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十三个字

  • 一剑洞天地
  • 今不白
  • 4461字
  • 2022-05-12 11:12:16

“玉灵液?”陆玄喃喃重复了一遍。

“老爷说是二品玉灵液,让少爷调伴着泉水喝,足够用一个月的。”陆二越说声音越小,鬼机灵的小眼睛不断瞟向陆玄。

“二品玉灵液?那就难怪了。”陆玄眉头舒展,解开了疑惑。

玉灵液共分五等,他是知道的,极品最高,四品最低。其鉴定起来很简单,据说极品呈深黄色,往下是乳黄、淡黄、浅蓝、微绿。同时粘稠度和蕴含的灵气也逐渐升高。

如陆家演武场内,每日喝的灵泉便是由四品玉灵液勾兑的。

一瓶能勾兑一大缸。

但,陆玄可是从未见过二品玉灵液。

“二品玉灵液啊,那可是足足价值数千两银子的东西。”陆玄想想就觉得肉疼:“自己一个月的份利花销也不过才十几两银子。这还因为自己是少族长的原因。”

他握着手里的空瓶,又用力的向嘴里倒了几滴,舔了舔瓶盖,才不甘心的收回玉瓶:

“三千多两银子,换来一个天脉穴道,还是已经被自己冲击了7788的,这个买卖亏大了!”

“到哪里,都是富二代的天下啊!”

陆玄叹息一声,回过神来:“好了,陆二你去吧。”

“是。”陆二刚走两步,又被陆玄喊住。

“对了,你说父亲给我的礼物呢?”

“呃……少,少主,礼物已经在你的肚子里了。”陆二抬眼看向表情并不好看的陆玄,急忙跪倒在地:

“少主,是小的错了,小的不该没说清楚就递过去,小的认罚,小的认罚。只是小的皮薄,求您罚的轻点,回头小的还想伺候少爷和老爷呢。”

“好了,起来吧,没你的事了,这也不需要你,有杏儿一个人就行。”陆玄摆摆手,随意的说道。

作为一个受过红色思想教育的人,他还做不到因为几两碎银子就打打杀杀的。

陆二如获大赦,急忙起身作揖离去。

“记得和父亲说:“感谢他。”

看着陆二离去的背影,陆玄能猜到,陆永听到这三个字时会有多高兴。

自然,陆二也会免去一顿责骂。

陆玄忽然觉得,自己好善良!

傍晚,陆二瘸着腿出了书房。

屋内,陆永独自坐在椅子上,神情说不出的落寞。

“感谢他!”哎……玄儿,你的心里终究还是有隔阂啊!”

他起身来到窗前,两条白色的鬓角随风浮动,自七年前,他的双鬓就逐渐变成了白色。

“怨吧,当日我确实应该和他们拼死的!可是,我要是也走了,你怎么办呢?”

一滴老泪顺着下颚滑落,不偏不倚的滴在手中的半块玉佩上:“苏浅,我真的错了么?”

……

……

夜间,陆玄盘坐在床上,隐隐见到他的额头和背部都泛着细密的汗珠。

虽然那套盘龙心法并不能帮助他快速打通穴脉,但陆玄毕竟不是半途而废的性子,否则上辈子也不会在毒窝里一待就是7年。

《盘龙练体》共分为盘龙练体诀和盘龙心法。

这是一套烂大街的功法,但却被各方势力所采用,原因无非就是——好用。

大陆上出现过很多锻体通脉的法门,惊才绝艳的前辈为了后辈子孙,也苦苦钻研出了各种方法,以提升武修前期的根基,和修炼速度。

可是事实证明,最终的结果,都没有这部谁都可以得到的盘龙炼体决好用。

至于这套功法是何人所著,就没人知晓了。仿佛,上古的时候,这部功法就已经存在了。

也有传闻,这是一部妖族盛典。

数百万年前妖族鼎盛时期,曾统御五洲,那时的人族不过是附属种族,偏居一偶而已。

陆玄擦掉头上的汗珠,将盘龙练体诀放在身侧,他借着休息的时间,又将这本已经烂熟于心的法诀研究了一遍。

练体之道,意在将人体像凶兽那般锤炼,激发内在潜力。

熬打筋骨,再加以心法凝聚,调动体内真气,内外合一。

打通天地玄脉的过程,便是不断开拓人体潜力的过程。但这一切,都是为了两个字——开灵。

源源不断的灵气入体,没有内外兼修的体魄,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五脏衰竭,或者爆体而亡。

说白了,根基很重要。

“如今我已经16岁,按照这个大陆的特征,根骨发育已成。一面外修,一面如今日那样以高品的玉灵液冲击穴脉也不是不可。”

陆玄想到此处,又不由得苦笑:“除去今天打通的一道,自己还有足足15道天脉没有打通,就算是一瓶二品玉灵液,换一处脉络,那也要足足——

五万多两银子啊!”

这还不算药效逐渐减弱的情况。

若是按照药效成几何倍的减弱,陆玄大概估计了一下,至少得需要30万两左右。

30万两啊!应该能把父亲的箱底掏干了吧?

“父亲干了10年族长,按照一年贪污……咳咳。”(划掉)

按照陆玄的分析,10两银子若节省一些,都够中下等人家一年的花销了。

“玄北大陆的钱很实,差不多可以和前世的7.80年代相仿了。”

揉了揉太阳穴,沉下口气,他知道这个办法行不通。

最终,陆玄将目光放在了神识当中,那个泛着特殊黑色神光的物体之上。

此时的神识当中,正有一道形似剑牌(令箭)一样的东西,尾指大小。

这也是他穿越而来附赠的唯一礼物。

只是这个神秘的泛着黑色神光的剑牌,陆玄研究了很多遍,都没有发现他的用途。

首先,整个剑牌被一层高大上的黑光遮盖,根本看不清上面的任何字体或者图案。

其次,它虽然可以随着主人的意念在体内游走,但好像除了为陆玄提前做到可以内视以外,其他的似乎并无卵用。

最主要的是,剑牌根本无法移出体外,也就做不到滴血认主、天火煅烧等方法,简直是完美的观赏品。

陆玄惆怅的认为,这东西除了在阑尾炎发病的时候,一刀切除以外,其余时间只能当俄罗斯方块玩。

且操作起来极其的耗费心神。

他抱着侥幸的心理,就连各种咒语,系统召唤的口诀都尝试过,那柄黑色的小剑牌却依旧无动于衷,自顾自的在那里飘啊飘的!

“或许是天上管穿越的那个大兄弟溜号了?随便塞了一个东西应付我?

也可能这是件神器,只是还没到它出手的时候吧!”陆玄安慰着自己,

“是金子……别特么发黑光啊!”

他不甘心的反复用神识操作着剑牌,试图探索出一个新的方法。

足足近一个时辰,陆玄再也受不了那种精神上的疲累,不得不从里面退了出来。

脑海中昏昏涨涨,神识中隐隐有炸裂之感,而且双眼酸痛,让他连一丝睁开的力气都没有了。

陆玄实在熬不过,不觉间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深夜,天空中的圆月忽明忽暗,一道漆黑的身影轻飘飘的进入陆玄的房间。

他站在床头望着沉睡的少年,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良久,像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般。

他先是唇角微动,口中念念有词,下一秒一个铜镜从其袖中飞出。镜面旋转,一道乳白光晕射出,瞬间罩住陆玄的额头。

陆永紧张的注视着铜镜反应,足足十数个呼吸,镜面依旧没有丝毫变化。见此,他非但没有懊恼,反而嘴角透出一种如释重负的喜悦。

他神识微动收起铜镜,定了一秒,又在陆玄枕边拾起一根头发。

青丝在捻两指之间,随后他又从自己头顶处取下一根。手指松开,两根头发就那么紧贴着漂浮在空中。

下一秒奇迹的事情发生了,随着陆永一滴鲜血的融入,两根青丝竟如螺纹一般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

紧接着,噗的一下燃烧起来,化为灰烬。

直到此时,陆永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方才做的,一种名叫驱魂术,另一种则是最为常见验亲之法。

若是陆玄肉体被其他山精鬼怪所侵,铜镜立时就会变为七彩霞光。

发丝也是如此,根本不会主动缠绕,相拥而燃!

此时,陆永望着沉睡的陆玄,脸上再没有一丝的疑虑,而是写满了溺爱!

喃喃自语道:“杏儿这丫头也太粗心了,都不知道给我儿盖一下被子么?”

说着,他手掌一挥,床尾的薄毯被摄到手中,而后披在了陆玄身上。

望着床上那俊俏脸庞,陆永脸上的笑意更浓,“像我,也更像浅儿!”

“呵呵,原本以为你的性子像为父我,低调谦逊。未曾想,你骨子里更如你母亲一般,好胜,暴烈。不过也好,为父就喜欢你母亲的样子!”陆永痴迷的笑了笑,像是端详着一幅至美的画卷一般

忽然,睡梦中的陆玄,只觉得头脑已经不那么胀痛,不由得叮咛一声,舒服的翻了个身。

吓得陆永慌忙化作了一道残影,消失在房间内。

接下来的几日,陆玄上午去演武场练体,下午在院中青石上运转心法冲击穴脉。

中途陆二又送来一次玉灵液,这次他也学聪明了,干脆弄了个大木桶,装满了泉水,将玉灵液调制好后,才送到陆玄的院子里。

有了足够的玉灵液,陆玄更是不愿浪费一点时间。每次都将自己熬到筋疲力竭,才肯罢休。

喝干了一大碗灵泉,状态有所恢复。

他发现,因为最近几日参透神识当中的那道剑牌原因,每次都会头脑昏胀,神识炸裂般的刺痛,甚至浑浑噩噩的睡过去。

但每日醒来,都有一种眼前豁然开朗的感觉,灵觉也变的灵敏了一丢丢。

最主要的是,通常在巨石上运转三个周天的盘龙炼体诀心法,就会疲惫不堪的身体,竟然逐渐增加到了四个周天。

“自己这才操控那枚小剑牌短短3日的时间啊!”

陆玄手中捧着空碗,陷入了短暂的沉思:“或许,我将白日练体的时间用来运转心法……

不行,练体还不能放下,这副身体虽然放到前世都已经可以当健身教练了。可是在这个世界,还是太脆弱了些。

即使穴脉具备了打通的条件,身体也会因为承受不住,而留下隐患。”陆玄很快否定了放弃练体的这一想法。

“那么如果不能放弃一项,就只有在睡前多抽出一些时间,利用剑牌锤炼神识了。”

想到锤炼神识,他的心脏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那等滋味,根本不是常人的能忍受的。”

陆玄眼神逐渐坚定,这是他能够快速打通天脉的唯一办法了。

“希望能够赶得上。”

想到这儿,他连干了两碗的灵泉,就要跳上青石继续修炼。

门外的杏儿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陆二。

“不好了,不好了……”

“别急慢点说。”

“老爷,和大长老他们吵起来了。”

“吵架?”陆玄眉头微蹙,看向一旁:“陆二,你说。”

“少爷,原定明日是族会,谁知道怎么的今日各位长老就都来了,我也是借着送水的工夫,听了两句就被赶了出来。”

“你听到什么了?”

“好像,好像是他们要逼着老爷退位,不让老爷当族长了,也不让少爷当少主。”

“带我过去……”陆玄拾起桶边的外袍,率先向前行去。

……

宗族议事厅内,此时端端正正的坐着六位蓝袍老者,他们每个人的袖口上,都有着一圈金色云图。

而坐在右侧首位的另一位老者,则穿的是一件大紫色外袍,外袍袖口同样绣着金色云图。

但稍有留神就会发现,他的云图则与其他人的云图不同,线条间伴着黑色的滚珠之眼。

八颗滚珠之眼,犹如凶兽之眸,怒视四方,彰显着权威。

六位蓝袍老人,正是代表着陆家直系六大支脉的六位长老。

而身穿紫袍者,则是陆家名副其实的大长老——陆德彪

大长老,仅次于族长之位,对家族各系的凝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陆永笔直的坐在家住的位置上,右拳紧握,双眼迸发着道道寒光。

沉默半晌,陆德彪再次开口:“族长,你还要考虑多久?”

陆永移目看过去,与陆德彪四目相对,后者神色傲然,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今日在座的诸位长老都是你叫来的?”陆永声音低沉。

“哈哈,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最主要的是,大家的意思是一致的。”大长老唇角带着讥笑,:

“你,不适合当陆家的家主了。”

“哼……莫不是诸位私下里已经有了人选?”

“承蒙众位信任罢了!”大长老傲然挺胸,滚珠之眼袖袍提起,将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

“我若不同意交位呢?”

“陆永,陆家族规,六位以上长老通过,便可重选族长,你不会不知道吧?”大长老咄咄逼人道

“这么说你们都已经商量好了?他给了你们多少好处?”陆永目光一一扫过众人,饶是他已经猜到了结果,却依旧忍不住开口询问。

可是台下哪有半个人回复他的问话,此时一个个不是低头饮茶,就是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

陆永咬了一下牙关,鼻间沉沉的呼出一股怒气,嗓音低的吓人:“现任族长若无大错,非太上长老首肯,谁也无权夺位。”

“大错,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那你就睁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说着大长老宽袖一挥,从袖中猛的甩出一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