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四兄弟荷花池塘乐翻天
  • 上海的秋天
  • 王小瑞
  • 6653字
  • 2021-03-12 20:01:48

记起昨晚小瑞说过,小时候大伯父特别喜欢背他;后来长大了,就各忙各的,没人背他了;想着也许这是他长大后第一次有人背他,我揣摩、猜测着他的内心感受:每次过节都要看我新的相片,每次获奖首先想到的也是我,这是何等的兄弟情深啊,我真的是他童年记忆的替身?

我的两个手反托着小瑞的身子,他在我背上欢喜雀跃着、开心的晃动着;阿强跟阿清呢也像是逗他们小侄子一样,毫无忌讳;我想着童年时我们兄弟几个就是经常这样闹啊耍啊、无忧无虑的,小瑞的童年应该是很寂寞的吧?!

从半山腰走到山脚下,正常走,二十分钟就到了;

现在三个人边闹边耍,差不多走了要三十分钟左右,也从开始的吵吵闹闹到后来的小心谨慎下石板路;

小瑞的两个手一会儿跟阿强阿清拉扯着,一会儿又勾住我的脖子,感觉真的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我心里开心着、想着:我们三个哥呀,都愿意陪你把童年重新来过;

快到山脚下了,阿强轻声对着我耳朵:“八弟好像睡着了;”

我也发现小瑞刚才的两个手还勾着我脖子呢,现在两个手怎么垂直了?于是,让阿强从我背上轻轻把小瑞抱下来,我一看,这不跟昨天在车子上睡着的状况一样吗?

三个人同时反应着:八弟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阿清第一个轻轻说着:“我来抱一会儿;”

阿强一副不相让的样子;

我看着感觉好亲切,这两小子真的把八弟当侄子了呀!我便轻声说着:“我们三个替换吧,每人抱一段,这车子就让它停在这里了;”

就这样,我们三个哥呀,一路替换“公主抱”,三十分钟左右回到了家里,阿强他俩轻轻开了房间门,也没有开灯,让我轻轻把小瑞放好在床上后,他俩一人一个把小瑞的鞋子脱了放床前,我们三个便一同出了房间来到大厅;

我爸我妈都看着呢:“睡着了呀?!这孩子真的好有趣!”然后吩咐我们三个吃点百合绿豆汤,还指了指冰箱:“里面有的是,想吃就自己取!”我也正好跟他们俩打招呼:“知道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我们吃着,我突然自言自语道:“刚才八弟蛮急的说要回家看设计稿,现在睡着了,会不会待会儿他自己一个人醒了、一个人做事啊?”

“五哥说的对,我已经发现了这八弟的工作生活习惯完全跟我们不一样,”阿强马上发表意见:“我们得跟上,他睡我们也睡,他醒我们更要早点醒;”他还吩咐着阿清:“让五哥陪八弟睡,我跟你睡沙发;”

听着阿强一本正经的说着,心里想着:这小子还真是管用!

就这样,我们三个悄悄滴进了房间,我靠着小瑞睡下了,他们俩在沙发上也睡下了;

依稀朦胧,天还没亮,我睁开眼,发现小瑞不在我边上了,轻轻转过身,看到小瑞真的一个人在桌子上看着笔记本呢;

我马上起身轻轻过来,坐在他边上,看着页面上显示的服装展示效果图,心里想着我能帮忙做点啥呢?

小瑞指着页面说:“这就是同学设计的2018青春少年时尚风采系列,从主打到压轴一共十二款;这设计我不懂,但是对时尚还是蛮有兴趣的;”

我看着那服装款式,就是感觉好看,其他的也不懂;

“我发现挺有个性、青春时尚气息扑面而来;现在要马上做成成衣,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十二个款式,就是打样裁剪需要花点时间,要我们厂啊,厂长安排的话,三天应该就可以搞定!”

“真的!”

我确定的点着头;

“那我现在就把设计稿发厂长!”

“等一下,你只发设计稿,没有具体尺寸,让厂长怎么做呀!况且每款还只是做一套;”

“五哥,你真是聪明管用,我怎么这么傻!”小瑞一边开心着笑一边眼睛转了两圈:“就是说,需要模特儿的尺寸?”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

小瑞对着我问:“你会量尺寸吗?”

“这个,总有点会吧:肩宽、胸围、腰围、臀围、臂围、大腿围、手长、脚长,还有脖子围这些个;”

“好!那你先把我的量一下,尽量把所有需要的尺寸都记录下来;”

我马上“嗯”着,去抽屉里拿了软尺,想着可以帮小瑞做事了,心里好开心啦!

小瑞在桌上放了四张A4纸,分别标好A、B、C、D,指着那写着D的纸说:“我的尺寸就写这上面;”

我点着头,从上到下帮他量着、记录着,等到量好所有的,小瑞对我说:“你个子高,我够不着?”

我没反应过来:“要量我的尺寸?”

“是啊!”

“干嘛?”

“干活呀!”

“要我也做模特?”

“当然!”

“这个,我怎么会?”

“有我八弟在,不会也得会!”

“哦!”我还没有转过神来,八弟就板着我肩膀要量尺寸,好像真是够不着,听他急的,我转过身:“真要量我尺寸?”

小瑞点点头;

我便指着沙发:“叫醒他们俩不就行了?”

小瑞好像才幡然醒悟:是啊,这俩个怎么没叫呀!

这时,天色已亮,看着阿强阿清俩个,头各靠着沙发的两端,睡得可香着呢,睡得肢势还蛮对称的;我就用手轻轻的揉着阿强的脚底心,痒痒的,他动了动身子,朦胧的睁着眼,看到我跟八弟正看着他,机灵鬼马上起身并推推阿清,两个人一下就站起来了:“五哥、八弟,这是要干嘛呀?”

“马上开始工作!”我吩咐着;

于是,我们四个人A、B、C、D的四个尺寸全部认真丈量好后,小瑞在笔记本上快速输入数据,随即便点了下邮件发送;

小瑞对着我们三个吩咐着:“你们打开笔记本,认真看我发给你们的视频!”

阿清的笔记本还没注册了,小瑞跟他说不急,跟上就是了;

当我点开小瑞发我的视频时,心里叫着:“这不模特儿走秀吗?还是这么专业的水准,我怎么会呀!”

小瑞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疑虑:“你先多看几遍,不急的;”

等阿清注册好、也打开了视频后,小瑞便对我们三个说着:“你们看着男生是怎么出场亮相、怎么踩着音乐节奏走步、怎么转身,不用想复杂,关键只要放轻松;”

“五哥,我肚子饿了!”

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笑了!

小瑞带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便直说了:“小海哥那天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甭管他,孩子么,饿了自会叫的!’”

小瑞也没在乎,边摸着自己的后脑勺;

“知道了,已经准备好你喜欢的荞麦面、水煮鸡蛋、加白蘑菇、小青菜,马上就可以吃了!”我说着,阿强也马上出房间去了大厅;

我正好乘机问:“八弟,他们都是专业的,我们什么基础都没有呀!”

阿清也急的直点头;

“不用急,我们又不用专业,只要把这服装的效果展示出来就可以了;我让你们看视频,是有个大致的概念,下午我们在院子的香椿树下练习练习,你们跟着我,只要放轻松,保证没问题;”

我跟阿清好像才松了口气;

阿强端着四碗荞麦面进了房间,四兄弟围着桌子开心的吃了起来;

看着小瑞吃得香喷喷的,阿强问着:“八弟,这T台边上都是人,要我们出洋相了怎么办呀?”正是我跟阿清也想问的;

“矮油,你们就当、当他们是山上那茶园里的茶树头,只看头发不看脸;”

“管用?”

“肯定管用!我第一次走的时候也有点紧张,后来把他们当作萝卜头,就一点都不怕了!再说,我们这次只是帮忙展示一下服装,这视频拍的也主要是服装,你们跟着我,放轻松走就是了!”

经小瑞这么详细一说,我们三个倒真的没什么负担了;

小瑞忽然想起什么说着:“今天不是星期天吗?待会儿,等厂长回复邮件后,我们一起去荷花池塘玩怎么样?”

“好啊!”我马上接着话题:“明天就是立秋的节气,今天是2017的最后一个夏天,我们四兄弟一起去闹闹;”

四个人同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看到小瑞关注了下笔记本,估计是有邮件来了;

果然,小瑞开心的笑着:“厂长回复了,设计要的面料,厂里正好都有现成的,时间上,8号晚上就可以出成衣了,耶!”小瑞打了个“V”手势,继续着:“厂长还真是靠谱;”

看着小瑞如释重负的开心样,我们都替他高兴;我建议着:“八弟,这中午和下午的太阳都是火辣辣的,我们要不上午八点多去池塘,这样会相对凉爽一点;”

“好呀!”

看着时间还不到七点:“那我们先躺一会儿休息下?”

“嗯!”

四兄弟一下全往床上倒着、横在那儿休息了;

八点时分,我们一行四人,拿着提前准备好的大塑料桶,里面有小鱼网、小鱼叉等等反正我老爸早都想到了,应有尽有,往王家山脚下昨晚停车的地方走去;

上了车,我坐前面指路,没一会儿,宝马车便稳稳的停在了荷花池塘边的成片银杏树下;

大家都穿上了防晒衣、戴上了遮阳帽、太阳镜、换了凉拖鞋,一起下了车,往池塘边走去;

现在的季节点,正好是荷花满池盛开的时节,採摘莲子还要两个多月,所以荷花池塘里就我们四个男孩子在玩;

才九点不到,太阳已经照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池塘边小木船随处可见,都是小巧轻便适合花农一个人或两个人干活使用的;我观察了一下,问着大家:“是两个人一个船、还是?”

“我们四个人一个船吧,先试试!”阿强嚷嚷着;

于是,我们四个(我1米86、小瑞1米76、阿强阿清两个都1米81)便上了一条船;我试着平稳了一下,感觉是可以的,就说着:“那就出发吧;”

就这样,每人一个木划桨,大家开始划着,小木船就向池塘中央驶去了;

由于划桨时用力不一样,所以小船到了池塘中央便开始打转转;

看着小瑞划得起劲,大家都开心的陪伴着,也随时准备好应付突发情况的发生;

这池塘主要是用来种值莲藕和芡实(上海人也有管叫鸡头米),所以整个池塘水深都差不多;木船在池塘中央打了几个圈圈后,碰到了池塘里的毛竹竿,小瑞好奇的问着:“这么粗的竹竿插在池塘里是干嘛用的?”

“採莲蓬头、菜莲子、挖莲藕、挖鸡头米时,这小木船用绳子捆扎在竹竿上就固定了呀,人就可以下船去池塘里干活了!”

“那肯定很牢固啰!”

“嗯!”

小瑞仿佛有点不相信,板着个粗大的毛竹竿拼命的摇晃,由于用力过猛,他身体的重心偏向了毛竹竿,人也一下子勾在了毛竹竿上去了!小木船突然少了个人,失去了重心,一下就翻了,我们三个呀也一下子全掉池塘里了;

小瑞亲眼看着我们三个掉进了池塘、船也翻了、自己又像猴子似的挂在了毛竹竿上,心里肯定又慌张、又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池塘水深应该在一米五左右吧,我们三个同时浮出了水面,我脚底试着站立后马上边划着水边往小瑞挂着的毛竹竿而去;

差不多五米水面距离吧,我急着喊:“宝宝!你不要动!就那样勾着毛竹竿!”

听他“嗯”着,我在水里用力的移动着双腿,没几秒,便抓住了毛竹竿和小瑞的两个脚;

阿强阿清看到我已经赶到了小瑞的脚底下(小瑞不是勾着那毛竹竿吗,所以我俩现在的位置概念是他整个人在我的上面,我等于站在了他的脚底下),他们俩便把小木船翻过来,先尽快泼去木船里的水,然后从两边上了木船,拼命划着桨往我这边方向过来;

木船很快就靠近了我,我们三个落汤鸡呀,遮阳帽没了,太阳镜也没了,看着小瑞遮阳帽还在、太阳镜也在,不过勾着那毛竹竿的样子,跟猴子一模一样,便都哈哈大笑起来;

估计小瑞也想笑,但哭笑不得、笑不出来,因为不知道怎么才可以去到木船上,如果位置不对,掉池塘里是必然的;

我观察了下情况,船上俩个两头坐着,小木船就非常平衡稳定,如果有一个站立或移动,木船就又会失去平衡;小时候我们在一起玩,那时个子小、也没多少体重,现在那么多年过去了,都一米八以上的身高,这小木船怎么经得起我们折腾?

我对着悬在我头上的的小瑞问着:“八弟,能坚持一下吗?”

“好像不行了,快要掉下来了!”

我想了想,直接掉下来我倒可以接着,虽然会弄湿衣服;还是决定我上了木船再说,于是我喊着:“坚持一下下!”也对着阿强阿清说:“你们俩个坐稳了不要动、拿着划桨保持平衡!”我在木船的中间翻身上了船,并在木船中间站立了起来,这样子,我跟小瑞站在了一个高度,我马上想到最好的办法了,不过看到小瑞那哭笑不得的滑稽表情,实在是忍不住要笑;

阿强督促着:“五哥,不要笑了,再笑就掉池塘里了!”

我马上左手握着毛竹竿,掌握着平衡,然后伸出右手,挺起胸膛:“宝宝!往我身上跳,记住!两个手紧紧勾着我脖子!!”

小瑞听着我的命令,试了试,一下子脱离了毛竹竿,跳在了我胸前,两个手一下子紧紧勾住了我的脖子!

那毛竹竿还真是靠谱,牢固结实,我左手平衡着身体,右手紧紧抱着小瑞,然后慢慢的往下蹲,就这样,安然无恙的坐在了小木船中间;

阿强阿清总算是松了口气;

小瑞随即松开了勾着我脖子的双手,然后看着我们三个脚上都是烂泥,身上、脸上也都有泥浆,没了遮阳帽、没了太阳镜,他反倒“哈哈哈、哈哈哈、”先笑个前仰后翻;我们三个也同时看看对方,想想刚才虚惊一场,现在身上脸上搞得都是泥浆,也大笑起来,赶紧用湖水洗了洗脸;

阿强机灵,摘了片大荷花叶放我头上:“你们俩坐稳了,我跟七弟下去挖几个莲藕;”

小瑞看我脸上还有泥浆,便用湖水帮我抹去,我正好问他:“好玩吗?”

“真的好玩!”

“我们几个小时候天天来玩的;”

“我以后有时间也会经常来玩的;”

“好啊!到了十月份,这池塘里人可多呢,挖莲藕、芡实的,採莲子的,还能抓到螃蟹、龙虾、甲鱼,还有鲫鱼、桂鱼、鲤鱼,”我正说着,两个、四个黑不溜秋像“黑耗子”的东西扔进了木船,我一看便知那是阿强阿清两个挖到的莲藕;小瑞应该没见过这种带泥的莲藕,黑丢丢喔,加上还带点根须的,怪吓人滴,他缩着手、缩着脚,真的像个小孩子;这时,明显感觉木船开始晃动了起来,是那种平稳的晃动,我心里马上明白了,看着小瑞什么反应;只见他六神无主、不知所措的:“这是什么情况?”

我也瞪大眼睛:“莫不是,是‘水獭’?”

“什么水獭?”

我两个手掌动了几动,模仿着小动物的姿势;

“啊,那会怎样?”

“这木船还得翻啦;”

“啊,不要!”

“你怕掉水里?”

“掉水里不怕,我怕那烂泥!”

“这烂泥可是好东西:荷花‘出污泥而不染’,说的就是这个;”

“那是散文诗,是一种境界;这现实跟境界毕竟是两回事;”

“为什么?”

“我以后教你!你、”

这时,小木船左右晃动得更加厉害了,感觉随时随刻都要翻了!

小瑞从木船的那边往我这边爬过来:“你、你先救我好不好?!”一下子扑倒在了我的怀里,我也紧紧地抱着他,吩咐着:“记住了,万一木船翻了,你两个手一定要勾着我脖子不能放!记住了!!”

他连声“嗯!嗯!”着,两个手勾得我脖子我都喘不过气了;我一个手抓着木船,另外一个手抓着小瑞的手,让他给我留点喘气的空间;看着木船虽然摇晃得厉害,但是已经从池塘中央往池塘边靠近了,估摸着这水深也不过八十公分左右,所以也随时作好了准备;

说时迟那时快,在翻船的那一瞬间,我紧紧地抱着小瑞并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所以当俩人落水的一刹那,我的双脚马上在湖底站稳了,也稳稳的把小瑞“公主抱”的抱出了水面;

看到躲在荷花叶下阿强阿清两个“水獭”在偷偷着笑、乐,我也想笑出来,不过还是控制住了,踩着湖底的烂泥一步一步往池塘边的岸上去了;

来到银杏树下,我把小瑞放在了草地上;小瑞应该有呛到了几口水,其他都没什么问题,不过他的遮阳帽、太阳镜也没了,他的状态应该是那种还在糊里糊涂中;

两个“水獭”过来了:“五哥、八弟!你们去哪了?都找不到你们影了!”

小瑞恢复正常了,答着:“刚才又翻船了!”

“怎么会呢?你们俩没平衡好?”

“不是!是池塘里有水獭!”

“是吗?我们怎么没碰到?”

“你们俩在这歇一下,我跟七弟去捉螃蟹哦!”

我看了眼小瑞,他挺正常的点点头;我们三个会心一笑,他俩便往池塘边去了;

“刚才有没有害怕?”

“勾着你,倒也没害怕,就是没准备,呛了好几口水!”

“没事吧?”

“嗯!就是不明白,这‘水獭’干嘛非要把木船颠翻了才肯罢休?!”

我心里笑着,嘴里却说着:“这个,这个么应该跟动物园里的海狮一样吧,它不是非要顶着那个球才肯罢休?!”

“这样啊!”小瑞认真用心的在想着;

“你刚才不是说:‘那现实跟境界毕竟是两回事’吗?我也没明白呀!”

小瑞正想说着什么,听到阿强在池塘边大叫:“哎哟喂!哎哟喂!”我拉着小瑞直接就过去了;

来到池塘边,看着阿强慢慢抬起一个脚,脚上明显是两只龙虾,龙虾用大钳子夹着他的脚呢;阿清赶紧拿了个小塑料盆放在阿强脚的下面盛着,一会儿,龙虾就掉盆里了;

小瑞又好奇的问着:“为什么不直接把龙虾捉下来呢?”

“这龙虾跟螃蟹一样,你越是碰它,它的钳子就越是夹得紧;你不碰它,它会感觉没有什么攻击,反倒放松了;”

“这样子呀!”

阿清看小瑞状况挺好的,就说:“八弟,你要不坐这池塘边上,让五哥跟我们一起抓螃蟹;五哥可是能手级的,可厉害了!”一边摘了片大荷花叶给小瑞当太阳帽;

“好啊!”小瑞边接着那荷叶边开心的说着;

我也想着在八弟面前露一手,便下了池塘;

我们三个便来了个收网玩法,就是蹲着身子从湖底的三个方位慢慢往里摸,摸到岸边时肯定有小鱼小虾;这第一个回合过去,用塑料盆盛着,虽然有很多烂泥,但是明显看到有活蹦乱跳的虾和小鱼,小瑞看着,非常好玩的感觉;这第二个回合慢慢摸过去,是个有一斤多的鲤鱼哦;第三个回合摸过去,居然是一条八、九俩左右的桂鱼;后来,还摸到了小甲鱼、小鲫鱼和小螃蟹,都放在了大塑料桶里,小瑞不停的在桶里加着湖水,一副好玩的要命;

我看看太阳的位置,差不多上午11点了,就建议着:“太阳够厉害的,我们撤退吧,下次还来!”

大家都说着好呀,也一边在池塘边把手脚洗干净后用毛巾擦干,再一边拎着塑料桶、塑料袋(里面放着刚才挖到的莲藕)一起上了车回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