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笑什么

  • 一剑洞天地
  • 今不白
  • 3159字
  • 2022-05-13 17:30:03

“老夫可以退一步,但你儿陆玄必须让出少主的位置。”大长老脸色阴沉道

“那不可能。”陆永一口回绝

“你儿子不配。”

“我儿已经重新振作,再修武道。”

“他天资愚笨……”

“你特么放屁……我儿小时何等天才。”陆永瞬间爆发,一副说我可以,说我儿子老子就和你拼了的架势。

“你敢骂我?”

“你再敢说我儿,我就撕了你的嘴!”

“一个通脉都达不到,无缘开灵大典的人,有什么资格当少主霸占着地介功法。”大长老怒喝

“对,少主关系族中未来,人选绝对不能马虎啊。”

“大长老说的对!”

“族长,为了陆家传承,三思啊!”

接连又有几名长老出声附和,陆永坐在家住之位,牙关紧咬,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

“谁说我参加不了开灵大典?”

门外,忽然一道声音响起,陆玄缓步迈进了议事厅。

门口守卫本想拦着,结果被陆玄踹了两脚,陆虎挥挥手,四名铁骑卫上来,提着领子就给带走了。

“庶子无礼,长辈议事,哪有你说话的份。”大长老立时怒斥,目光厌恶的盯着陆玄。

“参加了又如何,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云云众人而已,资质才是第一位。”又一道身影迈入大厅,白衣俊朗,傲气凌然。

“峥儿说的对,少主人选比的就是资质。”陆德彪溺爱的看着自己儿子,满脸骄傲。

余光无意间瞥向一旁的老人。

二长老会意,又传音给四长老。

最后五长老缓缓起身拱手道:“族长,陆峥少爷确是难得一遇的天才,年方15,数月前就以打通108道天地玄脉。这份资质,哪怕是宗门天才,也能一较高下了。”

“是啊,峥少爷才是我陆家的希望,资源又何必浪费在无用的人身上。”

“呵、呵!然并卵。”陆玄忽然冷笑出声

几位长老不悦的看过去。

“什么意思?”陆峥皱眉问道。他从那平凡的字眼里,竟然感觉到了浓浓的讽刺。

“没什么意思。”

“那你笑什么?”

“我没笑。”

“你瞧不起我?”陆峥感觉虚荣心受到了莫名的挑衅。

陆玄看向白衣少年,嘴角微挑,轻飘飘的说道:“小屁孩一边玩去。”

“什么?”陆峥愈发的愤怒

“在我面前,你还太年轻,让你爹来。”

“你,你……”

陆玄不理会他,看向陆德彪质问道:大长老断定我天资愚钝,无法参加开灵大典,既如此,我参加了又当如何?

“哼,小子,你少在老夫面前卖弄口技,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陆玄笑呵呵的也不气恼,施礼道:“父亲,孩儿先回去修炼了,必定参加开灵大典。您也早点回去吧,无谓的争辩又有什么意思?”

说完转身便向门外走去,此处纷争已结,自己出面不过是为父亲吸引一下火力,顺便结束这场闹剧。

在陆玄看来,自己的父亲还是太老实了些,和一群老狐狸有什么好争论的。只要他离开,任这群老东西再狡猾,还不是无处发难!

现在陆玄做的,就是釜底抽薪。

陆玄路过白衣少年身边,轻蔑的看了一眼:“开灵大典上等着我打你的脸!”

“你不配让我等你。”陆峥言词依旧高傲。

陆玄淡淡一笑不再纠缠,径直离开了议事大厅。

陆峥气的胸口起伏,“陆玄的话他听不懂!”

“哈哈,真是笑话,我到要看看陆家的天才少主,是如何在16日内打通一半天脉的。”大长老嘲讽道。

听到此言,其他几名长老也仔细关注了一下陆玄的气息。

而后,有的附和,有的摇头。

半月打通15处天脉,简直就是天方夜谈啊!

所有人在心中都以断定了,陆玄不可能参加的了开灵大典。

两道怨毒的目光盯着陆玄的背影,“等着,大典过后,你特么不是少主了,这一巴掌我一定十倍的还回来。”

“我要用鞋子狠狠的抽他的嘴。”

……

院子里,陆玄正在一遍一遍的运转着盘龙炼体心法。

他哪里知道,在他走后,一帮少年围在一起诅咒了他半个时辰之久。

当然,就算他知道,也懒得去理会那帮小屁孩。

此刻他正借着休息的时间,一边喝着玉灵泉水,一边思考着,如何能够快速的打通穴脉,还有什么捷径可以走。

“哎呀,我怎么这么笨呢。”陆玄猛的一拍脑门,脸上漏出欣喜之色。

“我整日喝这玉灵泉,既然这灵泉内的灵气可以快速缓解疲劳,那我为什么不在灵泉里修炼呢?”

他只感觉自己是所有穿越者中最大的蠢人,只怪平日里看的小说太少了。

想到这,他再有丝毫的犹豫,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脱了个精光,扑通一声跳进了缸里。

十分钟后,陆玄脸上欣喜的表情更甚。

“杏儿,杏儿!”

“来了,呀,少爷你怎么掉到缸里了,这这该怎么办啊?”

杏儿急的原地乱转,忽然看见角落里有一块大石头,二话不说捡起石头就要向这边砸来。

陆玄看到这里,脑子里顿时划过一条条黑线。

一口血槽憋到了嘴边:“现在聪明的孩子这么多么?”

“住手,快住手,我能出来。”陆玄急忙叫停

杏儿望着那有她鼻子高的大水缸,哪里肯信:“少爷这破泉水在珍贵,也没有你的命珍贵啊!杏儿这就救你出来。”

“住手,我这就出来给你看还不行么!”

“玄儿,为父给你送壮骨丸……来了。”

……

“父亲,我只是在洗澡。”二条形态的陆玄,无力的解释了一句。

“啊……!”杏儿尖叫一声扔掉石头,飞快的奔出了小院。

叫为父说什么好呢,只怪我平日里陪伴你的时候太少啊!”陆永叹息一声,将手中的丹药放在了一旁的青石上,就准备长篇大论了。

“父亲,你可能误会了!”

陆永神情一怔,又看向地面那块石头,严肃的摇了摇头:“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万不可强人所难,更不能敢做不敢当!”

陆玄只觉的一阵头疼,“这都哪跟哪啊?我也没做啊,当什么!再说,你把我院子里稍微好看点的丫鬟都弄走了,就这……哎……”

“你去问她吧,我解释了你也不信。”陆玄飞快穿好衣衫,伸手拿过了那粒丹药疾步进入房间去了。

越描越黑的事,还不如不说,但这粒壮骨丸可不能错过,这可是三品丹药,给他这种练体初期的人用,着实有些浪费了。

他盘坐在床上,打开盒子,一股独特的丹香扑面而来。

双指捏着那枚蓝黑色灵丹,仔细的打量了两眼,“原来这便是三品灵丹。”

丹药分为一至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在原主的记忆中,他只见过一品的回气丹。据说丹药极其难以炼制,而且炼丹的丹师更是万里挑一。

丹师的等级和丹药一样,都是一至九品,只有能炼制相应等级的丹药,才会升级为同等级的炼丹师。

至少,整个天池国,包括天北城陆家在内三大家族中,都没有炼丹师。

一品都没有。

原因很简单,天池国的三大势力,二宗一殿不允许家族势力内有丹师的存在。

就算是陆家,想要丹药也只能去城内的两家连锁店铺去买。这两家店铺的势力遍布五洲,并不受二宗一殿约束。

他的记忆里,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这还是小时候母亲讲给他听得。

陆玄用力,将丹药捏做两半,张口吞服了半颗。

三品的药的药力太猛,他一次只能服用半颗,这是父亲离开时传音告诫他的。

陆玄开始时还不觉得有什么异样,一分钟后只觉得浑身燥热,再看身上遍体涨红。

紧接着,他忍受不住的闷哼一声,双臂向后用力,胸前的衣服寸寸碎裂开。

陆玄只感觉周身的骨骼好像被什么东西顶着,扩大了一圈似的。反复数次,这种难以言喻的涨烈感觉才消失不见。

“半粒丹药竟然霸道如斯!”

陆玄能真切的感觉到体内骨骼的变化,虽然只是半粒丹药,但却比他苦练半月还要明显。

微喘了两口,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也好,这滋味虽然有些不好受,但却能节省我不少时间,至少这两日我不用再去练体了。”

刚刚经历了异样折磨的陆玄,暂时放弃了修习盘龙炼体心法的念头,将身体斜靠在床头,心思空明进入到了神识当中。

那把黑色的剑牌依旧漂浮在那里,时而左右摇晃。

“难道,你真的没有别的用途了么?”

念头刚起,忽然间,他脑子就里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甚至被这个想法吓得一哆嗦,

“这也太疯狂了吧,我又没到那种饥渴的地步,还有时间的。”

陆玄一面告诫自己先等等,一面又轻轻用神识勾动了黑色剑牌。

一个念头的燃起,就像是一颗魔性的种子,在心里扎了根,睁眼闭眼全是它。

陆玄现在就是如此!

他用神识环绕着黑色剑牌足足10分钟,犹犹豫豫,纠结的像个春天的小猫。

下一刻,他将心一横:“干他娘的!”

不再犹豫,他控制着黑色剑牌,快速的奔着胸前的那道还没打通的天脉而去。

心中自嗨的大喊一声:“毒龙钻。”

“啊——!”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陆玄只感觉眼前模糊的划过一道身影,大鼻头,“杏儿的!

”接着就昏死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