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在王家山茶园考察云雾茶
  • 上海的秋天
  • 王小瑞
  • 5525字
  • 2020-10-26 20:29:08

车子停稳在家门口后,我们三个便先各自拿着东西下了车;

小瑞在关着车门,我们三个边说边笑着往家里去了,刚走过院子来到走廊,就听到小瑞在那边铿锵有力的说着:“三个活宝!给我站住!”

听那口气,感觉肯定不对,都回头看着小瑞,边愣着;

“谁出的主意!水獭!”小瑞瞪着眼睛看着我们三个:“我刚才百度了下,这水獭就那么小的体型,20个都翻不了木船!”

阿强想开口解释,小瑞马上指着我们:“合伙儿耍我,待会儿跟你们算账!现在马上去淋浴间把手脚都彻底洗干净了!用那大板刷!用力刷干净!然后再把手指甲、脚指甲都剪整齐了,跟我的一样!再来房间我检查!”

看着小瑞那么严肃的样,我们三个赶紧把桶啊、袋子啊什么的都放在大厅,争先恐后的去淋浴间洗了!

按要求洗干净、剪整齐后,我们“三个活宝”便轻轻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看小瑞没说话,我们便往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瑞从床边走了过来:“把手伸出来,抬高!”边一个个检查我们手指甲,好像是符合了要求;然后他开始看我们的脚指甲,应该也是达到了他的要求;

阿强精灵古怪老喜欢露一手,突然板起一个脚就往鼻子底下闻着:“八弟,这脚可干净了,还散发着一股清新浓郁的泥土芬芳呢!”

我跟阿清是哭笑不得;

“好个‘泥土芬芳’!”小瑞继续严肃的说着:“记住了,以后谁的指甲不干净、不整齐,就不许靠近我!”

我们三个马上都点着头、边“嗯”着;

老爸恰到好处的敲着房门:“帅哥们,开饭了!”

来到大厅坐下吃饭,大家都默默的吃着,不敢看小瑞;

小瑞开口了:“二叔叔,我要告状!”

我爸赶紧问:“怎么了,他们三个欺负你了?”

小瑞马上点点头;

我爸随即叫着:“你们三个是要反了!居然欺负你们八弟!”

阿强马上解释:“三舅舅,您听我说哦,这事有前因后果;八弟他自己先闯祸把小木船搞翻了,我们三个都掉进了池塘,他自己像猴子似的吊在了那毛竹竿上;我们也是想着有来有往,所以就让他也感受一下这小木船翻船的精彩瞬间和味道,这不是正常的礼尚往来嘛?!”

“不知者无罪!我那是无意造成!你们可是蓄意谋划!有意而为!”小瑞气愤的说着;

我爸看着小瑞还在生气,就问着他:“小瑞,是他们不对,要不要帮你出这口气?”

小瑞点着头:“要!”

我爸随即对着我妈说:“去把那藤拍拿过来!”我妈立即起身去拿那拍被子的藤拍;

老爸对着我们喊着:“你们三个小子,是脑子进水了吗?!明打明的欺负你们八弟!还不给我站那墙边去!把手举起来脸对着墙靠着!”

阿强嚷嚷着:“冤枉啊冤枉!我们又没有错!”

“还嘴硬!叫你们嘴硬!”我爸拿着藤拍在我们三个的屁股上用力的每人给了三拍子!然后走到小瑞那边轻轻的问:“这样可以了吗?解气了?”

小瑞轻轻说着:“再来三下子就可以了!”

我爸就又过来给了我们每人三拍子;

看到小瑞开心的解气了,大家总算可以放松的吃饭了;

饭后回到房间,大家都往床上躺,阿强对着小瑞问着:“八弟,你可真是心狠手辣哦,我跟七弟就不说了,这五哥那么拼命的救你、护着你,你都不感恩,还下得了这手?!”

“感恩是感恩!解气是解气!完全两码事!”说完小瑞就用两个手勾着我脖子撒娇;

阿强见风使舵,马上喊着阿清:“七弟,我们去冲四杯白咖啡!”

“解气了?”我看着小瑞问着;

“六哥说:‘二叔叔’从小到大都从来不舍得打过你,今天我正好将计就计,看看在二叔叔眼里,哪个更宝贝!”

“窝,原来你是声东击西哦!你这天才,心里想的我们没有人可以猜到!我爸算是老谋深算的了,他应该也没想到你这个‘将计就计’!”

“是啊,我是算聪明的,但也没想到你们三个这么会玩!像真的一样,把我耍得团团转!我不出这口气,天地难容!”小瑞两个手握成拳头举得高高的!

阿强阿清俩个端着白咖啡进来了:“什么天地难容啊?这么冤!”

四个兄弟一起喝起了咖啡;

小瑞继续着:“我爸从小到大,连头发丝都不敢碰我,现在才发现、才明白,亲情的表达方式:这打骂是一种方式,这不打骂也是一种方式;”

“我十二岁就没有了童年,每天都做着跟大人一样的事:看K线图、看成交量、看均线系统、看每个交易日的热门板块排行、看资金流入流出的相关行业,还要做很多系统数据分析;十六岁就成了R&H国际集团的股东,也经常要参加集团的一些重要会议;这些大人们从来都不把我当小孩子看待,他们只是期望着我每次都有全新的创意!”

“逢年过节,每次看到小华哥的相片,我才明白自己不是得到了很多,而是失去了很多;”

“这次来王家山,谢谢你们陪我!陪我找回我的童年、找回我的兄弟亲情;我真的,真的很开心!”

大家都聆听着、沉默着,听着门外树上的知了在不停的叫着:“大热天哦!树上凉快哦!大热天哦!树上凉快哦!”、、、

我心里在想着:“八弟你现在才十八岁就超出常人那么多,以后不知会干出多少常人都做不到的事?!”这么想着、想着,小瑞碰碰我,我便轻轻问着:“怎么?”

“我刚才想着要问的,你们是怎么策划让小木船翻船的?”

“这个么,也没有什么创意;你想哦,大热天的,肯定在水里好玩,但是这池塘里的水毕竟有污泥,考虑到你的感受,所以第二次是我们精心设计好的;第一次本来是设计在池塘中央小木船打转时我们三个一下子往一边倒,这小木船一定会翻,你也一定会掉在我身上!这些都是我们精心设计的、绝对有百分百把握、绝对不会有任何差错的;没想到被那毛竹竿搅黄了!”

“原来你们早就想着让我做‘落汤鸡’哦!”小瑞用拳头砸着我的肩膀;

“我们笨,没想出什么好玩的法子!”

小瑞突然不明白的问着:“那这小木船翻了一次不就够了吗,干嘛还非要翻两次呀?”

“这个问得好!我们这边有个讲究,这小木船呀又小又轻,花农干活时也经常会发生这种事情,但凡是翻了一次,一定要再翻一次过来,好比是一次是180度,再一次就刚好360度回到原点,等于没有翻船图个吉利的意思;”

“这个倒是很有哲理;就像人生一样,万一不顺的时候翻沟里了,那再努力一下翻出沟来,不就可以回到原点继续向前了?!”

“嗯哼、嗯哼,哈,是这个意思,是这个意思!”

“还有,”小瑞继续盯着我眼睛看着;我也看着他眼睛回着: “什么?”

“你说着那动物园里海狮顶球的事,明明是在撒着那天大的一个谎,怎么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我感觉那样比喻比较恰当啊,一般小孩子都能接受;你当时不也是很接受的样子?”

“你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吗?!”

“阿强教我的!”

“你们三个!哼!什么傻不哩叽、什么笨呼呼,都是装得!原来比我还聪明着呢!”只听又是噼里啪啦一顿拳头砸在我肩膀上;

我用两个大手轻轻的握着小瑞的拳头:“八弟,那是我们都喜欢你!你是我们四兄弟中最小的,你看你,这么小,就懂的那么多,见识又那么广,又有那么多的主见,我们都巴不得跟你好好学呢!能逗你开心,也就是我们这一点点的能耐,你要喜欢,我们一直都会陪着你的;”

“嗯!说好了哦!”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

感觉大家是都有点困了,我让小瑞靠着我肩膀,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真的是像哄孩子似的,不一会儿,他便睡着了,我也睁不开眼睛了;

下午2点半左右,我睁开了眼睛,看着小瑞还睡得香呢,便轻轻起身,拉了下阿强阿清,我们三个来到桌子上打开笔记本,音量调到静音,点开了视频,认真看着、揣摩着那模特儿的步子、节奏、身体的协调,阿强还时不时的动动两个手臂跟肩膀,这小子什么都学得快,相信他肯定是我们三个里面走得最好的;

阿强突然拉了一下我,意思我们三个出去院子里,我跟阿清马上领会了,同时拿着笔记本出了房间;

院子里有香椿树做遮阳伞,还真是感觉挺荫凉的;

看着阿强边拿着笔记本边学着模特儿走路的样子,我跟阿清也跟上了;

在学着、走着的同时,我还是在揣摩着,眼前突然浮现出小海哥从大奔驰车里下车的那一刹那,他那气场十足的样子不跟这视频里的模特儿一样吗?这时仿佛有了一种灵感,就学着小海哥走路的样子,自然、放松、流畅、有明显的节奏感;

我们三个认真的在找感觉,小瑞什么时候从房间出来都没发现;他看着我们这么用心,仿佛特别开心;

阿清首先发现了,便走到小瑞边上:“八弟,快来指导我们!”

我跟阿强也来到他边上;

“看来,我还是蛮有眼光的,你们三个天赋都不错!”

我们各相互看看;

“这个活呢,靠的就是一种身体的协调能力,在自然放松的前提下,再加上一种自信的魅力,这气场就出来了;”

小瑞让我们把笔记本放边上,跟着他来回走步子,再板着我们的手臂讲解着摆动的幅度:“这个摆动,多看看视频,多练练,肯定事半功倍!”

我们三个听着都开心的不得了,我也顺势把小瑞“公主抱”的抱在胸前转了几个圈;

小瑞看我们三个没有了开始时的疑虑和慌张,也高兴的说着:“8号晚上就可以拿到成品衣了,到时穿上练习感觉会更有趣、更神奇 !”

小瑞接着看了下时间:下午4点;他对着我们说:“我们吃点点心,然后出发去王家山看茶园!”

、、、

来到王家山半山腰,就是山高的100米处,看到成片的茶园,郁郁葱葱,满目翠绿;

小瑞问着:“村里的这些茶园是怎么管理的?”

“这王家山,因为有些坡度,所以适合种值茶园的地方也不多;前些年,有一些上市公司和外商投资企业都想着要做什么开发项目,后来市里发红头文件规定,为了保护好王家山,不允许有任何项目的开发,比如游乐场、房地产啊,所以这西边的王家山工业园也都是原有基础上的小规模的,没有批文绝对无法立项目;”

“这个规定非常好!王家山有独特的风格,一开发,原有的东西就全都没了!”

“所以山上的茶园都属于村里管着的;”

看到有几个茶农在干活,我们一起走过去,小瑞认真的问着:“大叔,这茶园每年有多少产量呀?”

大叔倒是很友善的回复着:“小伙子,在这半山腰上,也就这么几块地可以种值,其他的也都不让开发,所以一年产量也没多少,300斤左右吧,都归村里的;我们都是按出工算的,村里安排我们出工,我们就拿一天的工钱;”

抬头看到山顶处,更是绿荫丛丛;茶农指着山顶下的那片茶园说着:“那片是云雾茶,因为高度在170米处,一年中有半年的时间有云雾缠绕,但是产量很少,100斤都不到;”

小瑞问我这山顶能上去吗,我说可以啊!于是我们四个便慢慢的往山顶而去;

过了半山腰,上山也是有石板路的,只是窄了点,但是两个人同时走还是绰绰有余的;

延着上山顶的石板路,四兄弟边抬步走着、边往山下看,角度不一样,心境也不一样;

好久没来山顶了,发现王家山周边真的都是郁郁葱葱、绿树成荫,仿佛就是个天然的大公园;

村子里的宅基地房子,点缀在这大公园里,加上波光粼粼的小海河款款的流淌着,真是相得益彰、相映成趣,就跟画一样漂亮;

小瑞远远看到刚才的茶园边上有茅草屋,边问我:“那个草屋非常的别致,倒像是那舟山沈家门那边的桃花岛上拍古装戏用的!它是干嘛用的?”

“这个茅草屋,是用那跟荷花池塘里一样的大、粗毛竹竿搭建的,茶农用来吃饭、休息、躲雨、躲太阳,还可以放一些干活用的农具;”

“这模样真好看,以后拍什么电视剧可以来这里取景了!”

“是吗?”

“是啊,我一个同学他爸就是拍电视剧的;上次听他说他爸为了拍个什么茅草棚,非得赶到舟山沈家门的桃花岛呢!以后来这里不就可以了,又近?”

“那可不一定,这王家山市里管的可严呢!没有批文就不允许!”

“也是!来了剧组,还不定把王家山搞得一塌糊度呢!”

边走边聊,转眼便走到了这王家山170米高处的云雾茶园这里;

放眼望去,这片云雾茶园还真是有非常独特的地理位置:面积不是很大,南边可以看到整个山下王家村子的风景;北边往下看,可以看到山脚下的驾驶培训基地中心,有很多学习驾驶机动的车子在起伏移动着,培训基地有很明显的墙体围栏,也依稀看得清楚基地里有公路道路、路灯设置、交叉道口,好像还有一段是高速公路,应该是模拟驾驶道路实景应有尽有;

小瑞认真的看着茶园的整个大小、周边情况、沟渠通水情况、还仔细观察看着茶树的叶片与体态生长情况,仿佛也做过茶农似的;

大致了解了这片云雾茶园的情况后,小瑞看到了东边那山崖边上的一个天然山泉水池涧,泉水从岩石缝隙里自然流出来,形成一个小池子,小瑞开心的要命,连连喊着,让我们一起过去,也惊动了茶园里的三个茶农,他们也走了过来;

我们跟茶农大叔友好的打了招呼,说明了我们是本村子的人,来山上玩玩的;他们也友好的回复着:“这里可是有山有水,真正的世外桃源啊!”

小瑞玩着那山涧的泉水:“这泉水可真是奇特哦!它不像是雨水累积的,是从哪来的?”

我跟阿强阿清他们几个小时候也经常来这个山泉水涧玩,池子不大,像洗浴场的那种可以容纳几十人的大浴缸差不多吧,水深估摸在40公分左右,里面池水清澈见底;池子里的岩石块上长着一些青绿色草潭,所以池水也隐隐约约透着一点淡绿色,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粼粼波纹;池子边上长着些许芦苇和野草,芦苇头上面的白须须迎风摇曳着,让人想起瓦乐的诗里描述的:轻轻芳草,迎风起舞;弱小的生命,生意盎然;想着小时候还经常在里面玩水,渴了就去那泉水出口处,想喝就喝,但是没研究过这水是从哪儿来的?

茶农大叔“呵呵”的笑着,然后叙说着:“听我们老村长说哦: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上面派专家来研究过,说我们王家山呐,就是什么什么花岗岩石来着,本来都是在地底下好好的,就是因为它调皮捣蛋不老实,所以就拱了一块出来,后来就没法拱回去,所以就有了这王家山,这里的山涧泉水就是那岩石里边上来的,一年四季水流不断,说是为了让那调皮捣蛋的不会渴着!”

“明白了!这就是岩石里出来的矿泉水了!”小瑞接着茶农大叔的话回着,又好奇的问茶农大叔:“那这里雨季的时候,如果下大瀑雨,那些雨水去哪了?”

“这小伙子真会问哦!”茶农大叔又“呵呵”笑着说:“下再大的雨,这雨水基本都是从茶园里的南北沟渠往山下去的,看到了吗?北边的往东边去了;南边的从这里下去,然后往西边的荷花池塘去了,再就是往小海河去了!”

小瑞顺着茶农大叔指的方向,一看便知的感觉,还点着头:“谢谢大叔了!”

我们三兄弟也仿佛才明白这山涧泉水原来跟天上下雨完全不相干,是自己从岩石里面源源不断的流出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