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来到爷爷奶奶墓地祭拜
  • 上海的秋天
  • 王小瑞
  • 2112字
  • 2020-10-26 20:29:08

一觉醒来,估摸着有六点了吧,我轻轻起身看了下我们三个,居然都是横躺着的,还非常整齐,也不挤,想着这床还真是大,应该我爸是定做的;

下了床,我把小瑞的衣服拿着,便轻轻出了房门去了我西隔壁自己的房间;

把小瑞衬衣裤子熨烫好后,正想着出房门去洗漱了,我爸轻轻敲了门进来了:

“睡得还好吗?”

我回复着:“挺好的!”

“你妈早点准备了小瑞喜欢的荞麦面,”

“好啊!对了,你跟妈的衣服都准备好了吗?”

“早准备了,你放心,管好你们的!”

“嗯!那我去洗漱下,待会儿我去房里叫他们俩,”

“好啊,我在大厅呢。”

洗漱完毕,喝了一大杯温开水,拿好了熨烫好的小瑞衣服和自己的衬衣裤子、皮鞋袜子,便轻轻进了小瑞的房间;看了下放在沙发上的手机,显示六点五十分,我走到了北面的窗边,稍微拉开了一点点窗帘,然后回头看他们俩,还睡得香着呢,便轻轻甩甩手动动手臂,小范围里运动运动;

正七点时分,突然有轻轻的钢琴音乐响起,仿佛是从那云端天边而来的,是那种波光粼粼、碧波荡漾的旋律,音乐声由微弱到小再到中、大,我听出了那是《水边的阿狄丽娜》,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看到小瑞开始动了动,马上明白那是他设置的手机时间提示音乐,小瑞继续动了两下,也起身坐了起来,阿强也听到了音乐声音,他们俩个差不多同时下了床,我笑着说:“八弟时间观念很讲究啊?”

“那是竹林子吗?”小瑞看到窗外的景色,也来到了窗边,我便把窗帘全部拉开,因为是靠房间的北面,又有成片的竹子林挡着,所以没什么光线,竹林里只能透着隐隐约约的丝丝太阳光光线;

“不错哦!还有那么多的鸟叫声,‘母鸡、公鸡,小兔子:你们好!耶!’真的不错哦!”小瑞边看着边喊着也边伸伸手、动动腰;

“我们昨晚吃的鸡蛋,就是这些呱呱呱母鸡下的,”阿强过来边指着边说着,也前后左右动动手臂,然后说着:“我得回家去了,顺便换衣服;那,我八点半在公墓那儿等你们!”

我看了下小瑞,他点点头,我便吩咐阿强:“提前几分钟到哦!”

阿强对着我们打了个OK的手势便出门去了;

我问小瑞:“睡得还好啊?”

“跟在家里一样,一点都不陌生,挺好的;”

“衣服熨烫好了!”

“看到了!”

“那去洗洗吧?”

“嗯!”

吃好早点,我们都换好正装衣服后,八点时分,小瑞来到大厅打开了那大盒子,一股浓艳的白香水百合香味扑鼻而来,伴随着淡雅高贵的白玫瑰香味,让人心生敬畏,也精神抖擞;小瑞从盒中取出花束,好大一把哦,真是大气非常!我们便直接走出了家门口;

小瑞摁了下车钥匙,打开车门把花束放在了副驾座上,随手关上车门;

阿清开着电瓶车过来了:“八弟早!五哥、三叔叔、三婶婶早!”

看着阿清眼睛有点红肿,都来不及问缘由,直接告诉他阿强也是电瓶车,便让他自己直接往公墓去了;

我打开了后座的车门,让我妈坐进去中间,我跟我爸坐她两边,关了车门;小瑞进了驾驶座,发动、起步,熟练的上了路,路程很近,直接往前两个右转弯二十分钟就到了;

远远看到阿强阿清俩个已经在那候着了,心里不由非常踏实,他俩身高差不多都在一米八一,穿着正装,显得更加帅气精神!

宝马车稳稳的停在了公墓的大门口,因为不是清明季节,所以四周围就只有我们六个人;

我先下了车,打开了后备箱门,拿出三把长柄大黑伞,阿强阿清马上每人一把的接着;我爸拉着我妈慢慢下了车,阿清赶紧打开黑色伞在后面撑着;阿强也在我身后帮我撑着黑色伞;我来到小瑞车门边,等他下了车,立即帮他打着伞并跟着他过去取百合玫瑰花束;

我对阿强使了个眼色,阿强马上心领神会,自己打着伞走在了最前面领路;

就这样,掐着正点上午八点三十分,阿强打头阵,小瑞捧着白百合白玫瑰花,我为小瑞打着伞,我爸我妈紧随其后,阿清在后面为我爸我妈打着伞,大家虔诚的往我爷爷奶奶的墓地而去;

这块公墓地是村里统一规划的,位置在王家山的正东南方向的山坡上;村里的老前辈都说这里是真正的风水宝地,每天早上最早见到太阳,望南边既能看到整个王家村子,又能看到村子前面从西往东流淌着的小海河,有山有水,山水映衬,水天一色,万物皆灵;

我们走了一段山坡路,来到了我爷爷奶奶的墓地前了,我爸暗示了下我们仨个,我们便领会的并排着、挺胸收腹着站成了一字线,看着小瑞端端正正严肃认真的向爷爷奶奶的墓碑走去、把香水白百合和香水白玫瑰花束放在了墓碑的中央;小瑞仔细端详着用白陶瓷制成的爷爷奶奶的遗像,然后轻轻的抚摸着,举手投足间都给人以亲切、真挚;

老爸拿着提前准备好的一个白色小塑料桶,里面装的是祭奠用的黄酒,慢慢的走到小瑞边上轻轻的递给了他,便退回了原处;

小瑞绕着爷爷奶奶的墓地边走边浇洒着黄酒,正好整整绕了一圈;

我妈看好时辰把早已准备好的一个绸缎真丝圆垫子放在了我爷爷奶奶的墓地前;

小瑞走到绸缎真丝垫子边,对着爷爷奶奶墓碑的遗像方向轻轻跪下,两手合一,虔诚、隆重的拜了三下,然后,停顿了一会儿,又两手合一的拜了三下;

他继续跪着、沉默着,我们都看得出,他的心情是沉重的、复杂的,内心是诚挚的、宽宏的,看着他忽然抽泣了起来,头部和上身都在颤抖,老爸马上暗示了下我们站在原地不要动;

墓地周围一片静悄悄,明显听得到小瑞强忍抽泣、眼泪无声的往下掉的声音;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上午、这个永生难忘的夏末的日子,小瑞虔诚真挚跪着抽泣的背影永远留在了我的心灵深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