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打电话

另一边

艾叶回到自己的卧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勒死自己的小裙裙脱掉。

罗姨则在旁帮着自己脱掉这件穿着麻烦,脱掉也麻烦的礼裙。

只是在过程中……

罗姨那么严谨的人都打趣着艾叶说道:“三小姐肯定这宴会上吃了好多东西……看把小肚子勒得……”

艾叶开始默默吸着自己的小肚子。

“咦?!这是什么。”

罗姨拉开脖颈的衣裙,眼神一下子落在了艾叶洁白皮肤上黑色痕迹。

黑色与白色的碰撞很难让人忽视过去。

就好像……

艾叶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吗?!”

罗姨反应过来就含糊过去了,等到艾叶洗澡睡去后,她才匆忙离开。

她找到了艾二爷告诉她发现的这件事。

这么大的事情,这是她不能承受得住的。

“罗姐你说什么?!”

艾启南不敢相信罗姨所说艾叶身上黑斑的事。

“你是不是看错了……”

艾启南如此找理由这样说着。

艾启南泄露了些许的慌乱,但还是镇定住了。

罗姨也是这么认为,可是她真地真的反复确认过那黑斑的存在。

甚至她拿出了手机,那里面有着证明她没看错的照片,这是她趁艾叶小姐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偷摸拍下的。

艾启南抢过手机,他看到了手机上明明洁白的皮肤上黑到极致的淤青。

“怎么会?!……那黑斑明明消失了这么久。”

怎么还会复发,怎么还会出先在艾艾的身上。

难怪那孩子会这学院无缘无故吐血,事后医院却一点异样都查不出来。

虽然一直有意无意地让人做些滋补的食物来填补艾艾亏损的身体。

但艾启南也只当是艾艾先天身体有缺的原因。

他早该想到了,只有那种曾出现在艾艾身上的病症才会有这样的情况。

消失了,现在却又出现了。

那艾艾又该怎么办?!

不行,不能自乱阵脚。

艾启南脑中纷杂想法统统肃清。

“仅凭这个东西还不能确定艾艾是那个……”

“罗姐劳烦你最近还是多多关照艾艾的情况,任何情况都得通知我。”

“至于老爷子那边还是先不告诉他了。,艾艾的事情还没有确认下来,他年纪大了……还是别让他担惊受怕。”

罗姨点头表示同意后就很快离去了。

罗姨离开后,很快艾启南拨打了一个电话。

对面的人只有冷漠的一句公事公办的话——“何事?”

就算打电话的人是他的艾启东的亲弟弟。

艾启东冰冷的性子艾启南也不是一天就知道了,他并没有介意他对自己的语气。

就算是面对他们的父亲,语气还是那种公事公办,私事也公办的语气。

艾启东人虽冷漠但能力非凡。

他早已接管艾大家族的大部分事务,已经算得说艾家的当家人了。

而且艾启南还有事要问:“大哥,我记得艾艾的病历除了启西曾经有备份以外,你手上似乎也有?!”

艾启东嗯了一声表示艾启南说得没错。

艾启南了解了艾启东的性子说是就是,没有含一丝水分。

“可以给我一份艾艾的病历吗?”

艾启南轻松道:“最近这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头子喂她各种滋补品也不见她体重上升一点点,反倒还下降了。

我琢磨着是不是病不对症,食物不对胃。

看一下她的病历好对症下药。”

艾启南说艾艾体重下降的事也的确是有其事,明明这小侄女吃得也不少,但也只是让暂时体重上升了一会儿,然后又给自动降回去。

虽然艾艾这孩子一直有运动消耗脂肪,但也消耗得太多了吧?!

简直不符合常理。

就好像那些食物就好像进的不是她的胃而是进的别的什么地方。

艾启南如此对艾启东这样说着,他选择也暂时满着大哥,至于理由这不明摆着

艾启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还是那语气说着:“理由不充分,我选择拒绝。”

然后果断拒绝挂断他亲弟弟的电话。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挂断电话的艾启南:“……”

这要不是他亲大哥,他都想顺着电话过去掐人脖子了。

什么理由不充分,什么选择拒绝。

他还得编一个理由考虑充不充分。

艾艾发病是在国内,治病却是被启西带到国外治疗的。

艾启南曾经眼见过艾艾身体有黑斑的地方蔓延成了了皮肤的的皲裂。

黑色干裂的如泥土般,人的血肉出现了异常的变化。

就好像……身体因为某种内里的东西而承受不住了而出现破损情况的泥娃娃。

那种艾启南曾经见过万般风雨的人,他看了都忍不住害怕。

而他找大哥要病历只是想确定是不是艾艾的那种病……

所以艾启南才会打电话给艾启东。

艾启南不知道具体艾艾治病的地点,更何况是拿到很多年前的病人资料。

唯有曾经因为国内有重大事情暂时离开的艾启西夫妇,所以拜托常年在国外的艾启东照看一下艾艾的他才有这种东西。

可是艾启南第一步就没达成,他那脾气古怪的大哥因为什么劳什子不充分的理由不给他艾艾的病历。

而且他有预感他那大哥怕是对自己的说辞有了怀疑。

艾启南本不想把事情闹大的,但现在他已经亲手送给他一手的怀疑了。

……

“艾叶!你……怎么样。”

艾叶脑壳顶冒出个问号,但还是小心翼翼回答:“我好的很……那个大伯您有事!”

艾叶不明白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宛若甲方爸爸的大伯就是为了问她还好吗?!

要知道按时差,那边还是半夜三更吧?!

她刚醒来就莫名其妙地接到了这个曾经打过并且她接过的电话。

自己还莫名其妙地像个乙方小妹胆战心惊地问自己有什么事。

说起这个她就不困了,加了一句。

“嗨!吃嘛嘛香,身体倍棒。”

艾叶因为性格原因忍不住在这个大伯面前俏皮了一下。

等艾叶反应过来,又小心翼翼缩回了放肆的小jiaojiao。

“所以大伯,你是有什么事找我。”

艾大伯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确认你最近的情况,艾启南说你吃得多还不长一点肉,怀疑你有什么毛病!”

艾叶哑然:“……”搞么子玩意,二伯背后说她坏话。

“二伯他背后说我!好啊,我跟爷爷告状去。”

艾叶撂完抓子就忘,一看到手机还在通话中立即一汗。

她立马找借口道:“哎呀,我还要上学,时间紧……那个大伯要是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哈。”

艾叶也不等大伯说什么,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挂了电话。

妈妈呀啊,为什么一遇到这个大伯心底里就有一种莫名其妙地要当乖乖孩子的冲动。

艾叶下楼遇到艾启南,海豚气闷不看他,宛若小孩子发脾气,不理讨厌的大人一般。

连艾叶去上学了,也没和二伯说一句话和瞅一眼二伯老狐狸面相。

莫名其妙的艾启南:“……”

艾老爷子看了一眼:“你什么地方惹艾艾了……”

乐天是真的,小气也是真的。

“我怎么知道?!”

或许除了艾启东,这个疑问随着艾叶去上学变的“扑朔迷离”。

艾叶正在为另一件事所烦恼。

“艾叶快回来!”

信息一个接一个出现在手机上。

是她班上的范倪也是班长发来的信息。

艾叶奇怪,她在班上一向秉持着不掺合不参与的低调行动准则。

而且还有自己故意摆出不平易近人的故作古怪的脾气。

再加上班上不止一个她这么身世显贵的人,楚期然和应遇才是他们的最优选择。

所以很少有人会故意觍着脸讨好她,甚至是与她交谈。

以至于目前为止艾叶夏皮皮和王志瞿两个人好朋友。

自己作的人设,自己很满意

所以艾叶对范倪发消息给她十分惊讶。

但一想到范倪的班长身份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疑问了。

或许是有什么事找她吧?!

艾叶看着不间断的消息,点开来看。

“艾叶同学,你快点回学院。”

“江明宴同学被高三的一些人强行带走了。”

“那些人……据说很不好惹。”

“好像是被带去了体育馆的方向。”

范倪说到这个份上,艾叶也知道这人知道江明宴是她的人。

一旦江明宴出了什么事故,艾叶自然会为他讨回来。

那么这事情铁定要闹大,如果闹大了范倪身为她和江明宴的班长却一点都不管的话,她这个班长铁定撤下来。

再加上发信息通知她也是卖个好的意思。

艾叶知道了范倪的意图也不在意。

主要的是……

艾叶的脸木了,救命!一天没看住那货就出了这样的事。

江明宴你“反向听话”的啊!

这样想着也不磨蹭,叫司机加紧到学院。

同时还打了个电话……很快对方接通了。

虽然很难为情,但她不得不这样做。

老宅离学院奇远,就算开足最马力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学院。

要是等到她亲自去救,那货早凉凉了。

所以她早了她认识且是同学的目前在艾罗伊学院权力最大的人。

“喂?应遇会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