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世今生

  • 一剑洞天地
  • 今不白
  • 4273字
  • 2022-05-10 17:47:38

清晨

天北城——陆家。

陆玄坐在镜子前,搓着那张陌生的面皮,神情有些复杂。

这是他五天来第一次照镜子,之前一直躺在床上。不是他不想起来,而是脏腑伤的厉害,直到今日才彻底好转。

两日前,父亲紧紧握着药师的手不肯撒开,最后又赏赐了大量的银钱,才感激涕零的送其离去。

但躺在床上的陆玄知道,自己的伤势恢复又和那个狗屁药师有半毛钱关系?要不是他穿越来时,附带的那一缕莫名黑色光束产生的奇异效果,自己这个身子早就臭了!

“呵,还真敢认,这种生人肉白骨,五脏俱裂,筋骨寸断的伤势岂是他那种三品药师能医治好的?”

陆玄呵了一声,不去想那些。念头回转时,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前世今生,连名字都没换,自己和这老陆家倒是当真有缘。”

他对着镜子挑起嘴角,带着一丝洒脱。

前世的他一生苦难,父母早逝靠着年迈的姥爷养活,就在他考入警校的时候唯一的亲人也离开了。

四年后,成功进入公安系统的他,却又跳进了毒贩窝子。

这一切,也不知是“幸运”还是巧合,总之他似乎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难道我陆玄就真的不配被老天眷顾么?”

这一卧就是三年。

三年后,他被数把枪顶着脑袋,双腿被割的不剩一块好肉,躺在土坑内等待着死亡。

而这一刻,他却没有一丝的恐惧!

对于一个真正想死的人来说,死神是微笑的,和蔼可亲的!

另一个卧底嘴唇颤抖,几次想都要开口,。要不是因为他不小心漏出了破绽,陆玄也不会站出来,更不会死。

这是在替他抵命啊……

毒贩头子眼神如鹰隼一样慢慢扫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纵使陆玄已经顶出来了,他依旧不相信任何人。

“朱老四,你的手抖什么?”毒贩头子声音冰寒。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叫老四那人被吓的结巴起来:“大,大,大哥,我……”

“四哥,别怕,有我呢!”陆玄啐了一口血水,大声喊道

“你小子他妈害我!”朱老四忽然不结巴了,大骂一句,转头又磕巴起来:“大,大哥,别信他……”

坑里的陆玄瞟了眼老四,又看了眼就站在不远处的战友,呵呵呵的笑了。

这一生,真的活够了!

早已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陆玄缓缓坐起来,倚在土坡上仰头向上看去:

“喂,能不能快点啊,九天玄女还等着接我呢!”

他声音不大,所有人却听的清楚

“呦呵,你这是着急去见阎王爷了?”毒贩头子被吸引过来

“天天对着你们这帮畜生,早就恶心透了,没意思!”

说着他将一块土卷进嘴里,用力的嚼了几口,又呸出去:“这辈子啊,虽然活的匆忙,但老子也算积德了!下辈子没准就是哪部小说里的陆天帝。

不像你们这帮狗篮子东西,没未来。”

说完,他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贼老天,贼老天,我日你大爷,你可别让老子白死……”

毒贩们听见他吹牛逼,也跟着一阵怪笑。

现场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主,见过有怕死求饶的,有大哭的,有吐露情感的,吹牛逼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陆玄竭力嘶吼,坑上面的人看猴戏一样笑骂,一锹一锹的黑土扬下去。

那个卧底惊觉,瞬间挤出笑容,内心却别提有多么痛苦。

他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旋着陆玄的话:“别让老子白死,别让老子白死。”

他知道,这句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草。”一口吐沫星子喷在陆玄脸上

接过身边的铁锹,用力的扬下去。

“这种傻事,下辈子打死我都不会做了。”陆玄闭上眼睛,黑暗侵蚀,心中轻轻的呢喃着: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哭,至少我们还有梦……”

——

——

“少爷,少爷,您可再快点呗,老爷等着你用早饭呢。”一个背身依靠在门口的“丑”丫鬟忽然开口催促道

被从回忆中拉回的陆玄,听着那银铃般的声音心头一松。

回忆的痛苦随之消逝。

陆玄望着面前的一切,心情也豁然变得舒畅起来。

“咳咳。”他咳了下嗓子,学着电视里的富家少爷,冷声道:“那你还不过来给我梳头?”

“我?——哼……”“丑”丫鬟噘着嘴,紧走几步过来,一把扯起陆玄的长发。

“卧……我自己来吧。”

“别动。”“丑”丫鬟一把拍开陆玄的手掌,撅着小嘴:“前几天还不让我碰你,现在又怪我,生回病,怎么生的连性子都变了?”

“性子变了不要紧,取向没变就好。”

“额……取向是什么意思?”丑丫鬟一脸茫然

“取向,、额,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陆玄强行解释

“少爷,你说的是诗谜么?”“丑丫鬟”瞪着大大眼睛看向镜子里的陆玄

“当然了,谜底就是大白鹅!”说着,陆玄又完整的吟诵了一遍

“丑丫鬟”细品了一下,咯咯笑道:“少爷,你真厉害。”

“呵呵,这也叫厉害?更厉害的还有呢。只不过这个武道世界限制住了我。明明可以靠才华,却偏偏要靠粗鄙的拳头。不然这种东西自己随随便便就能背出一兜子。”陆玄表面微笑,心中疯狂吐槽。

同时默不作声的望向镜子里的女孩。

样貌虽然有些不遐思,但他明白,这才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

躺在病床上的几天里,除了那个急得团团乱转,暴跳如雷的父亲,就只有她整日以泪洗面,寸步不离的陪在自己身边了。

半晌,陆玄柔声道:“杏儿,谢谢你。”

“谢、忽然谢人家做什么?”

他也不解释,笑脸问道:“杏儿,你有全名么?”

“没有。”杏儿摇头,带着些沮丧,可想她是期望自己能有一个名字的。

“好,那我给你取一个怎么样。”说着,陆玄手指在舌尖一滑,湿润的食指就轻轻掠过桌面,三个字顿时跃然而上。

“陆彩杏。”陆玄微笑着透过镜子看过去,“怎么样,喜欢么?”

杏儿盯着桌子上那三个字,心里别提有多欢快。她重重的点头:“嗯,喜欢!”

“以后你也姓陆,咱们俩就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么?”杏儿笑容渐渐消失,回想起主人临走时交代的一幕。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身体突然一阵酥麻,桃花眼眸低垂,精致的瓜子脸瞬间红到了脖颈。

只是那硕大的鼻头好似一个红球扣在那,显得更加突兀。

陆玄的话来的太突然,一时让她不知该怎么回答。

半晌,她总算提起勇气,声音微弱的道:

“只要,只要是少爷取得,我就喜欢!不,不过主人曾经叮嘱过,要等少爷满了18岁再,再同房的……你,你别急……”

“呃,还有这事?”陆玄不由有些尴尬,他压根没有考虑过这些啊。

其实杏儿的长相是没问题的,不仅长着一张俊俏的瓜子脸,还有一双灵动如水般的眸子,就是那个大大的蒜头鼻太过惹人注目,要是鼻子能做个整形,就活脱脱的是个美人胚子了。

杏儿被看的不敢抬头,回想起刚才鬼使神差说的话,愈发的羞臊,手指缠着陆玄的头发在手里不断的打转,感觉脸颊烫的像是着了火似的。

“咳,杏儿,这么多年过去,你还记得母亲的样子么?”陆玄干咳一声,转移话题。

他卧床的这些天,一直在融合前世的记忆和情感。母亲两个字仿佛一道挥不去的执念,不停的回荡在脑海里。

而他现在的记忆里,只能感受到对母亲浓浓的思念,样貌却有些模糊。

“记得啊!当然记得,主人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杏儿的眼眸瞬间亮起,犹如绽开的鲜花。

“那,你还记得当年那些人为什么要抓走母亲?又去了哪么?”

“这,这我就不记得了……”杏儿挠头:“可能是当年我太小了吧,不过好像十年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你一直就这么大,好吧!除非我记错了?”陆玄看了看有些呆呆的杏儿,闭目沉思,不再追问。

十年前的事情,好似一个谜,自己的记忆里也没有多少。

甚至,没人告诉过他。

只记得母亲从那天开始就离开了自己,再没回来过。

倒是杏儿始终陪伴在身边。

半刻钟后……

陆玄阔步进入饭堂,偌大的屋子内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双鬓雪白头发却乌黑的中年男子,笔直的坐在餐桌前。

听见脚步声,他抬头侧目,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一丝宠溺的微笑。

“父亲。”他轻唤一声,坐下,开始用餐。

第一次正式的接触,陆玄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所谓言多必失,所以进来前他就打定了主意,尽量少说话。

坐在一旁的中年人,目光闪了两闪,唇角微动关心道:“玄儿,你可感觉好些了?”

“嗯。”陆玄头也没抬

“那你可想起来,当日是谁打伤的你?”陆永急切问道

陆玄停住碗筷,皱眉摇头:“我只知道被打了一掌,接着被踢到了水里。”

陆永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本以为儿子休息了数日,终于可以从其口中得到一些消息,现在看来算是白费了。

不过他很快就想开:

“也对,以玄儿那还没开灵的孱弱身体,就算碰见一个最低级的灵武境,也能轻松要了他的性命,他又怎么能看的清来人。

都怪自己平日太大意,疏于防范!真是该死。”

“放心吧,我定会查出凶手,为你报仇!”

他顿了一下,接着小心说道:“只是你这一阵子就不要出城了。你喜欢的那些凡俗鸟虫,城内也有……”

“嗯,我答应你,不养了就是。”

陆永瞪大眼睛,搓了搓耳朵。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自从妻子离开后,儿子就开始自暴自弃,日常练武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大多数时间都用在了那些杂趣上。让他这个父亲是极为头痛,却又不敢深说。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却极力的想成为一个好父亲。

顿了一下,喜上眉梢的陆永满脸堆笑道:

“那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为父能办的,尽管提。”

“没有要求。”

“没有?”陆永恍然:“哦,那好,等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来找为父。”

陆玄嗯了一声。

空气忽然变得死寂,只有陆玄不断咀嚼食物的声音

半晌,陆永终于忍不住开口:“玄儿,你可知再过二十天,是什么重要日子?”

“重要日子?”陆玄努力回想了一下,竟没在记忆里找出一点有用的东西,无奈摇头看向父亲。

陆永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说道:“玄儿,几日后便是族会,族会之后就是每年一度的开灵典礼,按规矩你应该参加的……”

说到这里,陆永欲言又止,担忧的看着儿子。他最怕陆玄依旧自暴自弃,若17岁还没有开灵成功,便算是绝了武道一途。纵使他是族长,倒时也没有办法了,更别提保住其少主的位置了。

“嗯,我会准备的。”

陆永望着头都没抬的儿子,敷衍的语气,心中一阵摇头。

作为真武境强者,他怎么会看不出,陆玄气息低缓,内力不透,分明是还没有完全打通玄脉的象征。

而且,32处天脉,至少还有一半以上没有贯通。

不仅如此,进入灵武境也并非随随便便那么简单,需要自小练体,以肉身骨骼为根基,逐渐打通周身108处脉络,称为天地玄脉。

陆玄此时面临的就是通脉的问题。

“放心吧父亲,大难不死,儿子的心境已经改变,我会努力的。”陆玄抬起头,目光坚定。

陆永微楞,随后嘴角抽动:“当真?”

“当真。”

“拉钩。”

多大了还拉钩?陆玄伸出手指和其轻轻碰了下。心中有些好笑,却不禁升起了些暖意。

前世今生,看来大人对付孩子都是这招啊!

“好,有我儿这句话,就算今年参加不了开灵典礼也不打紧。为父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保住你的名位。

我这就给你取修炼用的丹药去,你慢慢吃,多吃点,多吃点。”

他豁然站起,开心的拍一下儿子的肩膀,转身间,眼中已经有泪光闪动:

“多久了,多久了啊!苏苏,咱们的儿子终于不再恨我,和我认真说话了。

小宝他回来了!”

不过,刚要离去的陆永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关心道:

“对了玄儿,夜晚睡觉时,记得盖好被子。别嫌为父多嘴,我是过来人,天凉,内裤怎么还是要穿一条的。

18岁前是武者的关键,身体要紧,有些事情虽然舒服,但不可操之过急的!”

……

呃——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