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惹到

小澄子吐槽她们学校管贼的严格,学生学习强度大,让她这个普通学生身在其中真是苦不堪言,手机都是大半夜偷摸玩。

她说要不是有游戏在,她都快疯了。

艾叶:呃……虽然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好像她以前上的学校充满对自己学校管得严而满满的吐槽欲。

艾叶知道这种想法很有病,但就是冒出来了莫名想念以前的当高三狗生活的感受。

现在在艾罗伊学院不是忙着盯人就是看戏……虽然有趣,但好格格不入。

艾叶脑子中突然冒出一句话:“要不我还是转学吧?!”

这样子就没有学院里那些没完的糟心事了。

现在仔细想想,这个念头过于的诱人了。

艾叶恍惚了一下,迅速摆正态度。

不行,她还有好多事要做了,不能半路就跑了。

艾叶想到这个就狠砸枕头,“不行,不行,艾叶你给我忍住,不许半途而废。”

艾叶折腾了大半夜,第二天倦容明显地在教室打哈欠。

夏皮皮问她昨天的事,“怎么样,看样子回去……不顺利?”

艾叶懒洋洋地,她抬头看了一眼夏皮皮靓丽的眼妆,没有回答她的话。

她用另一个话题转移了夏皮皮的注意力:“我已经帮你说好了,每天放学后,你有四十分钟的江老师专门指导时间哦!”

夏皮皮在教室不敢太过放肆,但也,“太好了,小艾叶你太好了,简直是当世伯乐,我呜呜呜呜。”

艾叶被御姐美女熊抱,艾叶拍了拍她的背。

余光下有什么躁动了起来,艾叶转头看去只见应遇踏门而入。

艾叶触及那张面孔,一成不变。

原来是应遇回来了,怪不得教室门口逗留了蛮多的女孩子,原来是来这等着应遇的。

呃……也可能是来偶遇楚期然的吧?!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唉,应遇回来了啊?”

夏皮皮注意到艾叶看向应遇的目光后,

她便自发地为自己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朋友说明:“在帝都突发疾病后就好久没有露面了,圈里的人都在猜测应遇是得什么隐疾,那应家的天可能要变一变了。”

艾叶看着应遇与同学搭话发状态,并不像有什么事的样子。

“前几天还有……小艾叶你知道的吧,应遇会长那个摆在明面上的弟弟。一些应家有话语权的人施压疑似重病的应遇,动摇应遇的地位,让应际代替人家……”

夏皮皮遥看应遇会长那份亲和的气质叹:“应遇会长就这么完好无损地出现在那些心怀不轨的应家人,真是切切实实地打了那些人的脸啊!”

艾叶想了想在楚家宴会应际的那副嘴脸,野心都显在脸上了,这又怎么能打得过很难看出深浅的应遇?

别不是在做梦吧?!艾叶对这一切不感觉到意外。

艾叶养成了思考时摸一下胸口玉佩的习惯,主角团的生活就是这么的丰富多彩,真是让艾叶这个“土包子”开眼界了。

“应家的事有时候真是搞不清,人与人之间怎么这么不一样?”

夏皮皮看着远处正在与人交谈的应遇,心有感叹。

“我爸经常说要不是他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他都不想把这么大一个家业给我。”

夏皮皮想到什么晦气的东西,脸色一都边得嫌恶:“切,搞得我很稀罕似的。”

不过很快夏皮皮的脸色就变得庆幸起来:“幸亏我爸没在外面乱搞。

不然突然给我在外面搞出一个多出一个姐姐还是弟弟什么的。不管是和你争家产还是什么其他的,这得多闹心啊?!”

说到底还是应家的那位主事的太过花心了,还特别喜欢女明星。

要说娱乐圈的绯闻一半都被这位应家家主都给包了。最近又出了一个类似的绯闻,攀上了什么应家家主,不知名的女明星要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都是四大家族,看看艾叶外公,看看楚家主,多么洁身自好。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应遇会长瘫上这么个爹,真是倒霉惨了,这也亏得应遇会长争气不然还真可能让那些个私生子私生女什么的登堂入室了。

夏皮皮想到了武家的奇怪传闻,生怕小艾叶听了她那番话生出了什么奇怪的想法。

“小艾叶,你不会这样的。

你的地位绝对绝对是无法撼动的,你就是武家的唯一。”

夏皮皮说得认真,艾叶忍不住笑了。

艾叶弯弯眉眼,小圆脸笑得更圆了,“我没有胡思乱想,你才是在胡思乱想的那一个。”

艾叶都没想到这茬,这人反倒是怕她没有自信了。

艾叶一个旋身坐回自己的位置,单手撑下颌,不羁放纵,却不让人感觉到无礼。

裙摆微微飘动,一个施展轻功的侠客,又归于沉静。

在艾叶身上,有一种不符合学院同学主流的气度。

夏皮皮有些看呆了,小艾叶的奇特魅力。

艾叶歪头,红绳压在了脖颈,隐隐绰绰地压出了一丝红痕。

看了一眼已经不见人影的应遇,想来应该是去学生会了。

学生会有好多事情积压着,需要他这个会长做,想来也没有多少时间来教室了……而且“高雅”不见了。

艾叶歪头撑着课桌

“我这人现在想得最多的便是我的鸭脖何时来。”

“这不……就来了吗。”

江明宴的如幽谷绝响的声音隐隐暴露了委屈,像一只大狗狗。

“艾大小姐,你使唤我使唤得也太顺手了吧?!”

江明宴不知道去哪儿了,手提一盒鸭脖,单手叉腰地古里古怪地笑看艾叶。

艾叶手一勾,将鸭脖快速地抢到她的手里,迅速拿出一只鸭脖来啃。

艾叶挑眉道:

“哦,我付钱了的。”

江明宴瞪眼看她:“你只付了买鸭脖的钱。”

艾叶疑惑:“我买鸭脖,不就是要付鸭脖的钱吗?”

艾叶倒打一耙:“你这是什么道理?”

当然是耍赖的道理啰。

刚刚他去买的时候,这人刚刚说剩下的钱当他的跑腿费。

可是这人提的要求不仅贼多,而且给的钱刚好够买鸭脖的钱,白跑一趟,什么也没捞着。

什么跑腿费,都是骗江明宴这个掉进钱眼的人。

江明宴坑别人倒是坑得欢,但被艾大小姐反坑了他倒是第一次。

江明宴看正在欢快啃鸭脖的艾大小姐,有些疑惑地想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惹到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