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八宝鸡墓园
  • 生死契
  • 你是我的女主角
  • 2575字
  • 2021-11-09 18:48:34

“你说什么?”

我的眼神慢慢微眯。

“陈道言的侄子?”走阴人表情似笑非笑。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大骇。

鹿村就是我家所在的村子,而陈道言就是我的大伯!

“浙省很大,但我们浙省的风水圈子可是小的很,你小小年纪就已经在玄学当中登堂入室,又姓陈,除了那自称刘伯温大弟子后人的陈家之外,还能是什么来头。”

走阴人嘴角勾起,直接道出了我的来历。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们陈家在风水界这么出名。

“这个女娃娃马上就要结成了生死锁,冥约仪式最迟三天就要完成,你真不救?”走阴人继续道。

“要破死桥,毁生死锁,我记得是要找生辰八字一样的,并且命魂要绝对契合的人在子时交血,你确定我跟她一样?”

我的目光直视着走阴人。

“你出生在云城第三人民医院,生辰八字我调查过了,至于命魂……我是走阴人,你们命魂契不契合,我难道看不出来?”走阴人笑了一声,只不过她笑的声音比哭好不到哪里去。

我渐渐凝神,人内在有三魂七魄,而命魂则是游离在人体之外的磁场,每个人都有,传说中的那些神识就是从命魂演变而来的,走阴人在走阴的过程中,逐渐改变了自身的感观,从而导致他们对魂这一类的磁场极为敏感。

所以面前这个老女人说的话,没有骗人。

“那你应该知道,不光是云城、浙省,世界这么大,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跟她契合。”我又道。

“对,是不可能,但生死锁最迟三天就完成了,你让我们去哪里找?除了你以外,没人能够救她了!”走阴人道。

我看着王茗茗憔悴的俏脸,还是硬下心道:“你们另请高明吧,我还是救不了!”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离去。

我没有看见王茗茗的脸上是何等的绝望,但于我自己而言,不可否认的是,我变胆小了,我更在乎自己的命了。

想要破坏王茗茗身上的冥约,首先要的是交血,对,就是我喝下王茗茗的血,而王茗茗也喝下我的血,再之后,又要以九龙五凤绳为引,缔结我跟王茗茗在阳间的婚姻关系,如此一来方能破了她身上不知道跟谁结成的冥约。

当然,缔结的婚姻关系,不是法定的,所以就算完成仪式,我们之间只会对彼此有莫名的亲近感,但并不是真的结婚。

如此看起来似乎并不需要用到我陈家的绝学,我只要当个工具人就能够帮助王茗茗,我完全没必要见死不救。

可不要忘记,王茗茗身上的死桥不是莫名其妙出现的啊!这个生死锁也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有人想要让地下的东西跟王茗茗结成冥约!

死桥,就是让阳间的人跟阴间的东西建立起桥梁,生死锁就是生人跟死人像锁一样牢牢的联系在一起,只有完成了这两样,方能够缔结活人与死人的冥约。

而有能力完成这种术法的风水师我可招惹不起!谁知道他会不会有后手,如果有后手怎么办?到时候我用陈家绝学就违背了父母的遗嘱,如果不用就又将陷入生死一线当中。

那夜的场景,我真的不想再品尝了。

可以说我自私,但我认为我跟王茗茗的关系还没有到我能够为她豁出性命!

云城大学外,魏宽站在校牌前等着我。

“老弟,如何?你跟弟妹的事解决了吧?”魏宽猥琐的笑着。

对于魏宽的误解,我有些无奈,可此刻我也不想再做解释,只能道:“解决了。”

“解决了就好,走,我们去墓园!”魏宽将手搭在我的身上。

“对了,方才没问,我们去的是云城哪家的墓园?”我好奇道。

“八宝鸡墓园。”魏宽。

“什么!八宝鸡墓园!”

我惊呼了出来。

刹那间,校门口的学生以及行人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

而没人发现的是,我鬓角处有丝丝的冷汗流出。

云城的墓园,大伯基本带我去过,可唯独有一座墓园,是没去过的,就是这八宝鸡墓园!

我依稀记得,大伯当初告诫过我,做我们这一行的,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去八宝鸡墓园。

至于为什么,我当初也问过大伯,可大伯只是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那时候的我已经十六岁了,察言观色自然是会的,大伯眼中流露出的畏惧,是我跟着大伯这么些年见到的唯一一次。

八宝鸡墓园是连大伯都恐惧的阴宅!

“怎么了陈年,你不会是反悔了吧?”魏宽见到我满脸煞白,问道。

“没,说去我就一定会去。”

要说没有后悔那是假的,但并不代表着我会出尔反尔,大伯告诫过我,人生在世,反复无常是要不得的,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办成,尤其对我们风水师一行来说更是如此。

“来车了,就是这路公交车。”

魏宽指着前面从远处驶来的一辆公交车说道。

“48路公交车。”

我看着公交车嘀咕了一声。

“别愣着了,赶紧上车吧。”魏宽催促着我。

八宝鸡墓园离我们学校的距离不短,乘车也要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我跟魏宽顺利的到达了八宝鸡墓园,站在墓园外,靠着微弱的灯光跟月光,我大致的看了一圈墓园。

之所以称呼为八宝鸡墓园,是因为这个墓园是建在八宝鸡山上面的,此山因为神似浙菜八宝鸡,故以八宝鸡来命名。

阴宅的风水跟阳宅大同小异,而阴宅最讲究的便是一个“穴气”。

人有阴阳两气,人死气不灭,阴阳两气附在骨上,与墓场的穴气相结合,就成了生气,这些生气会在冥冥之中护佑在世亲人的气运。

八宝鸡墓园,建在八宝鸡山中的子午之向,也就是古时候天子之穴的必要向位,整个墓园被群山环绕,主山威严宏大,虽没有青龙白虎,但八宝鸡山有凤率百鸟来朝之势,穴气浑然天成,吉相颇盛。

此地的风水可谓是极好的,放在古代,就算做不了帝王的墓穴,但给三公王爷当坟地也是绰绰有余。

但同时,我的脑海中也冒出了疑惑,按理说这种墓园,出现凶煞的可能性极小,是上好的阴宅,可为什么我的大伯提起八宝鸡墓园便流露出畏惧的神色呢?

“是来应聘的吗?”

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看了过去,是一个老人,他手中拿着一个手电筒,穿着一件白色汗衫,看起来年岁颇大。

“对对对,我就是不久前打电话过来的魏宽。”

魏宽走了过去。

“小伙子人长的很壮实,不错,一个星期后,就上任吧。”

老人看了两眼魏宽,随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魏宽错愕了下,他不敢相信的道:“那、那个老大爷,您不用问些其他的什么吗?”

“问啥?我们墓园招的是保安,不是知识分子,身体没毛病就可以了,一个月工资七千,干不干?”老人不耐烦的道。

“干!当然干!”魏宽忙的点头。

“那就这样吧,一个星期后你再来。”老人挥了挥手。

魏宽这时想起了我,连忙道:“老大爷等等,我同学也来应聘,他身子骨比我还好嘞,您们这不是收两个人吗?你看他可行吗?”

老人将目光放到了我的身上。

我顿时感到自己像是没穿衣服般的暴露在他的眼底下。

半响之后,老人走到了我的面前。

而我也看清楚了老人的长相,但我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老人的脸上有着数不清的老人斑!密密麻麻,吓人的很。

只听老人的声音突然尖锐了起来,厉喝道。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