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把好牌

  • 一剑洞天地
  • 今不白
  • 4080字
  • 2022-05-11 19:42:11

“啪!”

“陆玄……”黑子捂着脸,看向陆玄,气的嘴唇颤抖:“你特么打我干什么啊?”

委屈的黑脸上写满了潜台词。

“黑子,咱俩一起上。”瘦猴眼里喷火,似乎找到了可以共同进退的战友

“陆玄,你怎么能随意打人?”另外几人再也忍不住了,却又不敢上前拼命。

“对,陆玄你殴打同族,执法堂不会饶了你的。”

“你们最好叫我少主。”陆玄沉声,目光冷冽,一字一字道。

“少主也不能随便殴打族人……”

“呵呵,你们倒是会恶人先告状啊!”陆玄冷笑:“我倒是想问问你,侮辱、对少主不敬,按族规当如何处置?”

望着对面支支吾吾的几人,陆玄也不理会,忽然看向四周朗声道:“诸位堂弟,谁来告诉他们?”

他话语刚刚落下,最早那位叫铁头的少年就要开口。

身旁的人急忙拉住他小声道:“不要乱站队啊。”

铁头一把甩开,“少主叫我堂弟呢。”

说完就大声背诵起族规来:

“侮辱、对少主不敬,族规鞭挞50。对家族少主出手,按族规废除修为,杖一百,逐出陆家。”

“呼……”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几人更是觉得身子一沉,暗道自己今日侥幸,亏得方才忍住了没有对陆玄动手。

这几年来,他们仗着修炼上微有天赋,又是直系六族的血脉,在同龄人中嚣张跋扈惯了。

最近又与大长老的儿子,陆峥走的近些,觉得欺负一下懦弱的少主陆玄,同时还能借机舔一下陆峥,一举两得的事儿。

不曾想,竟然踢到了铁板上。

更是忘记了,还有煌煌族规需要敬畏。

此时一个个表情精彩异常,不约而同的将希望放在了站在一旁,始终未曾出声的陆峥身上。

“陆玄,今日你打了他们又如何?这个少族长的位置,你终究是要让出来的。”陆峥目光灼灼,开口道。

“哦?让给你么?”陆玄挑眉。

陆峥扬头,也不否认。

将双手附在身后,气势节节而生,目光平静的与陆玄四目相对。

半晌,陆峥徐徐开口:“若黑暗需要光明,我便是那轮红日,只有我,才能带着陆家走向更远,恢复先祖的荣耀。”

话闭,转身而去。

众人不自觉的让出一条道路。

望着那道白色的背影,竟然在一瞬间产生了“相信他”的错觉。

陆家族规,少主之位,天赋卓绝者居之。足足提前近一年锻体通脉成功的陆峥,确实有这个资格。

而此时的陆玄,不过是借了父亲的光而已。

“陆玄,你等着小爷我翻身那一天的。”黑子说完,目光又恶狠狠的看陆玄身后的杏儿:还有你这个丑丫头!到时候我让你舔我的脚指头。”

“陆……你等着让位吧,到时候咱们走着瞧!”几名少年七嘴八舌的留下狠话,紧随而去

“他们怎么走了,不锻体了么?”回味过来,一个胖乎乎的少年疑惑道

“你傻了吧,他们都已经通脉了,根本不用像我们这样,在这里苦熬筋骨。”另一人回道,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向往,说话时还不自觉的瞟了陆玄一眼。

而此时,站在原地的陆玄正愣愣的看着那已经走出二三十米的少年,他眨了眨眼睛。下一刻,在众人的注视下,竟突然向前急奔起来。

就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将要什么情况的时候,陆玄已经出现在了陆峥等人身后。

没待其回头,一阵暴雨般的大巴掌就已经落在了黑子的后脑勺上。

“还敢装B,还敢装B,还敢装B……”

一时间众人都看傻了,不明白今天的少主怎么如此暴躁!

被打晕头转向的黑子,更是足足沉浸了两三个呼吸才缓过劲儿来,再看向陆玄时几乎已经带着哭腔。

“你特么又打我?”

“打你?再敢说一句威胁的话,信不信我杀了你?”陆玄声音冰冷,眼中寒光四射。

众人看去都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黑子神情愤怒且委屈,又不太敢直视着陆玄的眼睛。半晌吐出三个字:

“你等着!”

说完转身冲了出去。

“黑子!”瘦猴急唤一声,怨毒的扫了陆玄一眼紧追而去。

“好勇斗狠,陆家少主的名声真是让你丢尽了。”陆峥缓缓开口

“哦?按你所说,我便只能任人欺辱谩骂,才算是不丢了陆家少主的脸面么?”陆玄反唇相讥

陆峥冷哼一声:“口舌之争无益,总之,开灵典礼后,你便主动让位吧。”

说完,他也不等陆玄回复,就再次向演武场外走去。

陆玄微笑着目送着几人离去,他心知这都是前任留下的隐患。若自己也如“他”一样,与谁都不争不闹,主动退避,倒也能相安无事。

可,那样的话,以陆玄的性子会得精神病的!

“那样的话,我穿越过来,重活一回还有什么意义呢?”

陆玄嘴角笑容弧度更大,今日之事他不后悔,哪怕父亲等亲族对他产生怀疑,也无所谓。

我可以不犯人,但狗也别来咬我!否则少特么和我论人性!

这一刻,练武场出奇的安静。

直到人影消失不见,众人才缓缓散去。

陆玄也收回目光,伸手捏了捏眉心,口中念叨着:

“开灵典礼,确实是件挠头的事情啊!”

距离典礼只有20天左右的时间了,而自己还有足足十六处天脉没有打通。

“那可是十六处天脉啊!”陆玄感叹

通脉本来就是越到后面越难,十六处天脉纵使用上一两年的时间也属正常,陆玄想用20天时间搞定,无异于异想天开,痴人说梦了。

虽然父亲说过他可以解决,但从陆峥今日的态度看,父亲的压力可想而知。

“不管怎样,求人不如求己,重活一回,总不能太给穿越一族丢脸吧,自己死之前可是吹过牛逼的。”

陆玄心头调侃一下,又看向自己的身体,嘴角挤出一丝苦笑来:“这身体,也差的太多了些。”

虽然一场风波搅乱了陆玄的心绪,但他依旧没有离去,而是依照记忆展开了训练。

这个世界的武者共分为低武、高武两大阶段,八大境界。

低武阶段:灵武境、玄武境、真武境、宗师境。

高武阶段:灵皇境、圣王境、天宗境、帝尊境。

当然,还有传说中造化境,功参造化——武破虚空,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至今没人踏入过。

灵皇境以下,每个境界又分为九重。

练体、通脉、开灵,这是进入武者前的必经之路,也称作武前阶段。

只有打通周身72条地脉,36处天脉,共108处脉络,感受天地灵气入体之后,才算正式进入武者的行列。

这段练体通脉的过程,需要漫长的十数年时光锤炼才能完成。

当然,天赋异禀或者大家族、宗门内,提前两年就完成练体,感知天地灵气,进入灵武境的也是常有之事。

但,这毕竟是少数,如陆家这样的小家族,更是难以办到。

武道一途,天赋、毅力、机遇、背景,每一样都决定着未来的成就。

而起跑线,尤为是重要!

“我特么现在就是输在了起跑线啊!”陆玄心中呐喊,啐了一口唾沫,压弯一片绿草叶。

“真想把原主复活过来抽一顿。挺好的一把牌……艹”

一边对着坚硬的木桩不断挥拳,一边给自己打气。

“既然重活一回,总得活出个样吧。”

一百套组合拳法之后,陆玄已经大汗淋漓。打拳前身上涂抹的药液,此时已经随着汗水掉去大半,还需要再次涂抹一遍。

挥挥手,杏儿欢快的跑过来,拿出药液,纤细的手指在陆玄后背上熟练的涂抹着。

“前面我来吧。”陆玄接过,大手胡乱擦拭一通,很快胸前就就泛起了一层浅黄色的油光。

杏儿识趣走开,站在远处静静的望向这边。

曾经那个瘦小的男孩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强壮的少年,而陪伴在少爷身边,也几乎成为了她的全部。

擦拭完身体的陆玄不再耽搁,再次锤炼起来。中途,监管陆家弟子练武的师傅来过一趟。

看见突然现身的陆玄,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又打量了一下陆玄的身体,眼神中露出浓浓的鄙视,转而就匆匆走开了,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陆玄也乐的清净,要是可以,他甚至不想来这演武场练武。

半日过后,烈阳高照,陆玄已经按照这所谓的盘龙练体法门锤炼了三遍身体。

虽然丝毫感觉不到那16处穴脉的突破松动的迹象,但也并非没有收获,至少整个身体都舒爽了许多。

陆玄冲洗完身子,换上袍服,接过用由玉灵液调制过得玉灵泉水,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大口。

一股清灵感缓缓的涌入四肢百骸,身体内的那股疲劳之感也随之消散了小半。

陆玄闭眼许久才缓慢睁开,嘴角泛起一道满足的笑容:

“虽然大家族内,可能服用的就是玉灵液。但以玉灵液的珍贵,普通人练武,可是连这掺了水的玉灵泉也喝不到啊!”

天北城内,陆家后院。

此时陆玄正盘坐在一块巨石之上,运转盘龙炼体诀的心法,尝试着冲破一处穴脉。

杏儿倚着石栏远远的向这边观望,眼中满是担心的神色。

“你说少爷他不会有事吧?都已经坐在那块破石头上3个多时辰了。”

“杏儿姐,少爷那是在练功呢,不会有事的。”身旁一个机灵的小斯回道

“可是少爷以前……”

“杏儿姐,老爷听说少爷开始练功了,专门把我派过来,千叮万嘱的不让打扰到少爷……”小斯机灵的眼睛转了一大圈,又压低了些声音道:

“尤其是女色。”

“啊?……我……!”杏儿捂住小嘴

“你没事。”小斯嘿嘿一笑:

“你没看这附近的其他丫鬟都撤走了么?现在整个院子里就只剩下你一个女子了。老爷说你自小就有分寸,又和少爷待久了,不用换。”

杏儿听到这里才拍了拍胸膛,“嗯,我一定照顾好少爷。”

“去打水吧,一会少爷练功结束,准得要洗澡。”

“嗯,我这就去。”杏儿瞟了一眼远处的陆玄,急匆匆的向外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第一侍女的地位,被剥夺了。

陆玄此时当然不知道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正在感受着体内的气旋,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穴脉。

半晌,他皱起眉头,双眼缓缓睁开:“看来,这通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常言道,厚积薄发,水到渠成。

终究是我之前欠下的“债”太多,现在想用二十天的时间,去追赶别人数年的努力,还是有些不现实啊。”

他一跃跳下巨石,手臂伸展活动筋骨。这次运转盘龙心法,一练就是三个周天,近四个时辰没有动过。(按现代一天24个时辰计算)

饶是他心志坚定,此时这副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头晕体乏,浑身酸痛起来。

“公子,喝点。”远处的小斯看见陆玄练功结束,一溜小跑的就奔了过来,双手托着一个碧玉瓷瓶。

“哦?陆二,你怎么在这?”

陆二是父亲身边的小斯,也算是从小就在陆家了。

陆玄接过瓷瓶,他此时正感觉口渴,一口便将瓶内的灵液饮尽。

陆二张着大嘴,眼巴巴的看着瓶子里的东西被一饮而尽,随后咕咚咽了一口唾沫,瞬间感觉嘴里有些发苦。

“少、少爷,是老爷让我来的,怕那帮丫鬟伺候不好您。”

陆玄看着他,等他接着说完。

“老爷听说少爷今日在演武场大显神威,又练了一下午的功,在书房转了一圈又一圈,高兴坏了,专门让小的带礼物给您。”

就在这时,陆玄忽然感觉五脏六腑内一股浓浓的灼烧感传来,足足有十数个呼吸,才化作一道道灵气游走散开。

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之感传入脑海,方才那种疲劳感几个呼吸间就消失不见了。

这样还没完,被陆玄足足冲击了三个小时的一处天脉,竟然噗的一声——破开了。

陆玄呆愣片刻,“这也太欺负人了……”

“你给我喝的是什么?”他一把拽住陆二的衣服,诧异的问道。

“老爷说是玉灵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