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平静的生活被改变
  • 上海的秋天
  • 王小瑞
  • 1521字
  • 2020-10-26 20:29:08

二零一七年盛夏,酷暑难耐的八月初,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天气;

王家村的这栋农家宅子,院子里有着两棵高大的香椿树,枝叶茂盛,婀娜多姿,随风摇曳,婆娑遮荫,也是给院子装了个天然的遮阳棚;

高高的树枝上,蝉儿知了不知疲倦的叫个不停,仿佛在告诉大家:“大热天哦,树上凉快哦!大热天哦,树上凉快哦!、、、”

树下屋子的正厅里,一个落地风扇正对着四个在打麻将的小年轻自然悠闲的来回扇着;

这种一层楼结构的、粉墙黛瓦的、有正厅加两边都有厢房和厨卫的、正厅开门就是院子的房子,正是长三角区苏北农村最常见的宅基地房子;

小年轻各自都穿着淡色小背心、休闲裤加凉拖鞋,麻将桌上有茶水、打火机和烟,还有一盘刚吃完的西瓜皮搁在那儿,玩得很起劲的样子,外面的烈日炎炎跟他们简直没有一点点关系;

其中一个正在边抽烟边摸牌的说话了;

他叫阿强,小背心是浅蓝色的,上面还有几个英文字母,头发被风扇吹的有点散乱,不过眉清目秀,一副机灵劲:“我说五哥,今儿个你好像运气不错哦!”

阿强边说边瞟了一眼边上其他的两个小伙伴;

“有吗?”我也一边抽着烟一边微微咪了咪眼睛,心里也有点嘀咕:“今天怎么都来大牌,还真的蛮顺的!”

叫阿清的小伙伴也说话了:“是啊五哥,你今天的牌都挺大的,有好事来了哦!”

阿清也是个机灵鬼,听他说话就知道那聪明劲儿;

“我能有什么好事啊,厂里要多发我高温补贴吗?”我刚从那嘀咕里缓过神来,也不知要说什么,想着服装厂确实说了这事,就随口而出;

阿强他们三个附和着我的想法,都在那诉说:

“是啊,这补贴不能就多一点吗!”

“厂里也赚不了多少钱,用啥发呀!”

“好像服装订单也不是那么好接的!”

“就这么着吧,还能怎样呀?”

、、、

听着他们三个叽里咕噜的,我那搁在麻将桌上的手机响了;

“谁呀?哪个相好的,我看看!”阿强边看我手机显示边不忘瞄一眼我的牌;

“天哪!”阿强叫了起来,有点激动,我知道那是他看到我的牌了;

阿清小明两个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到底五哥的哪个相好来电话了?

“啊,大伯父好!嗯,老爸在果园里呢,他那个劲,不肯歇着的!”看到来电显示,我着实人都慌了,大伯父从来都是逢年过节时才会打电话过来拜年问好什么的,平时都没有电话的,肯定有什么事找老爸,我边想着边答复着,桌上的一副好牌全都忘了;

“嗯,妈在打个盹,她也是个不肯歇着的,就这习惯了!”我恭恭敬敬小心谨慎的答复着每句话,感觉着风扇都不管用了,背上又有汗水了;也不至于呀,刚才还感觉蛮凉快的!

着实可见大伯父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有多高:就是那高不可攀望而生畏远而敬之的概念;

“嗯,有事跟我说,不叫我爸呀?哦,大伯父您说,我听着呢!”这奇了怪了,大伯父从来都是跟老爸说事的,我都二十二岁了,没跟我说过什么事的呀,会是什么事啊?

“哦,小瑞要去新加坡上大学了啊!好,我告诉老爸和妈!”

“您跟大伯母要出国?小瑞要来乡下住一个月?九月份就去新加坡!”

我听着答着,想着小瑞跟我一样都是八月份出生的,只是比我小四岁,没想到他也已经十八岁了,我都忘了自己的年龄了!

二十年来,虽然是唐兄弟,也没有什么联系,就知道他从小学习成绩一直非常好,大伯父大伯母嘴里说着:“阿拉个小赤佬、小冤家、调皮捣蛋鬼!”其实还不是当小皇帝、小祖宗那样拱着疼着、欢喜着!想我十八岁时就已经是服装厂的工人了;

记得很久以前小瑞六岁生日,那年我大约10岁吧,跟着我爸我妈一起去过大伯父家,在上海淮海路的R&H公馆,家里那个大呀,简直是无法形容;楼上楼下花园洋房,楼梯转角处还有个大三角钢琴;整栋楼就像是个城堡,那顶层的阁楼,也是个天堂;家里有好几辆轿车我都叫不出是什么名;教师、管家、司机、厨师、花匠,应有尽有;花园也特别大,跟小瑞玩捉猫猫,人都找不到;记忆中,高级、时尚、海派,完全是两个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