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哎呀

艾叶无语之际也听出了江明宴一直好着的意思,不像是遇到什么的事情。

既然如此,艾叶赶紧催促他回教室去。

真怕又跑出什么麻烦的人出来堵江明宴反倒让她自己提心吊胆。

艾叶强势道:“快回去!”

江明宴明白艾叶的担心,他知道她怕自己不在身边会被欺负。

女孩子何时何地保护男孩子的行为虽然很暖心,但真的很妨碍男孩子的尊严。

随便一个年轻气盛青春期的男孩也受不了女孩子觉得自己弱,然后依赖她们吃软饭的行为。

但江明宴不同,他吃软饭吃得心安理得。

江明宴笑得灿烂看得周围不敢动的混混们害怕得发抖。

混混们听到这个魔鬼少年说:“哎呀!我知道啦!我等你保护我呢!”

没一会儿就被江明宴撂倒的混混们:“……”

本来还有点着急的艾叶:“……”

即使是有些粗心稍微知道男孩子有尊严这件事的艾叶都觉得江明宴这话有些离谱!

什么鬼!江明宴你男孩子尊严的事是被狗吃了吗?!

不过艾叶在江明宴说出这句话的心态竟然诡异觉得这话合情合理,甚至有一种“不愧是你江明宴”的意料。

连艾叶说话都搞结巴了。

“你、你……算了!别特么废话了,快回去!”

“哎!明白了艾大小姐!”

艾叶听到答复后,还想说什么就听到了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挂断电话了。

好家伙,自己还没说完这货就敢挂自己电话……最近真是活得太飘了。

因此拿着手机的艾叶立马现在就想过去掐死这个货。

算了,算了!和气生财,他就一小屁孩不懂事不懂事。

艾叶努力压下想揍人的怒火,可是又在嘱咐人司机快点去艾罗伊学院时还是泄露了自己咬牙切齿的怒火。

司机:“……”救命!这时候的三小姐好可怕。

挂断电话后江明宴看着倒七倒八的混混们。

他笑容和谐地蹲在地上看着靠自己最近装乌龟趴着的混混头并且一副菩萨心肠地说着:“我觉得吧……这事传到艾叶的耳朵中,你们怕是……”

江明宴还没说完,混混头再也不装乌龟了。

常年在艾罗伊学院叱咤风云常在河边走从来不湿鞋的他此时此刻哭得像个孩子。

“别别,这位同…不、是大哥,饶过我们吧!

我们错了……”

一声又一声的求饶声只为求饶着这个好看精致的男孩放过他们。

他们低头宛若罪人般求饶,他们不该招惹这个少年。

他们认为这个好看又精致的男害毫无背景,所以才敢出手招惹他。

然而,他们是疯了吗?!他们竟然敢招惹艾叶的人。

艾叶是谁?艾叶是武家嫡传唯一的继承人。

武家是何等的庞然大物,产业涉足何其广泛。

多少企业仰赖武家家族的鼻息,这是四大家族才有的力量。

武家身为四大家族之一却又不同其他四大家族。

他们注重血脉传承,是一个古老的家族。

其他家族只要分支脉够强,也可以分支脉上位家族当主人。

但武家家族不同于其他家族,这个家族非常注重嫡传血脉。

即使武家支脉子弟多么有能力有天赋,但让整个武家家族认可的只有嫡传血脉。

武家的家传不足为外人道也,即使是四大家族的人也很少知道武家的个规则的内情。

所以即使嫡传血脉稀少,甚至几乎出现了断代的情况,武家依然还是遵循这个奇怪的规则。

武家嫡系血脉稀少,但其他大家族稍微知道点点内情的人都了解。

或者应该说是觉得神奇的就是武家每一个嫡传血脉都是天生的经商天才,带领自己的家族走向更兴盛的繁荣。

近年来

武家上一代嫡传本来就只有一个女孩,却因为某一事故身亡。

所以武家的嫡脉至此应该是断了的……

本来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武家自此断代无嫡传就此沉寂下去,然后武家得到退位四大家族的位置的结果。

而其他强大的家族将有机会角逐四大家族子之一的位置,没成想……让任何人都没想到上一代嫡传竟然还留下了一个孩子。

武家还有嫡传的血脉,那就是艾叶。

也就是这个孩子的出现让武家明显有了动力。

他们在等待这个孩子成为带领家族走向更强劲的繁荣的带头人……这是武家人共同的认知。

从这可见武家是把嫡传看得有多重要。

无论说多少,艾叶的地位早就注定。

所以只要少年和艾叶说上几句甚至是说一句。

即使不是艾叶亲自出手,自有他们的家族会因为惧怕武家而放弃他们弃车保帅,从此他们的生活也会一朝倾覆。

混混们以为只要他们哀求,可怜地哀求江明宴,或许能得到别人恶趣味的怜悯,毕竟他们还没有真正地欺负人,或者说他们反被撂倒了。

但是只要混混们抬头一看就会发现少年的眼眸毫无人此时该有的情绪。

愉悦,轻蔑,傲慢等等情绪统统没有。

曾经有人说他是怪物,江明宴有些无所谓地想。

而现在,有人在保护自己,心里干涸的心灵如有实质的是暖暖的。

“别告诉艾叶小姐,我们错了,真的错了。”

混混头哀求道:“我有眼无珠不识大人物。”

混混们和他的老大痛哭流涕,不像个纨绔少爷倒像个孩子般暴风哭泣。

江明宴无聊地蹲在混混头的面前,他撑着脸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

他语气慢慢地说着:“可以……倒是可以,但是呢………”

提心吊胆的混混们听着着以急死人的语速说着的话。

混混头吊着鼻涕害怕地看着少年的笑。

突然语速加快,话题来了个大拐弯。

“你认识钱惜惜吗?或者说她认识的人。”

混混头愣了一下,等明白少年说了什么迅速点头……就怕点慢了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所以是哪类?”

江明宴笑眯眯地问。

“我认识钱惜惜那个绯闻对象!”

有一个混混抢了混混头的回答。

这让有着想讨好少年刷好感的混混头咬碎了牙齿:小瘪犊子抢他的话。

江明宴撑着下巴看向积极发言的那个小混混。

他兴致勃勃睁大了眸微扬了嘴角道:“说说?”

混混头:!!!

小混混:“是这样的,前些天传的沸沸扬扬钱惜惜勾引了高中的学长的事,那个男的我认识……我呸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混混有几分小聪明他投了个巧,江明宴是刚来的再加上是个刚转来高一的学生,再加上和艾叶大小姐做背景。

或许那个钱惜惜和江明宴有几分关系,不然这个少年不会专门问他们这个钱惜惜的事。

赌对了,或许应该能放过他们。

混混头也明白了,他也抢话道:“那个男的的确不是个好的,我们顶多欺负一下同龄男孩……哈哈哈……”

混混头将他们做的事含糊过去,才接着说钱惜惜的这件事:“那个龟孙子才不是人,他喜欢仗着自己家那点破权势欺压那些特优生和没权没势的女孩逼她们就范……呸真不是个东西!”

混混头偷瞄了一眼江明宴笑脸嘻嘻的神色,完全看不出这人的情绪。

等难言的寂静一会儿后,江明宴才出声:“所以为什么会关注一件人都不太熟悉的事呢?!”

混混们:???

大哥,你在跟我们说话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