后来看小瑞那么起劲的咬我,想起他侄子那么小就喜欢咬手指头、还经常啃咬他的肩膀一样,他马上明白反应过来,这就是“哄孩子”!

“阿强,你救我呀!救我!”我叫着,喊着,汗都出来了;

“你活该!八弟,你狠狠地咬!”阿强幸灾乐祸的说着,一边在偷偷的笑;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下次可不带你去吃烧烤了,肯定不带你去了哦!”我嚷嚷着,一副任人宰割的可怜样子;

“烧烤?哪里吃烧烤?”小瑞突然不咬了,问着吃烧烤的事呢;我赶紧坐起来,看着小瑞,看看他有没有解狠:“八弟,小瑞,你不咬了啊?解气了呀?”

“当然还要咬啦!”小瑞一边喘着气,一边像雾像雨又像风的又要扑过来的样子,我感觉又要招架不住了,正想着找寻自己的凉拖,突然听他“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一惊一乍,我偷偷瞄了小瑞一眼,再看看阿强,他坐在沙发上偷偷乐着呢,我方才幡然醒悟,这是在唬弄我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