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是不是出轨
  • 生死契
  • 你是我的女主角
  • 2530字
  • 2021-11-09 18:48:35

“白艳丽是吴彬的妻子?”我若有所思的问道。

“对!”魏宽肯定的道。

“还查到什么了?”我问道。

魏宽是在墓园后山染上吴彬的孽业,而白艳丽又鬼鬼祟祟的前往墓园后山,那是不是可以推测吴彬的死跟白艳丽有关?

“其他的倒就没什么了,对了我还查到吴彬家的住址!”魏宽道。

我想了半刻,道:“明天星期六,我们没课,去吴彬家里头看看!”

随后,魏宽直接在我宿舍的客厅睡下。

第二天上午,我跟魏宽直接前往了吴彬的家。

幸福之家花园,是云城新叶区的一个老小区。

从外头看,这个小区像是十几年前就建造好的,处处透露着破旧。

“就是这栋了。”魏宽指着眼前这栋楼。

我点了点头,就在我跟魏宽准备上去的时候,不远处走来了一男一女。

我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模样后,心中一惊,然后拉着魏宽躲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那不是白艳丽吗?”魏宽吃惊的道。

此刻的白艳丽正依偎在一个男人的边上,娇躯不断贴在男人的手臂,模样极为亲密,两人有说有笑,一路朝这栋楼走来。

我眉头慢慢的拧紧了,吴彬才死了一个月,这白艳丽这么快就有新欢了?

“她不是吴彬的老婆吗,怎么跟另外一个男人这么亲密?”魏宽疑惑道。

“谁知道呢。”我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可心中已经大胆的猜测了起来!

白艳丽姿色不俗,举手投足之间,那种成熟女人的风韵就扑面而来,这种狐媚子会老实的跟着开公交车的司机吴彬?

吴彬的长相我也看过了,长的并不帅,只能够说普普通通。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推论出,白艳丽并不是在吴彬死后才有的新欢,而是吴彬生前这个女人就已经出轨了!?

吴彬的死绝对跟这个妖艳的女人有关。

甚至,说不定吴彬就是被这个女人害死的!

“这白艳丽也太骚了点吧。”魏宽嘀咕了一句。

我听着魏宽的话,有点欣慰,这魏宽还算没有被白艳丽迷到魂智不清。

白艳丽上了楼,我们才从隐蔽的地方出来。

“走!我们上去看看,说不定这对狗男女在上面偷情呢!”魏宽拉着我就想要往上走。

我却停住了脚步。

“咋了陈年,我跟你说,说不定就是这女人害死吴彬的,她为了跟其他男人跑,杀死吴彬,我们只要找到证据,将这些东西交给局里,帮吴彬复了仇,不就解决事情了吗!”

魏宽看向我,说道。

“我们只是学生,没权力闯民居,而且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还有你不是说过白艳丽当初被列为嫌疑人了吗?最后怎么样了?”我冷静了下来,想了想后说道。

“最后……似乎又解除嫌疑了。”魏宽回道。

“那就是了,我们能想到的,局里的人物也能够想到,所以说,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我说道。

而这时,迎面走下来了一个老婆婆,我见状马上迎了过去。

随后,我笑眯眯的问道这位老婆婆:“老奶奶,你是这栋楼的住户吗?”

“是的,小伙子,你们两位看起来面生的很,不是我们小区的吧?”老婆婆弯着背和善的对我说道。

“我们是吴彬哥的同事,想问下这是吴彬哥的家吗?”我开门见山,老婆婆一看就是这个小区的老资历,说不定知道很多关于吴彬还有他妻子白艳丽的事情。

而让我意外的是,但老婆婆听到我这话,脸色瞬间变了,她语气不好的道:“吴彬?我不认识什么吴彬,你们二位要不是我们小区的话,那就赶紧走!”

我跟魏宽面面相觑,这老婆婆先前一脸的慈祥,怎么现在突然变成这样?

魏宽也是同样的诧异,我俩面面相望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能这个老婆婆跟吴彬有仇,我们去问问其他的人。”魏宽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无这个可能。

随后,我们又在这栋楼下晃荡了一个小时,并且找了好几个年岁颇大的老人家询问。

结果却令我跟魏宽有点不知所措了。

几乎整个小区的人只要没听到吴彬这个名字,都是一幅和善热情的模样,可当我们提起吴彬二字的时候,立刻翻脸,无一例外!

我也刻意回避了吴彬,而专门提到了白艳丽。

让我大跌眼镜的是,白艳丽在小区的风评极好,人人都夸这是个好姑娘,贤良淑德,与人为善,谁娶了她,那都是上辈子积的福!

我这下捉摸不定了。

如果是白艳丽出轨,那么小区的人肯定都是站在吴彬这一方的,可为什么小区所有人都不想提到吴彬,反而去说白艳丽的好话呢?

刚刚我跟魏宽看见白艳丽跟其他男人相好也不是假的呀。

莫非还真不是白艳丽出轨?这男人是她后来找的?

难不成白艳丽也跟吴彬的死没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一点,我摇了摇头,不!绝对有关系!要是没关系的话,为什么白艳丽要鬼鬼祟祟的跑到墓园后山?

虽然吴彬在哪里死的我们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但按照魏宽染上吴彬的孽业来看,吴彬有很大的可能是在墓园后山上死的。

白艳丽绝对跟吴彬的死脱不了干系。

“怎么办陈年,这白艳丽似乎不是出轨的啊?”魏宽在我边上问道。

“看来我们只能够等白艳丽主动找上门来了。”

我摸了摸下巴,想到一个办法。

“让她主动找上门来?不可能,昨天我们刁难她的事,她肯定记在心中,怎么还会找上门来?”魏宽不相信的道。

“边上有打印店吗?”我却反问魏宽。

“那里好像有一家。”

“走!”

从打印店出来,我的手上拿着几十张白纸,白纸上印着我的广告。

百年风水师世家弟子,解决一切风水问题!

包括不限于看宅、选墓、驱邪、运势、做法!

联系电话……

微信号码……

“我说陈年啊,你真是风水师?”魏宽半信半疑的看着我。

“略懂一些,要不然上一回我怎么把你从那鬼车内救出来?”我满意的看着手上的小广告。

“也是,我看你这样确实像懂的人,但那白艳丽真会联系上你?”魏宽又道。

“试试吧。”

我笑了笑,昨天跟白艳丽见面,我就感觉到她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阴气,人要是有这种程度的阴气,那就说明被邪崇缠很久了。

我并不知道白艳丽有没有找过风水师帮助她,就算找过了,怕是也没有解决问题,所以我只要将宣传工作弄到位,白艳丽绝对会联系上我的。

紧接着,整整一个白天我都在贴小广告,不光是这个小区,小区外头的马路边我也贴了个遍。

傍晚,我跟魏宽又来到八宝鸡墓园上班了。

一到墓园,我俩马不停蹄的去找徐达算账,徐达坑我们的事我俩当然不会忘记。

可古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徐达依旧没有在墓园。

倒是接班的时候,我们碰上了另外一个上白班的墓园巡逻保安。

这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大概一米九,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三十多岁。

“两位就是上夜班的兄弟了吧?”这男人和善的对我们说道。

“没错,敢问这位老哥是?”魏宽上下打量着他。

“我叫陆元,是白班的保安。”陆元伸出手跟我们打招呼。

“陈年。”

“魏宽。”

我跟魏宽分别跟陆元握手。

“陆老哥,这徐队长去哪了,怎么这两天都看不见他,打电话也不接。”魏宽直接询问起徐达的下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