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仲夏之夜来到王家山看星空
  • 上海的秋天
  • 王小瑞
  • 5637字
  • 2020-10-26 20:29:08

小瑞看了下时间才晚上七点时分,便看着我说:“七哥现在会在做什么?”

“应该没事,看电视吧!”

“你信息他,让他过来;我刚才想好了,他来了我跟他说,你们听着便是了;”

“好的!我马上联系他;”我认真的回复着,并及时发了信息给了阿清;

没一会儿功夫,阿清就到了,阿强过去开门,小瑞对着阿清喊着:“七哥,来,我们俩沙发上坐;”阿清便跟小瑞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听着小瑞问着:“三叔叔忙吗?”

“活是挺多的,”阿清也是个直性子:“八弟,我也想跟着你去,你带上我好不好?!”

“七哥,你听我说哦,不是我不想带你,你的情况不一样,你看哦,这装修行业前景挺好的,你呢,既然已经做这行好几年了,所以就好好的做,往专业的方向做,上海那边有合适的装修活我会推荐你去的;”

“五哥呢,那是我跟我爸早已经确定好的要让他去上海的,有很多事要他去做呢,而且都不会是轻松的事;六哥呢,本来没想着让他跟着去,但我细想想也发现五哥要做的那些事一个人肯定来不及的,有得叫个陌生人,还不如叫上自己的兄弟,所以你要理解明白;”

“还有,我今天早上才发现,你跟六哥个子一般高,型体也一样,所以我可以承诺你:我们集团公司的业务非常广,会有很多事说不定需要你帮我忙,到时你不要说没时间哦!”

“真的呀!”阿清有点激动;

“当然啦!我还能骗你?再说了,现在王家山到上海那么方便,我们四兄弟随时随地都可以联系;”

阿清开心得笑着、乐着;

“这箱子里还有一个苹果机子,就是为你留的,我对你们三个哥可是一碗水端平,待会儿回家带上;”

小瑞装着降低了音调其实我跟阿强都能听到:“七哥你呀,多拍拍六哥的马屁,以后五哥在上海做错了什么事、出了什么洋相,第一时间让他告诉你,我们四兄弟信息共享!”

听到这,我跟阿强也往沙发这边过来了;我也附和着:“八弟,原来你是让我去出洋相的呀?!”

小瑞抿着嘴巴两眼瞪着我;

阿强跟阿清俩个会心的一下子笑了起来,嘴里都连连说着“明白、明白!”

我也用同样的眼神回看到八弟;

阿强“哈哈哈”的笑着,边跟阿清说:“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咱们俩先信息共享!”

阿清开心得跟阿强互捶着肩膀,眼睛里淌着幸福的泪水;

我跟八弟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咱四兄弟这么情深意长,而且随时都可以互通信息,真的是太好了;

阿清跟阿强说着:“有什么好玩的、新鲜的,你可第一时间发我哦,我绝对绝对保密独享!”

“知道了!看你美哒!”阿强轻轻拍着阿清的下巴说着;

小瑞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便认真的问我:“你们服装厂如果有一个很急的小订单,厂长一般会怎么做?”

我想了想后,认真的回复着:“这种事也有,一般只要按设计稿打样、面料裁剪跟上,车间流水线上拉几个位置就可以了,毕竟一般的订单都有好几天的余地;”

小瑞明白似的点点头,我们三兄弟也拎得清的互相没说话,知道八弟肯定是在想着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应该是想明白了有答案了,小瑞便恢复到了正常状态,他看了下我们三个,突然说:“五哥,你先去洗澡!洗完再六哥洗、再我洗;”

我便听话的说着:“好啊,那我先去洗澡了!”

等我出了房门,小瑞便对着阿强、阿清问着:“对了,我正好要问你们俩个,五哥生日,你们每年都怎么过的呀?”

阿强跟阿清互相看了下对方,肯定实话实说啦:“在村子里没什么讲究的,不像镇上的年轻人搞个什么K歌厅啦、餐厅小聚会啦;我们就加上小明,四个人一起去王家山上,带上几瓶啤酒、一些吃的,边吃边喝边说着那不着边际的话题,然后躺在茶园边的草地上看星星,累了,就回家了;”

“没什么其他的?比如整理整理他、修理修理他?”小瑞有点好奇的问着;

“没有,他那个样,身高马大的,惹他急了,还不都是‘狗吃屎’的下场!”

“这样啊!五哥不喜欢热闹?”

“也不是;反正他人缘挺好的,都喜欢跟他在一起!就是大家都不怎么敢跟他闹;”

小瑞建议着:“那这次,我们想点花招跟他闹一闹,怎么样?”

“有你八弟在,有什么不敢的!”

“那我们三个一起出出点子,你六哥拿方案!”

“好呀!好呀!”

“那七哥今晚就也住这里,我们四兄弟一起热闹热闹;”

“好啊,我巴不得呢!那今晚六哥你睡沙发,我要跟八弟睡一起!”

“那可不行!要不,让五哥睡沙发,我们俩陪八弟?!”

“要不,四个人都睡床上?”

“能挤得下吗?”

“就五哥身高马大,我们三个都不占地方;”

、、、

我洗好澡回到房间,看他们三兄弟叽里呱啦说说笑笑那么亲热,心里爽爽的;阿强正准备去洗了,听到小瑞在跟阿清说:“七哥,你跟六哥一起去洗吧,我正好跟五哥说点事;”

阿清回着:“好嘞!”就随着阿强一起去了;

我便往沙发上坐下,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小瑞看着我的新发型,很欣赏的说着:“这发型太适合你了,镜子里看看瞧瞧,都变成十八岁了!跟我一样年龄了!”

“有吗?”我嘴上虽然随口回着,心里真的乐着呢,跟你八弟在一起,不年轻才怪呢!想着两天时间里自己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心里真的是美滋滋的!

八弟继续说着:“这七哥比你跟六哥小两岁吧?”

“是啊!阿清他属牛;”

“嗯,发现他性格也是极好的!这次不能如他所愿我还真是有点内疚;”小瑞认真的说着:“你跟六哥可要好好待他;以后我们集团这边如有什么适合他参加的活动你记得提点我一下也叫上他;”

我边“嗯”着,边想着你八弟还真是个讲情讲意的好兄弟,心里凭添一份敬意;

小瑞突然问我:“你往年生日都怎么过的呀?”

我愣了一下,想着你八弟的生日我们三兄弟还没想好要怎么帮你过,我自己的根本就没想过,也只能实话实说:“我们这边是村子,没那习惯;”

“那今年得过!”

“噢,听你的,那怎么过?”

“我要你成为一棵树!”

“树?”

“就跟院子里的香椿树一样,那么高大的树!”

“为什么?”

“可以让我随时靠着!”

“好啊!”

阿强和阿清洗好澡进来了:“什么树啊?”

我如实回答:“八弟要我变成树,他要靠着!”

两小子居然是同样的口气:“那我们也要靠着!”

没等我反应过来,三个小子全都吊在了我胸前,心里正常反应,吊俩个还可以,吊三个不知道行不行,结果四个人一起倒在了沙发上,于是我嘴里发着牢骚:“这都变成小孩子了呀,玩小家家呢!”阿强赶紧给我使了个眼色,我马上领悟:“要不,一个一个来!”

“六哥、七哥,你们先上!我也去洗澡了!”

等小瑞出了房间门,阿强马上跟我说:“八弟让七弟今晚不要回家了也住这里,说我们四兄弟一起热闹热闹,那五哥你睡沙发,我跟七弟陪八弟好吗?”

“好啊!”嘴里虽然脱口而出,心里怎么感觉不是这样,挺想说“我要八弟睡我边上!”想着自己怎么学会了口是心非?

阿强阿清还在那里纠结,我就插了句:“看八弟意思吧,我们随意就好;”

“也是,”阿强算是明白过来了:“五哥,那八弟12号生日我们到底怎么弄啊!”

“是啊,这事你们俩出出主意啊!去荷花池塘玩耍也不能算是个法子;再说昨晚八弟师哥的意思不是要让他去参加学生会活动吗?”

“这不是要去上海了吗?”

我抓了抓头皮:“阿强,我现在发现哦,这八弟他思维敏捷,思路比我们清晰多了,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听八弟的意思,你机灵,早点洞察秋毫,我们也可以做点准备;”

“五哥说的极是,我也发现了,我们都跟不上八弟的节奏,提前察觉也很难做到,还是听他的意思最好;”阿强也终于承认了;

“我们想的都不是八弟想要的,听他的是唯一的最简单的办法;”

“有得绞尽脑汁胡乱猜测,还不如老老实实按他的意思去办,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归纳了一下:“嗯,就这么确定!阿强你机灵点,发现什么苗头,随时提醒我们;反正就是跟大伯父、小海哥吩咐的那样,小瑞想做的事,我们都配合好去完成、去帮他实现!”

“阿清,小明那边你帮忙打好招呼,就说八弟这次过来还真是有不少事情要忙,请他理解;还有,你经常保持跟他联系,毕竟也是好兄弟一场;”

“嗯,明白;你们放心,我跟小明做你们的后援部队,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吩咐我们!”

我们三兄弟会心的各对着手掌心拍了下;

小瑞洗好了进了房间,看着我们三个在傻笑,便问着:“这大树你们靠过了?”

阿强反应到底快:“靠过了!这树啊,可真是坚实、牢固,怎么推都推不倒、怎么折腾都靠谱!八弟,该轮到你了!”

小瑞一下就跳到我胸前并用两个手勾住了我脖子,随即用力晃动了两下便立马松了手站回了原地;我还没反应过来,小瑞便说:“嗯,真是坚实、牢固!以后记得随时让我靠着!”

我马上“嗯”着,也明白着:你小瑞论社会阅历年龄肯定是早超过十八岁了,但生理年龄,肯定漏掉了那童年、少年的那么多亲情与情趣,我跟阿强一定帮你补上!

小瑞在沙发上坐下后问我们:“现在晚上九点还不到,你们平时这个时间点都做什么呀?”

阿强回着:“看电视啊,上电脑啊,偶尔打打麻将玩玩手机游戏;”

小瑞也自然而然的说着:“在上海,这个时间点啊,有在学校上课的、健身会所健身的、还有在公司上班的;最多的,应该是都在那照着镜子、整理着发型、喷点香水,然后穿着时尚的衣服出门开始多姿多彩的夜生活;”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了下;

小瑞继续说着:“上海的生活丰富多彩,特别是晚上,年轻人都不会闲着!”他突然认真的看了下我们几个的表情:“我们四兄弟今晚也不闲着,走,我们去王家山上看星空!”

小瑞让我从行李箱里拿出来一套跟我们一样的休闲服跟运动鞋,阿清看到后欢呼雀跃跟阿强当时一样的欣喜若狂就不再描述;

四兄弟坐着黑色宝马车来到了王家山脚下,车子停稳后,便热热闹闹下了车,边说边笑,往王家山的半山腰走去;

虽然有点坡度,不过对于四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来到半山腰,找了块茶园边上的空地,我用准备好的大毛巾毯往草地上一铺,四兄弟就一起躺在了毛巾毯上,仰望着这仲夏之夜的灿烂星空,繁星点点,星光漫天;蔚蓝色的天空,像蓝丝绒那样迷人美丽;凉风习习,好个舒畅;大家看着、想着,没人说话;

小瑞突然指着那北斗星兴奋的说着:“你们看到了吗?!这是,”他的手机响了:

“在干嘛呀?”一个青春少女的声音,既甜蜜,又亲切;

“在100米高的半山腰上看北斗星呢;”

“美得!你那八个兄弟们可热闹坏了?”

“嗯!”

“没良心的,有了哥就不要小伙伴了?!”

“怎么了?谁又惹你了?!”

“还不是我爸,跟你爸一个德行!”

“他们又怎么了?”

“‘瘌痢头儿子自家的好!’”

“这说的是我呀,跟你千金小姐有什么相干?”

“还不是一样的意思!”

“明白!他们老了,但毕竟非常不容易的!我们也会老的,到时也会这样的!”

“我才不会呢!”

“怎么,已经发明了不老容颜密方了?”

“等着跟你共享呢!”

“去!我才不要,成熟多好!”

“好了,说正经事;我爸出差去巴黎,肯定抽时间去拜访了我的主课讲师;”

“那不挺好吗?”

“好什么呀!跟你爸一样就是喜欢多管闲事!一直把我们当七岁小孩使!”

“我们都长大了,要学会尊重!尊重他们!”

“有什么用呀!估计讲师应该只是提了一下,我爸就鸡毛当令箭给我下命令:要我一星期内做个十分钟的设计服装走秀视频;我哪有什么准备呀!”

“这不小事一桩,跟你哥说一下不就搞定了?!”

“我哥整天不见影,搞什么定?再说这种小事,他才懒得管呢;”

“他帮你找几个模特儿走一下,不行吗?”

“他哪来的时间呀!”

“这样哦!那你的设计稿都完成了吗?”

“设计稿是完成了,这其他的,我又没弄过;”

“这样,你把设计稿发我邮箱,这事我想办法帮你!”

“真的?!”

“嗯!”

“你个‘娃娃脸’,靠谱的家伙,那我就放心了!”

“这事成了,以后可不许再叫我‘娃娃脸’了!”

“知道了!‘上海宝宝’!”

“‘上海囡囡’,怎么谢我?”

“外滩米其林呗!”

“好啊,时间我来定!”

“当然!对了,你那七个哥哥里面有没有跟宋祖儿绝配的?”

“当然有啊!现在边上就有三个呢!”

“那你得帮我留一个最好的!”

“那要看你表现了!”

“知道知道!我、我们家的事以后都归你作主了!”

“窝,我哪有这本事?!”

“有!绝对有!因为有我帮你撑腰!”

“那还不如你自己作主!”

“这不一样!谁让你是天才呀!”

“去!挂了!”

小瑞挂了电话,在考虑着、思量着;

我们三兄弟呀,鸦雀无声,喘气都控制在最低极限内;

方才这听听是简单的几句对话,但对我们而言简直就是像说天书、讲天方夜谭故事一般,离我们实在是太遥远、太遥远了;

“五哥!”小瑞开口了;我马上“哎”了下,沉寂的局面终于打破了,方才大家都手也不敢动、脚也不敢动,现在乘着这机会快点活动一下身子;

“有事要做了!”小瑞接着说;

“哦!”我回着,心想,都会听你的;

“这王家山的夏夜星空真是有独特的风格和魅力,我真心喜欢;我们把事情做好了,过几天再来看吧!”

“好啊!”

小瑞坐了起来;我们三个也跟着坐起来了;

“你们俩的理论考试自己用功抓紧,我不再督促了!”

我跟阿强同时点着头:“嗯!”

接着,小瑞对着阿清说:“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七哥,你是正好赶上了,帮我做件事,可愿意?”

阿清既激动又担心的说着:“我,能行吗?!”

“有我在,能不行吗?!”

我跟阿强都对着阿清使眼色,阿清马上应着:“哦,我一定尽全力!”

“我们回家吧,我得去看设计稿了;”

阿强手脚利落,一下就把毛巾毯收好了让阿清拿着;我们四个便慢慢往山下走去;

满天星光,照着下山的一步步石板台阶,清晰又明亮,不过看得出来小瑞应该是有点累的样子,我本能的想去拉着他一起走,又感觉有些个别扭,揉揉后脑勺,不知所措;

阿强这小子什么货色,简直就是《西游记》里妖魔鬼怪里的妖怪一枚,他走到小瑞边上:“八弟,是不是有点累了?”

小瑞看了一眼他,也没说什么;

阿强乘机千方百计的纵容着八弟:“我跟你说哦,我们的大树,五哥呀他力气可大着呢,就像是那老黄牛,可算是厉害了!八弟,要不信,你跳五哥背上让他背你试试?!”

我脸上装作不愿意,心里呀是巴不得呢!活到现在二十三岁,我身高马大还从来没背过谁呢;你八弟这么调皮可爱,又聪明绝顶,可以背着你,想想也是件有趣的事了!况且大伯父、小海哥都吩咐了,只要你八弟想做的事,我都要帮你去实现、完成!

八弟一下子就跳在了我背上,感觉背上是来了个小松鼠,柔柔的,软软的,痒痒的,我心里呀那幸福甜蜜的滋味真的是无法形容!我美美的想着,只要你八弟想要,我怎么背你都愿意、都喜欢!别说是这辈子,就是下辈子、再下辈子、再再下辈子、五生五世我都愿意背着你,去你想要去的任何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