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要冲动啊

  • 一剑洞天地
  • 今不白
  • 4021字
  • 2022-05-12 12:51:12

陆永抬手接住,将绸卷打开。

上面只有十三个字:家主无德,请示,重选陆家家主。

允!

(太上长老印)

陆永握着卷轴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如何也没想到,太上长老竟然会同意。

大长老冷声质问:“陆永,你还有什么话说?多年来陆家在你的掌管之下,都变成什么样了?你还有脸霸着族长的位置?”

“老祖,老祖他怎么会同意?”陆永喃喃自语,他如何也想不到老祖会废了自己,那可是他的亲叔祖啊!

“老祖对你早已失望透顶了。”大长老沉声道

“我没做过对不起陆家的事……”陆永猛的抬头。

“呵呵,哈哈哈,真是笑话。”

“陆永!”大长老一声断喝,将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声音在偌大的大殿内反复回荡了三周。

“你置陆家泰山,太上长老重伤,修为大损,今生无缘灵皇境,这算不算大错?”

陆永不语。

“你将妖族藏于族中,招至强敌,险些葬送陆家,这算不算大祸?”

陆永猛然抬头想要辩解,可又缓缓低下。

“你两年内终日不理族事,全是由我和诸位长老理事,这算不算大过?”

“还有你那好儿子,整日不图武道,为族内后辈做着什么榜样?就是这样的人,还顶着少主的帽子,当众羞辱同辈,这简直就是陆家耻辱!”

“对,对。”大长老声音刚落,顿时响起数道附和之声。尤其以二长老最为积极,昨日他的孙子可是足足挨了数个巴掌。

这让他顿时羞愤难当,立即起身去寻了大长老。

本来陆德彪是打算族会或者开灵大典以后再提此事。但得知昨日情形,又有二长老窜梭后,才决定将谋划提前,所以,才有了今**宫的一幕。

“我,我……”陆永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辩解,那一条条罪状仿佛一座座大山,压的他喘不过气。

但就在此时,宗族议事厅外的结界猛的晃动了一下,随后嘭的一声闷响,结界竟然被强行打破了!

同一时间,议事厅的大门豁然敞开。

“何人?”

“大胆!”

“谁?”

……

屋内一直未曾出声的几位长老同时一惊,不约而同大喝出声,身上灵力萦绕。

赫然,这六位老人竟然都是真武境三重左右强者。

陆永也惊异的望着门外,要知道,这结界虽然只是简单的隔绝手段,但也不是谁都可以强行破开的。

没有真武境六重以上的战力,万难攻破。

“六重——”

他的脑海中猛然响起了一个名字,刚要张口,便见门外一道魁梧的身影已经迈入了议事厅。

“某!”

壮汉立在门前,身上甲胄刷刷作响,腰间一把宽厚的大刀就那么裸露在外,泛着青色的幽光。

整个人都透露着野蛮、狂暴之感。

看到来人,几名长老都是目光闪动,将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

座位尾侧的两位长老更是怒容收敛,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大长老面色阴沉一闪而过,微微佯怒道:“陆霸,你还有没有规矩,议事厅禁制岂是儿戏?”

“哼,大长老开会不通知某,难道是看不起某这位八长老?”

“你……”大长老气结,正要发火,旁边二长老抢先开口,笑着打起了圆场:

“陆霸长老误会大长老了,我们也有心通知你,只是打听到你还在千里之外,尚需几日才能赶回,这通知也来不及啊!”

“对对对,再说,今天也不是什么正经族会……”又一位慈眉善目的圆脸长老接口道

陆霸见两位长老先后开口,也不多缠,哼了一声,对着后一位圆脸长老道:

“陆善长老的话,某是信的。对了,那七劫草某以为长老搞来了,长老随时到族长那里取吧。”

“真,真的?”叫陆善的圆脸长老听后一阵大喜,激动的老手颤抖连连作揖,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

其他几位长老神色也变得活络了起来,先是看了看陆善,又将目光渴望的投向了魁梧男子这边。

陆霸视若不见,径直就要向里面走去。

“放肆,兵器岂能进厅?”大长老凝眉厉喝。

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今天的事,很可能要坏到他的身上。

陆霸脚步一顿,眉毛微挑,转而二话不说的卸下了腰间大刀,也不收进腰间储物袋中,而是一把从门内扔了出去。

大刀似长了眼睛一般,径直飞向门外,落在一位身材同样魁梧的少年手里。

只是少年形体虽然如同从陆霸身上复刻的一般,却长着一双天然的小眼睛。二者结合起来,就怎么看也不觉得吓人了,反而有些喜感。

议事厅内,卸掉刀剑的陆霸大步向前走去,每走一步都有一阵哗哗的甲片摩擦之声,直至陆永身前三步才停住脚步。

他豁然抬手抱拳,声若雷鸣:“族长,陆霸归来,幸不辱命,灵草等物品全部送到,换回白银520万,皆在此处。”

说罢,他从腰间怀中分别取出了8个储物袋,拱手递上。

“520万两!!!”

厅内所有长老顿时瞪大眼睛来了精神,饶是他们半生阅历,颇能沉住气,也不由得相互议论起来。

“520万两,那可是520万两啊,要知道陆家近几年的纯利也不过100万两而已。”

况且家族日益扩大,分枝臃肿,每年的利润都在一点点减少。

“八长老,这里真的有520万?”

“霸长老真是我陆家福将啊!”

“陆霸,这钱是哪里来的,不会给我陆家带来灾祸吧?”

几个老头对视一眼,纷纷发声。

“陆霸,此钱来路不明,你应先交给大长老再做定夺。”二长老灵机一动,开口说道

一时间,议事厅内乱作一团,众人七嘴八舌的追问。

大长老盯着那八个储物袋,目光更是阴沉。

陆永上前握住陆霸的大手,眼中热泪滚滚:“回来就好,你不知这一去我有多担心。”

“没事,某的命大,想杀了某也会换其一层皮。。”

“休要胡说,别说520万,就算5200万,也不及我兄弟万分之一重要。”陆永拍了下对方的肩膀,满目深情:“兄弟,今夜我替你洗尘,咱们不醉不归。”

二人又说了几句,陆永才转头对着众人解释道:“是我发现了太行山一处小秘境,长满灵草,是一处未曾被开采过的天然福地。

事关重大,为了安全起见,便请陆霸长老率领他的铁骑卫带着族人秘密采摘,看来,所得颇丰啊,哈哈哈!”

“口说无凭,我们怎知他是从哪弄来的。”一位明显是大长老一派的发出质疑

“呵呵,四长老信不过,自己去问某带回的族人,某没有时间和你废话。”陆霸看了眼那人,不屑的道

“你……”

“好了,520万的红利,按照家族规矩族内留三成,其余的稍后商议好了再分给各脉。

当然,哪位长老有质疑,也可以先不领。”陆永话音一转扫向众人。

此时手握着8只储物袋,顿时感觉底气十足,之前的阴霾一扫大半。

“好好,我们都听族长的。”

“领!族长英明神武,我们哪有什么质疑。”

“我提议,要不现在就分了吧!”

“好意见啊……”

“对现在就分了吧,趁着人齐。”

众人七嘴八舌,仿佛不久前的剑拔弩张根本没有发生过。

“咳咳咳,都给我住嘴。”陆德彪气的肝都要炸了。

自己设计的完美逼宫大会,硬是让这货给变成了分赃大会,叫他如何不气。

一吼过后,厅内逐渐安静下来。

“那钱已经是陆家的了,你们慌什么!”陆德彪目光扫过众人,意味深长的道。

几个老者立刻明悟,收敛神色。

陆德彪接着道:“陆永,你不要拖延了,到底是今日自己让位,还是明日开族会时当众退位?”

看来今日这事是过不去了……陆永叹息一声:

“大长老,我却有两年疏忽了族事,但这520万两,怎么也抵了吧?”

“这里有太上长老信印,还有6位以上长老投票,你不退也得退。”

“哪六位?”陆霸开口

“面前六位,算我已是七人。”大长老斜手一指。

“某不在,作废,重新再投。

”你说作废就作废……”之前被怼的四长老厉叫

陆霸却根本没有理会他,当先举手:“某投族长。”

寂静的大厅内针落可闻,根本没人响应。

陆永叹息一声,也懒得再投自己一票了。

“哈哈哈,陆霸你看的很清楚了吧!”陆德彪瞬畅快的大笑起来

“有何好笑,某投完了,到你们了。”

“好,赞同废除陆永族长的随老夫举手吧!”大长老自信的举起了右手

而后看向陆永和路霸,“怎么样,还不死心么?”

他当然看到了与陆霸眉来眼去的陆善,但那又怎样,难道一个人还能左右大局不成?剩下的可都是自己的人。

“五票。”

“你说什么?”

“只有五票,按照族规,想要剥夺我族长的位置还差一票。”陆永惊喜的说道,而后颇为感激的看了陆霸一眼。

“什么?”陆德彪转身望去,竟然真的只有五个人举手

“陆阳,你干什么?”陆德彪此时再也顾不得身份,厉声质问

“大长老,对不住了,我,我有难处!”

“好好好,看来你们两个是被陆霸给收买了。”

陆善闭目不语,陆阳也是一脸苦笑。

陆德彪豁然起身,周身灵力迸发。今日之事,他早已策划许久,自认为事半功倍,族长之位更视同禁脔,如今却出了岔子,这岂是他能接受的。

没想到竟被提前归来的陆霸搅了局。

“陆霸,我早晚将你大卸八块!”陆德彪心中咆哮,眼中凝聚道道火焰:

“我陆德彪身为大长老,背负家族延绵使命,从未敢有过半点私心。事事殚精竭虑,鞠躬尽瘁,无一日不期望能恢复先祖荣光。

而你,身为陆家族长,却整日不问世事,又屡次将陆家至于险地。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绝不能眼看着陆家毁在你们父子手里。

说着,他怒目圆睁,一字一句道:

“为了家族兴旺,我今日被逼无奈,只好使用大长老权。”

说着他望向陆永,神情肃穆:“争族死斗,陆永,你敢接战否!”

“什么?”众人惊愕,甚至有人惊呼出声。

“争族”,陆家百多年都没有听过这个字眼了。

大长老这一声断喝,就连门外都听的清清楚楚。陆玄两眼茫然的看向身旁的魁梧少年。

他能感觉到这争族死斗这四个字中蕴含的危险,却不清楚其中意义!

魁梧少年感受到目光,微微转头看了陆玄一眼,见其面相并不是自己讨厌的类型,才徐徐开口解释道:“争族死斗,生死一人,也只能活一人。这项特权只有大长老可以用。”

陆玄点头,目光向里面望去,带着浓浓的担忧。

厅内

众长老皆是错愕。

四长老偷偷绕过去拽了拽二长老的袖子,示意这事你知道么?

二长老苍老的面孔摇了摇。

就算是亲近如如他,也断然没有想到,大长老竟会如此冲动。

此刻,陆德彪真武境七重的气势彰显无疑,双目火焰已如实质,让人不敢直视。

刹那间,整个议事厅的温度陡然升高。

众人看向陆永,曾经陆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现在却只是真武五重的境界,两年的耽搁,让他失去了太多。

家族规矩,家族死斗是只有大长老才可以使用的权力。

为了公平,双方实力必须在同一个大境界,族长无伤在身,且历任五年以上族长位,有过在身才可。

当然,族长无过硬理由,不得避战也是先祖铁令。

陆家先祖,为了子嗣延绵,设立了一套又一套的制约规矩,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这一战,胜负悬殊。

没有人看好这位当代族长。

但,大家都清楚,大长老想要取胜,也绝对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毕竟,陆永修习的可是家族唯一的一部地阶功法。

“大长老冷静。”

“大长老不要冲动啊!”

“此事做不得,做不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