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差一点

艾叶心里有了方向,马上开始行动了起来。

首先是做出一个正常上完厕所后出来的样子。

她假装从厕所出来在洗手台洗了一会儿手,并且故意将水龙头弄出声响。

艾叶关上水龙头拍了拍手上的水渍,整装待发,行动起来!!!

她探出了脚,含着试探心思的艾叶慢慢地走出了厕所。

她怀揣着莫名的心理期待着有人把艾叶她自己给叫住。

来了来了,重头戏来了。

艾叶的演技之魂在熊熊燃烧。

可就是在这得意忘形的下一秒。

一声由远及近的声音飘到了自己的耳边。

“艾叶!”

是男主的声音,她不会认错的。

听到的艾叶微扬的嘴角突然地一僵。

她用余光看到有人朝自己这边来,目测是黑色的上衣,是章晨!

可是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一声叫喊让人改变方向从安全楼道离开。

这一声叫喊对艾叶来说让她的心情从山顶落到了谷底。

艾叶面上的表情猝不及防地僵硬了,也猝不及防地看到了从左方走廊过来的……男主楚期然,而黑衣男就在楚期然的前方。

他人听到有人在喊艾叶,脚也不转的拐了个弯上了安全楼梯下了楼。

明明人就在眼前了,可是……

阿西吧!艾叶要气死了,她想骂人。

这男主怎么回事?她和楚期然熟吗?!来找她是怎么回事啊?!把自己的好事都给搅和了。

艾叶想甩了楚期然去追,可是按原主被动包子的性格那样会被怀疑的吧?!

虽然不可能察觉得到她不是原身,但会被警惕的吧?!

艾叶想到这个可能她硬生生地皮笑肉不笑地朝她走过来的帅男楚期然问:“有什么事吗?”你特么扰了老娘的好事。

不知道人家听没听出艾叶的阴阳怪气。

楚期然只是掀起了眼皮淡淡地看向他来找艾叶却引起了人家不悦的人。

“武老要我盯着你。我答应了他。”

他一说完,那双让人不可忽视地锐利眼神落在了自己身上。

潜意思就是如果不是艾叶她外公拜托,他才不来找她的意思吗?!

艾叶一愣,虽然她莫名地感觉到楚期然有些亲近自己的意思,但她没想到是外公的嘱托。

她还以为……,算了,不深想这个事了免得又脑补什么误会。

而艾叶刚才因为楚期然的突然出现被打破了计划,本来人都被自己引来了,就差自己炉火纯青的演技把人骗得一愣一愣的。

现在已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所以不可避免地脾气暴躁了起来,甚至和楚期然发起了脾气来了。

艾叶知道了原委,人家是被自己的外公嘱托了事才来找自己,所以自己不该对他发脾气的。

“那个抱歉,最近我就是有点心情不好。”

艾叶一说完这个随便编的理由。

楚期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然信了她随便编的理由。

他身姿挺拔地看到了艾叶不免垂头丧气的头顶。

他清冷的声音传到了艾叶的耳朵里。

“走吧!”

说罢,楚期然看到艾叶垂头丧气地往前走着,楚期然落后了几步。

他墨黑如渊的眼睛定定地望着艾叶离开的背影。

纤细却不弯曲,认死理。

艾叶走得心无旁骛,楚期然很快地跟上了。

艾叶和楚期然一同坐着学院的车回了酒店。

坐车回去的时候夏皮皮还问艾叶她怎么和楚期然一起回来,这过程中人家直眨眼。

艾叶却稳得很,如此实话实说为什么。

然而她一说完,直接得了夏皮皮一个白眼,顺便附带了一句话。

“小艾叶你可够缺心眼的。”

艾叶对此不作反应,毕竟她忙着呢。

自己还得想办法再找机会接触一下那个章晨,最好是今天。

要是人家没通过这次比赛,明天就直接打道回府怎么办?!

不是艾叶要这么损人家,而是她要把最坏的情况想到以做好最坏的准备。

这是她曾经校园扛把子的经验。

可是这次有楚期然看着自己,再加上有一群的保镖看着自己。

自己一个人出去找人去“谈谈”的可能性,呃……很小的。

可是带着一个或几个人去找人谈自己以前的事,这也太奇怪了吧?!

而且艾叶能感觉得到,家里的人很少或几乎不谈自己“失忆”以前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的原身被那属于原身自己的记忆狠狠伤到了,再加上自己装失忆成就了自己异常活泼的性格的原因。

他们觉得失去“记忆”的自己过得更加的快乐,所以家里的人都心照不宣地不提原主以前的事。

这个装失忆的确对艾叶很有好处,不用装别人疏远原主的家人,但这也为艾叶调查原身过去造成了巨大的阻碍。

她几次询问爷爷外公以前的她是怎么样的,但他们都闭口不言。

所以她担心调查原身的过去很可能受到的最大阻碍便是家里的人。

所以自己调查才会偷偷摸摸地找人调查,但这样的结果就是得到的答案的时间会很慢而且资料很少。

“…小艾叶,你有听到我说话吗?”

“你真是的!”这一句小声了起来。

夏皮皮转头一看就见到小艾叶靠窗闭眼假寐。

虽然在睡觉,但莫名地让人感觉到人家有些心情不好,还是别搞醒她为好。

等到了酒店,艾叶就换了衣服直接去体育室挥洒青春汗水去了。

等两人找到人

一人下出了如此结论

“小艾叶绝对心情不好,可是谁惹她啊?!”

“不能吧?!”

王志瞿有些不确定道。

“你不懂!”

“嗨,要是江明宴在就好了!这样子,小艾叶就不用生闷气了。”夏皮皮发出如此感叹道。

王志瞿:“……”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然后人也直接问了,因此他接收了一个嫌弃的眼神。

然后,下午艾叶直接睡死过去了。

然后晚上起来艾叶不知道从哪听说了帝都的夜市,她特意地带了一打的保镖离开酒店。

只是途中莫名地多了几个人硬要加入进来。

对此,艾叶脸上的笑一直没停过。

笑得怪吓人的,几个人默默地想着。

这可真的……够怪的。

而艾叶倒对众人的反应不予理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