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后果
  • 生死契
  • 你是我的女主角
  • 2498字
  • 2021-11-09 18:48:35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也会阳寿折半!我们缔结的难道不是阳婚?”

我朝吴三姑大喊。

在我印象中的阳婚根本没有什么命魂交融!更没有什么女方死了,男方寿命减半的说法!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吴三姑,难道这一切的问题都出在香烛烧绳这一步中?

“这就是阳婚!”吴三姑肯定的道。

这一刻我的内心复杂,此时纠结吴三姑帮我俩缔结的阳婚跟我所知道的阳婚是不是同一个已经没有意义了,仪式已经过半,我只能认命。

“噗……”

一道闷声响起,王茗茗的嘴角流出了黑色的血。

“陈家小子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赶紧出手啊!再过一时半刻,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这个女娃娃,你的阳寿也将随着她的死而折半!”

“她的舅舅定是用了女娃娃的贴身物品隔空作法,所以才会导致百鬼食阳,使得你们二位的阳婚仪式几近破灭,你快想想办法怎么解决这百鬼食阳!”

吴三姑见到王茗茗吐血了,脸色更为慌张。

我万念俱灰的看着王茗茗以及手中的九龙五凤绳,我还有的选择吗?

我没的选择了,不论是此刻王茗茗在我心中分量的改变,还是她死后我阳寿折半的关系,现在我只能够出手帮助王茗茗。

“糯米带了吗?”

我平静的看向了吴三姑。

心中决定了,我反而慢慢的镇定了下来。

“带了,在包袱内。”吴三姑点头道。

“将糯米放到她的眉心处。”我命令道。

“这有用?”吴三姑疑惑的看着我。

“只用糯米当然没用,你的桃木片呢?给我!”我说道。

吴三姑点了点头,将桃木片放到我的手中。

我接过吴三姑的桃木片,含在嘴中,并且从口袋内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五枚铜板。

“你这是想……”

吴三姑似是想到了什么。

我点了点头,将五枚铜板按照穴位顺序放在王茗茗修长的大腿上。

这五枚铜板就是五帝钱,是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五位皇帝铜钱,五帝钱至阳,按照人体穴位顺序摆放,是阻挡煞气最好的物品。

所谓百鬼食阳,不是说有一百只鬼觊觎王茗茗,而是此刻王茗茗的身体会招惹到一百种类型的鬼!

基本上将所有鬼煞的种类都揽括进去了。

这种手段,非风水大能者不可施为!

而有了五帝钱以及糯米之后,便能够化解绝大部分的邪煞。

但此刻,我还差最后一样东西。

“是不是还差无根水?我有!”我还没问,吴三姑率先开口。

“对,还差无根水!”我颔首。

无根水就是雨水。

很快,吴三姑递给我了一小瓶无根水,我将这一小瓶的无根水滴在了燃烧九龙五凤绳的香烛周围。

我嘴中的桃木片属木,王茗茗眉心处的糯米属土,她两腿上的五帝钱属金,香烛周围撒上的无根水属水,而香烛燃烧的火焰则属火,至此构成五行。

这就是小五行相生法阵!

此阵一摆,香烛的火焰登时沸腾了起来,愈烧俞旺,短短的时间内,就将我手腕上的九龙五凤绳烧了一大半!

而王茗茗身上的阴气逐渐降低,脸色也慢慢的好转。

“你们陈家还是有点本事的。”吴三姑叹服了一声,“依靠五帝钱跟糯米给女娃娃阻煞,又靠相生之法旺火,一个手段解决了两个麻烦,厉害。”

是啊,我第一次用大伯教我的本事就能用到这个地步,我确实应该沾沾自喜,可如今,我的心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父母交待给我的三句话遗嘱我已经破了其中一句,那么迎接我的又将是什么呢?

“三……三姑。”

王茗茗的意识慢慢清醒。

“你先躺着别动,等九龙五凤绳烧完。”吴三姑安抚了下王茗茗。

王茗茗还是有点憔悴,老实的继续躺着。

火焰一点点的侵蚀着我手腕上的九龙五凤绳,我颓废的看着淡黄色的火光。

王茗茗的问题是解决了,有着我布下的法阵,我们两个的阳婚仪式将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等绳烧完后,她的死桥将会破,生死锁也将会断,冥约也将会彻底消失。

可……

我呢?

父母给我留下的东西只有三句话,我永远也不敢忘记的三句话,今晚却被我违背了!

用我陈家绝学帮助的第一个人,一定要是男人!

我却将陈家绝学的第一次用在了女人的身上!

最后的丝线被火焰吞噬,九龙五凤绳全部化为灰烬,我跟王茗茗的阳婚到此刻正式的缔结下了。

“女娃娃,有什么感觉没?”

吴三姑接了一杯热水给王茗茗。

王茗茗坐在地上,一头秀发乱乱的,她细声道:“我感觉身子好像轻了不少,似乎有东西从我的身体中消失了,还有……”

说到这里,王茗茗看向了我。

她的目光如同磁铁一般,我不自觉的跟她对视,刹那间,我内心中仿佛最柔软的一处被触动。

这……就是阳婚?

“阳婚缔结,你们二位不是夫妻,但却胜似夫妻,你现在心中生出的亲密感是正常的。”吴三姑为王茗茗解释,紧接着她又怪气的笑着对我说:“陈家小子,跟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娃娃缔阳婚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方才还不愿意,真是瞎了眼!”

“陈年,你帮了我,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我给你十万。”

王茗茗柔声的对我说道。

我眉头皱了皱,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我听到十万块后,心头有了一种厌恶的感觉,好像王茗茗说的话玷污了我心中某个东西。

“时候不早了,我走了,这十万你自己留着,这次帮你,你就当作同学情分。”

我明明很缺钱,但却怎么也不想收王茗茗的钱,说完这句话后,我直接离开了王茗茗的宿舍。

一路走回我的寝室,我脑子也乱的很。

王茗茗被人下了冥约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方才,我也记得吴三姑说的话,给王茗茗结冥约的是她的舅舅,而冥约的另外一位对象则是王茗茗的表哥!

要知道冥约就是冥姻!

我从小失去父母,大伯又把我当作亲生儿子看待,所以我最相信的感情就是亲情,吴三姑说的这些让我有点难以置信。

亲人会给亲人下这种毒术?

不过这些话是吴三姑情急之下说出来的,可信度极高,也由不得我质疑。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如此,王茗茗的舅舅也是玄师,肯定不会一种毒术,那么他会不会继续加害王茗茗呢?

我有预感,王茗茗虽没了冥约的羁绊,但危险却一直伴随着她!

除非解决了他的舅舅。

父母的三句遗嘱,我已经破了其中一条,而第二条便是让我竭尽全力的帮助姓王的人,我到底要不要继续帮助王茗茗?

还是说既然破了其中一条,那么干脆这三条遗嘱我一条也不遵守?

当然这个念头只出现了一瞬便被我否决,今晚的违背是迫不得已,另外两条遗嘱我依旧要遵守,王茗茗的事十有八九我还要牵扯到里面,另外走阴人吴三姑我也将会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想了半天,我不知不觉的到了宿舍。

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我苦笑了一声,看来阳婚的缔结对我的影响有点深了,此刻我自己都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凶险,竟然一路上满脑子都是王茗茗的安危。

没过多久,我沉沉睡去。

而让我意外的是,违背父母遗嘱的后果,已经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