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怎么会是她!
  • 生死契
  • 你是我的女主角
  • 2554字
  • 2021-11-09 18:48:35

白艳丽看了我一眼。

我点了点头,表示她随意。

她随即接通电话。

“国豪你马上回来了呀?”

“那好,我在家等你。”

“你路上小心点。”

通话结束,白艳丽又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

“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我识趣的告辞。

看的出来,白艳丽跟他新男朋友的感情很好,我继续待下去未免有些不妥,虽然我是来帮人解决邪病的,但毕竟我年纪摆在那里,不像个风水先生,要是让人误会了可就不好了。

“可以,大师你明天白天来吧。”

白艳丽没有询问我如何解决万奴印,似乎也不想我继续待下去。

万奴印的解决方法很麻烦,必须要找到主仆关系的那位主人,并且还要寻找到他生前的尸首,否则就算神仙来了,也解决不掉。

我现在打算先去墓园后山看看,所以没多说,直接走下了楼。

此刻白艳丽这边的线索断了,只剩下墓园后山这块地方,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去一趟墓园后山,看看这座山上究竟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就在我出了楼的时候,迎面撞上了白艳丽的新男朋友“国豪”。

我们擦肩而过,我好奇的用余光看了他一眼,这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长的很帅,打扮的也一丝不苟,笔挺的西装西裤,像是个成功人士。

不过惊鸿一瞥,我却感觉这个男人的相貌有点阴柔,没什么阳刚的气势,通俗点就是长的有点娘,像是电视上的那些小鲜肉一样。

他没有注意到我,我们几秒钟的擦肩而过,我还闻到了他身上的一种奇怪味道。

像是花香、又像是檀香、还带有一点纸钱燃烧过后的味道。

有点奇怪,但我并没有过多的细想,毕竟说不定这是人家特别的香水味。

说起来,这个叫国豪的男人好像跟白艳丽更加般配一点,男的又帅看起来还有钱,白艳丽也姿色不俗,身材妙曼。

至于那个公交车司机吴彬,倒真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长的不算好,工作也就那样,还有家暴的问题。

我又想到了白艳丽的工作,她说是在会计事务所工作,在我心里,应该算是个小白领,不论怎么样工资肯定是比吴彬这个开公交车的高。

怪不得吴彬会找兼职,一般会家暴的男人,大男子主义都很重的,要是赚的钱比自己老婆少,心里怎么说都不会平衡,更何况自己的老婆长的如花似玉。

一念至此,我冒出了个念头,不会吴彬的死仅是因为墓园后山风水不行吧?

要是这样,吴彬又让魏宽给他报什么仇呢?他是想让我们把那座山给炸了?

不管是不是,墓园后山我都必须走一趟,这诡异到连我都看不出什么风水的地方,定是有问题的。

想着想着,魏宽的电话打来了。

“陈年,你去哪了。”

“我在学校外。”

“怪不得去你寝室喊都没人应。”

“怎么了魏哥?”

“你看看几点了,上班了呀!”

我看了手表,已经快7点了,在白艳丽的家中不知不觉竟待了这么久。

“赶紧的,我跟你说,墓园后山的钥匙我从陆元那里搞来了!”

“可以啊魏哥,我马上到墓园!”

听到有钥匙的消息后,我心中一喜,骑着共享单车就直奔墓园。

墓园的保安室内,魏宽左手拿着一个桃木剑,右手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小貔貅。

“你这……”我古怪的道。

“这不要上后山去了吗,我故意从潘家园那里淘来的好东西,上好的桃木剑,开过光的小貔貅,你不是风水师吗,帮我看看,这东西怎么样?我到时候见鬼杀鬼!”魏宽得意的手持桃木剑在那比划了几下。

我说为什么平时害怕到不行的魏宽,今天对去后山这么积极,原来是仰仗着手中的“法宝”啊。

“好东西,都是好东西。”我勉强的回道,桃木剑倒是真的,小貔貅有没有开过光我就不知道了,其实驱邪崇的东西都是很常见的物品,真正重要的是怎么用,谁来用。

当然,此刻魏宽搞来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坏事,心里不害怕才是最重要的。

“那我就放心了,走,上山去!”

我二人来到墓园后山,可能因为天气不好的缘故,天已经黑下来了。

我们拿出了手电筒,开始向山上走。

“都怪你,也不知道去哪里潇洒了,这么晚才来墓园,天这么黑,这座山又邪乎的紧。”

魏宽看着黑乎乎只剩下星光月光的天,有些害怕的说道。

我轻笑一声,将手上手电筒的亮度调到最大,道:“放心吧,你这不是有桃木剑么。”

“也是,我有桃木剑。”魏宽捏紧了手上的桃木剑,仿佛找到了安全感。

随着我们不断的深入,魏宽走的脚步也越来越小。

当我们走了将近十来分钟的时候,魏宽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我问道。

魏宽吞了一下口水,畏缩的道“陈年,前面这个弯拐过去,就到我上回看见女鬼还有棺材的地了,我们小心点。”

“放心,那是你的幻觉。”

我现在还认为魏宽当时是幻觉,所以并不在意。

“希望如此。”魏宽道。

紧接着,我带头朝前面走去。

可在我转过那个拐角,将手电筒照射到前方的时候,猛然之间,我全身僵硬在原地!

眼前的一幕令我也打了一个激灵。

真有个女人!也真有个棺材!

这并不是魏宽的幻觉!还真有一个棺材跟一个头发披下来的女人!

“陈年,我就说不是幻觉嘛,你还不信,我们快跑啊!”魏宽颤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着,他手上的桃木剑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我呼吸也开始加重,前面的女人跪在棺材前一动不动,是背对我们的。

距离还是有点远,我没法分辨这个女人是活人还是死人,因为头发披散下来的缘故,我也看不清这个人的长相。

“啊!”

魏宽好像是心理防线抵挡不住眼前的恐怖景象,他突然大叫一声,然后扭头就跑。

“魏宽——”

我喊了一声,可魏宽现在只想跑,哪里还听的上我的话,一眨眼的时间,魏宽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要说心里不惊悚那是不可能的,可我不能走。

我捡起地上魏宽掉落的桃木剑,又从口袋中拿出了那瓶黑狗血。

这两样东西在手,我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管你是什么鬼东西,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不怕桃木跟黑狗血的邪崇!

我一步一步的靠近前面的女人,还有那具红棺材。

近了之后,我才看清楚这个女人穿的衣服,她背对着我跪在地上,穿着一件连衣裙,但这件连衣裙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过一时半刻我也想不起来。

离这个女人还剩下最后几步路的距离,我打开装有黑狗血的瓶子,将狗血洒在了桃木剑上。

管你是什么东西,我给你先来一剑!

数个呼吸之间,我直接挥剑而出,在这女人的背上砍了过去。

像是打在肉上面的感觉从剑柄上反馈给我,我惊了。

不会吧,不会吧,这真是人?

活人还是尸体?

还是说是粽子?

我现在有点好奇这女人的长相了,紧接着我走到了她的前面,走到这具显眼的红色棺材旁边。

女人的脸也被头发盖住,看不清长相。

我只好伸出桃木剑,用剑将她的头发撩起。

可当女人的脸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整个人的魂都仿佛给抽走!

呼吸几乎停止,我瞪大双眼,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在这座墓园后山上,在这红色棺材前,看见的女人竟然是她!

是王茗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