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然后

尬在这了……艾叶找不到话说了。

应遇也在静静得看着自己。

两个人相顾无言,艾叶不知道怎么接下来,而应遇在等着她下一步,或者说看她怎么应对他自己。

可是细细想来,艾叶与他之前的对话是如此的公事公办,两人可以谈到一起的事情艾叶竟然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少得可怜。

艾叶沉默了,对方也随着艾叶的沉默而沉默。

艾叶对上他如沐春风的视线,这个人是故意的吧?!

春天的风有时候很温柔有时候又很锋利。

这个时候,艾叶感觉到了锋利。

真是稀奇,艾叶抬眼笑了,“应遇会长,你似乎对我略有敌意啊。”

艾叶就是吃饭了,喝水了,用着如日常般的那样的语气。

即使说出的话足以让所有人震惊,因为应遇这个人真得很能装。

艾叶说的声音不算大,她不是包子。艾叶讥讽地看着他,有些不耐。

应遇不止一次是这样了,艾叶因为懒的原因也不戳穿。

可是眼前的人明知道艾叶很烦他,偏偏这人又跟神经病似的有事没事往自己面前凑。而且还用若无其事的话试探着艾叶。

应遇还在笑,似乎不受艾叶的话其扰。

艾叶也不在乎他在不在乎,她要的是不留余地。

“如果你再用那些话试探我,烦我的话,我不介意……”

艾叶看着他笑,她第一次在应遇面前笑得那般欢乐,像个纯稚天真的孩子,但与之相反的是那迷人的咖啡眼眸毫无一点笑意,纤细的手挽过发丝。

温柔的脸蛋,惫懒的神情,说出的话,“……把你打残哦。毕竟我疯起来才不管你是谁,我会把你打得你要重新整容一遍……”

清脆软嫩的声音带着一丝狠厉。

艾叶的狠意在这一刻乍现,艾叶上前了一步。而应遇已然被这话震惊到了,他下意识地后退。

应遇那副面孔隐隐有疑惑,他还在装。

“艾叶同学,你说什么?”

他在装糊涂,艾叶的话才刚落。

应遇突然心声不妙,因为他看到艾叶的眼眸微眯,那是人生气的前兆。

下一秒,应遇的鼻头惊痛,拳头见肉,力量十足。

“嗯唔……”闷哼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应遇挺拔的身子被这突然的一拳打得一偏,是面前的女孩子动手了。

事故就在这一刻,在艾叶和应遇之见发生。

“啊……!!!”

其他女生的惊叫声,男生的抽气声。一开始的骚乱,到现在的死寂。

两个人站在走廊上,人来人往,一切的发生是那么的突然。

男的偏着身子,脸上痛苦的表情

所有视线都围绕在了艾叶应遇身上。

应遇偏着身子,他的手捂着被拳头狠揍的地方。应遇此刻温和的面孔也被狼狈遮掩,捂着的手掀开,一丝红色沾在手心。

眼神晦暗,谁能料得到应遇会不会在下一刻爆发。

应遇的鼻子以及周围狠狠作痛,看到了手心的红色他没有愤怒却笑了,笑得瘆得慌,笑得周围的人无所适从。

而艾叶面无表情,好像不受影响。

“你……”

他手中的血,是从鼻子出来的。高挺的鼻梁被打得出血,还是被艾叶打的。

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把应遇会长给打了,怎么看怎么惊悚。

艾叶还保持着握拳打人的姿势,如果那个家伙再说出虚伪的话,她不怕再揍一拳给这个家伙。

然而都是应遇笑了,他重新挺直了身体,就迎着许多人的视线,似是苦恼,“艾叶同学,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呢。”

他有些宠溺的意思,眼神却是冷的,他有些喃喃自语,看着艾叶不像那般虚伪了。

艾叶依然面无表情,“没办法啊!谁叫你这么讨我的厌呢!我也不想的。”

艾叶现在已经百无禁忌了,有什么想法说什么。

“艾叶,你干嘛打会长。”

一个女孩突然冲出人群指责艾叶。

艾叶懒得理这个突然冲出来质问她的人,她直接无视了。

女生见她被艾叶无视,心里火起,“艾叶,艾罗伊学院不是你一个人的学院,而会长为学院事务费了多少的心血,你这样做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是啊!是啊。艾叶这样做真的有点过分了。”

“……还不是因为她仗着自己是武家唯一的继承人。”

有一个女生也站了出来指责她,“艾叶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应遇会长那么温柔你却……”

“应家的人肯定会找她麻烦的……”

有人藏在人群里说她坏话,“这个人嚣张跋扈惯了,武家在她手里算是完了。”

“切,她在学院里还不是作威作福惯了。你没听说前两天陈理被她吓得请假了好几天吗?”

艾叶听了周围的话心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艾叶说什么了,干什么了,从来都是有什么家世背景背锅。她要做什么是因为她的家族强大,无所顾忌。

就不能是因为那个家伙欠打吗?!!!

艾叶心想都怪这家伙在外面营造的形象过于好了,与她的的臭名声形成鲜明对比。

不过也没事,她打人从不在乎这个。

应遇在看着艾叶,似乎是想艾叶这个时候会干什么。

其实艾叶不想做什么,狠话已经放完了,人也打了,好像没有什么可干的了。

艾叶不想听那些人昏头指责她的声音。

艾叶往楼梯的方向走,她刚走几步就遇上了上楼来的楚期然。

楚期然不知道是从哪儿刚回来,他拿着一本书。

他冷淡的面孔在看到艾叶,应遇和周围的人的时候露出了一丝诧异。

艾叶也讶异楚期然这时候的出现,不过没关系她能打得过楚期然。

“楚少爷,艾叶把会长给打了,你得做主啊。”

有人立马为应遇鸣不平告状,声音明显阴阳怪气的。

艾叶在一旁不作反应,无所谓别人弄什么幺蛾子。

有人不敢直面顶上艾叶,一见到这个与艾叶同属于四大家族但明面上高艾叶一头的楚期然就着急忙慌地告状,想要看艾叶该怎么办。

楚期然经这一提醒,立马注意到应遇那受伤出血样子,狼狈的应遇……艾叶做的。

楚期然的眼神有一瞬的变化,但很快恢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