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奇怪的合同
  • 生死契
  • 你是我的女主角
  • 2485字
  • 2021-11-09 18:48:35

我的面前站着一男一女。

这是一对夫妻。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她们是夫妻,因为他们就是我的父母!

父母的样貌清晰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

然而,他们却痛苦的看着我!

只见,他们的脸一点一滴的腐蚀了,直到最后,父母的脸化为了骷髅!没有皮、没有肉、没有血!

一具巨大的油锅出现,我父母身躯逐渐被热油浸没。

噼里啪啦的声响回荡,一道道痛苦的尖叫掺杂。

是我父母的!

“小年!为什么要违背我们的遗嘱!”

“小年,我的儿子,你不应该救她的呀!”

“将我陈家绝学第一次用在女人身上,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我们用性命换你十年平安,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

我无法呼吸。

责备、埋怨、愤怒的声音出现。

我手脚冰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背后的粘稠让我不适,我清醒了。

我大口的喘着气,像是饿了好几天的野狗在进食。

原来这是一个梦。

我撑起身体,从床上下来了,我的全身都被汗水浸湿,床上更是狼藉一片。

我心有余悸的将紧闭的窗户打开,当外面的朝阳照进屋内,明亮的环境才让我的心平静。

“这只是一场梦吗?”我喃喃自语。

我很想告诉我自己,这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潜意识中有个声音不断的出现——这是父母对我的警告!

我怕了,我真的怕了。

这个世界上让我畏惧的东西不多,但要是关于我父母的,我本能的会出现恐惧!

白天还是需要军训的,纵然我心中的波动再大,我也只能够强迫自己调整好心态,投入到学校的军训当中。

整整一天的军训,我一直心神不宁,不论是做什么动作都无法集中精神,导致好几次被教官单独拎出来跑圈。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晚的噩梦对我的影响才逐渐降低。

之后将近一个星期,我都没有见到王茗茗,这样也好,见不到王茗茗,我就不会联想到违背父母的遗嘱,那夜的噩梦我也才会慢慢埋在记忆深处。

为期十四天的军训在今天上午军训汇演完毕后圆满结束,从明天开始,我也才算是正式的开始大学生活。

不过在正式开始大学生活前,也就是今天晚上还有一件事,我要开始兼职赚钱了。

早在两天前,我的口袋就空空如也,不过那日王茗茗的饭卡还落在我这,生计所迫,我只能够先用她的。

至于吃的这些饭钱,到时候发工资后,再还给她就是。

当然,在我看了饭卡余额还剩下两万块的时候,我就明白,我吃的这几十块怕是她也看不上。

“陈老弟,马上就正式上岗了,激动不?”

48路公交车上,魏宽坐在我的身边,雀跃的问道我。

“还行。”

我随口回道,不就是巡逻保安嘛,这有什么好激动的,前些年,跟大伯下地的时候才叫刺激,粽子我都碰到过一次。

不过,这些话我是不会对魏宽说的,免的又吓到他。

半个小时车程,我们再次来到了八宝鸡墓园。

墓园前,站着一个老人,他牵着一条黑狗,似乎在等着我跟魏宽。

这次,我故意用了法子将上回结阳婚时染上的阴煞之气给消除掉了。

老人看见我跟魏宽后,点了点头,没啰嗦,拿出了两份合同。

“老人家,还要签合同?”魏宽有些意外。

“你问问你爹妈上班要不要签合同?”老人没好气的道。

“这不是兼职嘛……”魏宽挠了挠鼻子。

“兼职也一样!不签就别来!”老人傲慢的道。

“签、签签,老人家火气别这么大。”魏宽见状谄媚的从老人那里接过了合同。

我拿过其中一份,看了起来。

合同其他地方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有两处地方,我越看越奇怪。

能考上重点大学可都不是傻子,魏宽也看出合同那两处的奇怪地方,他指着问道老人:“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一定要干满四个月?”

“你觉得呢?到时候你们干个几天就跑,我们墓园没人看怎么办?再招其他人不用时间?”老人语气不耐烦的道。

“那这里又是什么意思?乙方在墓园出事,甲方概不负责?”魏宽震惊的开口。

要是说前面那条还说的过去,这条内容就有点古怪了,别说魏宽,我第一眼看到这条内容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

巡逻个墓园难不成也有风险?

老人似乎被魏宽问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他可能也没想到,我们两个大学生会这么认真的看合同。

好一会后他才装作强硬的说道:“签不签?不签拉倒,赶紧滚蛋!一个月七千块的工资,还挑来挑去,惯着你了。”

“不是啊老人家,你总得给我们一个理由吧。”

魏宽的脾气其实很随和的,要不然我这么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也不会交的第一个朋友就是他,但现在他被这份合同弄得也有些恼了。

老人好像也觉得这样不对,他想了下,说道:“前不久有个巡逻保安从山上摔下来,只是断了条腿,他却要我们墓园赔偿五百万,所以合同才有这条内容。”

“这样啊……”魏宽将信将疑的道。

我没说话,心里头却笑了,这老人家骗鬼呢?

“原因也给你们说了,签不签是你们的事情!赶紧的,我要下班了。”老人又露出不耐烦的脸色。

魏宽看向了我,似乎在询问我的意见。

我没有犹豫,将合同上面的笔打开,直接在合同上面签了字,说道:“当然签,这年头找份工作不好找,兼职更是难,不就是免责条款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是这小子爽快,你个胖子,长的肥肥壮壮,性格却跟个娘们似的,扭扭捏捏。”老人对我笑了笑,又骂了一遍魏宽。

这还是我第一看见老人笑,不过这笑,一言难尽,就像是走阴人吴三姑的声音一般,能够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真签啊?”魏宽小声的问道我。

“我缺钱,这兼职我必须要做,要不你别签了?”

我回道,其实我有点猜测到为什么合同上会有这个内容,恐怕这块墓园没有我看起来的那般干净,一如我大伯告诫过我的,最好一辈子不要来这座墓园。

可生活所迫,再危险我也得干,我还有陈家的本领,保命应该不成问题。

而魏宽则不然,他并不是玄学圈子的人,接触到不干净的东西,很有可能出事,这份兼职他最好还是别干了。

“你什么意思陈年?小瞧你魏哥?你签我当然也签!”

魏宽却是会错了我的意思,赌气般的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魏宽签下自己的名字。

“很好,二位算是我八宝鸡墓园的员工了,我叫徐达,是墓园的保安队长,工作时间你们应该清楚了,我这里再复述一遍,晚上六点到十二点半,全年无休。”

“工作内容很简单,每一个小时巡逻一遍墓园,保安室有手电筒跟紧急电话,碰到小偷马上报警。”

老人将合同从我们手中抽了过来。

“好的徐队长。”魏宽道。

“另外,我们这里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的员工注意事项,但有几条你们必须要记住的事!每天上班都要在心里想一遍的事!”

突然,徐达用极为严肃的语气对我们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