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开始
  • 生死契
  • 你是我的女主角
  • 2587字
  • 2021-11-09 18:48:35

“不是我不帮你,只是……”

我叹了一口气,我真的没办法啊。

“只是什么?难道是你还记恨我一个星期前骂你的话,跟扇你的一巴掌吗,如果这样的话……”

王茗茗说着,拿起来我的手,往她那细腻的脸蛋上贴。

“你干什么?”我惊到。

“那一巴掌我还给你,你扇吧!”王茗茗用哭腔的语气说道。

上一回莫名其妙的一巴掌是让我很恼火,但还不至于让我记恨到现在,重新扇回去更不至于,我赶紧将手从王茗茗的俏脸上拿开。

“你别这样。”我支支吾吾的道。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够救我!”王茗茗哭音不减。

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跟王茗茗一起来吃饭了,应付邪佞,我得心应手,可要面对女孩子,我无从下手!

“你先别哭,我……”我很想安慰王茗茗,让她不要着急,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可话到嘴边又给我生生的咽了下去。

我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真的如走阴人说的那般,除非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跟她契合的男人,要不然确实只有我才能够救她。

“陈年,我……我给你跪下了行吗。”

哪知道,王茗茗哭的越来越伤心,到最后,直接给我跪下了!

我赶紧想要把王茗茗扶起来,可王茗茗却死也要跪在地上,像是我不答应,她就不起来一般。

我心里后悔的不得了,我干嘛要跟王茗茗一起吃饭啊!

“陈年救我……”

王茗茗眸中带水,两颊微红,这番姿态,哪个男人忍心拒绝。

我闭上了双眼,不去看王茗茗的模样,可有用吗?跪着的王茗茗,显然是吃定我了。

“你先起来。”

“不,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我答应你,行了吗。”

我万般无奈,只好答应了下来。

王茗茗马上转悲为喜,也不哭了,激动道:“陈年你没有骗我吧。”

“我答应过别人的事,就不会反悔。”我神色复杂的看着王茗茗。

而这时,王茗茗直接朝我扑了过来,在的脸上轻了一口!

“谢谢你,陈年。”

我呆住了,脸上传来的柔软,让我慌的不行。

“我现在就去跟三姑说,陈年你先吃,吃不够的话,刷我的卡!”王茗茗柔情似水的看着我,并且在桌上放了一张她的饭卡。

王茗茗走了好久,我都没有回神,是的,我从没有谈过恋爱,也没被女生亲过,更没有被像王茗茗这种姿色的女生强吻过!

足足好一会,我才从那个吻中走了出来,与此同时,我又开始彷徨了。

答应王茗茗,究竟是对还是错?

我如今只能够祈祷,祈祷一切顺利,我安安稳稳的去当个工具人,祈祷给王茗茗缔结冥约的人不要有后手,我可以不用陈家绝学!

如果真如我想的这般,答应帮助王茗茗,那就是对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可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不敢想!

到了晚上八点左右,我准时来到了王茗茗的宿舍,b楼609。

王茗茗算是听从我的话,门外的盆栽都消失不见了,但我再次来到609宿舍,还是不免心跳加快。

那晚留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了。

“陈家小子来了?我吴三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走阴人看见我,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我看了她一眼,没有回应,从头至尾,其实我都对这个老女人没有一点好感,我总觉得她不简单。

知道我是陈家的后代,还知道我的生辰八字,难道都如她说的那样凑巧,没有其他的目的?我不是特别相信。

再加上,有我父母的三句遗嘱在前,注定我跟她的关系不会好。

“三姑,什么时候开始?”王茗茗看见我来了,笑着对我点了点头,又问道走阴人。

此时,我才知道,走阴人的名字叫吴三姑。

对于走阴的行当,我略有了解,一般她们都没有真名的,走阴人基本是女人,并且都是年岁颇大的,所以她们的名字大多叫什么姑,或者是什么婆。

至于为什么走阴人基本都是女人,因为按照男阳女阴的说法,女人属阴,与灵更接近,也更容易跟灵沟通。

通灵方面,女人天生带有优势。

只听这吴三姑阴恻恻的笑了声,道:“不着急,子时呢,现在我们先布置好法场吧。”

王茗茗显然是半懂不懂的,只是在一边点着头。

“陈家小子,破解冥约的法场你应该也会布置,要不你来露一手?”吴三姑看向了我,阴笑着道。

“我只是来当工具人的,布置法场不在我的帮助范围内。”我冷淡的说道。

破解冥约的法场我是会布置,可有父母遗命在前,我怎么可能会出手,况且,我也想看看这走阴人吴三姑的本事。

吴三姑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而是拿起桌上的一袋香烛。

紧接着,吴三姑在房间的边缘,每一米的位置摆上了一根香烛,这叫封门,封的是鬼门,封住鬼门后,等会就没有孤魂野鬼来这里打扰了。

“女娃娃,公鸡买了吗?”做好这一切后,吴三姑又问道王茗茗。

王茗茗点了点头,从浴室中拿出来了一个麻袋。

一只公鸡便被吴三姑拎了出来。

公鸡被吴三姑拿出来后,惊慌的扑腾、叫唤,而吴三姑伸出她的手抚摸着公鸡的鸡冠,片刻后,她拿出一块棱角锋利的木片,狠狠的往公鸡的下腹处刮出了一道血条。

公鸡顿时老实了下来,一对鸡眼也逐渐的无神了。

最后,吴三姑将公鸡放在客厅的正中心。

我见状,心中暗自点头,这个吴三姑还是有点真本事的,看来她不光只会走阴,驱邪崇的本事也不小。

她这手段叫做“地凤惊鬼”,公鸡又称地凤,能够化解形煞,只要有鬼煞入室,公鸡便能够开始打鸣,能够起到很好的提醒作用。

而吴三姑方才拿出的木片,是桃木片,桃木又称仙木、降龙木,是万鬼畏惧的东西。

在公鸡的下腹用桃木划水,如此能够使得公鸡沾上桃木的气息,这样一来,沾上桃木气息的公鸡打鸣,便附带上了呵退鬼煞的功效。

吴三姑在室内布置的两个手段都是防御性质的,因为在破除冥约的时候,我跟王茗茗都会有一段时间体内阳虚阴盛,很容易招致邪煞。

“小子,我们走阴人,可不光只会走阴。”

吴三姑可能是看出我的意外,冷笑着对我说了声。

我撇了撇嘴,不理会。

随后,吴三姑又拿出了两张符箓,道:“你们各自写下生辰八字。”

我是知道流程的,所以也不啰嗦,用毛笔在符箓写下了我的生辰八字。

王茗茗接过毛笔,也写了下来。

我瞄了眼王茗茗的生辰八字,心头一震,还真是跟我的一模一样!

先前我虽知道吴三姑不会拿这种事瞎说,可现在真正确定了,我还是极为的意外。

“放血吧。”吴三姑拿出了一把小刀以及两个瓷碗。

我接过小刀直接在我的手心中划了一道口子,滴了半碗的量。

王茗茗有点害怕,迟迟没有动手。

“陈家小子,都要缔阳婚了,你可是这女娃娃真正意义上的丈夫,不帮她放下血?”

吴三姑怪里怪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没好气的看了吴三姑一眼,都是女人,你帮她不可以吗?为什么一定要我弄。

但我不是一个扭扭捏捏人,便对王茗茗道:“我帮你吧,有点疼,忍忍就过去了。”

王茗茗点了点头,我利索的在她那白如凝脂的手掌上割了一道口子。

很快又是半碗血。

“准备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等子时吧。”吴三姑接过这两碗血,放在两柱点好的香前。

我们三人就这样默默的等待着子时的到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